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光与光之间(VIII)

    第六百六十九章 光与光之间(VIII)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没有一个参加龙魂圣典的人能够想到,甚至连穆恩公国和光之议会之中的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龙魂圣典上,双方的表现居然如此的充满了火药味,从光之都中成千上万人的大游行,到穆恩公国那庞大的魔导战舰,再到莉蒂亚和老议会长之间的对决,这一系列不同寻常的举动让很多人都察觉到了这一次事态非比寻常。虽然说每年的龙魂圣典上光之议会和穆恩公国都是你来我往争斗不休,但是像今天这样几乎**裸的撕破脸皮,只要走错一步就会立刻开战的危险境地,却是从来没有过发生过的事情,一时间,前来参加这次圣典的代表都人心惶惶,以往他们选择站队,虽然也大致上有分明的立场,不过那是因为穆恩公国和光之议会之间谁都没有撕破脸皮,虽然大家彼此私底下背后捅刀,但至少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墒钦獯斡兴煌?,穆恩公国明显表现出了超乎以往的强硬,而光之议会的动作之大也是之前少见。这样激烈的碰撞,让人觉得哪怕在这次龙魂圣殿上,穆恩公国和光之议会之间直接一拍两散,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毕竟之前发生在穆恩公国的,关于改革派起兵造反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而各公国和领地的领主代表又不是傻瓜,他们当然清楚这次改革派起兵的背后有光之议会的暗中支持,但是莉蒂亚毫不留情,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血腥残忍的镇压了这次叛乱,而光之议会则抓住这件事大做文章,对穆恩公国进行了激烈的抨击,双方的关系几乎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之中。这次的龙魂圣典,光之议会想要借助民众示威的力量给莉蒂亚等人来个下马威,但是很快莉蒂亚就借助吻手礼扳回一城,这种一点儿都不给对方留面子和余地的做法,在正式的外交场合基本上已经等同于是彻底决裂了甚至就算是两个相互敌对的国家之间,都不可能做到这么绝。

        也正因为如此。很多领地的领主和代表开始重新考虑起他们的立场和态度,以前他们之所以能够表明立场,是因为那个时候议会势力和反议会势力之间并没有太多尖锐的矛盾冲突。表明立场带给他们的好处远远大过坏处。有些领地投靠光之议会并不是认同它的权威,而纯粹是看上了光之议会那庞大丰厚的福利政策。而投靠穆恩的也是一样,他们当中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莉蒂亚对于光芒之龙魂应该重新获得本就属于其的权力和地位的想法,但是穆恩公国物产丰富,商业发达,魔导技术也在大陆上算是高精尖,更不要说浮空船的存在。更是扩大了穆恩的影响力。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穆恩和光之议会,双方一旦真的撕破列皮那么就肯定是刺刀见红的节奏,以双方本身相对立的理念以及积累了成百上千年的恩怨,这个火药桶一旦炸开,那么就是血流成河的开端。说不定整个光之大陆也会因此彻底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乱这种。而面对这种情况,那些本来试图通过站队来获取利益的领地和公国此刻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他们的选择,这几乎等同于最后的选择一旦他们选择了错误的道路,那么就不仅仅是受到封锁制裁这么简单。而几乎毁国灭家的?;?。

        一时间人心惶惶,有人考虑着应该如何在这两者之间的冲突矛盾中求生存。有人则试图借此来获得丰厚的收益,也有人期望能够通过游说和劝服莉蒂亚和光之议会,希望他们能够不要这么充满敌对色彩。毕竟在光之大陆之外,还有暗夜之龙国在虎视眈眈。穆恩公国作为光之大陆的第一道屏障,一旦调转过头和光之国开战,那么后果不言而喻。暗夜之龙国可不是谦谦君子。一旦事态真的发展到这一步,那么不死军团的入侵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为了整个光之大陆的生灵,希望他们能够冷静下来,彼此之间互相退让一下,做出一些牺牲。

        让不少人感到放心的是。在老议会长向莉蒂亚行礼之后,这件事勉强算是告一段落,得到了好处的莉蒂亚没有再去找光之议会的麻烦,而光之议会虽然对此极度极度极度不爽,可是老议会长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没有了平日里的倔强固执和强硬,相反,面对莉蒂亚的咄咄逼人,老议会长却是一再退让。虽然很多光之议会的议员对于这个老糊涂的表现简直是愤怒到了极点,不过他们好歹还有理智,知道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逼问老议会长是不智之举。虽然说这个老糊涂现在在光之国内的支持率几乎已经到了历史最低点,但是不管怎么说,在大选结束之前,他依然是光之议会的议会长,如果他们真的当众反对,那么光之议会也就威严扫地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光之议会的众人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等迎接仪式结束之后,大家关起门来,有的够这个老糊涂受的!

        其他人不是不清楚这一点,但是他们也不会去管。不管这个老人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只要光之议会不要立刻和穆恩公国闹翻,那么他们就有回旋的余地。眼下他们自己都是自身难保呢,谁还会去在乎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

        穆恩公国的代表团在欢迎仪式之后就前往了位于光芒之龙圣殿的行宫进行休息,这是他们在光之国唯一的特权,作为三大天使长之一,莉蒂亚虽然常年不在光芒之龙魂的身边,但是身为座天使长,她还是有权力在光芒之龙魂圣殿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行宫的当然,不如其他两位大天使长那么大就是了。

        而其他领地和势力的代表在欢迎仪式之后也是找借口迅速散去,他们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危险,如履薄冰般恐怖的欢迎仪式,虽然光之议会对于欢迎仪式的举办还算华丽,但是众人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那些华丽的歌舞。美味的食物和漂亮的舞女身上,他们几乎是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的来回观察着光之议会和穆恩公国代表团,生怕双方之中有哪个人不长眼睛蹦出来做那个点燃火药桶的火星。

        还好,圣魂保佑,双方都还算冷静。

        不少人离开会场。走上马车的时候感觉自己背后冰冷的出了一身冷汗,仿佛他们根本就不是去参加宴会的,而是走上刑场在绞刑架前走了那么一遭还好没人踹掉他们脚下的凳子。此刻,好不容易离开了绞刑架的众人立刻纷纷退走,开始考虑他们今后应该做出的选择。距离龙魂圣典开始还有两天时间,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他们必须要在这两天里思考清楚自己的选择,是跟随光之议会,还是追随穆恩公国。又或者冷眼旁观,不管怎么样,都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而对此感到疑问的,不仅仅是他们。

        “我真没有想到,莉蒂亚殿下居然真的会这么做?!?br />
        玛琳坐在椅子上,手捧着茶杯,皱起眉头望着窗外,此刻窗外已经是漆黑的夜晚。在火光的照耀下,依稀可以看见距离窗户不远处。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飘荡而下,给夜晚带来了几分如梦似幻的光景。此刻的安妮正趴在窗前,伸出手指在窗户上写写画画。而莉洁则坐在旁边,安静的聆听着罗德和玛琳的发言。

        玛琳的疑问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罗德也很清楚这一点,虽然说从表面来看。莉蒂亚的做法让穆恩公国很是在光之议会前扬眉吐气了一把,但是反过来,这一点并不正常究其原因,还正是在于穆恩公国的制度。一直以来穆恩公国和光之议会并没有撕破脸皮,并不是因为他们实力不如光之国。财力不如光之国,又或者盟友不如光之国。而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原因穆恩公国的大公是光芒之龙魂下三大天使长之一,她理所当然要听从光芒之龙魂的命令,而反过来,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穆恩公国不存在和光之国撕破脸皮的基础,因为光之龙魂依然是名义上光之国的主人,而如果穆恩和光之国撕破脸皮,那么就意味着大天使长反抗创世龙魂。

        这是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也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光之议会一直以来才敢如此放肆的对穆恩公国上下其手,就好像一个绑架了漂亮女孩母亲的小流氓一样,完全不担心对方的反抗或者矛盾激化。直到后来,穆恩公国通过经济渗透逐渐掌握了光之国的命脉,双方的实力才逐渐发生了变化。而到了莉蒂亚的时代,这位大公一扫前几任大天使长的温顺与柔和,开始了一种铁血与强硬的反抗。

        可是,她毕竟也是大天使长。

        今天的这一幕幕,罗德也是看在眼里,走错一步就是全面开战的征兆。虽然后来的结果还算不错,可是罗德很清楚那真的只是因为运气好,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恐怕在龙魂圣典上,穆恩公国和光之国就会彻底向对方宣战了。

        可是莉蒂亚怎么敢这么做呢?

        一瞬间,罗德脑中忽然冒出一个新的发展方向。

        “会不会是莉蒂亚殿下想要让光之议会看看我们强硬的一面?告诉他们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莉洁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而玛琳则微微摇头,显然并不认同莉洁的说法。

        “莉蒂亚殿下不是那种鲁莽的人,今天的场面真的很危险,我想大家都看出来了,虽然每个人都保持了克制,可那是因为议会长大人首先示弱,如果那位议会长大人在面对殿下的时候依旧表现出强硬的话,恐怕我们现在在这里要讨论的就是对光之国的作战了?!?br />
        “那…………………”

        “罗德,你有什么看法?”

        玛琳抬起头,望着旁边的罗德,而听到玛琳的询问,罗德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后,他开口说道。

        “我有一个想法,不过我要先声明,这些话只有你们才听我说过。出了这扇门,我是不会承认自己说过这些的?!?br />
        “罗德先生?”

        或许是因为罗德的语气太过严肃,莉洁不由的感到有些不安起来,她双手紧握放在胸前,带着几分担心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而玛琳则微微睁大瞳孔,在罗德说话的这一瞬间。她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似的。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德语气平稳的开口说道。

        “………………我怀疑,莉蒂亚殿下,是在逼光之龙魂陛下做出选择?!?br />
        “什…………??!”

        此言一出,顿时像平地惊雷一般,莉洁和玛琳顿时站了起来,前者面色苍白,后者则是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无论她们是什么表情,两个人都很清楚为什么罗德会这么说这句话。的确不能够被其他人听见。

        光之龙魂在光之大陆上是个神秘的存在,几乎超过百分之九十生活在光芒之龙魂庇护下的人对于光之龙魂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但是不管怎么说,作为龙魂继承者,光芒之龙魂在这片大陆上还是享有一定名望的,任何人不得擅自提起光之龙魂的名讳,否则就会被视为对光芒之龙魂的大不敬。就算是在光之国,龙魂继承者本身也是一个禁忌。很少被人在公众面前谈起,而对于光之议会来说。他们自然不希望龙魂继承者在民众的存在感变高,因此被人刻意的抹杀和遗忘,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现在,罗德这一句话,就等于同时“侮辱”了两位至高存在。

        不过罗德并不在乎,因为他是真的这么认为的。而罗德的推断。则来自于他在游戏之中的经历,在游戏之中,光之龙魂虽然并没有在玩家面前出现过,可是从对方的几次表现来看,罗德感觉这个光之龙魂是个没有自我意识和思想?;蛘咚?,很难坚持自己主见的人。一直屈从在光之议会之下,哪怕是莉蒂亚战败身死,这位龙魂继承者也没有表现出身为三大天使长的主人应该有的气势。不仅如此,最后这位龙魂继承者居然乖乖让光之议会把自己送到了暗夜之龙的口边然后被对方一口吞了下去。

        罗德在看完了这位龙魂继承者的短暂一生之后,那么他对于对方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

        软弱。

        这位龙魂继承人,似乎是一个非常非常软弱,而且很难表达出自己意见的存在。内向,怯懦,唯唯诺诺,没有主见,随波逐流,任凭他人决定自己的人生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那么这么活着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墒强悸堑搅昙坛姓叩那看罅α?,要真活的这么窝囊那么就只能够是自身性格的原因了!

        而莉蒂亚的做法,则等于明白无误的告诉光之龙魂,她们和光之议会之间,是没有办法和解的,甚至连维持表面上的和平,都已经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光之龙魂会如何选择?

        罗德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不过他现在所能够做的只有观望如果莉蒂亚真的意图在此,那么在龙魂圣典上,一定可以看出端倪来的!

        想到这里,罗德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在那里,深沉的黑夜宛如墨水般,吞噬了整片天空。

        火焰在壁炉之中燃烧,发出了噼啪的响声,火焰散发出来的热量驱散了寒冷。但是,那只是身体上的寒意。

        老议会长蜷缩着身体,坐在椅子上,他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众人,他们眼中充满了愤怒的火焰,他们紧紧的握住拳头,就这样注视着自己。仿佛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彻底撕碎真是可笑。

        想到这里,老人忽然很想笑,他现在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一幕滑稽戏中,他看着眼前自己的同僚,第一次觉得他们一点儿都不可怕。以前他总是费经心机,想要拉拢他们,迎合他们,为了能够让自己获得更多的权力,在这个位置上坐的更久。但是现在,他忽然发现这一切真是无聊,他就好像一个小丑,而他们则是一群小丑。

        “我们在等你的解释,托马斯.克里安?!?br />
        终于,一个人忍不住开口打破了沉默,他上前半步,双拳紧握,睁大眼睛注视着眼前的老人。甚至连议会长大人的称谓都省略了。

        “你让光之议会遭受了奇耻大辱。更让我们为之奋斗的前辈蒙羞??!我们祖祖辈辈为了抗争和**付出了这么多,但是今天??!无数先人的心血都因为你而毁于一旦?。?!你一个人,就毁掉了整个光之国的荣耀??!难道你不想对此做出解释吗?为什么?!面对那个女人,你要做出如此屈辱的举动??!”

        “呵呵呵…………………”

        听到对方的质问,老议会长非但没有惊慌,没有发怒。相反,他笑了。

        老人蜷缩在椅子上,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众人,他感觉自己是前所未有的畅快。

        “解释?你们应该很清楚吧,各位,我们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样一个愚蠢的做法,我们还有………………”

        “我们还有别的选择?”

        老人打断了另外一个人的发言,他抬起头来。眯起眼睛,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暴怒的同僚。

        “你真的觉得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各位,我们需要钱,而那位大公殿下能够给我们带来我们需要的钱,为了区区一个虚名,放弃那些财富?那么接下来的一年,各位打算如何填补财政上的空缺和漏洞?”

        “我们可以增加税收??!我们甚至还可以提高商业关税??!”

        “从谁的身上?你认为我们有这么做的资格吗?”

        “……………………………”

        看着沉默不语的众人,老议会长从左望到右。又从右望到左。

        “现在,你们愤怒了。各位。你们很生气,你们对着我咆哮,仿佛是我一个人舍弃了光之议会的荣耀。但是不要在这里继续伪装自己的无辜了,你们都看见了莉蒂亚殿下的举动,可是那个时候,你们做了什么?现在你们怒斥我没有能够?;ぷ」庵榛岬娜僖?。但是那个时候,可曾有一个人站出来,和我站在一起?”

        老人站起身来,怒视着众人。而在他的目光注视下,一些人甚至不由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好几部。

        “你们没有。我知道你们在等着看我的决定,而无论我怎么做,你们都可以抨击我。就好像现在,我跪了,你们可以说我舍弃了光之议会的荣耀。而如果我拒绝了呢?”说道这里,老议会长伸开双手,面带着讽刺的微笑。

        “你们不也一样可以说我不识大局,为了一时的颜面之争而做出了一个危险的举动吗?”

        “……………………………”

        面对老议会长的说话,不少人哑口无言,因为他们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你们说我侮辱了光之议会的荣耀,但是我很清楚,你们之中不少人其实很希望看见我跪在那位大天使长的面前,看见我丢人现眼!你们现在恐怕心里正在暗爽吧!不但有借口可以把我这个老不死的踢下台,甚至还能够看见我如此狼狈的一面!这个时候,你们的心里可曾有过光之议会的荣耀?你们可曾想过先人们为此所做的一切和付出???!”

        老议会长的声音越来越大,而其他人这个时候则是沉默不语,不过,老人似乎也并不需要他们说些什么。

        “不过,我还是爱这个国家的,我这张老脸可以不要。你看,就像现在,至少我们不用去担心莉蒂亚殿下会削减馈赠的数额了,说不定她一高兴,还会增加那么一点儿,那么,明年我们的财政漏洞非但可以完全填补上,甚至还能够略有盈余,这样不是很好吗?”

        “议会长大人,请您自重??!”

        终于,有人再也听不下去了。

        “您这种说法简直就是**裸的……………”

        “我不在乎?!?br />
        老人摆了摆手,打断了他那尚未说完的话。

        “反正我已经不可能连任了,我比你们谁都清楚这一点。所以,我现在这把老骨头,如果还有一丝剩余价值,只要能够让光之国的国民能够继续过着稳定,和平的生活,我这把老脸不要又能够如何?而且,你们不正是希望我这样做吗?”

        说道这里,老人挺直腰杆。这时候不少人才发现,那个在他们记忆之中一直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陪着笑脸的老人,这个时候却是如此的高大。

        “但是,我现在依然是光之议会的议会长,只要我在位一天,那么,我就会坚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br />
        老人的眼神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坚定,这么坚毅。

        “只要能够为了光之国,我会付出一切的?!?br />
        ps:今天一大早就停了电,打电话去问,得知原因是因为早晨一场暴雨导致不知道什么地方跳了电,只有等雨停了才能够去修,结果折腾了半天,我都绝望了…………深山老林的悲剧啊,在这里你修个电线都是如此的悲催生活…………幸运的是,我居然还是更完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