•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一百八十章 王座下的少女

    第一百八十章 王座下的少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玛琳?!”

        看见眼前的少女忽然倒下,罗德也顿时吃了一惊,他急忙上前抱住少女的身体,皱起眉头仔细的打量着玛琳。很快,罗德就发现玛琳面色潮红,呼吸急促,额头上浮现出了豆大的汗珠,甚至连隔着衣服都能够感受到少女那柔软的娇躯温度不正常的高。哪怕不需要用温度计去测量,罗德都可以感受到眼下玛琳的体温恐怕也超过五十度,正在朝着六十大关前进。如果换做是普通人类的话,光是高烧不退这一项,恐怕就已经足够她受的了。

        “莉洁,你来看看?!?br />
        将玛琳慢慢的放在旁边的石柱上靠坐下来,罗德立刻给莉洁打了个手势。眼下玛琳的情况很明显并不正常,虽然在这个世界也不是说没有伤病,但是一般的病痛对于罗德等人来说根本就是无视的。而且在来到这里之前,玛琳也并没有表现出有患病的情况,眼下忽然来了这么一出究竟是怎么回事?

        “请让我看看,罗德先生!”

        就在这个时候,莉洁也急忙小跑了过来,半蹲在玛琳的身边,伸出手去放在少女的额头上。很快,一阵白色的光辉从莉洁的手掌上放射出来,不多时便笼罩了玛琳的全身。这是灵师们特有的祛病术,利用这种灵术,只要不是必死之病,那么基本上都可以痊愈。不过眼下看着玛琳的表情,罗德却并没有能够放下心来,以他的经验来说,一般负责带路的原住民要是在专属副本里出现了问题,那么多半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可以搞好的事情。虽然现在是现实世界,但是这种定律估计是不会有什么变化的。玛琳忽然之间发出如此的高热,但是却没有一点儿前奏。就在刚才,罗德让她第二次去摸尸体的时候玛琳还是表现的非常正常的,不然的话罗德不可能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但是就是这眨眼的工夫,居然事态就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对于罗德来说,这可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果不其然,在莉洁的施展下,祛病术很快就产生了效果。只见那温柔的白色灵光将玛琳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随后少女面色的红潮似乎有了消退,原本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变的平稳??墒蔷驮谥斡楣庀У乃布?,刚才好不容易才被遏制住的高热再次爆发,原本已经退却了红晕的面颊上再次布满了红潮,甚至看起来似乎比之前还要厉害。

        “这,这不是单纯的病症………”

        作为一个灵师,莉洁自然对这种事态经验丰富,眼见祛病术没有效果,莉洁立刻举起双手,接着伴随着她的动作,一个华丽的圆形法阵就这样出现在她的双手之间,接着渐渐向下,将玛琳的身体上下扫描了一遍??墒抢蚪嗟拿嫔戏堑挥蟹潘?,反而越发凝重。

        “也不是诅咒………玛琳究竟怎么了?”

        “不是诅咒?”

        听到这里,罗德诧异的挑了下眉头,开口询问道。他本来以为玛琳现在的情况肯定是某种诅咒导致的结果。毕竟在游戏里也不是没有过什么古老家族后人在回到自己家族的远古遗迹之中因为血脉中潜伏的诅咒之类的事情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的情况。所以罗德第一时间认为玛琳很有可能是某种潜伏在身体里的诅咒发作才会变成这样,但是现在听莉洁的说法,这并不是诅咒?

        “不,罗德先生,这并不是某种诅咒?!?br />
        听到罗德的询问,莉洁急忙解释了起来。

        “我刚才已经全面探查了玛琳的身体,使用的探测之环是纯粹的灵魂之力,因此任何有可能会对被使用者产生伤害的能量波动都会被显现出来??墒翘讲庵飞先匆坏愣从Χ济挥?,这说明玛琳并没有受伤,生病,也没有中什么诅咒?!?br />
        那么眼下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罗德皱起眉头,这简直比听到玛琳中了某种诅咒或者毒素还要棘手,明明一切正常却显得如此不正常,这本身就是个大问题啊。没有任何异常玛琳是不可能突然高热昏迷的,但问题在于,现在莉洁的确检查不出任何异常,难道说,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忽视了,或者没有注意的吗?

        “嗯?”

        但是就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的安妮却眯起眼睛,接着轻轻抽动了下自己的小鼻子。

        “这个味道………感觉和安妮当时很像啊,团长?!?br />
        “当时?”

        “就是安妮觉醒力量的时候,感觉就是这样的气息哦。身体里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好像火球一样把安妮包在里面烧啊烧啊,当时安妮感觉自己都要变成自己最喜欢吃的烤肉了呢。现在的玛琳姐姐身上也可以闻到那种味道哦?那种强大的力量的味道正在从玛琳姐姐的身体里散发出来哦,安妮可是闻的很清楚呢?!?br />
        血脉觉醒?

        听到安妮的说话,罗德微微一愣,他倒没有去探究安妮所说的“味道”是什么东西,只要是和战斗以及力量有关的,安妮总是有一种天生的,他人学不来的直觉和敏锐感官,这一点就连罗德都自叹不如。既然安妮这么说了,那么难道眼下玛琳是觉醒了什么力量吗?这不正常啊,和安妮这种半兽不同,玛琳可是仙妮亚家族的继承人,仙妮亚家族不是纯粹的人类吗?没听说他们家族里有什么奇怪的传闻啊。

        “————??!”

        就在这个时候,罗德忽然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他皱起眉头,迅速向着四周望去,这才发现一道道散发着微弱金色光辉的光线正仿佛蛛网一般笼罩了整个大厅,而其中心点则正是玛琳右手紧紧握着的那个齿轮状的法杖!

        糟糕!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话,罗德根本不会忽略这古怪的异常。但是刚才莉洁连接使用了两个灵术都属于那种声光特效很显眼的存在,而这金色的光辉也太过微弱,再加上整个大厅的地面上到处都散落着之前构装**OSS的碎片,罗德的注意力也放在了玛琳的身上,这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异常,此刻当他察觉到四周的魔力流动开始变换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必然,就在罗德察觉不对,正打算拿出召唤卡牌应对眼前事态之时,那本来微弱的金色光亮忽然变得无比耀眼明亮,紧接着,空间的波动传来。罗德只感觉到脚下一空,随后,无边的黑暗笼罩了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无处不在的失重感才终于消失,罗德的脚缓缓的踏上平整光滑的地面,放眼望去,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甚至让他连自己的存在都无法分辨,但是在下一刻,明亮,耀眼的光辉撕裂了黑暗,照亮了眼前的场景。

        “这是……………”

        罗德眯起眼睛,谨慎的望着四周的一切。在光辉的照耀下,此刻的他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等人正站在一个圆形的金属平台上。而在平台的边缘,无数雕刻着美丽花纹的栅栏像鸟笼一般倒扣下来。但是外面的情况却完全看不清楚,无论罗德如何切换自己的视线,都只能够看见一片白色,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没有天空,没有大地,没有其他什么奇怪的东西。而此刻的安妮和莉洁也倒在自己的身边,看她们的样子,似乎是陷入了深沉的昏迷之中。不过等等……………罗德忽然察觉到一个问题。

        玛琳到哪里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从虚空之中浮现。

        “哦呀………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你们……………”

        那是对于罗德来说,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声音。熟悉是因为这个声音他已经听过不止一次,但是陌生却是因为,这股声音之中所带着着的那股前所未有的威压,是罗德从来没有在这个声音的主人身上感受过的。

        “玛琳?”

        罗德抬起头来,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接着,他微微睁大了眼睛。

        只见在那鸟笼的顶端,玛琳正安静的悬浮在那里,她的身体被仿佛棺材似的金属器械所完全包裹,仅仅只是把头部露了出来。无数的金属导线从中伸出,连接在了“鸟笼”边缘的栅栏上。但是眼下的玛琳依然紧闭双眼,处于昏迷之中,因此并不是她在说话。但是对于罗德来说,差别并不大。因为说话的,也同样是“玛琳”。

        在罗德的眼前,一个与玛琳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正坐在一张完全由金属制成的王座上,缓缓的向下浮动。不过与穿着法袍的玛琳不同,少女则是穿着一身类似学士袍般的服装,而除此之外,最为引人瞩目,也是她和玛琳之间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在少女银白的长发两侧,有两只漆黑,镶刻着金边花纹,仿佛牛角一般的尖角从中浮现,弯曲着向前平伸开去。不仅如此,少女的眼眸也是呈现出前所未有的金黄色,竖立的宛如猫眼一般的瞳孔,散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威压。

        此刻的少女就这样斜斜的靠在椅背上,右手支在扶手上抵住自己的下巴,眯起眼睛,带着几分诡异的笑意打量着眼前的罗德和在他身后昏迷不醒的莉洁与安妮。

        “说实话,真没有想到你们居然能够平安无事的穿过屏障来到这里,看来我的容器还真的对你们充满了感情啊。不过这样也好,原本我还担心在融合的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差错,就算再怎么自我牺牲,本能的求生**还是会成为阻碍。但是既然她为了?;つ忝呛木×俗詈蟮木窳?,那么反倒是让我省了心。只不过…………”说道这里,那个看起来和玛琳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女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啊茨愕难?,似乎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我可不认为这是个能够解决问题的好办法?!?br />
        “…………你是谁?你想要把玛琳怎么样?这里是什么地方?”

        罗德低声询问着,同时不着痕迹的退后两步,将两个依然昏迷不醒的家伙挡在了自己的身后。虽然不清楚眼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眼前的情况怎么看都很诡异,而且看对方的样子,很明显并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接下来说不定很快就会有一场大战———最重要的是,罗德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烈无比的威压感。虽然比不上伊琳那种超乎寻常的存在,但是对于目前的罗德来说,也算是非常棘手的敌人。

        但是,面对罗德的询问,少女却并没有立刻回答,相反,她微微的笑了起来。

        “真没有想到,她居然连这些都没有告诉你吗?看来我必须承认,有些时候人类的想法的确天真而古怪?;蛐硭衔庋梢匀媚悴挥媚敲吹P??但是最终的结果,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你最终将要得知真相的不是吗?我真是无法理解,我的容器为什么做出这种固执,又毫无意义可言的选择。没有理智的判断,也没有评估结果的计算能力嘛?看来我必须要担心一下曰后的问题了……………”

        “………………………”

        听着眼前这个酷似玛琳的少女的自言自语,罗德依然沉默不语,但是此刻脑中已经飞快的开始思考起来。听眼前这个少女的话来说,玛琳似乎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而且这件事对她自身有害,并且与眼前的这个长相与玛琳一模一样的少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玛琳隐瞒自己的究竟是……………但是,罗德还没有得出一个结果,少女就打断了他的思考。

        “那么,首先还是从掌握情报开始吧。你对于仙妮亚家族知道多少?”

        “听玛琳的说法,仙妮亚一族是人类最早从创世龙魂那里获得了制造火种源的魔导工艺,并且终身侍奉着创世龙魂的族群?!?br />
        “没错,就是这样?!?br />
        听到罗德的回答,少女微微的点了点头,接着她抬起头来,带着嘲弄的眼神望了一眼昏迷不醒的玛琳。

        “但是,你所知道的也只不过是这些吧。那么接下来,就由我完成她原本应该完成的职责好了………正如你所言,仙妮亚一族从创世龙魂那里获得了火种源的制作工艺以及无上的魔导技巧,而相对于此,他们也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所谓的等价交换,并不仅仅只是那么简单。以凡人之身妄图获得神之力是愚蠢,危险而又莽撞的行为。于是他们做了一个交易,将一族的生命与血肉完全奉献给我,因为某种原因,我会代替他们守护这神圣的火种之源,维持它不被混沌吞噬。但是取而代之的,他们必须将那最完美的容器奉献给我。早在两千年前,我们就已经以此定下了契约,当命中注定的选定者打开这扇门时,就是我结束自己的职责,重新回归**的时候。而现在,这一刻已经到来了?!?br />
        听到这里,罗德面色微微一沉,虽然他不知道两千年前仙妮亚家族和眼前的少女做了什么交易,但是很明显,从刚才少女的说话之中就能够得知,这绝对不会是罗德所希望的发展。

        “那么,你是……………”

        “对了,看起来我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呢?!?br />
        说着,少女缓缓的站起身来,伴随着她的动作,少女身后金属构造的王座飞快的开始翻转组合,接着向着后方退开。

        “我就是在两千年前,将创世龙魂所拥有的魔导技术传授于人类,并且解放了魔导一族封印的人…………”说道这里,少女伸出手指抵住下巴,浮现出了充满威严与自信,明亮耀眼的笑容?!啊淙灰丫尤萜髂抢锏弥斯赜谀愕募且?,但是我依然要说,初次见面,来自万象虚空之外的旅者。能够见到你,不胜荣幸?!?br />
        “……………你打算把玛琳怎么样?”

        罗德的右手下垂,此刻的他已经彻底进入了临战体势。而看见他的表情,少女轻笑一声。

        “正如你所想的,根据我和仙妮亚家族的协议,最完美的**已经降临于此。一如同千年之前的协议契约,仙妮亚家族将会奉上这具容器作为我重归席位的献礼。不过,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在融合之后,我将获得她的所有记忆,因此对你而言,我们的融合毫无损失可言。而且,我会成为你的一大助力,从容器的记忆来看,你目前的处境可不算理想。罗德先生———在容器的心中,你是一个非常冷静,懂得计算利害得失的人。那么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样做对我们双方的好处吧。而且,这并非是出于我的胁迫,诱骗与欺诈,而是容器本身以她自己的意志所做出的选择,我以我的荣誉向你起誓,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最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是她依然决定来到这里,承载我的力量与灵魂,成为我转生的祭品。难道你愿意让我可爱的容器所做出的决定与心血毁于一旦吗?”

        那家伙…………原来是这样…………

        听到少女的说话,罗德咬了咬牙。他知道眼前的少女并没有说谎,玛琳一定是以自己的意志做出的选择。不然的话,在之前进入混沌之地的时候她根本就不会主动要求跟来,恐怕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吧。所以才一直没有对自己提起,引起玛琳很清楚,如果自己对罗德说明了真相,那么罗德的选择肯定是把自己打晕了捆起来,根本不让她去冒险送死。

        “……………我的确是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位小姐,不过很抱歉。我个人对此毫无兴趣,所以能否请你停止这一切,并且将玛琳还给我?”

        “……………真是有趣?!?br />
        听到罗德的说话,少女眉头挑了起来。

        “我不认为这会对你有任何的坏处,罗德先生。当我与容器融合之后,我会拥有她本身的所有记忆,我不会忘记你,而且也会一如她所希望的那样,一直站在你的身后,成为你最坚强有利的后盾。并且时刻满足你的交配**,不仅如此,你还能够从我这里获得莫大的协助。但是现在,你却要放弃这一切?我无法理解,难道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也说不上是什么好处?!?br />
        听到少女的询问,罗德右手一挥,很快,一把漆黑的长剑就这样出现在罗德的手中。

        “不过这位小姐,你或许不清楚。所谓男人呢,是一种小心眼儿,喜欢斤斤计较又有控制欲的生物。比如说无法接受自己的女朋友在自己之前还有别的恋人,又或者女人总喜欢自以为是的做出决定而不听自己的意见。的确,正如你所说,玛琳做出的决定无可厚非。只不过我不喜欢罢了,作为我的女人,没有得到我的允许就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而且还妄图以此来逃避………很抱歉,我不打算接受这种好意。而且作为惩罚,我还打算把她拉回来好好的打一顿**,让她知道在我们两人之间究竟是谁说了算?!?br />
        “有趣的想法,看来男人这种生物的确正如你所说的,无法理喻??蠢凑缥宜氲?,一味的隐瞒只会带来无法预测和无法确定的后果?!?br />
        听到罗德的回答,少女面上浮现出了几分笑意。

        “不过可惜的是,她的身体里已经充满了我的力量,而我的精神与灵魂,也即将与她融为一体。这个过程是无法逆转的,我也无意停止这一切。因为按照交易,这是我应得的报酬?!?br />
        “既然这样……………”

        听到这里,罗德面色微微一变,黑色的长剑在空中甩过,带起了一连串的残影。

        “那么很抱歉,看来我要自己想办法了?!?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