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狂暴的人偶

    第一百五十九章 狂暴的人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只是一瞬间,原本被无限黑暗覆盖的世界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鲜红的光辉从大地,天空中渗透而出,连成一片,但是抬头望去,只见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到处都是不断颤抖的触手。如果要做比方的话,那么罗德他们现在就好像是误入了某个深海动物的体内,被数以万计,晃动着的纤毛包裹着的食物。无论是天空还是大地,到处都能够看见那些仿佛海浪般不住晃动的存在,而更让人作呕的,就是这些纤毛的下半部分呈现出肌肉的红色,但是上半部分却完全是腐烂变质的漆黑,[***]的恶臭从那些纤毛上部的洞里满溢而出,以实质化的形态的向着四面八方散开。

        “毒素驱逐!”

        不需要罗德下达命令,以莉洁为首的灵师们便迅速行动,很快只见一道道光环爆发,旋转着向外扩散,将那些墨绿色的雾气驱散开来。但是此刻的罗德已经没有时间去关心下面的情况,他转过身,手握短剑注视着右侧的正上方。

        只见在那里,两道深深的剑痕从那巨大的眼瞳上一扫而过,此刻那两只金黄色的眼瞳边缘已经破裂,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的液体从中渗透出来,向下流淌而去。而两边的血肉也不住的颤抖的,只见那些纤毛开始飞快的以那两只眼睛为核心聚集,试图守护住那最脆弱也是最重要的部分。

        “切,偏了吗?”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罗德不由的咬住牙关,低声啐道。刚才那两道倾尽全力的进攻并没有如同罗德所希望的那样伤害到最重要的瞳孔部位,而是从旁边划过,虽然对于大多数生物来说,无论是否伤害到瞳孔,后果基本都是一样的。但是问题在于,眼前的东西也基本不能够算到生物里面。

        只能够靠她们了吗?

        想到这里,罗德皱起眉头,仔细的望着眼前顺着自己的剑光开辟出的道路的冲过去的圣剑精灵们?;蛐硎且蛭馐艿焦セ魈耪诺脑倒?,眼下那些触手完全是以本能的,最快的速度?;ぷ潘堑闹魅?,也正因为如此,对于塞莉亚和塞蕾丝蒂娜而言,这也是最好的突进时机。

        塞莉亚手握长剑,银白的火焰就这样毫不遮掩的爆发出,从光滑锋利的剑刃到展开的翅膀上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她就这样夹杂着呼啸的风声连人带?;坏懒晾龅纳恋缦蚯俺宕潭?,被压缩到极点的灵魂剑光在这一刻表现出了无往而不利的强大气势,只是一瞬间,罗德便看见一道银光就这样被无数条颤抖着的触手掩盖了起来,但是在下一刻,它们却仿佛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冲击一般骤然撕裂,本来已经密合的缝隙飞快扩张开来,直到这个时候,姗姗来迟的剑之暴风才终于展现出了它的所有威力。

        “轰————?。?!”

        明明四周的触手早已经破碎分裂,但是宛如雷鸣般低沉的破空声却在这个时候才突然响起,而伴随着这声巨响,只见那本来就被撕裂的触手屏障已经被完完全全翻了个底朝天,鲜红粉嫩的皮肉被无情的拔起,撕裂,翻开。但是即便如此,那些触手纤毛依然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依然努力着向眼前猎物飞射而去。

        如果说塞莉亚是一击必杀的爆弹,那么塞蕾丝蒂娜倒更像是无时无刻的毁灭一切的燃烧弹,已经化身为鞭刃的链剑一圈圈的将眼前的少女完全包裹起来,上面爆发的黑色火焰就这样汹涌澎湃的向着自己所能够接触到的每一个方向延伸开去,那黑暗之炎就这样在塞蕾丝蒂娜的身边形成了一道牢不可破的屏障,将所有胆敢来犯者统统化为灰烬。

        至于希络丝,这个时候则是坐在塞蕾丝蒂娜的背上,左手牢牢的抓着贯穿了魔鬼大小姐翅膀的铁链,右手则挥舞着那比她的身躯还要更加高大的巨大长?!诱獾憷纯?,塞蕾丝蒂娜目前的身份似乎已经完全变成希络丝的坐骑了。

        不,说不定从很久以前开始她们就是这种关系吧。

        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种事的时候。

        罗德双手握住短剑,灵魂之力此刻已经再次在两把精灵短剑的剑身上凝结,他专注的盯视着两只眼睛所在的方向。等待着最后一击出现的时机,机会只有一次,眼下那些厚重的纤毛触手已经编织出了一道又一道的防护网,试图将受伤的部分掩盖起来,而现在他所能够做的,就是等待塞莉亚和塞蕾丝蒂娜再次扩大那个缺口,直到攻击的目标再次出现的那一刻。

        “轰??!”

        银白与漆黑的火焰在这一刻骤然爆发,明亮与黑暗的光辉一瞬间掩盖了整个空间原本的鲜红,而在这一刻,罗德再次从那层层触手编织而成的守护之网里,看见自己唯一所需要消灭的目标。

        “去??!”

        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两道剑光就这样宛如离弦之箭般从罗德的手上脱离,而在那瞬间,就连罗德自己的身体也不由的向后被吹飞开去。耀眼明亮的流星之刃就这样飞进了由塞莉亚和塞蕾丝蒂娜以及希络丝开启的空洞之中,向着眼前的目标疾驰而去。光辉一闪而过,接着就这样在罗德的视线之中彻底消失。

        “嗷呜呜呜呜??!”

        而在下一刻,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整个空间开始飞快的蠕动起来,原本附着在肉壁上的触手开始大片大片的脱离,向着下方坠落而去。只听见伴随着“噗噗”的响声,夹杂着墨绿已经蓝黑色的鲜血就这样从肉壁上那被撕裂的伤口中喷出,仿佛雨点般的向下坠落。而原本用来守护两只眼睛的触手群这个时候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崩溃,只见那原本由鲜红与漆黑组合起来令人作呕的存在这个时候却开始像风干的萝卜干一样干瘪,失去了原本的形态,随后一层层的开始脱落,而在片刻之后,那两只眼睛的真面目重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切??!”

        但是对于罗德来说,这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右眼已经完全被破坏,罗德可以肯定,那致命的一击完全穿透了对方的瞳孔,而现在那黑洞洞的的眼眶已经周边正在逐渐开始坏死的肌肉都可以说明这一点。但是反过来,之所以罗德会发出如此不快的声音,则是因为它的左眼。虽然同样被贯穿,但是很明显并没有伤害到最重要的核心部分,只有三分之一的眼瞳被毁灭,可以清楚的看见就在那眼眶的后面,无数的触手正在扭动着凝结在一次,试图重新恢复那被破坏的部分。

        真是麻烦!

        虽然给予了敌人沉重的一击,但是对于罗德来说这却并不是一个值得幸庆的局面,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其他地方的触手仿佛也终于找到了目标,开始飞快的向着罗德所在的方向袭来,而面对这从四面八方而来的袭击,罗德唯有飞快的向后退开以躲避对方的侵袭。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他的三张卡牌精灵也已经重新回到了罗德的身边。

        “非常抱歉,主人,我晚了一步?!?br />
        塞莉亚的面色显得非常之差,看样子哪怕被禁忌光环提升了等级单独一个人的她也无法像塞蕾丝蒂娜和希络丝那样成功的完成任务,看塞莉亚的样子,恐怕她并没有能够突破最后一层屏障,这使得罗德的力量在被拦截之后打了个折扣,所以才没有能够完全毁掉塞拉斯格的左眼。

        “这不是你的问题,只是运气不好?!?br />
        听到塞莉亚的说话,罗德望了她一眼,但是此刻已经没有在这种事上纠缠犹豫的时间了,眼下的塞拉斯格已经完全将给予了自己致命重创的罗德当做了第一号要消灭的目标,那些从四处飞射而来的触手就这样纠缠在一起,形成了粗壮巨大而诡异的凶器,张开令人心寒的嘴巴向着眼前的猎物撕咬而下。如果不快点做出决定的,那么这些家伙就会彻底把罗德等人包裹在空中,然后慢慢的“消化”掉这些食物吧。

        再用一次秩序爆弹?但是每个人所拿着的秩序爆弹只有四发,刚才已经用掉了一颗,如果现在再用掉一颗的话,罗德无法保证剩下的秩序爆弹的数量能不能够支持到混沌之涡结束??墒侨绻挥玫幕?,就目前来说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继续凝结秩序之刃进行攻击了!而且现在的灵魂之力也不够召唤军团号角来进攻,这下可是麻烦透顶了。

        真该死!

        想到这里,罗德猛然挥过手中的短剑,很快,伴随着罗德的动作,数十条向他飞来的触手就这样凭空一分为二。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诡异的笑声忽然响起。

        “咯咯咯………主人,这时候就应该交给我哦………咯咯咯………混沌的残渣,杂碎,区区这样的力量可不能够让主人你显得如此狼狈啊……………”

        “希络丝?!”

        听见希络丝的声音,罗德不由好奇的望了她一眼,但是下一刻,罗德顿时面色一变。因为他感觉自己体内此刻原本就已经所剩不多的灵魂之力,正在飞快的消失,而与此同时,塞莉亚和塞蕾丝蒂娜则忽然毫无征兆的重新变回了卡牌,悄然消失在虚空里。所有的力量都仿佛被眼前的女孩所吞噬了一般,这让罗德不由大吃一惊,但是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来不及询问希络丝究竟想要干什么,罗德急忙一个旋转,接着展开灵魂之鸟的翅膀,飞快的向下俯冲。虽然在经过了天赋树强化和连续升级之后,现在罗德所拥有的灵魂之力总量和一个踏入传奇等级的玩家法师也没有太大区别了,但是在之前两次进攻之中,他已经消耗了相当一部分的力量,而剩下的力量原本是用来在最后关头进行保险的。但是现在,罗德察觉到自己剩下的能量正在飞快消失,这迫使他不得不选择放弃继续和对方周旋,而是飞快的向着秩序屏障的方向飞去。

        “咯咯咯…………………”

        但是就在与此同时,那阵古怪,扭曲的笑声再次响起,而伴随着这个诡异的笑声,那原本纠缠着射向罗德的触手忽然停止了动作,接着它们仿佛接受到某种信号一般猛然转向,向着后方的天空发起了猛烈的进攻。而就在与此同时,罗德也一个翻滚落到了秩序屏障之中,随后迅速落在地面上,来到了众人的身边。

        “罗德先生!”

        “团长!”

        看见罗德的归来,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但是罗德却什么都没有说,相反,他抬起头来,皱起眉头,注视着眼前天空上的希络丝。此刻那悬浮在天空上的女孩手中的巨刃已经完全浮现出了明亮鲜红的色彩,不仅如此,众人甚至可以看见,以希络丝为中心,鲜红色的光带不住的向着四面八方散开,宛如随风飘扬的旗帜般舞动,而正是这诡异的一幕,却反而转移了所有触手的进攻方向,无论是在地面上进攻秩序屏障的触手,还是从上面垂下的触手,这个时候都仿佛拥有了同一个意志般,飞快的向着希络丝扑了过去!

        “轰??!”

        但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希络丝却是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双手,随后,她那娇小的身体就这样化为一道流星,飞快的冲向了眼前半空之中那巨大,金黄色的眼瞳。三条沾满了鲜血的锁链从女孩的身体上爆射突起,死死的插入了眼前怪物的身体表皮,而在下一刻,那把闪耀着鲜红光辉的巨刃就这样刺入了那巨大的眼瞳里。

        还差一点!

        就在最后时候,希络丝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此刻在她的身体上,到处都已经是缠满了蠕动的,鲜红色的触手。但是即便如此,希络丝依然歪着头,露出了她那一如既往的笑容,双手握住巨剑继续用力向下,不过就在这时,一条触手忽然宛如毒蛇般的从旁边蹿起,随后锋利的寒光一闪而过,紧接着在下一刻。

        “—————”

        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女孩的头颅就这样不住旋转着飞向空中,而她那失去了头颅的身体也开始左摇右摆,而下一刻,女孩那失去了支持的身体就这样彻底被无数条触手贯穿,高高的举起在空中。此刻女孩那娇小的身体已经完全变成了破破烂烂的一团,她的双手,双脚,身体,到处已经被从触手上分裂出来的利齿撕扯成了血肉模糊的碎片。而此刻那些触手就好像正在吞噬猎物的野兽般,不住的从眼前的女孩身体上汲取养分与血肉。

        “这,这是…………!”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少人都是面色发白。虽然希络丝只是罗德的卡牌精灵,但是一想到自己也很有可能变成这个样子,这就足以让人从内心深处发自心底的感受到恐惧与绝望。但是此刻的罗德却并没有这样的感觉,他皱起眉头,望着那烂成一块块的希络丝,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因为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虽然此刻看起来希络丝已经完全死去,但是她手中那把巨剑上闪耀着的鲜红光带,却完全没有消散的迹象。

        不要再玩了,大小姐,动手吧。

        “咯咯咯………………??!”

        仿佛是在回应着罗德内心深处的哀叹一般,属于希络丝的那诡异而残忍的笑声忽然再次浮现,但是这一次,她的笑声却不仅仅只是出现在前方,而就在这与此同时,忽然,那些本来正在进食的触手们居然停下了撕咬的动作,接着疯狂的开始颤抖起来。

        “噗嗤!”

        而在下一刻,无数鲜血的巨刃从触手内破体而出。

        “咯咯咯,混沌的残渣,残渣就是残渣,好痛啊,希络丝好痛啊,你痛吗?不许说不痛哦?”

        宛如孩子玩耍一般天真灿烂的语气,但是此刻,整个世界已经开始崩溃。

        六把足足有数米高的鲜红巨刃突破了大地与触手的束缚,就这样疯狂而随意的在身体内部肆意切割开来,那就好像是某个厨师正在飞快的解剖并且切割掉食材身上所不应该拥有的东西一般,快速,残忍。大地被撕裂,露出了的只有[***]的肉块与腐臭的鲜血。天空被切割开来,粘稠的血液就这样向下流动。而接下来,那六把巨刃就这样向着最终的目标飞快的袭去。

        仿佛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伴随着悲鸣声,残存的触手再一次试图覆盖和抵挡住眼前的进攻,但是……………

        “没用哦?去死吧?!?br />
        宛如游戏获得胜利般,带着兴奋与激动口吻的宣告,在下一刻,六把巨刃合为一体,彻底击溃了那防护着最终核心的屏障。

        “咔嚓……………咔嚓…………”

        而在这一刻,世界终于彻底崩溃。(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