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三十四章 火红的玫瑰

    第五百三十四章 火红的玫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艾米丽来说,眼前的这位“女子”和她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对于罗德来说,他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计划中这最重要的一块拼图。

        艾米丽.爱德华。

        她是爱德华商业协会会长的女儿,同时也是一个立志成为商人的女子。在游戏之中,如果有女性玩家以商人的身冇份出现在这家商业协会的话,那么就会触发一个“火红的玫瑰”任务,要求玩家帮助艾米丽通过一连串的考验,然后让她成功成为一名商人。在龙魂大陆原本的世界之中,女性做商人是非常罕见的现象。更不要说艾米丽所希望的并不是那种待在一间店里贩卖商品的“商人?!倍悄芄凰拇β眯械摹靶猩??!闭庠诹甏舐降脑∶窨蠢词且恢址浅E丫氲赖男形?。虽然在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出现过有名的女性旅行商人,但是那几乎都只是极个别的存在,其数量比地球上当过女性总统首相的人都少。所以艾米丽虽然一直很努力,但是这个世界却并没有打算接纳她的这一点。

        所以如果有女性玩家的商人出现,那么就正巧符合了艾米丽的“期望?!彼嵫扒笸婕业男?,希望玩家能够教导她关于旅行商人的一切。当然,这些任务都比较琐碎,从最基础的商品辨识开始,一直到最后为了训练她独自外出旅行的能力而进入副本和怪物战斗,在完成了这一连串的任务之后,玩家会得到一个【永不磨灭的希望】的成就,而完成这个任务的玩家会获得更加丰hòu的奖励———在那之后,艾米丽会在大陆四处旅行经商,而且会有一定机率重新遇见玩家,在那个时候她就会随机送玩家一件装备道具,而且完成了这个任务的玩家从艾米丽那里购买商品会打八折。虽然这个少女本身实力不过三十级出头,但是她手上所销售的装备却都是五六十级的稀有货色,甚至偶尔会有传奇等级的装备物品出现。也不知道这个少女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搞到这么多高级货的。虽然也不是没有玩家打算直接抢劫她,但是却鲜有成功的。而且就算成功了,从她的尸体上也摸不出任何装备,非但如此,那些玩家也会因为这项罪行而在各个势力之前的声望锐减,所以在很多傻蛋倒了血霉之后,就很少再有人愚蠢的向她出手了。

        罗德之所以把她引出来倒不是为了那些任务奖励什么的,而是因为艾米丽现在的身冇份,她是商业协会长的女儿,也是仅有的几个有足够资格深入矿山深处的人之一,玩家都知道爱德华商业协会长一直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培养成他的接替人,只是他的女儿太不“争气”了,放冇着商业协会会长这么有前途的职业不去做,非要丢人现眼的去当什么旅行商人………罗德对于他们的家务事没兴趣,不过不得不承认,如果能够借此身冇份接近艾米丽,那么就可以很轻松的深入矿山腹地,而不会被怀疑。

        眼下看着艾米丽对自己如此热情和期待的表情,罗德就知道自己这次又猜对了,作为一个男性玩家,他当然不可能在游戏里接到这个任务———不过有那么多人的说明和攻略在,更不要说小小泡泡糖和金丝雀也曾经都是完成过这个任务而且还特意在众人面前炫耀过她们从艾米丽这里得到的特殊装备的,罗德对此当然不陌生。

        想来当初她们来到这里时,也是这样的情景吧。

        想到这里,罗德收回了思绪,他望着眼前的红发女子,微笑着松开了握住的手,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德却听到“?!钡囊簧?,接着他的眼前就迅速闪过了一行系统提示。

        【隐藏任务——火红的玫瑰:你眼前的女子一直都期望能够离开这片土地,成为一名在大陆各地旅行的商人,而你则是她的期望和理想。为了让她拥有足够的知识,勇气和力量达成自己的梦,你必须………】

        我了个去,不是吧。

        望着眼前的这行系统提示,罗德不由的有些目瞪口呆。说起来在他穿越到这个游戏世界之后,罗德所接到的任务很少,不像在游戏里,每一个任务他都能接到,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很多时候任务的触发都是很突然的,有些随机。不过就算如此罗德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接到这个任务………先不说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任务的隐藏条件不是只有“女性”“商人”才能够触发吗?难道“假面舞会”真的如此强悍,给自己量身打造的假身冇份连系统都给骗过去了?

        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还算正常,罗德真想脱掉衣服看一看莫不是自己还真的就这么变性成女人了?

        “赛伦小冇姐?”

        看见眼前的罗德有些发愣,艾米丽不由有些好奇的叫了一声,而听到她的声音,罗德也是很快回过神来,他果断先把那个任务压了下去,随后轻轻咳嗽了一声,对着艾米丽笑了一笑。

        “请恕我失礼,艾米丽小冇姐,我没有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一个和我一样的人………毕竟,在这一行里,像我们这样的人太少了?!?br />
        “啊哈哈,说的没错。不过赛伦小冇姐,我可没有您这么厉害,我只是给父亲大人打打下手而已,想要成为像您这样可以独当一面的商人,还差的远呢?!?br />
        说道这里,艾米丽不由的叹了口气,面上闪过了一丝无奈和羡慕,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男子则急忙走上前来,打断了她和罗德的说话。

        “艾米丽大小冇姐,请恕我失礼,这位客人远道而来,我想我们是不是………”

        “啊,对对对,放心吧,我没有忘记?!?br />
        说道这里,艾米丽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这才转过身来冲罗德眨了眨眼睛。

        “赛伦小冇姐,您和您的仆从远道而来一定已经累了,我们商业协会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房间,请跟我来,今天各位想必一定很累了,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等到明天再谈也不迟?!?br />
        对于艾米丽的提议,罗德并没有反对,他只是带着微笑点了点头。这让艾米丽看在眼里,也是不由的有些感慨和羡慕———正如罗德所想的那样,在父亲的房间里看见这个“赛伦小冇姐”身冇份证明之后,艾米丽就对他非常感兴趣,首先这位“赛伦小冇姐”是一个光之国人,南方民众对于光冇之国向来有一种仰慕和向往,因此对于来自光之国的人也是分外热情和好奇。其次这位“赛伦小冇姐”居然还真的是一个在商人协会登记在册的正规商人,这更是让艾米丽又好奇又羡慕,她很清楚这种正规商人的身冇份是最难搞到手的,而且,对方千里迢迢从光之国跑到他们这个小地方来和自己谈生意………不要说艾米丽,就连她的父亲也很jī动,认为这是自己商业协会崛起的时机。如果能够和光之国的财团商业协会势力搭上线的话,那么他们这个偏安一隅的小商业协会说不定就会发展壮大,只不过作为一个商人,他也很清楚不能够在对方面前轻易的表达出自己的急切和期望,既然对方是来寻找自己做生意,那么主动权还是在自己这一边。所以他很“矜持”的没有出现在罗德面前,而是让自己的女儿代替自己前去招呼客人,而他则抓紧时间开始搜集和整理目前自己商业协会内的一切物资情报,以确保对方想要交易的真正商品和价值。

        而在亲眼看见“赛伦小冇姐”之后,艾米丽觉得有些意外,她没有想到这位小冇姐居然是如此的漂亮,虽然说艾米丽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天香国色,但是在这个小地方,她对于自己的容貌还是有些自信的??墒窍衷诳醇叭仔咏恪焙退牧礁雠?,艾米丽只感觉自己和乡村野夫没什么区别了………这也是女性之间必然会有的一种竞争,她倒并不是非常在意。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艾米丽反而越发好奇———这么漂亮的小冇姐,还带着如此美丽的两个女仆出外经商,难道就不怕遇到什么麻烦吗?要知道自己就算是在商业协会内,也时??梢蕴桃敌崂锲渌倘说谋г?,山道上的强盗匪徒啦,那些同样狡猾的同行了,还有些恶名昭彰的地方甚至要担心人货两空,就算是自己雇佣的佣兵,也怕对方在收了别人的钱之后反水………虽然说商人可以算的上是这个大陆上最不可缺少的职业之一,但是他们本身的实力却很弱,要担心的事情更多。除非是那些大商业协会的商人,养着自己的私人侍卫,才不需要去担心这些问题。

        不过眼前这位来自光之国的小冇姐显然并不是那种人,她身边没有很多侍卫,只有两个女仆,而且三个人都这么漂亮,就这么出来行商,难道就不怕出事吗?万一被抢劫,或者被不怀好意的歹人给纠缠的话该怎么办才好呢?

        抱着这样的疑问和态度,在带领罗德前往客房的路上,艾米丽也是不时好奇的向对方询问,而罗德带着一如既往的柔和笑意为这个好奇的小冇姐做出了回答,虽然他本身的确不是什么商人,但是在游戏中担任公会会长,做过的交易不在少数,对付艾米丽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倒并不怎么困难。而听到罗德讲述的那些充满了异域风情的故事时,艾米丽也是赞叹不已。

        “哎………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啊………”

        一面走在走廊上,一面讲述着光之国的风土人情,罗德可以看见这个红发女子的眼中正闪烁着一种期盼与好奇的光辉,她出神的盯视着仔细,可以轻而易举的感觉到对方眼中的崇拜,而就在这个时候,艾米丽也听下了脚步,接着她走到走廊边推开了一扇门,对着罗德和塞莉亚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里就是各位的房间?!?br />
        罗德走进房间,看得出来爱德华商业协会在这方面还是做过精心准备的,至少这些客房表面上看起来都装修的非常豪华舒适考究,他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转过身,对艾米丽微笑了笑。

        “非常谢谢你的招待,艾米丽小冇姐,在来到这里之前,我还对这个地方的环境有些怀疑,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似乎只是我的偏见,我想,我们之间会有很愉快的交易的?!?br />
        “我也希望如此,赛伦小冇姐,父亲大人如果听到您的说话一定会很高兴的?!?br />
        听到罗德的回答,艾米丽高兴的眯起眼睛微笑起来,接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有些不安的望着罗德,开口询问道。

        “那个………赛伦小冇姐,或许有些失礼,不过………今天晚饭之后,我能够来这里和你一起喝杯茶吗?我对于您在旅行途中的那些事情非常好奇,如果可以的话……………”

        “当然不成问题,艾米丽小冇姐?!?br />
        微笑着听完艾米丽的请求,罗德点了点头。一切正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从艾米丽的表现来看,她的确对于自己很有兴趣,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提升她对自己的好感度,那么对于明天开始的计划一定会很有帮助,到了那个时候,罗德会以检查银矿纯度的名义深入矿山,而如果顺利的话,在艾米丽的陪伴之下,他应该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到达自己的目的地了吧。

        “啊…………”

        得到罗德肯定的回答,艾米丽的微笑更是灿烂的宛如六月盛开的鲜花,她兴冇奋不已的向罗德行了一礼,接着便转身关们离去。而直到这个时候,三人这才不约而同的长长的出了口气———不管是对罗德,还是塞莉亚和塞雷斯蒂娜来说,经历这种场面可都是很少见的。

        “真是令人恶心啊,主人?!?br />
        在没有了外人之后,塞雷斯蒂娜很快就恢复了平日的样子。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带着嘲笑和讽刺的笑容注视着罗德,同时撇了撇嘴巴。

        “一个男人,装的和个女人一样,还那么亲热的和另外一个女人说话………这可真是受不了,换了本小冇姐的话,恐怕早就一身的鸡皮疙瘩了?!?br />
        “哦?”

        听到塞雷斯蒂娜的回答,罗德嘴角抽冇动了一下,接着转过头来。

        “居然会从你嘴里听到这句话可真让我感到意外,塞雷斯蒂娜,对于魔鬼来说,两面三刀的伪装难道不是你们的天赋技能吗?”

        “那种不要脸的事情本小冇姐才不会去做?!?br />
        塞雷斯蒂娜一句话直接把七层地狱之中百分之九十五的魔鬼给得罪了。她高傲的抬起头来望着罗德,同时冷哼一声。

        “所以本小冇姐根本无法理解,主人,你这么作践自己,搞成现在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就是为了完成那么一个任务?还是说,那个座天使小妞真的对你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反为了博取她的欢心你连脸都不要了?虽然说主人你怎么做是你的自冇由,但是对于本小冇姐而言,身为本小冇姐的主人,这么做实在是有些…………”

        “姐姐大人?!?br />
        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塞莉亚皱了下眉头,打断了塞雷斯蒂娜的说话,不管怎么说,她也觉得塞雷斯蒂娜这样的说法有些太过分了。虽然塞莉亚自己也很好奇,罗德为什么会不顾一切的做到这个地步,特别是在之前格罗索大屠冇杀之后的谈话之中,她察觉到了罗德似乎对于胜利有一种超乎理智可以控制范围的执着,虽然塞莉亚并不知道罗德为什么会流露出这样的感情,但是她觉得塞雷斯蒂娜这样嘲笑罗德并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万一惹怒了罗德怎么办?

        “这一切都是为了胜利?!?br />
        但是罗德却并没有像塞莉亚想的那样对塞雷斯蒂娜的说话暴跳如雷,他只是笑了一笑,接着坐在了椅子上,同时闭上眼睛交叉双手———在这一刻,罗德的声音又重新恢复了原本的低沉与冷静。他面色平静,冷淡,刚才那如沐春风般的微笑这个时候却是仿佛被秋风扫落叶般彻底消失不见,仿佛那根本就是伪装的一样。

        而事实上,那也的确是伪装的。

        “或许你的确无法理解,塞雷斯蒂娜。但是你所看重的东西,对于我来说则根本不值钱,我不需要荣誉,尊严,因为这些不是与生俱来的。地位,实力,尊严,荣耀———这一切一切的前提就是胜利,没有胜利,就没有尊严。失败者才会被人嘲笑,而我,现在没有资格去做一个失败者?!?br />
        “…………………”

        听到这里,塞雷斯蒂娜的手指微微抽冇动了一下,她睁开眼睛,转过头去和塞莉亚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她们不明白罗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他说自己没有资格做一个胜利者,那么还好理解。但是罗德说自己没有资格做一个失败者又是什么意思?失败者这个东西还需要资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