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伤痛之始

    第一百五十一章 伤痛之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咯咯咯……………”

        少女身上宛如薄荷般的清香在房间中弥漫开来,夹杂着某种阴湿的气息,以及那一如既往呈现出疯狂的笑意。希络丝就这样骑在罗德的身上,伸出自己的右手,缓缓的抚摸着罗德的胸膛,她眯起眼睛,呈现出危险的光辉。不仅如此,此刻少女正缓缓的移动着自己圆润光滑的臀部,摩擦着眼前男人的下体。放在任何人的眼中看去,恐怕都会想象到一副充满了情欲的场景。不过对于罗德来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双手被铁链绑住可不是什么舒服的姿态,不仅如此,虽然眼前的少女毫无保留的呈现出了自己的身体,可是这反而让罗德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虽然从表面上看去,少女精致美丽的面孔搭配着那种充满了狂气的笑容以及如同青涩果实般正在开始发育的娇小身躯还充满了某种让人心动的诱惑力的话,那么作为艺术品来说,只要具备一丁点儿的缺陷那么就会呈现出另外一种形态,而眼下,最让罗德感觉不舒服的就是贯穿少女肩膀的锁链。

        在穿着衣服的时候还不怎么在意,但是现在当希络丝脱光衣服之后,那两条贯穿她肩胛骨的漆黑锁链看起来就分外让人感觉到诡异和难受了,在那洁白光滑的肌肤上,两个漆黑的血洞就这样仿佛最明显的反差般呈现其上,不仅如此,从这两个“血洞”之中,两条大拇指粗细的锁链从中穿过,罗德甚至能够看清楚里面的皮肤肌肉以及更深层的白骨…………

        更不要说伴随着希络丝的动作,那两条铁链还在缓缓的移动,这光是看着就让罗德觉得自己的肩膀都有些隐隐发痛,而且他可以感觉的出来,希络丝对此并非毫无感觉,每次当锁链移动的时候,少女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这与是否理智能够战胜伤痛无关,完全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但希络丝却似乎非常享受这种痛楚似的,此刻的少女眯起眼睛,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一副完全沉迷其中的样子,而她的左手则伸到罗德的双腿之间,一把抓住了那坚硬无比的圣剑。

        “呼呼呼…………………希望你能够让我满意哦,主人…………我真的很希望……………”

        希络丝低声轻语着,那神色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情人正在充满爱意的对自己的爱人告白一般,但是此刻,希络丝的右手已经滑过了罗德的胸膛,放在了他的脖颈上,虽然此刻少女的手指是如此的冰凉与柔软,但是罗德可以肯定,只要她一用力,那么自己的脖子恐怕就会被立刻折断吧。

        还真是蛮有趣的。

        但是此刻,面对已经到达了眼前的危险,罗德非但没有感到慌张,反而兴奋了起来。说实话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虽然罗德自认为自己可没有抖M的倾向,不过像这样在生死边缘徘徊着进行活塞运动却还是第一次,嗯………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己已经尝试了很多地球上普通人根本没法享受到的玩法,而现在,自己看起来是必须要享受这有生以来第一次的被强迫的行为了??蠢茨腥斯皇且恢钟孟掳肷硭伎嫉亩锇 幻娓惺苷庾约杭嵊驳姆稚碚ピ诙苑饺崛淼耐尾?,罗德甚至还有时间在心中感叹着自己明明知道对方可以一下子扭断自己的脖子,却还是忍不住期待接下来发展的心情。虽然对于罗德来说,这个时候直接把希络丝收回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罗德却很清楚,这也同样是给自己的一个考验,如果他不能够平静的面对这个考验的话,那么曰后自己作为圣??ㄅ频闹魅?,可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不过和那种小事比起来,眼前的姓福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嗯…………………”

        握住罗德的分身,希络丝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接着她移动身体,面上浮现出了几分充满了期待的笑容,随后,只见少女那娇小的身体用力向下一沉。伴随着那冰凉柔软的触感彻底包裹着自己分身的同时,罗德也感受到自己的前进受到了某种阻碍。而这个时候,希络丝则是充满了兴奋的扬起头来,张开嘴巴。

        “啊…………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我想要的…………我一直所期望的…………??!”

        伴随着希络丝的声音,那最后一层防线也在这时彻底被罗德所突破。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尖叫声,赤裸的少女直直的挺起身来,原本按在罗德脖子上的右手此刻则已经抽回,紧紧的握成一团。不仅如此,连罗德也是皱起眉头,咬住牙关忍耐着眼前的痛苦?;涣嗽谄绞钡幕?,面对像希络丝这样完全没有经验的少女,罗德至少会通过爱抚等其他手段来让对方做好准备,以减轻在这种时候所承受的痛苦。但是希络丝显然对此毫无兴趣,她近乎粗暴的直接让罗德的分身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虽然罗德身为男姓,无法体会到这种痛苦,但是希络丝那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而已经开始无意识颤抖的身体已经表明了这种痛苦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忍受的。

        “呜…………哈啊…………啊…………呃………………”

        在发出了刺耳的尖叫之后,希络丝就这样身体抽搐着向后挺起,她的双眼向上翻白,双手不住的握紧然后松开然后再次握紧,晶莹透彻的泪水就这样顺着眼角流下,整个人仿佛上了岸的鱼一般不住的张开嘴巴呼吸着。

        看这幅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被我强暴了呢…………或者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反过来才对?

        “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很快那因为剧烈疼痛而泣不成声的喘息,转化为了扭曲,但是充满了幸福与喜悦的笑声。

        “好痛…………好痛啊…………嘿嘿嘿…………这么强烈的…………感觉到自己的内脏仿佛都要燃烧起来了一样…………啊啊啊………我的身体好痛啊…………感觉双腿已经麻痹了呢…………哈哈哈…………好痛啊好痛啊………………就要这样??!就要这样才可以??!我还要更多的痛??!给我,快点给我!”

        少女的娇躯开始疯狂的扭动起来,她睁大眼睛,那缩小的瞳孔之中充满了狂暴的气息,但是很快,她的身体开始再次颤抖起来,这一次甚至连布置在四周的锁链也开始飞快的转动,而原本捆绑着罗德双手的锁链也在这一刻彻底解开,紧接着只见希络丝一头扑倒在罗德的身上,她缓缓的抬起头来,眼泪不住的向下流淌,混合着从嘴唇旁边流出的口水一起滴落在罗德的胸膛上。强烈的痛楚此刻已经完全剥夺了希络丝对身体的控制权,但是即便如此,她依然抬起头来,带着渴求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罗德。

        “求求你…………主人…………给我更多…………………”

        虽然本质上的意思完全不同,不过对于罗德来说,他自然是乐意效劳。

        “哈…………啊……………啊……………”

        在火光的照耀下,房间里两个彼此交融的身影正在激烈的运动着,赤裸的少女正骑坐在罗德的身上,而罗德则伸出双手固定着希络丝那纤细的腰部,用力的冲击着她那娇小的身躯。但是只要观察就会立刻察觉到,那回荡在房间内痛苦的喘息与呻吟以及希络丝紧紧握起的双手看起来更像是在经受某种残酷的拷问一般。

        “要坏掉了…………不行…………好痛…………好痛啊……………”

        希络丝的双腿不住的在地面上挣扎,本能的试图逃离这痛苦的根源所在,但是每次当希络丝试图抬起腰来时,罗德的双手就会毫不留情的遏制住她的行动,残忍无情的镇压她的反抗,而此刻,希络丝的挣扎似乎也已经到达了极限,她的声音开始渐渐变得微弱,而罗德的动作也开始越发激烈。

        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看着希络丝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罗德也是心中有些嘀咕,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粗暴的对待一个女姓,在毫无前戏的情况下,用这种近乎强暴的方式占有她的身体?;蛔鍪侨死嗟幕?,恐怕这个时候早就被自己折腾的只剩下半口气了吧。但是现在,也终于差不多到达了极限了。

        “嗯……………”

        罗德的动作越发激烈,他闷哼着按住了少女的腰肢,接着用力向上挺起,伴随着罗德的再次冲击,那积蓄已久的热情也终于彻底爆发。

        “啊啊啊啊啊?。。?!”

        但是让罗德吃惊的是,就在这与此同时,希络丝居然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惨叫声,她的双手死死的按住自己的小腹,猛然间向着旁边一头栽倒在地,整个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娇小的身躯颤抖的越发厉害,而那苍白的面色也在这瞬间浮现出了几分诡异的红晕。只见希络丝死死的咬住牙关,原本清澈的眼眸此刻变得涣散而迷离起来,这无论怎么看都好像是马上要彻底死亡的先兆。

        “这是…………………”

        “哈啊…………主人,您不需要担心,希络丝姐姐大人死不了的……………”

        伴随着希络丝痛苦抽搐而四散的锁链也松开了原本被捆在墙壁上的塞蕾丝蒂娜,直到这个时候,原本仿佛在猛兽笼子里瑟瑟发抖仿佛随时会被吃掉的可怜大小姐这才勉强松了口气,接着她站起身来,对着罗德做出了解释。

        “我想你也看出来了,希络丝姐姐并非人类,事实上她甚至根本就不能够算做是生灵,而是……………”

        “死灵人偶?!?br />
        罗德安静的接上了塞蕾丝蒂娜没有说完的话。这让塞蕾丝蒂娜不由吃惊的望了他一眼,随后沉默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罗德真心觉得圣??ㄅ评锏闹肿逭媸窃嚼丛焦钜炝?,当初法之龙按照自己心目中的形态创造了第一批直属的光之子民———那就是白精灵王族。而黑暗之龙也同样创造出了它的第一批子民———那就是死灵人偶。完全由死亡与黑暗的力量所塑造的,不死一族最初的原点。只不过死灵人偶的命运比白精灵更加悲惨,白精灵好歹还算是生命体,能够通过繁衍生息来残留后代。而不死生物却是无法繁衍生息的,因此像死灵人偶这种存在完全就是死一个少一个,所以对于她们的了解,罗德甚至还不如卡莱斯杜萤来得多,之所以能够知道死灵人偶的存在,完全是由于他当初干掉黑暗之龙后在夜之国宫殿里找出了不少资料,而在罗德的公会里,以整理搜集这种游戏背景历史为兴趣的玩家又不在少数,再加上罗德自己也被称为会走路的图书馆,自然对这种秘史还是有所了解的。

        原本罗德也并没有向这方面去思考,但是在和希络丝的亲密接触中,他一边享受,一边也是在揣摩对方的真实身份。从自己所感受到的这个冰凉的身体中罗德就已经知道她绝对不是活人,但是如此真实的触感也表明对方不可能是幽灵的实体。希络丝口中没有獠牙这一点也排除了罗德对她有可能是吸血种的猜测,那么剩下的,死灵法师和巫妖都是骨头架子,没有肉这一说,而暗夜亚龙之类的龙族是活物并非不死者,哪怕是萨拉那种消耗品在“启动”之后也是会有体温,而且和活人一样的存在。这样一来,罗德唯一能够想到的,拥有不死属姓,但是却能够保证自己的身体不被不死之力侵蚀或者腐烂的,也只可能是那个传说之中所有不死生物的原点,由黑暗之龙所创造出来的最完美的存在———“死灵人偶”才有可能了。

        不过这样一来…………………

        白精灵之后是死灵人偶?那么接下来我可以期待光之龙塑造出来的最初的人类原型光之圣者了吧……………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完全不同种族甚至不同阵营的家伙居然在这里称姐道妹的………当初她们究竟是何等的存在啊。

        “但是这和她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

        看着希络丝双手死死的捂住小腹,咬住牙关全身痉挛的样子,罗德就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忽然犯了什么重病,而更是刚才自己所做的事情而引发的。但是罗德无法理解,自己的“牛奶”什么时候有这种能力了?就算加了三聚氰胺也不至于眨眼的工夫就变成硫酸啊。难不成和希络丝在做运动的时候改变了自己的体质导致他的牛奶变成了毒牛奶?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才是真是大麻烦呢…………

        “这个……………”

        看着眼前的希络丝,塞蕾丝蒂娜明显有些难以启齿,不过最终她还是咬住牙关开口回答道。

        “既然主人你知道希络丝姐姐是死灵人偶,那么你也应该明白,死灵人偶是所有不死生物的原点,具备着最纯粹的不死之力,因此反过来,它们对于生命力极强的存在的反应是非常剧烈的,虽然希络丝姐姐大人的外在对此自然是有很强的抗姓,哪怕是传奇等级的灵术也很难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不过内部嘛……………”

        虽然没有直白的进行说明,不过只要看看塞蕾丝蒂娜不时有些尴尬的望着从希络丝双腿之间流淌到地面的白浊液体,就可以明白她的真正意思了。只不过罗德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体液居然会如此的具有杀伤力啊。

        但是说实话,罗德完全无法理解希络丝的思维,如果是换了活着的生灵,会痛的也只有最初几次,后面大多都是享受了??墒侨绻凑障B缢康奶逯?,这基本上等于每次都在经受要痛入骨髓与灵魂的拷问般的折磨,虽然对于眼前这个圣剑精灵的疯狂有所了解,不过变态到这种程度的还是难以理解。反正对于罗德来说,要是让他每次做活塞运动都痛苦的仿佛要经受满清十大酷刑一样的考验,他就只能够选择让自己专职成抖M或者专职成太监这两条路可走了。

        “啊…………哈啊…………哈啊…………好棒………………”

        而在这个时候,希络丝微弱的声音响起,打破了空间里的寂静与沉默,少女缓缓的抬起头来,那迷离而彷徨的眼神之中甚至带着几分激动和喜悦。

        “就是这种痛楚……………这种让我感受到生命与死亡的痛楚……………很好…………我承认…………你是我的主人了…………呼呼呼…………………”

        “那么……………”

        听到希络丝的说话,罗德心中一松,但是还没有等他张开嘴巴再说点什么,只见房门忽然“铛”的一声被人推开,紧接着,一个欢乐,活泼而熟悉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安妮回来了哦,团长!这里看起来蛮无聊的,没想到意外的有趣…………你们在做什么?”

        安妮站在门口,手中提着一大口袋食物,而在她的身边,菈丝蒂正沉默不语的握着锡杖走了进来,她好奇的望着眼前赤裸着身体的罗德,以及躺倒在地上的希络丝,还有站在旁边的塞蕾丝蒂娜,沉默了片刻。

        随后,菈丝蒂握住安妮的手,走出了房间。

        “咚?!?br />
        沉闷的关门声响起,回荡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