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呼啸的风声

    第五百八十五章 呼啸的风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追风之月十五日,晴。

        从离开海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我们正在通过光之海峡,向着光之国的海港埃兰德进发,我知道这一次的任务有多么艰巨。整个国家的命运都将担负在我的肩膀上,我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凑齐足够多的粮食,并且将它们运回南方海港,以缓解目前的?;?。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说现在南方舰队封锁了航道,但是我依然无法安静下来,几乎每个夜晚,我都无法入眠,任何一次浪涛拍打的声音都会让我惊慌失措的跳下床头,担心那是来自王党的袭击。

        而且,我也知道,危险并不仅仅来自于外部。

        我看见了那些水手贪婪的目光,他们知道我们运输的是什么,我已经给了他们足够多的钱,希望他们能够把心放在他们的本职工作而不是船舱内的那些财富上。但是我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有用,我也派遣了足够多的卫兵,来守卫那些财富,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无法放心。

        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我们太过依赖光之议会,但是直到目前为止,面对我们伸出的求援之手,他们似乎表现的并没有那么热情,虽然有些对不起老议会长大人,但是我很担心,就算我们平安到达了光之国的港口,能否如约获得我们所需要的,也依然是一个未知之数……………”

        萨维尔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随后他合起日记本,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转身走出了船舱。光芒无边的大海上此刻风平浪静,侧耳听去,只有海水冲刷舰身的声响,以及水手们高声的谈笑。略带着咸腥味的海风迎面扑来,让人的心情也不由的放松了许多,看着两边护航的战舰,萨维尔的心情渐渐冷静了下来。这些都是南方舰队的船舰,这一次他们出发前往光之国购买粮食。议会特别批准了四艘战舰护卫在侧,以避免遭遇到敌人的突然袭击,更不用说南方舰队已经封锁了光之海峡的入口,有这样的双重?;?,就算王党的本事再大,也绝对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突破封锁线。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萨维尔大人。你在这里干什么?”

        听见这个声音,萨维尔转过头去,随后向眼前带着船长帽的男子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只是在这里看看风景,船长先生,希望没有打搅到各位的工作?!?br />
        “哈哈哈,这倒没有。萨维尔大人,您不用这么担心。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光之海峡,一旦通过海峡,进入珍珠群岛,那么最多在只需要三天时间就可以到达埃兰德。请您放心,我们这里的小伙子都是一等一的。而且,有这么多战舰护送,就算有人想要动手,恐怕他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哈哈哈哈!”

        说道这里,船长一面大笑着一面伸出手去,用力的拍了拍萨维尔的肩膀,而萨维尔则面带苦笑,强行忍耐着船长那不知轻重的拍打。而就在他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阵猛烈的狂风呼啸而过,而萨维尔才刚刚张开嘴巴,就见这股海风只见灌倒了他的嘴里,可怜这个衣着笔挺光亮的男人顿时就蜷缩起身体,开始大声的咳嗽起来,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风势减弱,萨维尔这才勉强重新缓过气,他抬起头来,心有余悸的望着四周。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船长先生?那风……………”

        “啊,不用担心,萨维尔大人,这对于我们海上男儿来说是很正常的,这里是风潮的流向所在,每年的这个时节风潮都会从这里经过,然后绕过美人鱼之峰重新回去。而对于我们这些海员来说,如果能够利用好风潮的走向,说不定还能够比平日里更快到达目的地呢,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啊?!?br />
        “哦…………哦………”

        听到这里,萨维尔点了点头,或许是因为刚才被那阵海风灌过的缘故,现在的萨维尔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非常之快,一种莫名的紧张感在自己的身体内浮现,他不安的转过头去,望了一眼四周,只见入眼之处依然是一派平静与祥和,蓝天,白云以及正在行驶的战舰,一切如常。

        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想到这里,萨维尔自嘲的笑了笑,接着他向船长点了点头,便转身打算返回舱室继续休息。

        “—————??!”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低沉而沉闷的响声忽然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萨维尔惊讶的停住了脚步,他转过头去望向四周。而看见他的表情,在一旁的船长这个时候则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萨维尔大人,您怎么了?”

        “你没有听见吗?船长先生?”

        面对萨维尔的询问,船长愣了一愣。但是就在他正开口询问的时候,那沉闷的响声却是再次出现,这一次,船长的面色终于为之一变,他作为一个海员,自然也明白这是什么声音——很快,船长便收敛表情,面色严肃的向萨维尔点了点头,接着他立刻转身,大踏步的冲到了甲板前方,高声喊叫道。

        “注意观察四周,全员戒备?。?!”

        一面喊着,船长一面从怀中拿出一个单筒望远镜,向着前方看去。而入眼之处,依然是一片平静,没有丝毫船舰的踪影。而在这个时候,其他的战舰也开始骚动起来,水手们纷纷爬上瞭望台,望向四周,但是却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现。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低沉的号角声却是字再次响起。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加清晰一些。

        “在哪里?在哪里???!注意四周!注意你们的前后左右!!”

        此刻的水手们已经越来越不淡定了,他们惊慌失措的趴在船身边缘。睁大眼睛望向四周,想要找到那个号角声的来源所在。航海的人大多有很多的迷信和忌讳,如果现在是夜晚的话,恐怕他们都会以为是幽灵船在自己的身边作祟了。但是,即便这些水手把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大,也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哇啊————??!”

        就在众人仔细观察四周的时候,忽然,伴随着一声惨叫。一个水手面色煞白的瘫倒在地,众人转过头去怒视着他,但是那个水手却是完全没有在意自己同僚杀人般的目光,而是目瞪口呆,伸出手去,战战兢兢的指着眼前的天空。

        “那…那………那………………”

        “怎么了?给我冷静一点!看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话!”

        看见自己部下的丑态,船长不由的皱起眉头走到他的身边恶狠狠的踹了他一脚。随后这才抬起头来,伸手想要拿起望远镜,看看究竟是什么让自己的部下变的就好像一只看见了猫的老鼠———但是他的手只举到一半,就彻底的停滞在了半空之中。

        洁白,厚重的云层飘荡在湛蓝的天空上。漆黑的巨大身影仿佛一把锋利的尖刀般毫无停滞的从中浮现,撕开云层?;夯旱挠橙肓酥谌说难哿?。足有两百米长,五十六米宽的高大船舰遮挡住了太阳的光辉,洒下了昏暗的虚影。三层火炮甲板,由橡木与精金钢铁融合的巨大船体两侧的炮口之中,密密麻麻的魔导炮呈现三层排列开来。带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那就仿佛是海洋上的风暴,你无法躲避。只能够绝望的祈求好运气能够保佑你平安度过?;?。

        足有数十米长的钢铁船桨仿佛鱼鳍般在船身下方顺着风力而摆动,调整着巨舰的船身平衡。骤然望去,仿佛一只巨大的浮空鲸鱼正在缓缓下降,向着众人冲来一般。而伴随着巨型战舰的出现,又有五艘体型比它略小一些,但是同样巨大的战列舰从云层中显现,它们紧随其后,一一个紧密的阵型缓缓移动着向下悬浮而过。在这些战舰的船身上,可以清晰的看见魔法的光辉不时闪耀而过,而在它们巨大船身的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分别悬浮着四个青绿色的法阵,散发着微弱的光辉,伴随着浮空巨剑的移动,一道道美丽的光之轨迹从天空上浮现,一闪而去。

        而在那洁白无限的船帆正面,描绘着一直手抚竖琴的人鱼,而在那桅杆的顶端,则飘扬着一面对于所有人来说再也熟悉不过的旗帜。

        双剑的天使。

        皇家舰队??!

        这…………怎么可能………………??!

        萨维尔呆呆的站在甲板上,目瞪口呆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切,灾难来的如此之快,他甚至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此刻的萨维尔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都被人抽空了一般,如果不是靠在船边,他甚至想就这样直接瘫到在地,什么都不要去想———圣魂在上,这是什么?的确,他们是知道王室有一只海军舰队,但是这只海军舰队,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人的面前过。改革派进行了很多调查,甚至派人潜伏,调查了黄金城周边的港口,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关于这只皇家舰队的资料。而事实上,在平日里,遇到海上纠纷之时,穆恩公国也一般都是出动南方舰队来处理。久而久之,那传说中的皇家舰队就真的变成了“传说中”的存在。

        但是现在,他们却迈过了历史的迷雾,再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真是笑话??!

        这个时候,萨维尔忽然很想笑,他看着眼前六艘庞大无比的魔导战列舰缓缓的转过身,黑洞洞的炮口向下瞄准了自己的船舰时,这个中年贵族忽然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想要仰天大笑的冲动。

        哈哈哈哈,闹了半天,我们都是一群小丑,我们自以为自己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结果呢?我们他妈的只不过是舞台上一群被人鼓动,起舞的白痴??!自己真是白痴。议会里那群老不死也都是老糊涂了,当初开发风潮商路。制造浮空船的,不正是穆恩公国吗?他们既然能够制造出通过风潮运输商品的商船,那么制造出几条战舰又有什么奇怪的?可笑议会居然还派人傻乎乎的去港口调查,就没有人想过看看自己的头顶吗?

        真是笑话??!我们他妈的就都是一个笑话?。?!

        现在萨维尔觉得这一切简直就是个荒谬可笑的梦境,他不是傻瓜,他当然知道,就算王党没有一兵一卒,光靠这些魔导战舰。他们也足以在南方**之后彻底将他们镇压下去。现在想起来,当初自己等人还义正词严,一幅严肃认真的样子递交了**宣言,那样子真像是一群演滑稽剧的小丑。想必那位身在黄金城的大公殿下接到他们自以为呕心沥血,代表了整个南方民众心生的宣言时笑的肚子都要疼了吧。她明明可以直接出手,镇压自己不是吗?为什么还要陪他们玩这么久?难道对于那位大公殿下来说,这不过是一场游戏。而我们,不过是她游戏里的棋子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低沉的号角声再次响起,接着,一个清晰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海域。

        “这里是皇家海军第三舰队,我们以穆恩王室的名义宣布。从现在开始,光之海峡已经被完全封锁。你们必须立刻解除武装投降,否则,后果自负?!?br />
        “怎,怎么办………大人?”

        望着远处悬浮在空中的魔导战舰。船长也没有了平日的镇静,他面色苍白。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这才转过身来,战战兢兢的望着身边的萨维尔。对方远在高空之上,根本就不是自己这些战舰能够对付的对象。就算想要还击,也完全打不到对方。而且只要一眼看去就能够知道,对方装备可不是像自己这样廉价的火炮,而是只有在那些大城市和要塞之上才会使用的魔导炮装,每一门炮的杀伤力都足以让自己这样一艘战舰彻底死无葬身之地。而现在,六艘战舰,总共有近三百门魔导炮瞄准了他们,船长可以肯定,只要对方一炮轰下,自己这些战舰就会一个不留,甚至连残渣都不?!恋胶@镂褂愕幕岫济挥芯突勰?,烟消云散了。

        但是,当船长转过头去时,却看见萨维尔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快步走到萨维尔的身边,不安的低声询问道。

        “大人,我们要不要投降?”

        “投降???!”

        听到这句话,萨维尔浑身一颤,仿佛骤然从噩梦之中惊醒一般,他转过头去,这个时候船长才发现,这个一直以来看上去非常冷静,沉着的贵族,此刻却像是一个疯子一样通红着眼睛,瞪着的如同铜铃一样大,他先死死的盯视着眼前的船长,接着抬起头,望向空中的魔导战舰,哈哈一笑。

        “投降?投降?!你这个贱女人??!你不想要玩吗?你不想要玩的开心吗?!那么好??!我就陪你玩,玩到最后??!”

        说道这里,萨维尔高声大笑了一声,接着他反手抽出了腰间的长剑,遥遥指向前面的魔导战舰。他面色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这个时候,萨维尔已经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机会可言了,但是,他不会就此放弃。想要让我乖乖投降?哈哈哈,莉蒂亚,你以为,我们会一直如你所愿那样,陪你玩到底吗???!

        “通知所有人,我们冲过去??!让他们看看,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事情都会如他们所愿的??!为了自由??!为了南方议会??!为了胜利的荣耀??!冲锋?。?!”

        “呜——呜——呜————??!”

        伴随着号角声,海面上的船舰开始行动,他们迅速转移方向,扬起船帆,向着魔导战舰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那不是为了死绝,而是为了争取唯一的机会。如果他们能够从这些巨大的浮空魔导战舰的身下逃离的话,那么,还有那么一丝希望———也只是有那么一丝而已。

        “报告大人?!?br />
        一个黑发军人走进了船舱,他望着眼前依靠在窗边的身影,微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行了一个军礼,这才开口继续说道。

        “他们拒绝投降,目前对方正集结,打算进行冲锋?!?br />
        “真是愚蠢?!?br />
        听到部下的报告,伽翎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此刻的宫廷乐师已经不再穿着她平时的那身素雅的长袍,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身漆黑而华丽的轻甲战袍,唯一不变的,就是在少女的手边依然陪伴在她身侧的那把竖琴。

        “弱者没有抵抗的权力,只有遵从的义务,若是他们不遵从这义务,那么就去死吧?!?br />
        少女淡淡的开口说道,接着伸出手指,轻轻拨动了一下琴弦,清脆,悦耳动人的琴音飞跃而出,在舱室内回荡了片刻之后,这才消失无踪。

        “除了目标之外,格杀勿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