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三十章 奔腾的火焰

    第五百三十章 奔腾的火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传来,米歇尔将军猛然一惊,他下意识的拉住战马的缰绳,随后老人抬起头来,向着不远处的河谷望去,只见在那里,一道耀眼的几乎不可直视的光柱冲天而起,紧接着老人便感觉到一股猛烈而炙热的风迎面扑来,那一瞬间老人甚至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他只是惊讶的瞪大眼睛,望着不远处那贯穿了天际的银白光柱。远处低沉的轰鸣声传来,宛如野兽临死前的哀嚎般。

        直到银白的光柱消失,老将军这才浑身一个ji灵,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给了他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他没有多想什么,而是皱起眉头,随后用力的挥了下手。

        “继续前进??!”

        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

        罗德从远处银白的光柱上收回了目光,随后他转过身,望着正沐浴在鲜红的夕阳光辉之下的据点———粮仓在刚才那银白的光辉下在金黄色的大地上投下了一个又一个长长的影子,这正是南方的生命脉搏,如果切断了它,那么改革派将一蹶不振,没有了未来。眼下在外围的据点上,依稀可以看见零星的人影,米歇尔将军在离开据点时带走了大部分的士兵,眼下据点内最多不过百人。对于罗德来说,这几乎已经和不设防没有丝毫的区别了。

        “好了,猴戏耍完了,主人?!?br />
        就在这个时候,塞雷斯蒂娜的声音再次从罗德的内心深处浮现,即便不用特意去观察,罗德也能够很轻松的从这位魔鬼大小姐的语气之勾勒出一幅不爽而又疑惑的表情。

        “你认为这真的有用?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明明身处上风,却非要白痴的跑到对方面前去显摆不可?就算是对于折磨与酷刑相当热衷的本小姐,也断然绝对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呆呆的跑过去被对方拉个同归于尽的意义究竟何在?”

        “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正义是没有办法获得胜利的?!?br />
        罗德耸耸肩膀,嘴角微翘,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回答道。

        “人们总会将邪恶描述的异常强大,以此来作为恐吓与警告,但是无论多么强大的邪恶都必然要被击败??墒撬俏薹ㄏ胂蟪鲆桓鼍偬煜碌男岸窀萌绾伪换靼?,那么等待他们愚蠢的犯错自然是最合理和最容易让人接受的手段了?!?br />
        事实上,在不死大军进攻开始之前,罗德就已经离开了河畔谷底,悄无声息的重新潜入了格罗索平原,仿佛一只饿狼般潜伏在据点附近,安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出现。至于出现在河畔谷底的那个死灵法师,只不过是罗德利用自己的装扮加上幻化于形的天赋,将自己的召唤精灵暂时改变成了和他同样的姿态罢了。虽然说这种表面上的幻术只要稍微一被攻击到就会被立刻解除,不过罗德却是一点都不担心,他可不认为那群杂牌军真有胆子和实力打进来。而事实也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那些家伙光是看见亡灵战士就已经吓的快要瘫痪在地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直在后面打酱油的亡灵法师,当然,这也和塞雷斯蒂娜抢风头吸引了足够多的注意力有关…………

        “廉价,无聊,愚蠢的想法?!?br />
        塞雷斯蒂娜对此显然不屑一顾,她冷哼了一声,接着便没有了声息。而罗德在听到塞雷斯蒂娜的回答之后,也是什么都没有说,他重新收回了思绪,随后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据点,同时双手向下一摸,伴随着罗德的动作,两把魔法短剑悄无声息的从他的腰间跳起,安静听话的落在了罗德的手掌之。现在改革派的士兵一定会在为自己的死里逃生而感到幸庆,这个结局也不错,大团圆,好莱坞向来的主旋律不就是这个么,正义必然获胜,邪恶必然失败———这是正邪之间的较量………

        或者应该说是人种之间的较量?

        罗德微眯起眼睛,将这个忽然出现的无聊念头抛到了脑后,随后他俯下身子,悄无声息的向着据点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他小心翼翼的隐藏在黑影之,一面注意着城墙上士兵们的视线,一面飞快的从乡间田野的稻草堆飞掠而过,仅仅只是几个起落之下,罗德便来到了据点的外围。他抬起头来,望着眼前四米多高的城墙,随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冷气。

        “嗯?”

        一个正巧走到城墙边的士兵下意识的看见在眼角处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疑惑的俯下身子,向着城墙下望去。

        冰冷,锋利的剑刃悄无声息的从后面刺穿了他的脖颈,倒霉的士兵张开了嘴巴,他本能的想要喊叫些什么,但是空气却完全从那被撕裂的创口露了出来,罗德反手握住短剑,没有丝毫表情的向下一按,随后他伸出右手,按在对方的后背上向前一推。

        “咚?!?br />
        伴随着一声微弱,沉闷的重物坠地声,世界再次清静了。而罗德则没有丝毫犹豫,他迅速闪过身子,再次潜伏进了黑暗之。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个巡逻士兵走了过来,他们的表情上带着焦急和疑惑,很明显,他们似乎听到了什么,在来到城墙上之后,两个士兵左右张望了一眼,他们伸出手去,按住腰间的佩剑,接着大踏步的走到了城墙边………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德的身影再一次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坐在指挥室之,米歇尔的副官无缘无故的感到有些焦急,他放下了手的酒杯,站起身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的夜色,此刻太阳已经彻底沉到了地平线以下,夜色宛如一层厚重的纱般笼罩在大地上,即便有光之龙魂的庇护,大地上那清丽的月光还是不由的让副官感到有些寒意,他将目光望向据点外金黄色的麦田,银白的月光笼罩其上,而看见这一幕的副官却是不由的皱了下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自己眼前的不是麦田,而是由累累白骨所堆积而成的战场。

        米歇尔将军的情况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副官有些烦躁起来,他不是没有看见在入夜之时那一道贯穿天际的银白光束,不管那究竟是什么,可以肯定河畔谷地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不知道米歇尔将军怎么样,虽然他说是去增援的,但是对方可是死灵军团啊,万一被打败了可怎么办?眼下自己放手据点的不过百人,如果这个时候遭遇到进攻的话………

        想到这里,副官就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渴,他伸手拿起酒杯,这才发现里面已经彻底空了。这让副官不满了撇了下嘴,随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继续在这里胡思乱想也不是办法,首先做好自己的工作吧………

        “来人?!?br />
        副官转过身走到门前,打开门喊了起来。如果是以往的话,很快就会有士兵一路小跑着来到他的面前,向他询问有什么吩咐。但是这一次,副官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见有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让他不由一愣。

        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副官不由的探出头,向着外面望去,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影,暗淡的火光在微微的晃动着,不时发出了噼啪的燃烧声。但是除此之外,却再也看不见任何人影。没有巡视的士兵,也没有原本应该站在走廊上放哨的卫兵。

        看见这一幕,副官不由的心一惊,他这才回想起来,刚才自己望着外面的时候,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有士兵在城墙上巡逻了,难道…………??!

        想到这里,副官急忙关上门,接着他转过身就打算一个箭步冲到窗边仔细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但是就在他转过身才走了刚刚两三步的时候,他的脚步却又再次停了下来———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他惊恐的发现自己身后不远处凭空出现了一个全身包裹在漆黑长袍之的男人。他的脸孔被面具遮挡,看不见他的脸,但是副官还是很快就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杀意。

        “你,你是什么人??!“他一面向后慢慢的退却,一面抽出长剑,同时高声叫喊了起来。试图想要通知自己的部下,但是面对他的质问,那个古怪的黑衣人却是嘿嘿冷笑了起来。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也不需要再去期望你的那些部下,这位先生,现在,这座据点里只剩下你和我,而你,也很快就会和他们去同一个地方了?!?br />
        圣魂在上??!

        听见这个黑衣人的说话,副官不由的心一紧,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自从米歇尔离开之后,他就一直在担心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当这件事真正发生在他面前的时候,这个可怜的副官已经没有心情去感叹自己的未卜先知了。相反,他的内心充满了无比的恐惧,要知道为了谨慎起见,在米歇尔等人离开据点之后,他可是派人封闭了所有的入口,这个人是如何混进据点来的?而且…………他又是如何杀掉了整个据点里的士兵的?

        想到这里,这个倒霉副官只感觉一阵刺骨的寒意顺着自己的脊梁骨飞窜而上,据点依然是如此安静,安静的没有丝毫声音。但是此刻对于这个可怜虫而言,没有比这寂静无比的环境更让人感觉到绝望和恐惧的。

        我必须离开,必须离开………

        他一面小心翼翼的望着眼前的黑衣人,一面慢慢的向着门口移动,而对方则安静的注视着他,似乎就好像在看一个表演猴戏的愚笨演员似的。但是副官并不在乎这些,他现在满脑子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跑,离开这里,远远的离开这里,将这里发生的一切报告给米歇尔将军,只要他能够离开,能够从这里逃出去的话………

        “喝?。?!”

        眼看着自己距离门口越来越近,副官忽然怒喝一声,接着他用力向着眼前的黑衣人扔出了自己手上的长剑,随后他迅速转过身,向着门外冲去………

        而就在下一刻,闪烁着寒光的剑刃就从后面洞穿了他的胸口,可怜的副官长大嘴巴,圆睁着眼睛,他无助的伸出双手,绝望的注视着那距离自己并不算遥远的大门,随后颓然的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这是最后一个?!?br />
        罗德甩掉了短剑上的血迹,随后他收?;厍?,接着伸出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随后扔在了地面上,随后罗德也脱掉了自己的黑色长袍———对于他来说,这些伪装的作用已经到此为止了,他没有必要继续在为这东西浪费时间。

        那么,接下来………

        “让我们开始一场盛大的烟火party吧?!?br />
        望了一眼脚下的尸体,罗德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随后他转身走到阳台边缘,接着,伸出手去———而伴随着罗德的动作,一张鲜红的卡牌缓缓浮现,出现在罗德的手。

        【检测到结界卡牌,硫磺之河】

        是否唤醒?

        唤醒。

        罗德抬起头来,望向眼前的夜空,同时在内心深处回答道。而伴随着他的回答,原本悬浮在罗德手心之的鲜红卡牌顿时爆发出耀眼的火光,熊熊燃烧的红色火焰冲天而起,在那夜幕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之环。

        【警告,由于支配者跳过核心卡牌进行召唤,启动卡牌将每秒消耗百分之一经验,是否继续?】

        继续。

        火焰越发猛烈,罗德的身体已经彻底包裹在了火焰之,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上原本充沛的力量正在飞速的流逝,而就在罗德的眼,系统界面之下的经验数值也是在一路下滑………而伴随着经验值的飞快消耗,一道道火焰的符从爆发,它们在夜幕之上组合,排列,扭曲旋转着形成了一道道神秘复杂的符,而罗德则紧咬牙关,一面承受着眼前这强烈无比的炙热气息,一面抵抗着那强大无比的压力?;鹧娴墓馊ソダ┥?,很快就将格罗索地区笼罩在了其。

        时间已经不多了。

        罗德咬住牙关,望着缓慢向着天边扩散的鲜红光圈,硫磺之河是用来消灭这一切的最佳选择,但是它的缺点在于需要维持的时间实在太长,而且间不能够被打断,这也是为什么罗德必须引走米歇尔将军,同时杀光据点里的所有士兵的原因,在引导这张结界卡牌的时候,罗德是不能够做出任何动作的———而他可不希望像很多游戏和小说之的白痴boss一样在最后关头因为某些突发事件和功亏一篑。很快,伴随着罗德的动作,火圈依然蔓延开去,而在这火圈之,仔细看去却活发现,那些本来排列着非常规律的火焰符,此刻却好像被强行拉扯变形了一般,变的层次不齐,仿佛一道道毫无意义线条。

        随后,他缓缓的举起右手,用力一捏!

        “啪!”

        鲜红的卡牌应声破碎,而伴随着罗德的动作,原本直冲上天的火焰此刻却仿佛一条巨蛇般连尾巴都收了回去。紧接着,整个鲜红的火焰法阵为止一暗,接着迅速消失。刚才那映照着整个大地的火光就仿佛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未曾存在过似的。

        “呼…………”

        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一幕,罗德却是丝毫没有感到惊讶,他放下手掌,长长的出了口气,接着整个人就立刻飞跃而出,化为一道黑色的阴影飞快的离开了据点要塞的范围。而直到这个时候,在那漆黑的夜空之,却是再一次浮现出了一道道的火红线条———它们乍看之下就仿佛孩童的随意涂鸦,但是很快,这些线条就在夜空成型,勾勒出了一副辉煌的火焰之河流的图案。

        随后,咆哮着的火焰顺着这条天空河道轰鸣而下,扑向了大地。

        首先降落的是宛如暴风骤雨般的火雨,它们从天而降,如同瀑布边缘飞散的水滴般向着这片金黄色的大地洒落而下,很快,浓烟四起,紧接着明亮的火光从飞窜而出,它们摇晃着在金黄色的麦田之蔓延开去,而原本应该是守备森严的据点和粮仓此刻也是到处浓烟滚滚,一片漆黑。

        但是这仅仅只是开始。

        鲜红的火焰之河呼啸着从天而降,将眼前的据点彻底吞噬在了那灼热的洪流之,原本在地面上肆虐的火焰在这纯粹的元素洪流面前甚至还没有掀起半点风浪就被悄无声息的融入其,从远处望去,只见大地的央为止一亮———但是很快,那鲜红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任务完成。

        斜靠在山坡的树干上,望着下方已经彻底陷入了一片火海的格罗索平原,罗德长长的出了口气。接着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随后转过身消失在了黑暗的阴影之。

        对于罗德来说,这只是一个开始。

        但是他可以肯定,对于改革派和南方来说,这已经是末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