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男人之间的战斗

    第六百三十五章 男人之间的战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巴特尔的这身装扮自然很快就成为了众人瞩目的对象,就连协会长托恩走进大厅,代表佣兵协会表讲话的时候眼神也是频频向着巴特尔的方向望去,显然巴特尔的这个样子对于佣兵们来说刺激实在是太大了。不过还好,不少人虽然心中疑惑,可是他们好歹也还知道寒冬祭典的意义,所以并没有表现的太过失态。

        和罗德所想象的一样,在寒冬祭典上,托恩先代表佣兵协会对过去一年穆恩公国内的佣兵所作出的一切进行了评判。原本在这种时候大家本来应该是其乐融融,但是由于南方暴动,使得这次的寒冬祭典倒是多了几分严肃的气氛。南方的两大佣兵公会被解散,甚至连那些有份儿参与南方暴乱的佣兵团成员也大多被逮捕和处死,所以这一次代表南方前来参加祭典的佣兵团长们都是忧心忡忡。而托恩显然也已经得到了王室的授意,严厉的要求各大佣兵团和公会看管好自己的手下。

        关于罗德的身份问题,托恩并没有在祭典上提起,相反,他对接下来南方佣兵势力的整合进行了公告,而在公告之中,罗德的星光公会并没有获得对于南方佣兵势力的管辖权,而是由紫百合和科尔之鹰暂时代替原本的天剑和自由之翼对于南方的佣兵势力进行管理。虽然表面上没有明说,可是众人也明白,这肯定是罗德和佣兵协会之间所做的交易。只不过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即便他们对此还有所不满也没有办法———罗德可不是好惹的。

        在简短的过场之后,宴会便正式进入了吃喝玩乐的节奏之中。佣兵们可没有贵族那么多的闲情逸致,在装饰豪华美丽的大厅里带着女伴偏偏起舞,一边听着乐队演奏一边和自己身边的贵族进行了口是心非的闲聊,这么无聊的事情佣兵们才不会去干。对于他们来说有好酒好肉才是正道。其余的那些都不过是打时间的玩物而已。

        很快,本来还因为协会长的言而显的有些冷清的宴会大厅里渐渐热闹了起来,不少人高举酒杯,一面大声欢呼,一面聊天喝酒。整个宴会场所之内的气氛一时间显的颇为喧闹,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在人的耳边,如果不提高声音的话甚至无法听清楚别人究竟在说些什么。

        只不过在宴会厅的上位处,喧闹声还是减弱了许多,虽然那里只坐着三个人。但是那里却是显的非常安静。即便是那些高举酒杯痛饮美酒的佣兵,在走到这里时也会本能的压低声音,而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声音倒是并没有那么喧闹嘈杂。

        维克多靠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眯起眼睛注视着眼前的宴会大厅,不过他可并不是在享受眼前的宴会,而是在考虑如何接受和接管天剑留下来的烂摊子。和巴特尔不同,维克多一直都保持着相当的政治敏感性,从王室插手这件事他就能够感觉到,穆恩公国很有可能借此机会改变佣兵协会在穆恩公国之内的传统,而如果自己能够操纵得当的话。那么科尔之鹰很有可能不仅仅是暂时,而是永远持有这些佣兵势力的管理权。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就必须要做出一些成绩来,以博得穆恩王室和莉蒂亚大公的肯定。那样一来。说不定他也能够像罗德那样,受到王室的封赏与嘉奖………

        想到这里,维克多不由转过头去,望向自己的身边。而就在这个时候。巴特尔的声音响起。

        “来,小子。再喝一杯!”

        在宴会开始之后,巴特尔的表情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看着他笑的那么开心的样子,仿佛完全忘记了自己眼下所受到的屈辱。不过作为他的老朋友,维克多却是非常清楚巴特尔显然并不甘心就此认输,从他现在的做法就可以看的出来,很明显,自己的这位老朋友打算从另外一个战场上找回面子。

        “来,小子,继续,哈哈哈,怎么样?这酒不错吧?!?br />
        巴特尔一面哈哈大笑,一面拿起手边的酒壶,为罗德的酒杯倒满了酒。从表面上看起来,他还真是条汉子,认赌服输,既然之前打赌时候说了败者要穿着女装给胜利者倒酒,那么巴特尔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并不奇怪。

        不过………那也要看是否适度。

        在佣兵的宴会场合所使用的酒杯并不是贵族们经常用的那种小巧的水晶杯,甚至严格来说,那根本不算喝酒,而是在品酒。但是佣兵们显然对于那种又少又喝不过瘾的方式很没有兴趣,所在摆放在寒冬祭典宴会上的酒杯几乎都是有拳头般大小,粗木制成,外面由一层铁箍所包裹的木头酒杯。而佣兵们最爱的就是倒满酒杯,接着仰起头来一饮而尽,这在他们看起来才是最舒服最男人的方式。

        只不过即便是再豪饮的佣兵,在这种情况之下能够喝十多杯已经算是极限了。

        “哈啊……………”

        维克多看着巴特尔露出“憨厚热情”的笑容,再一次拿起手边的酒壶给罗德倒满,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老朋友在想什么,巴特尔的酒量在佣兵里是无人可敌的,他甚至能够喝下三大桶烈酒依然面不改色。甚至还曾经创造过在寒冬祭典上一个人灌翻所有佣兵的勇猛事迹。那几乎可以算的上是一场噩梦,整个宴会大厅里,几乎所有的佣兵都被灌到趴不起来,但是巴特尔却依然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哈哈大笑,而也就是在那次之后,所有佣兵都知道,找谁拼酒也不要找这个怪物———因为他的血管里根本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酒精!

        现在看起来,巴特尔显然是打算灌翻罗德,让他也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个大丑,这样一来自己也就心理平衡了。不过……………想到这里,维克多望了一眼两人身边空空如也的酒桶,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下嘴角。

        有这么简单吗?

        对于巴特尔的劝酒。罗德并没有任何反应,他依然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对于巴特尔所倒的酒也是一饮而尽,没有丝毫的停滞。

        “好!”

        看见罗德的动作,巴特尔笑着冲他伸出了大拇指,接着给自己的杯里同样倒满了酒,随后拿起酒杯,仰起脖子一口喝光。接着他嘿嘿笑着冲罗德展示了一下自己空空如也的酒杯,随后一手提起旁边的酒壶。继续给罗德的杯中倒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原本喧闹的宴会大厅也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那些本来在喝酒吃肉的佣兵们此刻都被上面罗德和巴特尔之间的“比拼”吸引了视线。只见在两人的身边,已经四个空空如也的酒桶倒在地上,但是两人却依然你一杯我一杯。完全没有听下来的样子。这个时候不少佣兵已经知道了为什么巴特尔会穿着这么一身诡异而变态的衣服来到的宴会大厅的原因,只不过看见眼前的这一幕还是让他们啧啧称奇。

        巴特尔的酒量众所皆知,也正因为如此,在佣兵们看来,罗德的倒下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在这些人,不乏很多对于罗德不满,打算看他笑话的人。在佣兵们看来。贵族都是一些婆婆妈妈,娇弱纤细的家伙。而罗德的外表更是让人轻看,要不是他在仲夏祭上表现出了出众人想象的实力,恐怕单看现在罗德的样子。谁也无法想象他会是一个剑术大师。

        佣兵们一直等着看罗德被灌翻在地,颤抖着双腿软着身体从椅子上滑下来的滑稽姿态,这样一来他们至少就有可以用来嘲笑罗德的把柄了。但是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色越的深沉。而佣兵们的表现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他们惊讶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幕,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维克多也诧异的侧过身去。好奇而仔细的打量着自己身边的两人。

        眼下罗德和巴特尔身边的空酒桶已经有七八个,但是双方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过众人已经看出来,即便是巴特尔,这个时候也是面色通红,甚至说话的时候舌头也有点儿开始转弯了。那么,罗德呢?

        “再…………再来一杯,小子…………你可真行…………”

        望着巴特尔重重的将一杯倒满的酒杯“咚”的一声砸在自己的面前,罗德的表情没有分毫改变,他拿起酒杯,接着举杯喝下。即便是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罗德的动作也依然是非常稳重,一点儿都没有颤抖和手软的迹象。而在喝完之后,罗德便轻轻的将酒杯放在旁边———但是他的面孔上依然是一片白色,甚至连半点儿红晕都没有。

        这个年轻人有这么变态???!

        看见眼前的这一幕,不少佣兵都是内心暗自腹诽,要知道寒冬祭典上所用的酒可不是酒馆里那些兑了水的劣质品,而是上好的烈酒。这种酒虽然美味,但是后劲颇大,换做是他们,恐怕两桶下去就连天南海北自己姓谁名谁都不记得了。但是眼下这两个人却已经喝了将近快十大桶———圣魂在上,这么多酒,恐怕撑也把他们撑死了吧!

        “好…………??!”

        看着罗德放在桌上的酒杯,巴特尔的舌头已经打转了,他摇了摇头,接着站起身来,冲罗德竖了个大拇指,接着只见巴特尔拿起自己手边的酒杯,随后一饮而尽,接着他冲着罗德嘿嘿笑了笑,随后巴特尔再次弯下腰去,打算拿起酒桶倒酒———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却只见巴特尔脚下忽然一软,随后便见他“咚”的一头撞在桌子上,出的沉闷声响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当他们再次抬头望去时,却看见巴特尔已经紧闭双眼,呼呼大睡着陷入了深沉的梦境之中……………

        对于众人来说,眼前这一幕可真是滑稽,一个穿着紧身,粉红色连衣裙和白色长袜,头上戴着女孩儿用的蕾丝头饰的壮汉,就这样一头栽到在桌子上,舌头伸的老长。两条粗壮的双腿半跪在地,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酒味和汗渍,看起来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墒窍衷谌疵挥腥巳コ靶Π吞囟睦潜?,他们可是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居然会被灌翻…………那么,罗德呢?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罗德望了一眼身边的巴特尔,但是他并没有像其他人想象的那样“咚”的倒下去。相反,迎着众人的目光,罗德站起身来。他甚至还有时间和心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让它重新变得平整。接着,罗德这才冲着旁边的维克多点了点头。

        “维克多先生,巴特尔先生就麻烦你照顾了?!?br />
        说完这句话,罗德再也没有去看其他人的表情。相反,他就那样离开自己的座位。随后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走出了宴会大厅。直到罗德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通道之中,仿佛中了定身法一般的佣兵们这才回过神来,他们面面相觑,彼此都看见对方眼中不可思议的神情。因为他们都看的出来,罗德的表现非常正常,他的表情一如既往。面色也没有丝毫改变。而且他的动作也是一如既往,一点儿都没有看出来喝醉的样子。不过…………这怎么可能?

        厚重的大门重重关上,将宴会厅内的喧闹隔离在了身后。走廊之中显的非常安静,此刻大部分人还都在寒冬祭典的宴会上享受。而罗德则就这样径直离开了宴会厅,走到了位于中庭的走廊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反手挥过。紧接着白色的光芒闪现,塞莉亚很快便出现在了罗德的身边。

        “主人。有什么………”

        塞莉亚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主人,您这是……………?”

        “啊……………塞莉亚,麻烦你把我送回去,我一个人怕是有点儿走不动…………”

        罗德说着,对塞莉亚摆了摆手,随后转身向着旁边走去。而塞莉亚则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罗德的胳膊。

        “主人,那里是栏杆!您喝酒了?”

        “有个家伙想要看我的笑话,我怎么可能会………………呜………………?。?!”

        在这之后,塞莉亚好不容易才把罗德重新送回了房间,幸运的是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其他人。罗德也借此没有受到任何打搅的回到了房间。不过这个时候,罗德也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他原本就不是个爱喝酒的人,以前哪怕是喝,也只不过是喝些葡萄酒或者红酒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一次,面对巴特尔的挑衅,罗德却并没有选择逃避。他当然知道有很多人想要看自己的笑话,那么自己就不能够让他们看成———幸运的是,眼下罗德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属性,但是他的体质数值却是非常高,这也足以保证罗德能够在和巴特尔拼酒的过程之中立于不败之地。以眼下罗德的高体质属性,甚至连一般的毒物都无法对他造成有效伤害,更不要说只是区区的烈酒了。

        但是凡事都要有限度。

        哪怕纯净水,喝上十大桶也一样会要人命,事实上在巴特尔坚持不住的时候,罗德也已经查不到到达了极限。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和对方“同归于尽”的准备,不过幸运的是巴特尔的承受力显然更差一些,最终罗德还是笑到了最后———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主人,请等一等…………”

        扶着昏昏沉沉的罗德走到床边,塞莉亚这才不由的叹了口气。作为召唤精灵,她可从来没有想到过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原本塞莉亚还以为罗德这次召唤自己出来和之前一样,想要和自己谈谈在圣灵修道院所生的一切,但是现在的塞莉亚却并不愿意谈起这件事,至少,直到目前为止,就连她自己都还没有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没想到…………居然会碰到这样一件事。

        “主人,还请您自重一些,喝太多酒对于身体没有好处,我的圣术可以缓解您的痛苦,但是却无法帮助您醒酒……………”一面说着,塞莉亚伸出右手,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罗德身体忽然转动了一下,向前倒去。而战天使少女则反应不及,就这样被连带着向前一推…………

        “……………”

        房间内一片寂静,塞莉亚惊慌失措的睁大眼睛,望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罗德,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直到片刻之后,战天使少女这才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伸出手去想要推开罗德。但是就在塞莉亚伸出她的右手时,罗德却是忽然睁开了眼睛,接着一把抓住了塞莉亚的手。

        “主,主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塞莉亚有些诧异,她呆呆的望着罗德漆黑的眼眸,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再开口多说什么,只见罗德就这样俯下头去,亲吻住了塞莉亚的嘴唇。

        “…………??!”

        战天使少女惊讶的睁大眼睛,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她的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浓郁的酒味和罗德特有的气息从口中传来,甚至让塞莉亚都感觉到有些晕眩。但是罗德的动作却并不仅限于此,他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战天使少女的身体,接着将手掌按在了塞莉亚的胸前盔甲上。

        “…………呜??!”

        透过盔甲,感受到罗德的触摸,塞莉亚更是不由的身形一颤,而就在与此同时,罗德却是抬起头来,他炸了眨眼睛,原本迷茫,失去了焦距的眼眸之中似乎恢复了几丝清明。

        “什么…………是塞莉亚啊…………我说………………怎么比赛蕾丝蒂娜要硬………”

        含糊不清的说完这句话,罗德双眼一闭,就这样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只剩下战天使少女一个人呆呆的看着他,面上红的几乎都要滴出血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