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另一个身份

    第五百三十二章 另一个身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作为一个在灰色地带非?;钤镜淖橹?,“假面舞会”在很多方面都相当擅长,不过他们最擅长的还是联络那些平时并不容易接触的组织和个人,以及伪造身冇份。

        或许这么说并不准确,严格来说,“假面舞会”并不是在伪造身冇份,他们只会提供给对方另外一个身冇份。而这个身冇份无论你去什么地方调查,都不会有任何漏洞。打个比方来说,如果罗德想要伪装一个法师的身冇份,那么“假面舞会”就会根据他的要求来给他一份法师的证明。而就算别人有所怀疑,哪怕他们真的寻找到法师协会去,也会惊讶的发现那个人真的记录在案,并且每一项记录都与它的所有者完全符合。

        也正是因为“假面舞会”的这一特质,它曾经引起了玩家的广泛争论。因为这个组织的伪造身冇份实在是太强大了,无论你是想要冒充法师,学者又或者军人,王室贵族,只要你出了足够的价钱,那么“假面舞会”就可以为你搞来一个你所期望的身冇份,而这个身冇份则在任何一个正规的团体组织都有登记记录,甚至有时候还会有不少人“曾经”听说过这个身冇份。在玩家看来,这简直太夸张了,如果说这些身冇份真的是“假面舞会”伪装的话,那么可以说这个组织绝对是整个龙魂大陆上势力最强的组织,毕竟想要篡改一个势力团体的人事可并不是件容易的工作,更不要说那些隐秘的存在,如果“假面舞会”真的能够做到前脚给对方一个假身冇份,后脚就直接篡改了那个团体在整个大陆上的所有人事名单,那么除了说明这个组织才是龙魂大陆的真正统治者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解释。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另外一种说法则更容易被人所接受,那就是在这片大陆上,每时每刻都有人失踪,或许是因为冒险,或许是因为一场海难,而“假面舞会”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收集了这些失踪者的资料和身冇份证明保存起来,并且在适当的时候拿出来给别人使用。这样一来就很容易解释玩家的疑问,如果那些身冇份都是真冇实存在的,那么自然不需要花那么大的代价去篡改。但这样也并非毫无风险,如果使用这些失踪者的名字或者身冇份,万一被熟悉他们的人知道了,那不是就立刻穿帮了吗?

        无论是哪一种猜测,都可以证明“假面舞会”背后拥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而且他们的势力肯定遍布龙魂大陆的四面八方,不然的话,他们不可能收集到那么多势力的情报资料和人事记录。

        冇在游戏之中,这个组织一向很神秘,无论玩家还是NPC都不知道它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不过它的“工作信誉”还是非常值得保证的,至少花大价钱从“假面舞会”买来的身冇份,还从来没有穿帮过,在游戏的历史之中,甚至还有个玩家花钱买了一个亲王的身冇份,最终居然真的混进一个小国的王室阶层中去了!

        而眼下,罗德所需要的也正是这一点。

        那个趴在桌子上晒太阳的男人伸出手,拿过罗德圈起的名单看了几眼,随后他表情木然的微微点了点头,接着转过身就这么大刺刺的离开了柜台,走到后面的厨房里,在过了片刻之后,他才重新懒懒散散的走了出来,接着对罗德举起了一个巴掌,晃了一晃。

        看见他的动作,罗德皱了下眉头,不过他还是再次伸手入怀,随后拿出了一小袋宝石———作为公会会长,这点儿钱他还是有的。而在再次接过这袋宝石之后,男子这才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油腻的牛皮纸信封推了过去。罗德拿过信封,向对方微点了点头,接着便转身离开拉开门离开了酒馆,伴随着尖锐,干燥刺耳的木门声响,酒馆内再次回复了往日的平静,而在注视着木门再次关上之后,那个男人这才重新趴在桌上,闭上眼睛,再次开始悠闲的享受这温暖的午后时光。

        “本小冇姐还是不知道,你要这些玩意儿干什么?”

        坐在旅馆客房的椅子上,塞雷斯蒂娜皱起眉头,带着厌恶的目光扫了一眼那个有些肮脏的牛皮纸信封。而塞莉亚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望着罗德。不过罗德却并没有在意塞雷斯蒂娜的说话,相反,他拿起信封拆开,从中抽冇出了几页干净,洁白,带着印戳和徽章印记的纸张,在仔细的审视了片刻之后,罗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将那份文件塞入怀里,接着伸手从腰包中拿出了两件衣服,随后他抬起头来,对两人做了个手势。

        “换上?!?br />
        “哎?”

        听见罗德的命令,无论是塞莉亚还是塞雷斯蒂娜都不由的一愣,塞雷斯蒂娜皱起眉头,带着疑惑和不满望着罗德手中的衣物,冷哼了一声。

        “这是什么东西?主人?”

        “这是你们接下来的工作?!泵娑匀姿沟倌鹊难?,罗德面无表情的给出了回答。计划早在罗德出发之前就做好了,为此他自然也是早就准备好了接下来一切所需要的东西?!敖酉吕丛谇巴蒲翘厥?,我们需要伪装身冇份,而你们则要扮装成我的侍女。塞莉亚,你那套战天使的盔甲和翅膀都要收起来。塞雷斯蒂娜,你这身衣服———显然并不适合做侍女……”

        “别开玩笑了!”

        罗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塞雷斯蒂娜尖叫着打断,这位魔鬼大小冇姐眯起鲜红的眼眸,内里燃冇烧着愤怒。

        “要本小冇姐做你的侍女?主人,你可不要搞错了,本小冇姐只是你的部下,如果不是因为神圣誓言的束缚,本小冇姐才不会听从你的命令。现在你可不要得寸进尺!不然的话,休怪本小冇姐不客气??!”

        “侍女也是部下的一种?!?br />
        面对塞雷斯蒂娜的不满和抱怨,罗德的表情依然是没有丝毫改变,他就那样抬起头来望着塞雷斯蒂娜,眼中无喜无悲,对于塞雷斯蒂娜的怒火,罗德根本就没有当做一回事,事实上如果这位大小冇姐真的二话不说接受,他反而会担心对方会不会暗地里给自己下绊子呢。

        “这也是你的工作所在,塞雷斯蒂娜小冇姐,而且,作为你的主人,这是我的命令?!?br />
        “你……………身为一个人类,冇你居然胆敢如此命令,你可知道我们是……………”

        说道这里,塞雷斯蒂娜闭上嘴巴,愤怒的晃了晃小拳头,一幅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接着她忿忿不平的用力一跺脚,随后转过头望向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塞莉亚。

        “说话呀,你哑巴啦?你作为一个战天使,能够接受这样的命令吗?塞莉亚?”

        听到塞雷斯蒂娜的回答,塞莉亚这才从罗德手边那两件衣服上收回了目光,她垂下眼脸,思考了一阵子,随后塞莉亚抬起头来,望着塞雷斯蒂娜开口说道。

        “这是主人的命令,姐姐大人,作为他的部下,我自然遵从命令?!?br />
        “啊…………真是受不了,你这个石头脑袋!”

        没有得到援助的塞雷斯蒂娜显然很是不爽,她咬着牙关,怒气冲冲的瞪视着塞莉亚,而塞莉亚则在塞雷斯蒂娜的瞪视之下沉默不语。但是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的罗德,却是内心不由的有些疑惑起来———他发现塞莉亚似乎有了某种变化。

        以前在塞雷斯蒂娜的面前,塞莉亚是很被动的?;旧先姿沟倌戎付圆桓彝?,而且塞莉亚对于塞雷斯蒂娜的这种畏惧似乎是深入骨髓的,就算是在格罗索平原,塞雷斯蒂娜那么沉迷在屠冇杀弱小之中,塞莉亚看的很不舒服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默以对表示抗议。她对塞雷斯蒂娜的畏惧已经完全超越了她身为战天使应该坚持的信念———至少在罗德看来,这些圣??ㄅ频纳舷录洞邮艄叵祷拐媸乔逦薇?。

        但是这一次,罗德发现塞莉亚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原本的她总给人一种严肃,认真,内敛的感觉。虽然现在这种感觉依然没有改变,但是罗德却总觉得她似乎有什么事情已经放开了,整个人多出了几分之前前所未有的轻松。就好像一个被镣铐捆绑的人挣脱了那沉重的束缚一般。而塞雷斯蒂娜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妹妹的异常表现,不过她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冷哼了一声。

        “跟屁虫就是跟屁虫,反正跟在谁后面都是跟,你想做你做,反正本小冇姐是绝对不做的!”

        “那么,我们要不要来民冇主表决一下?”

        罗德望着塞雷斯蒂娜,手指轻轻的抚摸过腰间的两把短剑剑柄。

        “或许我想其他人有话要说?”

        “…………………”

        看见罗德的动作,塞雷斯蒂娜的表情顿时僵硬了一下,原本向后打算撩起头发的右手动作也是停了一停,她咬住下嘴唇,忿忿不平的望着罗德,活像是个被父亲命令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而哭闹的小孩子一样,最终,塞雷斯蒂娜还是低下了头。

        “好吧,主人………本小冇姐给你这一次面子,就此一次!下次你再敢对本小冇姐这么无礼,就算你把两位姐姐大人都搬出来都没有用了??!”

        说完这句话,塞雷斯蒂娜就一把拿起罗德手中的衣服,随后抓着塞莉亚的手冲进了卧室,在扔下一句“不准偷看”之后便关上了房门,不过罗德也并没有真的打算去偷看的意思,毕竟,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以自己在菲亚特的知名度,罗德可不指望只是依靠一个假身冇份就能够骗过他们,为此,他还需要一些更加配合这个身冇份的伪装才行。想到这里,罗德的手在一次伸向了腰包,但是这一次,他的面上终于非常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他的手就那么停在那里,活像是打算拉下炸冇药包的引线但是又没有那个勇气似的。

        真该死,刚才还在嘲笑塞雷斯蒂娜,现在就轮到我自己了?

        想到这里,罗德不由再次望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腰包,那表情就好像里面隐藏着一条毒蛇似的,说实话,当初做这个准备的时候,罗德自己也很纠结,毕竟这关系到自己的自尊问题。不过现在———对于罗德来说,没有什么比胜利更加重要的,为了胜利,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既然他能够面不改色的干掉格罗索平原那么多无辜的民众,这点小事又算的了什么呢?

        “没错,胜利………只有胜利才是最重要的?!?br />
        想到这里,罗德不由沉下面色,自言自语的说道,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就在这个时候,曾经被塞莉亚所察觉到那一丝狰狞,野性的感情再次从他的眼中闪过。

        “真是要命……………”

        而此刻,在卧室之中,赛蕾丝蒂娜和塞莉亚也换好了自己的衣服,那是一黑一白两种颜色的女仆装,看的出来罗德显然是早有准备而且也是下了很大的工夫,这两件衣服穿在塞雷斯蒂娜和塞莉亚的身上没有丝毫怪异的感觉。塞雷斯蒂娜穿着的是一件漆黑,紧身的黑色衣裙。上半身比起普通而平凡的女仆装束来说要显的豪华许多,带着褶皱与滚边的黑色天鹅绒内衬和贴身,笔挺的长袖外套完美的衬托出了少女那凹凸有致的身形,在袖口部分的镂空花纹以及雪白的衬底则带着一种华丽的韵味。长达膝盖的裙摆以及黑色长袜更是为少女纤细修长的双腿做出了最完美的承托。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塞雷斯蒂娜还是不得不承认,这身衣服的确比自己所想象的要好的多。

        而在另外一侧的塞莉亚则穿着颜色完全相反的白色裙装,与塞雷斯蒂娜那略带奢华的服饰不同,塞莉亚的衣服款式虽然和塞雷斯蒂娜相差不多,但是在细微之处却是更加保守一些。她的裙摆比塞雷斯蒂娜的更长一些,而且衣袖部分也不是开放性的镂空花纹,而是收紧,简洁的袖口。如果换了不明真相的人看见这两个人的话,一定会将塞雷斯蒂娜看做是女仆长,而塞莉亚更像是一个严肃认真的管家。

        即便是召唤精灵,作为女**美的心也是没有变的,一开始塞雷斯蒂娜之所以抱怨正是因为她以为罗德会让自己穿那种贵族家平日里女仆所传的肮脏服装———淡蓝色的粗俗长裙,白色的围裙,头顶上再顶个白蓬蓬的布帽,这种恶心,丑陋的服饰真是让人难以忍受!本小冇姐绝对绝对不可能忍受那种低贱的服饰!

        而现在嘛……………

        对着镜子提起裙摆仔细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样子,塞雷斯蒂娜心不甘情不愿的承认这身衣服的确很漂亮,但是一想到她穿上这身衣服就变成了罗德的女仆这一点让塞雷斯蒂娜就分外不爽,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的话………或许自己也不是不能够接受?

        想到这里,塞雷斯蒂娜皱了下眉头,她转过头去,望着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塞莉亚。别看这位魔鬼大小冇姐平日里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但是塞莉亚的转变她不是没有察觉到。而和罗德不同,塞雷斯蒂娜显然更加明白为什么塞莉亚会有这样的变化,不过现在………这也并不是她所要关心的问题?;蛐矶杂谌蜓抢此?,那是困扰她许久的心魔,但是对于塞雷斯蒂娜而言,却什么都不是。

        “好了,我们走吧,说不定那个讨厌的家伙会摆出主人的架子来催我们?!?br />
        说完这句话,塞雷斯蒂娜叹了口气,接着她走到门口,推开了门。但是在下一刻,在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影时,塞雷斯蒂娜和塞莉亚不由的微微一愣,非常难得而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注视着自己的前方。

        此刻,就在她们的眼前,正站着一个优雅,美丽的女子———她大概二十岁出头,有着漂亮迷人的长睫毛和瓜子脸,薄薄的嘴唇上涂抹着一层淡粉色的唇膏,漆黑的长发批肩而下,搭配上那优雅的黑色长裙,使得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一种清丽柔和的美感。再搭配上那修长高挑的身材以及略显苍白的肤色,平心而论,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女。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看见这个女人的突然出现,塞雷斯蒂娜不由的皱起眉头,接着低声喝问道。而听见她的询问,那个女人转过身来,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她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塞雷斯蒂娜和塞莉亚,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我的这身打扮不错,你们觉得如何?塞莉亚?塞雷斯蒂娜?”

        听到那低沉,熟悉的男性声音,两位召唤精灵顿时僵硬在了原地,完全说不出话来。直到这个时候,即便不需要对方再次进行自我介绍,她们也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的真冇实身冇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