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那个男人(IV)

    第五百四十五章 那个男人(IV)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当罗德和艾米丽回到菲亚特城时,已经是日落时分,那里已经是一片混乱。爱德华商业协会甚至暂时中止了一切交易行动,为了是不是应该去救罗德和艾米丽而争吵不休,而他们甚至还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来,结果当事人就已经自己回来了,既然如此………那么自然无需继续争论。

        在回到商业协会之后,艾米丽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洗去自己身上的尘土,就直接被商人们拉进了会议厅,商讨接下来该如何进行商业协会的运转和整理工作,毕竟无论如何,她也是商业协会会长的女儿,拥有第一继承权,在她不在的时候,其他人还敢出来为自己争取利益,但是当她出现之后,事情就立刻开始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

        对于艾米丽而言,这是另外一个开始,但是对于罗德来说,这已经是结束了。在土元素精灵被唤醒的现在,菲亚特已经没有了他再需要去做的事情,无论那些人能否打败土元素精灵,菲亚特地区的矿石出产都会彻底停摆,而接下来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赶回前线,率领自己的部下对抗改革派接下来的侵攻行动。在连接失去了格罗索和菲亚特之后,想必改革派一定会狗急跳墙,通过侵占帕菲尔德来弥补自己的损失。如果他们不趁现在兵强马壮,尚有余力的时候做最后一击的话,等到粮食补给跟不上之后,人困马乏失去了后勤支援的改革派军队还能不能保持战斗力想必他们自己也很清楚。

        而现在能够改革派所调动的,则大多都是忠于他们的部队,一旦将这些敌人彻底消灭掉,那么失去了武力支持的改革派,就不过只是一些糟老头子罢了,他们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围在圆桌外面坐着开几天会,就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吧……………

        罗德毫不怀疑改革派反扑的猛烈程度,上一次南方的改革派只不过是“密谋反叛”就被莉蒂亚血腥镇压,这一次他们已经是公开反叛,按照这位大天使长一贯的行事手段来看,如果他们的军队被歼灭,那么罗德几乎可以预想成百上千具尸体被吊在路灯上一字排开的景象了——这么多人一起被吊天灯,真是何其壮观。所以,哪怕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性命,改革派也不得不努力奋斗,以避免自己最终落下这么一个凄惨的结局。当然,罗德不相信他们没有后手。南方海港四通八达的贸易网络不仅仅只是用来传输财富这么简单,更可以用于逃亡。一旦事态不妙,想必这些之前还站在民众面前大声疾呼要进行改革,反抗暴*,推翻**者的家伙们溜的比兔子还要快,他们大可以坐上船从南方海港直接离开穆恩公国,然后顺着“金色海岸”航线一路前往光之国,然后在那里继续吃香喝辣———反正一旦他们出于光之议会的?;ぶ?,莉蒂亚自然就没有办法再对他们出手了。

        不过这也是罗德在回到帕菲尔德防线之后所需要考虑的问题,在眼下,目前还没有他必须要亲自出马完成的任务,七恋那边依然会偶尔向他汇报莉洁的行动,看的出来,莉洁很努力,可是却收效甚微。毕竟她的能力和心态不能够与玛琳相比,但是罗德也从来没有想要让莉洁变成第二个玛琳,她就是她,就好像在游戏之中,每个玩家都有自己独特的pvp技巧理念,有的猥亵,有的威猛,有的一往无前,有的深爱偷袭。哪怕是同样的一种战术,都会被玩家演绎出不同的变种。罗德不希望莉洁变成玛琳,但是也不会继续让她放任自流,接下来的战斗会越来越严峻,他希望自己的部下能够尽可能的发挥出自己的力量,这不仅仅是为了他,更是为了她们自己。如果莉洁没有这样的技巧,那么罗德也就不强求,但是问题在于,少女明明有着很敏锐的观察力和细致入微的思考方式,但是却因为怯懦的心态而徘徊不前。虽然在这种普通的战斗之中看不出有什么必要,但是如果罗德却很清楚,如果不让莉洁自己克服这个弱点的话,那么在日后这个弱点很有可能彻底毁掉她。

        正好,根据七恋的报告,对方差不多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这正是个历练的好机会,就让我看看,莉洁能够做些什么吧。

        想到这里,罗德停住了脚步,接着他推开了自己房间的房门,很快,罗德就看见了让自己有些意外的身影。

        “主人,您没事吧!”

        一直在窗边焦急等待的塞莉亚看见罗德的身影顿时走上前去,低声询问道。但是罗德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有些好奇的转过头,望着站在另外一侧,环抱双臂正靠在墙边气呼呼的瞪视着自己的黑发少女。

        “你看,塞莉亚,本小姐早就说过了,像他这种人是死不掉的,这个世界上只有好人才会早死………哼,你看他像是那种短命鬼吗?真是无聊透顶,现在你满意了吧?哼!”

        说道这里,塞蕾丝蒂娜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随后她转过身便向门口走去。但是这位魔鬼大小姐才刚刚走到门口,忽然罗德便伸出一只手臂,拦住了塞蕾丝蒂娜的去路。而看见罗德的动作,塞蕾丝蒂娜的面上难得的闪过了一丝惊慌,她迅速望了一眼身边的塞莉亚,随后这才恢复了平日的表情,微微皱起眉头,抬起下巴来骄傲的望着罗德。

        “怎么,你还有什么事么?主人?”

        “当然,塞蕾丝蒂娜?!?br />
        面对塞蕾丝蒂娜的目光,罗德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意,他已经察觉到塞蕾丝蒂娜略显僵硬的身体,以及她那虽然强气,但是听起来却有些怪异的语调,很明显,昨天晚上的记忆还残留在这位魔鬼大小姐的脑海之中,不过也对,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如果连这点儿纪念都没有留下的话,那么只能够说明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而言太没用了。

        想到这里,罗德笑了一笑,这才得意的低下头,毫不畏惧的迎上了塞蕾丝蒂娜的目光。

        “在那个该死倒霉的矿洞里折腾了这么久,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了,塞蕾丝蒂娜,作为我的女仆,你难道不应该为我更衣么?”

        “哈???!”

        听到这里,塞蕾丝蒂娜惊讶的睁大眼睛,她本能的抬起头来,恶狠狠的注视着罗德。

        “开什么玩笑,凭什么本小姐要…………………”

        但是,塞蕾丝蒂娜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就在这个时候,罗德看似随意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做了一个揉搓的手势,而在看见这个手势之后,塞蕾丝蒂娜的声音立刻戛然而止,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硬生生的堵在了嗓子眼中一般。她眯起眼睛,血红的眼眸中闪耀着忽明忽暗的光辉,少女死死的咬住自己的牙关,甚至能够听见“咯咯”做响的声音。

        而看见两人的举动,站在一旁的塞莉亚不由好奇的左瞧瞧右看看,她当然察觉到塞蕾丝蒂娜在罗德的面前屈居劣势,但是塞莉亚却怎么也想不明白罗德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自己的姐姐大人一直以来可是那么骄傲,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低头的啊,现在她为什么会在主人的面前做出这样的反应?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塞莉亚总觉得此刻的塞蕾丝蒂娜似乎对罗德有些畏惧?

        “塞莉亚?!?br />
        而就在塞莉亚疑惑思考的时候,罗德的声音却是打断了她的沉思,战天使急忙转过身来,望着自己的主人。

        “是,主人,有什么事?”

        “可以麻烦你给我拿些食物和水过来吗?在地下折腾了一天,我快要饿死了?!?br />
        “啊,当然没有问题?!?br />
        比起自己的姐姐来,塞莉亚可是听话多了,她甚至丝毫没有怀疑罗德的意思,就这么点了点头径直离开了房间。而直到房门再次关上,罗德这才收回目光,他带着戏谑的表情注视着眼前的塞蕾丝蒂娜,而察觉到罗德的目光,这位魔鬼大小姐却是猛的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接着双手环抱在胸前,死死的咬住下嘴唇,仿佛一只受惊的小猫般注视着他。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塞蕾丝蒂娜,换衣服———去把我的换洗衣服拿来,那套黑色的?!?br />
        “………………哼??!”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之前下意识的表现有些怯懦,塞蕾丝蒂娜不由愤怒的狠狠跺了一下脚,这才转过身离开。而望着塞蕾丝蒂娜的身影,罗德不由挑了一下眉头,真是有趣,真的是太有趣了………虽然塞蕾丝蒂娜什么都没有说,不过从她的行动之中,罗德就已经彻底的得到了答案,看来,昨天晚上自己的计划,还是非常成功的。

        对于罗德来说,换衣服其实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这个痛苦有双层含义,一个在于衣服本身,既然罗德扮演的是个商业家族的大小姐,那么他就不可能穿那些普普通通的衣服,但是那些豪华的服装穿起来又特别麻烦,可以说对于罗德而言,每次换衣服都是一次煎熬,他不仅需要将那些麻烦的服饰收拾好,甚至还要保证自己不要露馅———就算有张女人的面孔和“苗条”的身材,也不代表罗德就可以全心全意的扮成一个女人。比如胸部什么的………

        而另外一个方面,自然就是心理层面的,虽然说罗德在外人眼中表现的就如同一个温文尔雅的淑女,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够心甘情愿心安理得的穿上这身裙装,而事实上,没一次穿上这身衣服时,罗德都感觉自己就好像正在亲手把烧的滚烫的铁块往自己身上套,那感觉真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不过眼下可不是在意这些小事的时候,对于罗德来说,虽然任务已经完成,虽然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抽身离开。但是罗德还是决定暂时留下来,毕竟到现在为止,事情还不算圆满结束,他总要看看最后究竟会是什么一个结果。

        而在罗德换衣服的时候,塞蕾丝蒂娜难得的保持了沉默,她并没有像平常那样出言讽刺,而是在旁边冷眼旁观。这对于塞蕾丝蒂娜来说可真是难得,换了平日里的话,她恐怕早就开口讽刺罗德了,不过现在,这位大小姐却是面色阴沉,仿佛别人欠了她很大一笔债务般的冷着脸,瞪视着罗德。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过至少这位大小姐表面上比以前要听话多了………嗯,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塞蕾丝蒂娜的面色微变了变,她那双血红的眼眸向着旁边一扫而过,接着重新回到了罗德的身上,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德也重新换好了衣服———虽然坦白来说,他更想在这之前先洗个热水澡,不过至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咚咚咚?!?br />
        就在与此同时,敲门声响起,接着塞莉亚端着食物走了进来,不过这一次,战天使的表情有些严肃。

        “主人,我们有麻烦了?!?br />
        “哦?怎么说?”

        罗德伸出修长的手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将领结压好放入衬摆之中,这才转过头来,望着眼前的塞莉亚。

        “是这样的,刚才我听见外面有人找上门来,说是要求爱德华商业协会对地下矿场所发生的事情负责?!?br />
        “哦?”

        听到这里,罗德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

        “现在呢?”

        “就在刚才,我看见艾米丽小姐带着几个人前去处理了?!?br />
        “真有意思?!?br />
        听到这里,罗德眯起,塞莉亚和塞蕾丝蒂娜都从他的面上看见了那再熟悉不过的笑容———不是平日里用来伪装的假笑,而是更加让人脊背发寒,灿烂而危险的笑容。

        “我们也去看看,塞莉亚?!?br />
        “是,主人?!?br />
        就在与此同时,在爱德华商业协会外的广场上,艾米丽正愤怒的站在那里,她双手紧握成拳,盯视着对面的一群人。那正是霍华德商业协会的成员,此刻他们正面色铁青,愤怒的高举双手怒吼着,而在他们的身前,则站着一个佝偻的老者。

        “霍华德先生,您说我们爱德华商业协会才是这次矿山骚动的幕后指使者?您这根本就是血口喷人!我们爱德华商业协会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也更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反倒是你们霍华德商业协会,难道不是这次矿山骚动的罪魁祸首吗?我可是亲眼看见过你们雇佣佣兵在矿山下面………难道贵商业协会派遣这些佣兵是去挖矿的吗?”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艾米丽小姐?!?br />
        面对艾米丽的愤怒指责,佝偻老者却是丝毫没有发怒。

        “仅凭你的指控,不能够说明这件事是我们霍华德商业协会所为,而且,眼下地底到处都是怪物肆虐,我们的开采工作已经受到了阻碍………”

        “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样,老不死的混蛋,我们爱德华商业协会的矿场因为地震已经完全被封闭了,根本无法继续进行开采工作。这难道不是你们这群混蛋在暗中搞的鬼吗?”

        此刻已经有人听不下去,顿时跳出来指责起了对方,而听见那个人的指责,对面的霍华德商业协会的成员也顿时爆发。

        “放你的臭屁,我们怎么会做这么龌龊的事情,还不是你们干的!你们联合那个光之国来的家伙,试图霸占整个矿山,想要彻底毁掉我们霍华德商业协会,你真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

        在一片怒吼声之中,艾米丽皱紧眉头,紧握双拳。她觉得非常烦躁,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家,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好心情,却又被卷入了商业协会内部的纠纷之中。父亲的部下,那些渴望商业协会地位已久的商人都试图通过自己争夺利益,明明父亲还尸骨未寒,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父亲的死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而现在,自己又要站在这里,和霍华德商业协会的人争辩这究竟是谁的错?

        想到这里,艾米丽不由有一种想要怒吼大叫,撕去自己的面具,恣意的发泄怒火的冲动。她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父亲大人都已经在那场矿难之中死去,而眼下这些罪魁祸首居然还有脸来指责自己?他们甚至还曾经差点想要杀了她不是吗???!想到这里,艾米丽再也按捺不住,她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正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一个轻柔,温和,宛如银铃般动听的声音响起。原本的喧闹声在这个声音之下却是顿时压了下去。

        “真是有趣的指责,你们说爱德华商业协会和我一起唤醒了地底的怪物,并且试图夺取整个矿山,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吗?各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