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恶人先告状

    第六百五十九章 恶人先告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而降,将大地上的一切都包裹上了一层雪白的银装,从窗口望去,只能够看见外面城市之中的点点火光,它们映照在雪白的大地上,带来了几抹火焰特有的鲜红,与天上昏暗的阴云相互映衬,展现出了一幅沉寂的风景。

        而在宽敞的房间内,少女则慵懒的斜靠在鲜红的天鹅绒沙发上,白色素雅的长袍包裹着她婀娜的身姿,在她的身边不远处,壁炉中正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为原本有些寒冷的房间带来了温暖的气息。

        悠扬的琴声回荡在房间里,莉蒂亚侧卧在沙发上,她伸出手拿起眼前的信纸,安静的望着上面的内容,随后莉蒂亚不由“扑哧”的发出了一声轻笑。虽然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琴声,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殿下,您又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

        在莉蒂亚的身边,伽翎盘腿坐在地面上,她一手扶着自己身边的竖琴,一面有些好奇的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座天使长。而听到伽翎的询问,莉蒂亚轻轻一笑,随后伸出手去,伴随着她的动作,原本夹杂在座天使长手指间的信纸就这样像长了翅膀一般飞了过去,它在空中轻飘飘的划过,然后安稳的落在了伽翎的手中。而黑发少女则好奇的望了一眼莉蒂亚略带几分狡黠的笑容,低下头去,将目光投向眼前的信纸,随后,少女微微一愣。

        “…………关于光芒之龙国调查团冲突事件的报告?”

        “没错?!?br />
        听到伽翎的回答,莉蒂亚面上的笑意更盛,她坐直了身体,双手交叉。仿佛一个渴望获得圣诞礼物的小女孩般带着期待和兴奋的目光望向伽翎。

        “这是来自格伦贝尔领主的报告书,他和他的部下在冰原上遭遇到了光之国调查团的袭击,双方发生了冲突,这是在那之后,由格伦贝尔领主递交的关于这件事的报告书?!?br />
        “又是那个男人吗?”

        听到莉蒂亚的回答,伽翎撇了撇嘴。向来冷漠的她此刻居然做出了像孩子般任性的举动,不过莉蒂亚显然不以为意,她只是笑嘻嘻的注视着伽翎,看着对方一字一句的将信中的内容看法。随后,伽翎抬起头来,将手中的信纸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您打算怎么做?殿下?”

        “这还用说?”

        面对伽翎的询问,莉蒂亚露出了堪比六月骄阳般灿烂的笑容。

        “虽然我给予了光之国调查团在穆恩公国内入境的许可,但是擅自袭击,并且试图逮捕公国领主已然是太过越界的行为了。光之国似乎真的以为我们穆恩是他们下属的一个领地。而不是一个**的国家,我会立刻对光之议会提出抗议至于引起这次冲突的调查团,只好请他们出境了?!?br />
        听到莉蒂亚的回答,伽翎只是沉默着摇了摇头,她安静的望着莉蒂亚坐起身,来到旁边的书桌前,开始奋笔疾书,直到片刻之后。黑发少女这才叹了口气。

        “您真的决定这么做吗?殿下?”

        “这是当然的,我可爱的小伽翎。最近光之国的手未免伸的有些太长了点儿,马上就是龙魂圣典,在盛大的开幕式之前,准备工作也一样是必不可少的哦?只有准备的越充分,宴会才会越热闹,越激动人心。也越不容易被人遗忘?!币幻嫠底?,莉蒂亚一面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接着她封好信封,随后莉蒂亚站起身,拍了拍手。很快。一个战天使打开门,走进了房间,恭敬的来到莉蒂亚的面前。接着,莉蒂亚将手中的这封信递了过去。

        “让皇家法师卫队连夜将这封信传送到光之议会,并且确保由议会长亲自接收呼呼呼,我想这个夜晚对于他们来说,一定会很漫长?!?br />
        战天使接过莉蒂亚递来的信件,接着很快转身离开。而直到这个时候,莉蒂亚这才带着柔和的微笑,缓步来到窗边,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她就这样安静的注视着窗外的雪景。

        “你看,伽翎,大自然是如此的美妙,无与伦比,它有热情如火的一面,也有温婉柔和的一面,皑皑白雪将一切都温柔的包裹在其中,仿佛一个母亲十月怀胎,等待着孩子的出生,成长,接着成熟,随后死去………但是死亡并不是永恒的终结,而是一个新生的开始?!?br />
        “这只是雪而已,殿下?!?br />
        面对莉蒂亚的感叹,伽翎似乎并不以为意,她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抚过,拨动了一个清脆的音符,随后安静的开口回答道。紧接着,琴声再次响起,如同清澈流水一般的琴音流动,徘徊,为眼前的这抹雪景带来了几分诗意。

        “真是美妙的琴音,伽翎……………”

        莉蒂亚闭上眼睛,喃喃自语的说道。

        “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雪夜……………”

        在琴声之中,莉蒂亚仿佛又回到了数年前的那一晚,那一晚,从天而降的大雪仿佛要讲这片大地上的一切罪恶与丑陋与掩盖般不停的下着。战火,硝烟,死亡,这一切都被大雪所覆盖,鲜血,红的耀眼的鲜血滴落在地。

        莉蒂亚手握双剑,安静的望着眼前的男子,此刻的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失去了原本鲜活的生命。他是人类,人类的权力**总是会蒙蔽他们的理智,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他渴望挑战传统,挑战规则,挑战自己。但是最终,他失败了。不仅是他自己,连同他的家人也是一样。

        “叮铃?!?br />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莉蒂亚转头望去,很快,她便看见一个六七岁,怀里抱着一个木制的玩具竖琴的黑发女孩。正慢慢的向自己走来,她那双大而纯净的黑色眼眸之中没有丝毫的杂质,女孩就这样走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伸出手去,轻轻摇动了一下他的肩膀,但可惜的是。这个男人已经不会再有任何回应了。直到这个时候,女孩才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大天使长。

        “他死了吗?”

        “是的,他死了?!?br />
        莉蒂亚微微点头,迎着女孩的目光,开口做出了回答。而听到她的回答,女孩低下头去沉默不语的望着眼前的男子,片刻之后,她才再次抬起头来。

        “是你。杀了我爸爸吗?”

        她的声音是那么空灵,从中听不出一丝的仇恨,愤怒,也没有掺杂分毫的恐惧。

        “是的?!?br />
        莉蒂亚依然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望着眼前的女孩,而就在这个时候………女孩露出了微笑。

        “那么,从今天开始。大姐姐你就是我的主人了?!?br />
        “从那之后已经过了很久呢……………”

        琴音告一段落,而就在这个时候。莉蒂亚也重新睁开眼睛,她转过头去,望着坐在地上,双手抚着竖琴的黑发少女。而察觉到她的目光,伽翎则抬起头来,对着莉蒂亚微微一笑。那是纯净如清澈泉水一般。美丽无比的笑容。

        “殿下无需为那时的事多费心,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父亲大人是弱者,他愚蠢的选择了挑战强者,最终失败。这就是弱者最后的下场。我从来不同情父亲大人的愚蠢选择,他固执的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并且得到的应有的下场。那一天,那个雪夜,当我看见站在父亲大人尸体面前的您的身影时,我就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喜欢强者,只要您依然是一个强者,那么我就会永远追随您,服侍您,并且为您献出一切?!?br />
        听到这里,莉蒂亚露出了俏皮的笑容。

        “那么说,只要我被人打败了,你就会离开我,对吗?小伽翎?”

        “这是理所当然的,殿下,您的失败意味着您再也没有力量?;ふ飧龉液驼饫锏娜嗣?,甚至连您自己都无法?;?,那么,那个时候即便您贵为大天使长,也不过是一个弱者而已………当您被打败,国家崩溃之时,我就会离您而去,因为我不会追随弱者的脚步,他们没有这个资格,也没有这个能力。弱者不是用来追随的,而是用来统治的,他们没有主宰和掌握这个世界的资格,更没有这个权力。我只遵从强者的命令,而非弱者的祈求,对他们的怜悯只是一种罪恶的宽恕,丝毫不会有任何的作用?!?br />
        伽翎的表情没有丝毫改变,她的语气是那么真诚,炽烈,她的笑容是那样的清脆与甜美。而听到她的回答,莉蒂亚则是吐了吐自己的小舌头,接着收回了目光。

        “真是严格呢,小伽翎。这是你身为我的朋友,还是我的部下的回答?”

        “…………当然是您的部下,殿下。如果要身为朋友的我来说的话,我并不愿意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不过如果真的到了这么一天,那么在我离开您之前,我会为您实现一个愿望,这是作为您的朋友的我的回答?!?br />
        “谢谢你的真诚,小伽翎?!?br />
        “不用客气,殿下?!?br />
        大雪纷纷扬扬,没有停下的意思,一切的一切都陷入了沉寂之中。而此刻,在赎罪之地的要塞据点里,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报告已经递交到莉蒂亚殿下的手中,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罗德先生?”

        莉洁皱起眉头,有些忧心忡忡的望着罗德。

        在罗德回来之后,他很快就将整个过称告诉了玛琳,并且让她以自己的名义起草一份报告,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次冲突的经过记录完毕,然后递交给王室。听到罗德居然正面和劳伦对抗,甚至还杀了调查团的人,这让莉洁吃惊不小,虽然她作为穆恩王族。理所当然的对于光之国好感缺乏??墒抢蚪嗟谋拘韵喽曰顾闶瞧胶?。虽然她听到那群光之国人居然试图亢罗德和他的手下时也同样感到很气愤,但是罗德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教训,眼下他居然还要更进一步,这样做…………真的好吗?而且,莉洁内心也是有些担心的,万一莉蒂亚姐姐知道罗德他们和光之国的人打起来了…………她会有什么看法?

        而且在罗德的讲述中。他把一切责任全部推给了光之国调查团,甚至还列出了他们的几大罪状,首先就是擅自包围和亢自己的部下,接着就是甚至试图对身为领主的自己动手等等等等……………虽然说事实也是如此,可是莉洁怎么听怎么就是感觉好像有哪儿不对劲呢?

        “当然,莉洁。不用担心?!?br />
        相比起莉洁的忧心忡忡,玛琳显然对此并不以为意。

        “无论罗德对他们做了什么,都是光之国调查团咎由自取。而且,罗德的做法是非常明智的。虽然说他们失礼在先,但是听罗德的讲述,这些家伙显然吃亏不小。如果让他们先提出报告,那么很有可能对我们非常不利。他们大可以隐瞒自己粗暴无礼的举动,只着重突出他们是罗德暴行的受害者这一点,这样一来。光之议会很有可能借此对我们施压,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产生,我们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将调查团的暴行报告上去。这样一来,我们才能够占据主动优势,而不是被动挨打?!?br />
        “玛琳说的没错?!?br />
        听到玛琳的回答,罗德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事实并不仅仅只是这样,罗德以这么快的速度提出报告。其主要原因自然是为了抢占先机,因为罗德知道光之国那群人有多不要脸。他们这次派遣调查团来,为的就是恶心穆恩,然后趁机占点儿便宜。自己这次出气出的很爽,但是要说实话,罗德可以肯定这板上钉钉也在光之议会的预料之内。因为这个调查团根本就是一个被议会抛过来的诱饵,看看有没有人去咬。没人咬。他们就在穆恩公国内横行霸道恶心死穆恩人。有人咬,那么他们就有机会对穆恩开炮了…………

        罗德一口吞下了这个饵,但是不代表他会愿意被人吊上岸去煮汤喝。所以在回到要塞之后,他第一时间就让玛琳写了一份报告,然后盖了自己作为格伦贝尔领主的印章。通过魔法传送的方式传送到了黄金城,将报告递交给了莉蒂亚。接下来的事情罗德就管不着了,不过他相信,以莉蒂亚的本事,她应该会做出一个很好的判断。

        这是罗德递交报告的主要原因,而次要原因嘛………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光之议会想要恶心他们,罗德也想要恶心恶心光之议会,挑动一下他们之间的内斗。

        作为一个议会制的国家,光之国内部的内斗一向很厉害,哪怕罗德不是光之国的玩家,他在论坛帖子上也没少看见光之国内隶属于各个政治势力,大小财团和军事组织的玩家大吵特吵。更不用说游戏内的很多事件都有这样的影子,光之议会内争权夺利向来非常严重,而这一次看见劳伦跟随调查团出阵,而他的身边却又基本没几个亲卫兵,罗德就知道这是军方和议会之间的矛盾又爆发了。这其实也是光之议会的一石二鸟之计,如果真的有人能够破坏调查团的计划,那么作为调查团成员之中声望最高,实力最强的劳伦肯定难辞其咎。而且从之前的那次冲突之中,罗德可以看出调查团里的那些人对于劳伦其实并不买账。这并不奇怪,因为这是光之国的传统。

        哪怕是以整个龙魂大陆来看,光之国也算是一个比较奇葩的国家,在其他国家里,实力强大者都受到应有的尊重,而且大多身居高位。但是在光之国,却是完全不同。实力强大者或许能够身居高位,但是至于尊重嘛……………呵呵呵………那就说不好了。而事实上,在光之国内,强者虽然不少,但是他们的日子却基本都不怎么好过。因为光之国信奉的是人生来平等,他们藐视权威,也正因为如此,对于那些强者,他们是抱着警惕更多崇拜的心理,而且光之国总是有一种论调,那就是他们一直宣称虽然强者的实力很强,但是他们根本离不开普通人?;蛐硭悄芄灰簧焓只倜鹨桓龀钦?,但是他们依然是生存着的人,他们有家人需要生活在这个社会和世界之中,如果没有其他人给他们照顾衣食住行,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依然寸步难行!而且。就算他很强又如何?他们的家人却不可能也一样强劲,他们依然要生活在这个社会里,和普通人一起生活!

        因此,我们无需惧怕强权,更不需要恐惧那些持有强大力量的人,没有我们的帮助。他们的强大毫无意义!

        当然,这种说法的本质是为了让人不要屈服在强大力量的恐惧与压迫之下。但是在光之议会的宣传下,他们开始渐渐扭曲。特别是在成功掌握了创世龙魂之后,光之议会,乃至整个国家的民众心态似乎都开始扭曲着向另外一个极端奔去,在他们看来,连创世龙魂这样的存在都无法离开他们,必须依靠他们。那么那些普通的强者还不是一样?渐渐的,他们开始觉得自己比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人更有尊严。更加高大。甚至就连守护创世龙魂的两位大天使长,光之国民也从来没有把她们放在眼里。

        所以在光之国内,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反而需要小心行事,因为他们一不注意,就很有可能被人指责他们利用自己的强大力量来“乒弱小”,然后就会被怀疑他们试图想要利用自己的力量成为一个压迫民众的独裁暴君,连带着他们的家人也会陷入这种指责和批评的风暴之中。虽然说也不是没有强者因为受不了光之国的这群蠢货愤而选择离开,但是大部分还是无奈的选择了留下。因为他们在光之国大多身居高位,而且家族人数众多。要说离开光之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不要说在离开之后,还要背负骂名,这对于很多把面子看的比生命更重要的人来说是无法容忍的。

        这也是为什么光之国和穆恩公国之间关系紧张的另外一个因素,双方文化背景的差异就决定了这一点。光之国民众自认为他们拥有的是这个世界上人人平等,没有任何人可以凌驾于其他人之上的“高等”价值观。自然而然的把自己也看成为了维护自由公正公平而战的“上等人”。

        那么反过来,利用大天使长权力乒民众的莉蒂亚,就是理所当然的暴君。而那些面对莉蒂亚的暴政,却只是苟且偷生,毫无反抗信念的人。自然就是“下等奴隶”了。他们缺乏革命的勇气,缺乏面对死亡的勇气!却不知道,没有无数人的死亡,自由和正义是不会降临的??!

        说的很好,反正死的又不是他们。在他们看来,穆恩公国如果能够为了抵抗莉蒂亚的“暴政”愤而反抗,最后血流成河,死伤惨重,整个国家内尸横遍野,到处都是战火和死亡那就最好不过了,因为只有毁灭才能够重生嘛,没有现在无数人的付出与牺牲,你们又如何能够获得真正的自由与正义呢?你们的死是值得的,高贵的,受人尊敬的。我们会在观众席上眼含热泪的注视着你们所上演的这一幕,并且为你们的勇敢行为鼓掌和喝彩的!

        因为这样的背景,所以罗德可以肯定,这一次议会一定会把调查团的失误问题全部扣在劳伦的头上,同时打击一下军方的嚣张气焰。而光之国的军方也不是什么软柿子随人捏,他们铁定会和光之议会闹个大的,再加上今年老议会长的位置不稳,又有少壮派和保守派的交锋,嘿嘿嘿……………

        一想到光之议会可能为此出现的内乱,罗德内心笑的都快抽筋了。

        不过莉洁和玛琳却看不见罗德此刻内心的笑意,看着沉默不语的罗德,她们只是好奇的对视了一眼,但是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敲门声响起,打破了书房的宁静,随后,阿伽薇一如既往缺乏抑扬顿挫的声音传来。

        “报告主人,莎娜小姐有事求见?!?br />
        “莎娜?”

        听见阿伽薇的报告,罗德回过神来,不由的有些奇怪。莎娜负责的是公会这一块,而在之前罗德从黄金城回来,权力改组之后,她基本上就成为了罗德对外接待和联络工作的负责人,不过这个工作算是后勤内务,平日里按道理来说应该没什么事???眼下天色这么晚了,莎娜却来找自己,肯定不会是为了喝茶聊天,那么,是为了什么事呢?

        “让她进来?!?br />
        房门打开,随后,莎娜走了进来。

        这个曾经独自一人率领一个佣兵团讨生活的女人,眼下也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已经脱去了身上的皮甲,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身相对舒适和漂亮的衣装,她的气质也变的更加柔和。因为莎娜目前的职位基本上算是在搞公关的,对于她本人的要求也不算低。作为罗德的对外代表之一,莎娜自然免不了和很多人打交道。这样一来,她就不能够像以前一样做个普通的佣兵。不过幸运的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能够坚持把一个佣兵团带这么多年,在这种交际手腕上莎娜还是有几把刷子的,所以她一直以来干的也不错。而莎娜也很满意这样的生活,她本来就没有太大的野心,只不过是期望能够证明自己,然后生活下去。现在的生活很舒适,也不用像佣兵那样每天出去送死,莎娜当然对此没太多的怨言。

        看见罗德,莉洁和玛琳等人,莎娜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抬起头来。

        “百忙之中打搅各位实在不好意思,领主大人?!?br />
        “没什么,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

        听到罗德的询问,莎娜露出了几分无奈的表情,随后开口说道。

        “您之前让我派人送会科尔高原的那位小姐……………”

        “安?”

        听到这里,罗德这才想起那个之前自己和小小泡泡糖还有金丝雀一起去刷圣灵修道院时顺手救下的少女。后来她在这里休养了几天,身体好转之后,罗德就派人把她送回科尔高原的家里去了,而且罗德同时通知了安的家人,当时收到的讯息都是一切正常,对于自己女儿的平安回归,她的家人还是表现的很感激和激动的。不过罗德并没有把这件事太过放在心上,他只是让莎娜去处理这件事,然后就把那个少女扔到脑后了,现在看起来,难道半路上出了什么问题?

        “是的,那位小姐她……………”

        说道这里,莎娜停顿了一下,看她的表情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说明,不过最后,她还是无奈的开口说道。

        “那位小姐她…………又被送回来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