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这只不过是开始

    第五百三十一章 这只不过是开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罗德来说,一把火把格罗索平原给烧了,那么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所以在亲眼目睹了那一片片金黄色的麦田被火焰与烟雾所笼罩之后,罗德转过身拍拍屁股就走人,对他而言,这件事就算到此为止,和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但是对于改革派来说,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硫磺之河的持续时间并不算很长,只不过半个小时都不到的时间,但是它所笼罩的范围可是几乎遍布了整个格罗索平原的农田,这也直接导致熊熊燃烧的大火在干燥的秋风帮助之下越烧越旺,甚至在接下来的三四天之内,整个格罗索地区完全被浓密的黑色烟尘所笼罩,野火不但烧光了格罗索平原上的一切,甚至还向着周边的山林蔓延开去。一时间这场蔓延开来的大火让改革派焦头烂额,虽然他们花了大价钱邀请了好几位法师想要熄灭火焰也是无果而终,最终,这场大火在燃烧了整整十五天之后,这才在一场来迟的秋夜暴雨之下彻底熄灭。最新小说百度搜索“”

        但是对改革派而言,他们已经是欲哭无泪。

        在这十五天之中,不仅是格罗索地区储藏的粮食完全被付之一炬,甚至连周边地区也遭了池鱼之殃,包括之前因为死灵法师威胁而逃离的民众在内,已经有数千人无家可归,那场大火烧掉了他们所拥有的一切,现在这些难民聚集在大城市里,绝望的过着没有未来的日子。仅仅只是这些问题,就足以让改革派感到头疼的。不过这还只是开始,经过调查,改革派还得知了一个极为绝望的噩耗或许是因为常时间的灼烧,格罗索平原的土壤已经变的干燥而贫瘠,也就是说哪怕扑灭了这场大火,日后这南方唯一的粮食出产地也已经被彻底废掉了,他们不可能再从这里得到肥沃的粮食,这也意味着南方在半年之后,将彻底面临粮食短缺的?;?。最新小说百度搜索“”

        俗话说的好,祸不单行,如果改革派认为他们的苦难只有这些的话,那么他们还是太天真了。

        就在改革派为格罗索平原的局势焦头烂额之际,民间却又传出了让他们更加感到恐惧与惊慌的流言,其中大多数都是指责改革派之前对应亡灵法师的措施不利,援军在前往格罗索平原时遭遇到死灵军团的突然袭击,并且完全溃败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不少人也已经得知了真相,在那个可怕的死灵法师面前,改革派的军队甚至连片刻都没有坚持住就被彻底击溃,如果不是最后时刻来了一个战天使奋不顾身的与对方同归于尽的话,恐怕现在南方各处早已经沦为了亡灵肆虐之地。

        一开始的时候改革派还采取措施严禁那些存活下来的士兵到处乱说,但是这只军团的成分本来就很杂,而且在这次袭击之后,不少人对于改革派故意让自己去送死的行为分外不满,因此虽然改革派四处下达禁令,但是周边地区的民众还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就得知了整个事件的真相。如果仅仅只是一两个人说的话,那么还有可能是虚假的欺骗,但是有很多人这么说的话就不一样了,更不要说塞莉亚自我毁灭时所爆发的银色光柱那么耀眼,众人都看在眼里,再结合这些话,只要不是白痴,都能够明白事情的真相。

        …,

        而再加上这之后的格罗索大火事件,一个让改革派本来就很担心的苗头终于出现了。

        那就是民众开始质疑改革派的地位和权力。

        在一开始改革派宣布南方脱离穆恩公国**的时候,民众对此反应不一,但是大多都没有激烈的反对,一来他们在改革派积年累月的宣传下对于王室缺乏好感,二来则是改革派也曾经向民众保证会给他们一个更好的未来,再加上光之国的支持,他们将成长为一个繁荣,富强,自由而和平的国家。既然自己的利益暂时并没有因为战争而受到威胁,再加上一直以来对于王室的厌恶使得大多数民众选择了沉默的支持,如果事情真的像改革派所描绘的那么美好,那么他们自然不反对。但是如果事情不如他们所描述的那么美好呢?

        这就是结局。

        对于格罗索的难民而言,他们最痛恨的是改革派在亡灵法师在自己的家乡肆虐时,原本应该?;に堑母母锱扇床⒚挥信沙鼍尤グ镏嵌钥雇隽?,而是任凭他们背井离乡。这让这些民众分外不满,虽然改革派也说因为前线战事而人手不足,但是对方可是亡灵啊,你有时间自相残杀,但是没时间去打亡灵?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而且最后拯救了我们的居然是一个战天使??!人家王室都可以放下宿怨来帮助我们,为什么你们就做不到呢???!

        当然,面对这些质疑,也不是没有改革派的成员呼吁民众看清楚王室的阴谋,这是他们故意为之,联合不死亡灵一起来针对我们的行动,我们应该冷静下来,相信改革派不得不说,虽然这些议员的话已经无限趋于真相了,但是对于格罗索那些失去了亲人,财产,房屋,田地,一切的一切,已经一无所有的难民而言,这些无疑都是屁话。更何况,在他们看来,改革派的说话是站不住脚的,虽然王室有很多问题,可是无论是谁都从来没有听说过王室居然还会和死灵生物联系在一起。现在改革派忽然这么说,这反而让那些难民认为他们是在推卸自己的责任。

        当然,这些直接受害者不过是一小部分,改革派根本不需要去理会,他们就是叫的再大声也不过那么多点人,既然不愿意听,就不要去管他们了。但是,那些间接受害者,却不是改革派能够忽视的对象了。

        就在格罗索平原大火之后,周边的粮食价格骤然上涨了数倍,不仅如此,很多商人甚至还开始囤积粮食,不再买卖。这让周边地区的民众怨声载道,而伴随着粮食价格的上涨,包括面包在内的食品价格也开始一路飙升,原本三个银币就可以买到一个面包,现在价格却已经上涨到了两个金币,就算是这样,每天出售的面包数量还是被限定的。

        这顿时引起了周边民众的不满,他们的抱怨声也逐渐增大,毕竟直到目前为止,脱离王室的好处他们没有看见,但是坏处,他们已经切身的感受到了。不死生物的威胁,战争的阴云,连绵的大火,上涨的粮食价格,还有那些肮脏不堪,给城市治安带来了诸多麻烦的难民。

        人是一种很现实的生物,政客可以选择从长远角度来看待事物,但是更多的民众所关心的则是自己身边的事情,他们渴望一个安全,和平,稳定而繁荣的环境。这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那活见鬼的所谓自由,荣耀什么的鬼玩意儿………饭都吃不饱了谁和你谈理想?…,

        如果说对于格罗索的难民改革派还可以选择无视的话,那么面对日益增加的民众的抱怨他们就不得不拿出措施了。但是事实上这件事在改革派内部也是充满了纠纷,毕竟眼下南方改革派内大多数都是商人以及一些与王室敌对的贵族所组成。贵族们期望商人能够拿出囤积的粮食来改善眼前的局面。但是商人们却并不愿意这么做,他们的理由很简单,这些粮食是他们的私有财产,不能够随意拿出来救济民众。这应该是南方议会的工作,而不是他们的义务。如果南方议会想要他们出粮的话,就必须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购买!如果仅仅为了那些民众就强迫我们奉献出自己的私有财产的话,那么南方议会和北方王室那群残暴,**的者又有什么区别???

        此言一出,好悬没有把那些贵族气个半死,甚至有传闻在议会之中那些议员还挽起袖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大打出手,把偌大一个严肃的会议大厅搞的和街头流氓的斗殴场所没什么区别。而最终,议会在大吵大闹挽起袖子战了个痛快之后,勉强达成了共识,南方议会会出资从商人那里购买一部分粮食,接着他们还会向光之国寻求援助(谢天谢地,海岸航线并没有被封锁实在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同时南方议会还做出决定,开放其他几个地区的小型粮仓,将粮食运输到格罗索周边来稳定眼前的局面。虽然这样一来,整个南方就再也没有什么粮食储备,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眼下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而对于死灵法师的问题,改革派到是做出了雷厉风行的处罚米歇尔老将军很无奈的被他们当成了替罪羔羊监禁了起来,同时他还是被南方议会指责并没有尽到守护民众的责任,而且还必须背负着失去了格罗索据点的责任,最终,只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改革派在陈述完自己的意见之后就当庭作出了判决,将米歇尔将军以渎职和指挥作战不利的罪名打入地牢监禁起来。这也算是他们对于亡灵法师这件事的唯一一个决定了。

        虽然那些难民对此非常不满,但是他们又能够怎么样呢?改革派把米歇尔将军关押起来之后,很明显就并不打算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那些难民在抗议无效之后就只能够无奈的吞下这口气。

        但是,这群已经失去了家园,亲人,却又得不到任何实质补偿的难民是否会真的忍下这口气,现在还一点儿都说不好。

        虽然格罗索平原所发生的一切折腾的改革派鸡飞狗跳,不过罗德却一点儿都不关心,此刻,他正前往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地点,也正是改革派最后的命脉所在菲亚特。

        不过和格罗索不同,在前往菲亚特之前,罗德可是很犹豫了一番的。

        和格罗索不同,作为矿石的产地,菲亚特可是一座山城,虽然比不上深石城,但是作为一个矿石产地,菲亚特也是个相对封闭的地方。而且,封锁矿山也远远比在平原上纵火要更加困难,这就意味着罗德不能够再像之前那样隐藏在山林之中。更不要说菲亚特之中最大的矿场是由这里的两个大家族所控制的,罗德想要穿过那里而不惊动他们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是,罗德却也不能就这样大刺刺的走进去?!?

        原因很简单,或许在格罗索地区,罗德脱掉了面具也不会有几个人认识他,但是在菲亚特,罗德可以肯定自己只要走在大街上,那么十个人里最少会有七个人认出他来。

        原因很简单。

        菲亚特,正是自由之翼佣兵公会的诞生地而且,也是老洛森的出生之所。

        罗德从来不怀疑,在仲夏祭上的表现绝对会让自己在菲亚特的声望跌到“冷漠”或者“敌对?!比绻驼庋蟠檀痰淖呱先サ幕?,那么恐怕必须要杀个血流成河,尸骨遍野才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如果换了平日,对此罗德绝对是无任欢迎。在使用了【硫磺之河】这张隶属于【红莲之法】的卡牌之后,他的经验几乎已经完全掉回了四十级初的水平,甚至连经验值后面的小数点都是一连串看着就让人头疼的零。罗德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使用一次【硫磺之河】或者【七重地狱】的话,一定会直接掉到四十级之下………那对于他来说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但可惜的是,考虑到菲亚特怎么说也算是穆恩公国的一块领地,罗德也不好越俎代庖。如果菲亚特和赎罪之地一样是属于自己的地盘,他还真不介意拿那群白痴来刷经验值,现在嘛………罗德就不得不自己重新想办法了。

        不过罗德也并不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事实上,在他离开格罗索平原时,罗德就已经对接下来的计划充满了信心。

        “鹅妈酒壶”是一件坐落在南方海港周边地区的小酒馆,从表面上来看,它和那些普通的酒馆没有任何区别一栋二层小楼孤零零的在树林的怀抱之中,作为中转站接待那些过往的旅客。只不过最近这里有些冷清,或许是因为最近南方的骚乱,也可能是因为改革派与王党之间的战斗。没有太多的旅行者前往这里。而事实上,当罗德推开酒馆的大门时,放眼望去,只看见在柜台上趴着一个中年男子,他看起来眯着双眼,正悠闲自在的享受着午后阳光的温暖,而除了他之外,整个酒馆里空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倒是那些摆放在酒馆之中的桌子干净的一尘不染。罗德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拉了拉斗篷,将自己的面孔遮挡在阴影之中,接着大踏步的走到吧台前,伸出手去敲了敲桌子,三短一长。

        “嗯?”

        听到敲桌子的声音,那个看起来正在享受午睡时光的男人这才睁开眼睛,抬起头来望了一眼罗德。

        “啊,欢迎光临,客人。请问您想用点儿什么?”

        面对对方的询问,罗德并没有回答,而是再一次伸出右手食指,在桌面轻轻点了四下,依然是三短一长。而那个男人则是微斜了下眼睛,望了一下罗德的手指,随后又重新抬起头来,依然是那副半睡不醒,好像还没有从美梦中回过味来的表情。

        “啊,欢迎光临,客人。请问您想要点儿什么?”

        接着,他再次开口询问道。而听到他的询问,罗德微微低下头去,他左右望了一下四周,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钱袋放在了桌上,随后打开钱袋,很快,在阳光的照耀下,内里金灿灿的光辉就反射而出。

        “我想要一个人?!?br />
        接着,罗德开口说道?!?

        这一次,那个男人终于有了反应,他望了一眼罗德,随后伸出手去将这袋钱币一把拿过,飞快的收入怀中,接着他低下头,没有望着罗德的脸,而是注视着自己眼前的桌面,随后从下面的柜台拿出了一张羊皮纸,以及一只羽毛笔。接着一把推到罗德的面前,罗德也没有开口询问或者客气什么,而是拿起笔,在上面扫了一圈之后,飞快的圈了几个圆圈。随后,他伸出手,重新把羊皮纸推了回去。

        很少会有人知道,“鹅妈酒壶”并不仅仅只是一个酒馆这么简单,就连玩家之中,知道这里秘密的也是极少数。它隶属于一个神秘的组织“化妆舞会?!闭飧鲎橹谟蜗返睦分邢蚶瓷衩?,他们虽然不像“黑暗兄弟会”那样坏事做绝,也并不像或者盗贼公会,相反“化妆舞会”的活动范围一直都是在那些灰色领域。伪造账单,身份,帮人脱手一些棘手又麻烦的东西,或者联系那些平日里轻易联系不到黑暗邪恶势力只要你出足够的报酬,他们甚至还会把远在地下深处的黑暗精灵也联系上。

        谁也不知道“化妆舞会”这个组织的真正构成,不过从它们能够联系如此多的势力就可以看出这个组织一点儿都不简单。但是因为它很少去做那些穷凶极恶的事情,所以对于玩家来说,这个组织倒更像是一个对自己很有用的npc势力。罗德在游戏中也曾经闲得无聊追查过一阵子关于化妆舞会的详情,但是因为实在是太过困难,所以最终他也只是选择了放弃。

        当然,罗德这一次来这里,可并不是为了继续自己在游戏之中未尽的事业。

        他另有所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