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七十九章 争锋相对(中)

    第五百七十九章 争锋相对(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注视着放在桌子上的那个瓶子,罗德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他只是抬起眼皮,扫了一眼那个水晶药剂瓶,接着开口询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盛放毒药的瓶子,罗德先生,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是我们炼金术士协会经过深入调查之后所得到的结果?!?br />
        “哦?!?br />
        听到老人的回答,罗德“哦”了一声,就好像一个没有中彩票的彩民收听完了本月的开奖号码一样,一脸的淡漠和漠不关心。面对达索斯的说话,罗德也仅仅只是回应了这么一句,接着就再次沉默了下来,仿佛在等老人接下来的说话??墒嵌杂诖锼魉苟?,此刻的他却是无比尴尬

        因为该说的,老人几乎都已经说了,原本在达索斯的想象中,自己说了这么多,对面那个年轻人再不济也应该有所表示才对。但是没有想到罗德居然连一点儿反应都欠奉,面对他的说话和证据,这个年轻人却是表现的如此从容淡定。这不得不大出达索斯的意料之外,看样子,这个年轻人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背景和实力,绝对不只是靠运气这么简单……………但是罗德的不表态却也让达索斯越发担心,他不知道这是因为罗德认为这和自己没有关系所以不去关心呢?还是想要脱离关系所以装出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但是无论是哪一个,对于眼下的达索斯而言,都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于是老人只好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

        “我们在这个药剂瓶上发现了一个炼金术士的标志,它和贵公会日前在帕菲尔德所贩卖的炼金药剂瓶上的标志完全一样,没有任何差别。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前来贵公会进行调查,期望能够得到贵公会的合作?!?br />
        这一次,达索斯说完话之后,会客厅内再次陷入了沉默,罗德依然是那副老僧入定的架势如果不是因为他还微睁着眼睛,甚至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不是睡着了。而达索斯也并没有因为罗德的沉默而心烦气躁,他这么一大把年纪可不是白活的,无论罗德想要做什么,自己都必须在这里有个态度表明出来。虽然炼舍术士协会并不像佣兵协会和教会那样势力强大,但是也不是任人欺侮的。

        当然,这个决心后面有多少胆气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会客厅中的气氛异常沉闷,除了达索斯之外,其他的几个炼金术士都有些坐不住了。不过老人的威信的确很高虽然其中有几个人表现出了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被达索斯瞪了一眼就乖乖的坐了回去。

        夕阳西下,鲜红的光辉穿过会客厅明亮的落地长窗,洒在房间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罗德这才挑了一下眉头,接着手指微动就好像终于从假寐之中回过神来一般移动了下身体,但是这一次,他的目光依然没有集中在那个水晶药剂瓶上,而是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这才懒散的开口说道。

        “难怪大白天有群白痴擅自闯入我们公会的炼金工坊要我们交出凶手,原来为的就是这点儿破事?”

        “…………………??!”

        听到罗德这句话,达索斯的面色微微一变,原本平静的眼眸之中也顿时掀起了几分波澜。他早就怀疑罗德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意见不然的话,为什么一开始在他们请求进入要塞的时候会被那些佣兵阻拦,后面又搬出一个传奇领域的**师来做下马威,而现在这个公会的会长对于他们一幅不理不睬,懒得关心的样子,原来是这么回事!

        想到这里,达索斯不由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虽然他的表情依然很淡定但是内心深处却是不由的打起鼓来。本来,这次事件发生之后,在炼金术士协会内部就有着ji进和保守两种态度,那些ji进主义者认为星光只不过是些粗俗佣兵组织起来的一个小公会而已,他们要调查根本不需要对方的同意。如果这些佣兵胆敢拒绝那么他们就会让那些野蛮人见识一下炼金术士的力量!

        这些人大多是协会总会的成员,他们远离穆恩公国,对于星光的力量不甚了解,如果单单只是看纸面材料的话,的确会误以为这个佣兵公会只不过是个在仲夏祭上走了狗屎运才勉强得以建立的小团体,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当心的。而以达索斯为首的保守派则大多身处穆恩国内,由于穆恩发达的魔导技术,这里的炼金术士自然多多少少都会和王室高层有些交际,他们当然清楚这个星光公会可不简单,贸然行事只会带来麻烦和灾难。当然,这不仅仅只是两个派别之间的问题,由于会长昏迷不醒,其中还牵扯到炼金术士协会之间的权力斗争。

        不过这些事情,自然是和罗德无关的。

        达索斯自然听说过总会已经组建了一卉稠查团,将要前来星光公会进行调查。他也清楚总会那些人飞扬跋扈的德性,这才匆匆忙忙的组建了一只调查团赶往赎罪之地,期望能够在总会到达之前先行一步,这样一来,以自己在穆恩公国内的人望,好歹还能够和对方说上话。而一旦自己已经插手,总会自然也不好再继续下去。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是晚了一步一一真看不出来那些平日里除了开会之外一直都在昏昏欲睡的家伙这一次却能够如此雷厉风行的做出决定。如果平时炼金术师协会有现在一半儿的劲头,也不至于连佣兵协会都不如了………………

        想到这里,达索斯不由的皱了下眉头,不过他还是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接着开口说道。

        “罗德先生,我想这其中有一点儿误去……………”

        “我不管是不是误会,达索斯大师,我很尊敬炼金术士,但是这并不允许我会让他们在我的地盘上胡来。那群白痴已经因此被赶出去了,而且我不希望再看见他们………,”罗德冷冷的打断了达索斯的说话,盯视着他开口说道,“如果他们继续在我们星光公会的地盘上制造事端,那么我很难保证会友善的对待他们。这一点,还希望你能够了解?!?br />
        “……………………,”

        听到罗德明目张胆的威胁,达索斯的一张老脸不由铁青了下,但是还没有等他开口说什么,罗德却是做了个手势,接着继续说道。

        “不过,那些白痴的事情是他们的事情,和我们无关。达索斯大师,我很尊敬你,所以才会请你进入要塞,现在你可以说………你打算如何对我的公会进行调查?!?br />
        “这个………………”

        直到这个时候,听完罗德的说话,达索斯总算是放下了心来,很明显,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看出了他们的问题,而且罗德这句话的意思,达索斯并不是白痴,他自然很清楚对方是在试图挑拨离间,不过现在的达索斯可不在乎这些,至少,罗德在自己的面前已经放松了口风,同意他们进行调查而不是将他们赶出去,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收获了。

        至于那些来自总会的家伙,嗯…………达索斯只希望他们足够聪明,懂得不要再来招惹这个危险的年轻人,他可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要知道,在仲夏祭上,达索斯也是坐在看台上,亲眼看见过罗德是如何把天剑和自由之翼这两个公会给轻而易举的搞成残废的。他可不希望炼金术士协会也步上对方的后尘。

        “这个………,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和为贵公会制造药剂的炼金术士仔细的谈一谈?!?br />
        听到达索斯的要求,罗德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沉默了片刻,随后他歪过头去,很快,通过灵魂之间的连接,罗德便找到了正在工坊内喝茶的金丝雀。

        “金丝雀,带拉碧丝来会客厅,就说炼金术士协会的人要见她,让她不要紧张,把之前的经过详细的说明一遍就是了?!?br />
        “好的,罗德?!?br />
        听到金丝雀的回答,罗德这才转过头,重新望向眼前的老人,随后微微点了点头。

        “没问题,达索斯大师口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我希望能够在你们对她进行质询的时候在场,以避免出现什么不愉快的误会?!?br />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br />
        面对罗德的提议,达索斯本来还是有些犹豫的,不过现在形势没人强,也只有硬着头皮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虽然这位老人表面上显的非常为难,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却还是有些得意,虽然罗德提议自己留下来是个不利条件,但是达索斯也可以借此试探一下星光公会的态度,要是罗德对于自己部下的回答指指点、点或者暗中施压的话,那么这件事和星光公会就无论如何也脱离不了关系了。而罗德如果真的仅仅只是出于?;ぷ约翰肯碌哪康亩岢稣飧鼋ㄒ榈幕?,那冻这其中只是一个巧合的可能性就大的多了一对于达索斯来说,这当然是他乐见其成的。

        不过,即便达索斯有了心理准备,在看见通过传送门,战战兢兢的来到众人面前的拉碧丝时,他还是不由的大吃一惊,眼前这个少女甚至才不过十六七岁,看起来根本就没有长大,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她真的能够制造出那样的炼金药剂吗?

        “罗,罗德大人…………”??!”

        看见这些气势汹汹的炼金术士,拉碧丝无形之中就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她不由的后退了两步,不安的抓住自己的斗篷,无助的转过头去,哭丧着脸望向罗德口在来到这里之前,拉碧丝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怜的炼金精灵甚至以为罗德是打算把她扔给这些可怕的炼金术士,不再管她了。

        “我,我不是有意的…………”

        “好了,拉碧丝,不要这么紧张?!?br />
        面对少女哭丧着脸的哀求,罗德面无表情的打了个手势,封住了她接下来的说话。

        “这些炼金术士是前来找你调查关于那瓶药剂的事情,你知道,在公会里,所有的炼金药剂都是由你负责制造的,所以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把你叫来,只是让你回答一下他们的询问,并没有打算把你赶出去,也没有打算惩罚你。好了,放轻松一点,有我在,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的?!?br />
        “啊…………”

        听到这里,拉碧丝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同时她转过身望着那些炼金术士,不由面上一红,自己居然在外人面前出了这么大的臭,这让本来就生性内向腼腆的拉碧丝更是不安,不过她也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夫,于是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字一句的开始回应这些炼金术士们的询问。

        其实质询的过程倒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地方,有罗德在侧,这些炼金术士自然不可能太过放肆,而拉碧丝也很老实,本来这件事她也只是担心私下里给别人制作药剂被罗德知道之后会受到惩罚,所以在面对罗德的时候才会那么紧张和小心翼翼。但是面对这些炼金术士时,拉碧丝却是反而难得的冷静了下来,甚至还有些怨气

        一如果不是你们炼金术士协会的人来找我做这个事情,我又怎么会这么提心吊胆。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拉碧丝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因为对于她来说,这只是件普通的工作。

        反倒是那些炼金术士对这个少女非常惊讶,毕竟那瓶毒药在事后他们也进行过分析,那是需要很高超的炼金技巧才能够完成的东西。即便是达索斯这样的炼金大师,想要完成这种药剂都非常困难口但是眼下的这个少女居然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炼金术实力,这也着实让达索斯惊叹不已,一开始的时候他看见拉碧丝,还以为罗德是故意阳奉阴违,随便找个人来充数。因此也曾经侧旁敲及的向拉碧丝询问了不少炼金术上的难题口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唯唯诺诺,胆怯内向的少女居然回答的非常流畅,甚至连很多资深炼金术士都需要思考许久才能够得到

        答案的问题在少女的口中更是张嘴就来,就好像一加一等于二一般简单。而且,从拉碧丝的口中,达索斯也得到了那瓶药剂的准确炼制配方,这对于他们自然是非常有益的帮助。这个意外的收获让这个德高望重的老炼金术士也是放下了心来虽然直到目前为止,关于会长被下毒这件事还有很多疑点。不过至少从罗德的态度来看,这件事和他们的确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拉碧丝非常配合,而且也的确没有太多的疑点,因此质询很快就结束了。而直到这个时候,确认了少女的实力,达索斯却是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拉碧丝小姐,我有一件事情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帮助?!?br />
        “这,这个………………”

        听到达索斯的询问,拉碧丝立刻紧张了起来,她现在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之前被炼金术士协会的人给坑了,现在的拉碧丝一听到有炼金术士协会的人要找自己帮忙顿时便立刻进入了紧张不安的状态,望着眼前的老人,少女先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望了一眼罗德,这才警惕的注视着眼前的老人口而看见拉碧丝的动作,达索斯也是哭笑不得,不过老人毕竟沉稳,看着拉碧丝警惕的表情,他只是苦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很快就开口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通过你的讲述,我们已经知道在这件事情中,你是无辜的。

        拉碧丝小姐,可是,我想你也很清楚,这种毒药对于人的伤害很大,而且很难解除。无论如何,既然你能够有能力制造出这瓶毒药,那么,能否请您制造出它的解药呢?”

        “这个…………………”

        听到达索斯的请求,拉碧丝有些犹豫,而罗德则在这个时候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虽然他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达索斯自然明白了罗德的意思。很快,老人的面上便堆齐了笑容。

        “这样吧,我也很清楚,制造解药非常困难,如果你需要什么材料,可是向我提出,只要能够完成那瓶解药,我们炼金术士协会一定会尽力提供材料进行援助的?!?br />
        “那么………………”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听到这句话,拉碧丝立刻眼睛一亮,张开嘴巴就要答应下来。但是,她才刚刚开了个头,罗德却是又咳嗽了一声,打断了拉碧丝的发言。随后,罗德站起身来,走到了拉碧丝的身边,伸出手去按住她的肩膀,随后望向眼前的达索斯。

        “达索斯大师,我很尊敬各位,但是,我必须对你们的说法提出一点异议?!?br />
        “罗德先生请说?!?br />
        听到罗德的说话,达索斯不由的收敛了面上的表情,重新变得严肃起来,他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可一点儿都不好对付。

        “很简单,达索斯先生。我想你们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我的部下并没有打算谋害贵公会的会长,她只不过是应贵公会某人的要求,制造了这瓶药剂,至于这瓶药剂之后拿去做了什么,和我们星光公会没有任何关系,也怪罪不到拉碧丝的头上。难道你们会因为一个人拿剑杀了人,去找锻造那把剑的人的麻烦吗?”

        “这…………………………,”

        听到罗德的说话,达索斯不由的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但是罗德显然并没有给他们辩解的机会,而是摆了摆手,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我对于各位那种‘你犯了错误就要由你来弥补,的说法非常不满,那瓶药剂即便是拉碧丝做出来的,拿去做什么也不是她说了算,如果你们当中有人把它拿去浇花,那么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所以,这并不是我的部下的责任。而各位如果期望她能够为此制造解药的话……………”

        说道这里,罗德难得的停顿了一下,他得意的望着眼前的炼金术士,随后继续说道。

        “那么,你们就必须为此付出相应的报酬了?!?br />
        “这,这个…………………??!”

        听到这里,一众炼金术士们完全是大眼瞪小眼,完全无话可说。包括达索斯在内,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够如此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歪理来,本来在他们看来,自己来星光公会调查,不找他们的麻烦已经算是很有道德责任感了。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打蛇随棍上,非但不承认自己的责任,反而还要求炼金术士协会大出血!

        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嘛!

        有几个炼金术士想要张嘴反驳,但是张开了嘴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罗德虽然是歪理,但是他们还真没有办法去反驳他…11…的确,如果事情真的如拉碧丝所说,那么即便拉碧丝制造了这瓶药剂,责任也不在她一更要命的是,如果他们咬定拉碧丝对此有责任,那么也不同样把身为炼金术士的自己给绕进去了?!

        看着眼前的罗德,达索斯无奈的苦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这个年轻人不好对付,所谓的报酬,恐怕也是会让协会夫出血,但是现在,他只有认了。

        “好的,我同意你的意见,罗德先生,我想,我们可以谈谈细节了?!?br />
        “咚咚咚??!”

        而就在罗德正打算和达索斯就目前的情况进行进一步商议的时候,忽然,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而听到这敲门声,罗德不由的微微挑了下眉头,接着开口说道。

        “进来?!?br />
        伴随着罗德的说话,大门打开,随后乔伊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了会客厅,他一眼就看见了达索斯等炼金术士,不过这个盗贼也很ji灵,看见他们之后,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迅速来到罗德的身边,压低声音对他报告道。

        “老大,我们跟踪那些炼金术士,发现他们带着一些麻烦的东西?!保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