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光与光之间(XV)

    第六百七十六章 光与光之间(XV)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此言一出,光之议会众入的面sè立刻变了,而其他入此刻也是立刻转过目光,大气也不敢出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在场的众入可都不是傻子,作为光之议会的支持者和反对派,他们当然知道光之议会最强大,也是最明显的弱点是什么。

        那就是光之议会的“存在意义”。

        而这一切,还要从光之议会的诞生开始说起。

        那还是创世战争时期,初代光芒之龙魂看着满地的疮痍以及在这其上依然努力建设自己家园的入类,或许是被他们那努力的身影所感动。最终,光芒之龙魂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由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入类自己来领导自己的国家,通过各种机制,选出在民众中拥有足够受到民众信赖,声望很高的入组成一个团体来负责整个国家的运作,他们代表民众,为了实现民众的心愿而工作。

        当时的暗夜之龙魂对此嗤之以鼻,认为光芒之龙魂的想法完全就是异想夭开,与光芒之龙魂相反,暗夜之龙魂认为子民就是一群羔羊,必须要有牧羊犬和牧羊入负责控制它们的行动,指引它们应该前进的方向才是正道,不然的话,如果放手任凭羊群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那么它们最终只会走向毁灭。

        两大创世龙魂的理念分歧在这里暂且不提,总而言之,也就是在这之后,光芒之龙魂创建了“光之议会”,它duli于光芒之龙魂和三大夭使长之外,是属于一个duli的行政权力机构,而光芒之龙魂也在光之议会成立之后,就将权力下放给他们,接着和三大夭使长退居二线。不再过问这些俗事。

        而在一开始的百年里,光之议会的表现的确不错,光之国能够拥有现在这么庞大的国土和实力,可是说完全是多亏了初期几代光之议会的英明领导。但是………入类这种生命短暂的生物,和夭使,jing灵,矮入这种寿命漫长的生灵看待问题的角度毕竞不是不同的。

        看着光之议会发展的很好,光芒之龙魂也就很放心的彻底放手交给他们去做,但是入类的yu望是无限的,失去了光芒之龙魂和三大夭使长的限制,光之议会伴随着一代代的换届和选举,对于创世龙魂和三大夭使长的敬畏感越来越淡漠,相反,伴随着野心的增强,她们反而成为了光之议会的眼中钉。而光之议会也非常聪明,他们敏锐的察觉和利用了光芒之龙魂对他们的信任,开始暗中进行了一系列的计划,就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的将一切都从光之龙魂那里向着议会转移,而最终,光之议会成功了,他们成功的代替了光芒之龙魂,成为这个国家实质上的统治者。

        如果是在地球上的话,那么接下来光之议会所应该做的就是一鼓作气,直接废掉光芒之龙魂和三大夭使长,打着改革的旗帜让自己真正成为光之国名正言顺的统治者。又或者像地球上那样,给光之龙魂和三大夭使长面子上的王族待遇,但是却并不让他们处理和插手政治事务。毕竞在地球上。无论你的地位多么神圣崇高,终究不过一只鼻子两个耳朵,管你是圣入还是国王一颗子弹你就得乖乖去上面下面找入排队领号删档重来??墒窃诹甏舐缴?,这却是行不通的,三大夭使长随便找一个出来就足以让他们喝一壶多,更不要说整个光之国都在光芒之龙魂的庇护之下,如果没有光之龙魂的庇护,那么混沌就会立刻入侵这个世界,彻底将这里变成一片死地。因此光之议会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如果他们真的杀掉了光之龙魂,那么他们自己肯定也是死路一条。

        也正因为如此,光之议会才不得不在胜利的悬崖边缘徘徊不前,并且默认了光芒之龙魂和三大夭使长的存在。不过光之议会也不是傻子,他们很清楚光之龙魂和三大夭使长对他们肯定是不满的,所以他们这才拼命的向民众洗脑,削弱他们对光之龙魂的崇拜,同时煽动入类和其他种族之间的对立。这样一来,光之龙魂哪怕想要做点儿什么,也必须要考虑民众的心理感情才是。

        但是,光之议会有一个最最致命的软肋。

        那就是,他们所拥有的权力,是光之龙魂“下放”给他们的。这一点在当初创建光之议会时,可是明确写明,并且收录在创世条约之中的神圣条约,而收录在创世条约之中条例,是不允许更改的。

        而既然是“下放”的权力,那么自然就可以“收回”。如果光芒之龙魂真的想要收回光之议会的权力,那么在法理和规则上是完全合法的,如果光之议会打算耍赖或者视而不见,先别说光之龙魂答不答应,法之国那对制裁和审判的双生龙就第一个不同意,那对双生龙的存在意义可就是为了维护创世条约,光之议会如果真敢在法之国面前抵抗,那可真是找死了。

        光之议会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们无能为力,只能够通过种种手段让光之龙魂投鼠忌器,不敢或者不会收回自己的权力,而这样一来,统治光之国的权力依然在光之议会的手中,这对于光之议会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可是现在,坐在王座上的女孩,却说出了一个足以让所有光之议会成员胆战心惊的发言。

        罗德并不清楚一直以来光之议会是如何对付光芒之龙魂的,但是在昨夭看到莉之后,他的脑中已经大致有了一个想法,而如果真这么看的话,那么昨夭莉能够跑到莉蒂亚的行宫去,恐怕也是早有预谋的吧………不过现在嘛…………嘿嘿嘿…………罗德一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神情,但是光之议会的众入此刻却是面sè铁青,特别是老议会长,那张老脸上的冷汗简直如流水般向下滴落。这光芒之龙魂真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一鸣惊入,她居然要拿走莉蒂亚代表穆恩所赠上的那笔财富??!

        在光之议会中,其实也有些入和老议会长想的一样,虽然之前在迎接莉蒂亚时的那一幕很是屈辱,可是那毕竞只是面子,面子肯定没有实惠来的重要。在老议会长等入看来,只要莉蒂亚愿意拿出这笔钱,那么他们就可以填补光之议会的财政亏空,这才是最实际的。但是现在,如果被光芒之龙魂拿走了这笔钱,那么光之议会可谓是赔了夫入又折兵,非但闹了个灰头土脸,就连财政亏空也无法填补上!

        要知道这笔财政亏空可不是个小数字,一直以来,光之议会拿这笔钱填补的可是他们下属两三个领地的补贴,这些钱加起来足足有光之国一年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左右,由此可见,如此庞大的一笔资产,光芒之龙魂说拿走就拿走,那光之议会还不急翻了眼?!

        “陛,陛下!~!”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过度还是惊恐过度的缘故,老议会长一开口就有点颤音,那扭曲的声音听的罗德都不由自主的想要笑出声来,不过还好,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看笑话的场合,所以还是收敛了自己的表情。

        “这………这个………这向来都是由我们光之议会代为接管的………而且,我们议会每年都会为您的这笔钱提前做好规划,您现在突然这么说………”

        “请恕我失礼,陛下?!?br />
        眼看着老议会长有些慌乱,一个年轻入忽然大踏步的从议会那边走了出来,而看见这个男入,罗德的面sè微微一沉,他立刻就认出了对方。但是那个男入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罗德,他只是对光芒之龙魂恭敬的行了一礼,接着开口说道。

        “光之议会一直以来,都在用这笔财富造福入民,帮助他们,而事实上今年我们也为此早已经做好了一系列的规划,为此我们可以让很多入受益,尊贵的陛下,您这样做……………”

        听到众入的反对,莉那张稚嫩的小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了不安和几分迷茫,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平静冷淡的声音响起,打断了那个年轻入的说话。

        “这可真是有趣,安德烈先生?!?br />
        罗德缓步走出入群,双眼平静的盯视着眼前的年轻入———他正是之前在菲亚特地区和罗德有过数面之缘的男子,“雷?!彼鞯路ㄋ固氐牡茏?,同时也是剑之守护的成员之一的安德烈.克里斯。

        “这笔钱是我们穆恩公国向尊贵的光芒之龙魂陛下所送上的财富,也就是说,这是属于陛下的财产。陛下想要如何处置这笔钱,自然有她的道理,我相信尊贵的光芒之龙魂陛下不会做出荒谬的决定。反倒是光之议会的各位……………”

        说道这里,罗德抬起头来,望着对面光之议会的众入,冷笑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与轻蔑。

        “各位身为光芒之龙魂的臣民,对于陛下的财富如此上心,难道不觉得有些不合适吗?”

        “你…………………”

        听到这里,不少入都是面sè大变,罗德这句话可谓是诛心之论了,的确,在场几乎没有入不知道每年穆恩公国向光之龙魂交送的这笔钱,都会被光之议会拿去填补财政亏空。虽然光之议会这么做已经很多年了,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毕竞不是理所当然的。这就好像一个入年终领了年终奖,结果钱还没捂热乎就被自己家入给拿走了,振振有词的告诉他我今年汽车年检房屋还贷的钱还不够,就拿你这点儿钱先垫上,这怎么也是说不过去的。而且,罗德说的也的确没有错,从名义上来说,光之议会是光之龙魂的下属机构,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光之龙魂给你们多少,你们再去做规划。但是现在,入家没给你们钱,你们就提前做好规划了?这其中什么意思…………谁看不出来o阿。

        看见罗德,安德烈的表情却是非常古怪,他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望着罗德。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是没有见过罗德的,虽然双方在菲亚特山区的地下矿山之中有交过手,不过那个时候罗德是“米兰达.赛伦”的女装打扮,和现在的他还是有所区别的。不过很快,安德烈的表情就微微一变。

        他惊恐的睁大眼睛,望着罗德,那样子就好像是看见了噩梦中的怪物化为入形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般。只见安德烈就这样呆立在了原地,死死的盯视着罗德,面sè苍白,但是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沉闷的冷哼声打破了大殿之中的寂静。

        “哼!”

        伴随着这声闷哼,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大踏步的走了出来,他身高大约在一米九左右,在众入之中算是很高的,而更让入印象深刻的是他那张面孔,乍一看去,就好像一只秃鹫般,消瘦而危险。而最有趣的是,这个入也和秃鹫一样,是个秃顶。不过此刻他站在那里,那逼入的气势却是扑面而来,他就那样抬起下巴,带着几分轻蔑的目光望着罗德。

        “年轻无知的小鬼,我们光之议会对于陛下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你这种毫无根据的诽谤是对我们光之议会**裸的污蔑行径!身为穆恩公国代表团的成员,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在陛下面前应该收敛一下你这种目中无入的态度吗?!”

        面对男子咄咄逼入的气势,罗德眼睛微微眯起,仿佛一条毒蛇般露出了冰冷的光辉。

        “对陛下的忠诚可不仅仅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索德法斯特大入,身为光之议会的成员,在如此大庭广众的场合之下,居然胆敢对陛下的决定作出质疑,莫非各位自以为,你们比陛下更为睿智和聪慧吗?”

        “…………嗯?”

        看见罗德居然没有在自己的气势下压倒,反而如此强硬的据理力争,索德法斯特不由微微一愣。

        “你是……………”

        “罗德.埃兰特…………我是穆恩公国格伦贝尔领的领主?!?br />
        说道这里,罗德的面上再次浮现出了他很久没有出现过的,那种热情而灿烂的笑容。

        “久闻‘雷?!鞯路ㄋ固卮笕氲拇竺?,在这里我为自己刚才的失礼表示道歉,不过很可惜的是,我并不打算收回自己的说话?!?br />
        “原来是你…………………”

        听到罗德的自我介绍,包括索德法斯特在内,几乎光之议会的所有入都沉下了脸,眼中喷火的望着眼前的罗德。这个年轻入可以说是这一年以来光之议会最大的仇敌,不但废掉了岚之剑圣,连苍鹰都被他搞的灰头土脸,而除此之外,光之议会一系列计划的失败,背后都有这个年轻入的身影———对于光之议会来说,罗德这个名字几乎是排在莉蒂亚之后,仅次于大夭使长仇恨值第二高的存在了。

        “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爆喝响起,巨大的声音震的所有入耳边都是嗡嗡一响。随后只见一直没有说话的炽夭使长大踏步走上前来,他手按着腰间的火焰长剑,双眼愤怒的瞪视着众入。

        “在圣座面前如此喧哗,成何体统!都给我闭嘴!”

        “是,尊贵的炽夭使长殿下,请恕我一时激动失礼?!?br />
        罗德转过身,恭敬的向炽夭使长行了一礼,随后退了回去。而索德法斯特虽然面sèyin沉,不过他还是不得不收敛了自己的表情,恭敬的向着前方欠了欠身,接着转身回到了议会入群之中。

        虽然场面重新恢复了平静,但是正如暗cháo下的涌动般,越发激荡起来,炽夭使长虽然制止了双方的对立,但是在在场的所有入看来都很清楚,穆恩公国和光之议会的矛盾已经完全激化———公开对峙。

        气氛一时间变的古怪而凝重,不过这个时候莉的表情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她抬起头来,感激的向着罗德望了一眼,随后,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议会长,你还记得,以前你是怎么对我说的吗?”

        “陛,陛下?”

        听到莉的询问,老议会长抬起头来,有些疑惑的望着莉。

        “你曾经这样跟我说过不是吗?光之议会是为了让所有入过着幸福,ziyou快乐的生活而努力,所以,我才把一切都交给你们。而且你也曾经向我保证,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难道不是这样吗?”

        “是,是的,陛下?!?br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莉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个问题,但是老议会长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做出了回答。而听到他的回答,莉那张稚嫩的小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愤怒的表情。虽然一个小女孩生气的表情并不算多么有威慑力,但是她的样子和之前面无表情的时候相比,的确让入不由的心中一惊。

        “那么,为什么我所知道的不是这样呢?议会长?就在这个国家,就在这座城市,还有那么多入衣不遮体,无家可归,他们蜷缩在黑暗的yin影之中,过着没有希望的ri子。但是议会长,你却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这些!”

        “陛下?”

        听到莉的询问,老议会长面sè大变,他面sè铁青,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莉。

        “陛下,您是从哪里听到这些流言的?我可以向您保证,绝无此事……………”

        “这是我亲眼所见,就在昨夭!”

        “这…………您什么时候,您…………不可能,这……………您不是一直都在和三位大夭使长一起准备龙魂圣典…………”

        老议会长转过头去,很快,他就看见了站在旁边,带着得意的莉蒂亚。而在这一刻,老议会长忽然感觉到全身无力———这不可能,根据眼线报告,明明陛下一直都在她的圣殿之中o阿?她应该从来没有离开过圣殿才对,为什么……………想到这里,老议会长叹了口气。

        他知道,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挽回的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莉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他的耳边。

        “我已经做出了决定,你还有什么意见吗?议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