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深入矿山

    第五百三十八章 深入矿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矿山内一片灰尘。

        行走在矿洞间,众人所能够看见的只有那些正**着上身,汗流浃背的矿工。他们用力挥舞着手中的工具。到处都是叮叮当当的声响,再加上工头们不时传来的大声吆喝在矿洞中回荡以及那些飞扬的土尘,这的确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旅游之地。更不要说在这个时代的卫生条件方面还非常落后,这些矿工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矿场里干活儿,自然没有时间出去方便,干脆就在通风口出弄一个小洞用来舒畅舒畅。这也让矿洞内四处散发着难闻掩鼻的气味,融合着矿工身上们的汗臭与尘土,可以说,这简直就是地狱了。

        就连艾米丽走进矿洞的时候,也是不由的皱了下眉头,伸手捂住了鼻子。即便是她的父亲爱德华会长,此刻也是轻轻咳嗽了一声,接着伸手从怀中拿出手帕放在嘴边———从某种程度来说,或许他不愿意进入矿场的原因正是这个。

        反倒是罗德和塞莉亚依然面无表情,毕竟在战场上,比这更加恶心的味道他们都忍受过,眼下这些恶臭除了让罗德微微皱了下眉头之外,并没有让他改变自己的表情。至于塞莉亚则根本就是一如既往,安静沉默的跟随在罗德的身后。这主从两人的表情不仅让爱德华非常惊讶,更是让艾米丽又对这位“赛伦”小姐多了几分崇拜。明明对方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弱不禁风”,结果在这种场合下。和这位“赛伦小姐”比起来,自己却反而更像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这也让艾米丽有些尴尬起来。

        “老爷,小姐,还请几位小心脚下,这里可不太好走?!?br />
        当然,除了他们之外,这座矿场其中的一个工头也加入了众人的队伍,负责带路和向众人讲解现在矿山的具体情况。比起那些汗流浃背,**上身的矿工们来说,这个身材威武高大。几乎有两米多高的壮汉到是穿着整齐,如果不是他那件洗的已经有些发灰的外套看起来有些潦草的话,这个男人还是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此刻的他正带领着罗德等人一路走入银矿深处,一面滔滔不绝的对他们做着介绍。

        “这里我们已经工作很多年了,说实话,这座矿山真是圣魂赐予我们最好的礼物,目前我们每天大概能够出产……………”

        一面听着这个工头的自卖自夸,罗德一面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坑道。同时和自己记忆中的做出了对比,此刻他的思绪都沉浸在了之前爱德华会长所说的内容上。不得不说,在来到这里之前。罗德一直都认为这个副本应该是没有被开启的。所以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消灭boss,而是为了开启副本。

        而眼下的情况来看,却是有很大可能性有人已经抢在他前面开启了副本,或者说,至少那个人开启了一半,这是罗德目前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性。毕竟他对于菲亚特再熟悉不过了,在这里,除了那个土元素生物副本之外,什么都没有。既没有联通地下世界的黑暗通道。也没有什么封印恶魔鬼怪的古怪传送门。如果没有土元素生物,那么这里就是只是个普通的矿洞而已。所以这里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那么考虑下来,土元素生物被人惊动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一般而言,是没有人去招惹那个土元素生物的。在游戏之中,甚至这两个家族彼此都不知道这个土元素生物的存在,他们是在偶然情况下打破了封印。这才把那个倒霉的怪物放了出来,结果大家都倒霉了。

        虽然按照正常的想法来看,罗德是不相信会出什么岔子的。但是在遗迹之中经历过那个死灵法师转变为巫妖的事件之后,罗德就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尘不变。它们也会伴随着环境和选择的变化而产生变化。如果不是自己带着七恋杀进遗迹,恐怕那两个天使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那个亡灵法师也不会因为小心自己而将原本应该转变成亡灵的战天使变成了自己转化巫妖的命匣。

        而现在呢?

        虽然爱德华没有说,但是罗德很清楚,这座矿山是左右分开的,右边由爱德华家族负责开发,左边则是霍华德的地盘。双方这样继续深入挖掘,迟早会碰到一起。而之前那个土元素生物之所以被惊醒,也是因为这两个商会斗气,结果挖破了它的结界所致。不过那是在一般的情况下,在游戏里,改革派并没有向王室宣战。所以爱德华和霍华德家族的实力还算持平??墒茄巯虏煌?,在这个世界里,改革派向王室宣战了。而身处在南方的霍华德商会的立场自然就尴尬无比,再加上爱德华商会也不是笨蛋,抓紧这个机会打击自己的对手。在来到菲亚特的时候,罗德看见霍华德商会的门前门可罗雀,落魄的几乎濒临倒闭。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们肯定受到了不小的压力。但是霍华德商会会这么就此罢休吗?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

        “我想请问,在进入这里之前,我听说这里最近产生了一些骚动?我想知道,具体究竟是什么情况呢?”

        想到这里,罗德回过神来,接着他很快就打断了对方滔滔不绝的说话,开口询问道。

        而听见“赛伦小姐”的询问,那个工头面色一僵,他先偷偷望了一眼旁边的爱德华会长,露出了一丝询问,而爱德华则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接着这个工头这才回过头来,带着尴尬的微笑对罗德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位小姐………只不过这几天大家从矿洞深处听到了一些古怪的声音,这让那些家伙有些不安而已………嘿。能有多大的事儿呢?要我说的话,不就只是普通的风声罢了,也正亏那些家伙胆子这么小,一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了,就为这么点儿小事情吓成这样,真是太丢脸了………”

        “我倒并不这么认为?!?br />
        听到工头的回答,罗德挑了下眉头。

        “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的话,我想根本不会在这些矿工之中引起恐慌才对,不是吗?这位先生?就像你刚才所说的,这些矿工在这里已经工作很多年了。他们不可能因为风声而吓成这个样子,不然的话………我真的很怀疑,你们爱德华商会的银矿开采这么多年来究竟有没有进展了?!?br />
        “呃……………”

        听到罗德的询问,那个工头面色再次变得僵硬了许多,而此刻爱德华眼见不妙,也急忙出来打圆场。

        “是这样的,赛伦小姐,正如您所说,如果只是这种风声的话。工人们根本不会担心。不过………我也不怕实话告诉您,最近这里面的确有点儿怪事发生。所以这些家伙才这么心慌意乱的。这个……………”

        “也就是说,最近贵商会的情况不是很妙?”

        罗德微微一笑,望着爱德华。而将他的笑容看在眼里爱德华则是不由的冷汗直冒,之前他还觉得跟这么个美女谈生意挺好的,人不傻又聪明,而且还漂亮,看着就养眼。但是现在在看见罗德的笑容之后,爱德华却是没有来由的有些恐慌,他当然明白对方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从一开始。罗德就是打着要看看银矿是否运转正常的旗帜进来的,但是现在看起来虽然一切还算顺利,不过要是再继续下去,可就不好说了。毕竟霍华德那群混蛋……………

        “这倒不是,赛伦小姐,只不过……………”

        “——————??!”

        就在爱德华正打算再张嘴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从矿道的深处,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吼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矿道之中回荡起来却是异常清晰,听到这个声音。众人不由的都愣了一下,随后立刻换了一幅表情望向前方。

        “发,发生了什么事?那是什么声音?”

        爱德华皱起眉来,带着一丝担忧望着自己身前的工头,因为之前所说的那些原因,其实这个商会会长是很少下矿场的。他虽然从下面人那里听说了矿场最近这些日子发生的奇怪事情,但是爱德华其实自己并没有多往心里去。但是听到刚才那声低沉的吼叫,爱德华终于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了。那根本不是什么风声,而是某种野兽的咆哮!

        可是这是矿洞,又不是森林,哪里来的野兽?

        “————??!”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又是一声怒吼传来,而这一次众人可以感觉到,那声音似乎离他们越来越近,而就在爱德华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爆发出了数声惨叫。

        “怎,怎么了?”

        听见这声音,艾米丽也开始紧张起来,她不安的缩了下身体,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望向前方。在火光的照耀下,深邃的矿道内异?;璋?,此刻爱德华带来的那些私兵早已经迅速走上前,抽出了腰间的武器,将他们的雇主和客人?;ぴ诹松砗?。而爱德华则转过身去,面上带着一丝苦笑望向罗德。

        “赛伦小姐,这个………您也看见了,眼下的情况似乎并不太妙,我觉得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有什么事回头再说,您觉得……………”

        “哇啊啊啊?。?!”

        爱德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一阵惨叫声再次爆发,紧接着数个浑身浴血的矿工从矿道的另外一侧飞奔了过来,他们面色苍白而惊慌,双手用力的挥舞着,拼命的向众人跑了过来。而看见这些矿工,艾米丽吓的尖叫了一声,而那些私兵也急忙上前拦住了这些矿工的去路。

        “你们在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看见眼前的这些矿工,工头急忙走上前去,大喊着询问道。但是那些矿工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身边明晃晃的刀剑,他们只是转过头去惊恐的望着漆黑的隧道。接着转过身来,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着。

        “怪物,大人,有怪物!非??膳碌墓治铮?!”

        “怪物?”

        听到这句话,爱德华终于也忍不住了,他急忙走上前去,开口询问。

        “什么怪物?你们究竟遇到了什么?”

        而就在爱德华开口询问那些矿工的时候,罗德忽然眉头一挑,接着他迅速后传。同时伸出右手,迅速的从身边的一个私兵腰间抽出长剑。随后罗德向前半步,一把将艾米丽从隧道的墙壁旁边拉开,紧接着他右手的长剑用力挥出!

        几乎就在艾米丽被罗德拉开的同时,她身边那本来应该坚硬无比的隧道墙壁忽然泛起了宛如池塘水波般的波纹,紧接着,一个全身漆黑的巨大虫子忽然从中飞射而出,它张开了那恶心又复杂的口器,发出了嘶嘶的叫声。向着艾米丽扑了过去。而艾米丽则完全没有想到在自己的身边会忽然窜出这么一个怪物,不由吓的尖叫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罗德一把拉开了她,接着他手中的长剑分毫不差的刺入了那个怪物大张的嘴巴之中。

        耀眼的灵魂光辉骤然爆发,伴随着猛烈的剑气,只见那个怪物瞬间就被重重的轰飞开去,接着很快,它那足足有两米多长的,粗大的身体开始分奔离析,一道道裂缝出现在它的身体上,但是并没有鲜血从中渗出。相反,这个怪物就好像完全是粘土所造的一般,彻底分崩离析,接着化为一堆粉尘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这,这是……………”

        爱德华和艾米丽惊讶的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罗德。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这位表面上看起来如此柔弱的小姐。居然拥有如此出色的一手剑术!圣魂在上,那可是灵魂之力啊,这位小姐才不过二十出头,却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难道说光之国里。都是这样的人吗?

        在艾米丽的眼中,此刻对于“赛伦小姐”自然是又多了几分崇拜之情,她双眼闪耀着望着眼前的罗德,甚至连刚才自己差点险遭不测都忘记了。此刻在艾米丽的眼中,这位“赛伦小姐”的形象已经高大的无以复加,她不仅仅拥有出色的智慧和头脑,更拥有一手绝妙无比的强大剑术。啊………真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样一个人,如果自己也能够像她一样拥有这样的力量,那么旅行大陆经商对她来说,就根本不是梦想了。

        “这,这是什么东西?”

        比起艾米丽来,爱德华显然更关心眼前这刚刚出现的怪物,而听见他的询问,罗德却是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这看起来应该是元素生物的一种,但是我并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br />
        这理所当然是谎言,此刻的罗德已经完全确定,这正是那个土元素精灵所制造的生物,不过………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怪物,怪物?。?!”

        但是那些矿工显然顾不了这么多,他们看见那个怪物消失,顿时尖叫起来,接着一把推开了自己身边的私兵,头也不回的拔腿向着外面跑去。

        “别跑,小心…………??!”

        工头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就看见在他们身后的隧道两侧,再次浮现出了一道道波纹,接着,又有两三个形态古怪的虫子从中窜了出来,它们几乎是和那些疯狂逃命的矿工擦身而过,但是这三个怪物却并没有去追赶那些逃兵的意思,相反,它们只是转过头去望了那些矿工一又再次回过身,发出嘶嘶的声响,望向了它们眼前的敌人。而就在与此同时,在隧道的另外一侧,也出现了四五只同样的怪物,它们一面嘶鸣着,一面缓缓的向罗德等人包围过来,此刻对于罗德等人而言,他们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根本没有地方可逃。

        情况不对!

        看见眼前这些土元素怪物的动作,罗德眼睛顿时眯了起来,纯粹的元素生物虽然说是生命,但是它们也可以说不是生命。不管是在哪个世界,纯粹的元素生物对于人类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一旦人类进入它们的领地,那么就会遭到一面倒的屠杀。它们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类的。而且这些元素生物凶暴异常,极难对付。这也是为什么之后在土元素精灵觉醒后,菲亚特地区的矿山就被彻底封闭的原因。但是现在,这些元素生物却放过了那些矿工,而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从它们的行动来看,这也并不符合元素生物一贯的混乱与直截了当的战斗的方式,难道……………

        想到这里,罗德不由扫了一眼不远处浑身颤抖,面色惨白的爱德华商会长,此刻这个男人已经吓的几乎快要瘫痪在地了。

        难道说,这些土元素生物是被人操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