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二十六章 自编自导自演最佳奥斯卡(上)

    第五百二十六章 自编自导自演最佳奥斯卡(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改革派来说,米歇尔将军的要求其实句句在理。但是他们却依然不肯出兵,这倒并不意味着改革派的智商真有这么低,而是他们自己也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改革派的人手不足。

        眼下改革派所掌握的军队,大部分都是南方军团的士兵,剩下的则是那些贵族和富商们豢养的私兵,以及各个城市之中的城卫兵口私兵和城卫的战斗力暂且不提。光说南方军团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虽然在最初叛变之时,改革派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那些有可能给自己带来巨大麻烦的将领全部监禁了起来。但是这些毕竟还是少数,在南方军团之中,除了支持改革派的人第五百二十六章自编自导自演最佳奥斯卡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中立的将领,他们手握重兵,但是对于改革派和王党之间的争斗因为各种各同样的原因而选择冷眼旁观。也正因为如此,改革派才如此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刺ji到那些人,结果外患还没有搞定,内忧就出现了。

        这也是为什么米歇尔将军敢在信里直接对他们吹胡子瞪眼睛而这群人却依然无奈的原因。他们毕竟还没有获得合法的权力,所以如果米歇尔将军真的不愿意听从他们的命令而是选择撤离格罗索的话,那么改革派也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闪人,就算他们发下什么“军令?!比思页腥喜怀腥匣故且换厥露?。

        也正因为如此,事实上真正愿意听从改革派命令行动的军队并没有他们希望的那么多,而改革派在宣布**之后并没有急着稳定基础,而是打算试图趁机进攻帕菲尔德也消耗了他们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兵力。眼下他们已经调动了所有可以调动的人手,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去援助格罗索。

        如果换了是第五百二十六章自编自导自演最佳奥斯卡其他的地方,说不定改革派咬咬牙也就任凭那个亡灵法师去折腾了,大不了等他们前线稳定下来之后再抽回手来收拾那个麻烦。但是现在,他们却没有办法这么做。格罗索地区可是南方目前唯一可以依靠的粮食储备所在,万一那里出了问题,那么就意味着整个南方接下来半年的口粮就要彻底完蛋了!虽然改革派也可以寄希望于光之议会,但是之前光之议会的中途变卦已经让他们察觉到一丝不妙的气息。虽然说改革派一直都是在依靠光之议会,但是他们也一直提防着对方将手伸进自己的地盘。如果格罗索完蛋,那么他们的粮食就必须完全依靠进口,而光之国肯定会借机狮子大开口………改革派可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拎上脑袋造反,最后却给别人做了嫁衣。

        “根据情报显示,那个该死的死灵法师一直沿着东边前进,看样子它还打算继续深入一一我们必须阻拦住它!”

        “但是我们现在的确人手不够,你必须承认,目前议会之中除了城卫兵之外,只有私兵…“…至于南方军团………,我们已经调动了所有可以调动的人手,目前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前往援助格罗索了??!”

        “那该怎么办?难道放弃吗?那个该死的死灵法师已经毁掉了两三个村落,天知道它首先现在究竟有多少死灵生物。如果我们再继续在这里坐下去,那么恐怕那个家伙就会带着成千上万的死人打上门来了??!”

        “或许我们应该讲前线的军队抽调回一部分,等到歼灭死灵法师之后再…………”

        “开什么玩笑,你难道不知道li蒂亚正在召集军队吗?现在从前线抽调士兵,这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但是我们必须首先解决眼前的危险,如果我们无法消灭那个死灵法师,那么前线也是无法稳定的??!”

        “星月法师塔如何?或许我们可以寻求那些法神的帮助?”

        “那群该死的法师自从我们宣布**之后就封闭了法师塔,连他们的鬼影子都见不到,我看那群狡猾的法师根本就是打算置身事外??!我想就算我们找上门去,也不会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回应?!?br />
        “或者………,我们可以从那些被监禁的将军之中选出一个愿意支持我们的,由他出面去说动那些保持中立的军团…………”

        “你疯了?现在关起来的那些家伙可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万一把他们放出来,他们会成为比死灵法师更加头疼的麻烦??!”

        “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在再次从边境召集军队呢?或者我们可以抽调一部分海军?”

        “那需要多少时间?我们目前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等他们从海上回来,恐怕我们都变成不死生物的食物了??!“上私兵,私兵?。?!反正不死生物不是人类,它们没有多好的军事素养,只要大家集合起私兵,交给一个值得信赖的将领去率领的话,想必一定可以歼灭这些不死生物?!?br />
        “私兵?我们手中的私兵仅仅只够?;ぶ鼙叩陌踩?,怎么可能派遣到格罗索去………”

        “你这是在找借口,你根本就是害怕………”

        “胡说八道什么,我只是提出自己的合理看法而已,难道你不害怕嘛?”

        大厅之中人声鼎沸,争吵声不绝于耳,乱哄哄的就好像是午后的闹市般,光是听着这些争论,吵闹的声音就足以让人觉得头昏脑胀,不能自己。负责记录的文书官员放下手中的羽毛笔,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这才抬起头来望着眼前这混乱不堪的一幕,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这场会议还需要很久才会有结果。

        就在改革派为该如何对付亡灵法师而吵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在格罗索,同样也有一个人正在为眼前的布局而头疼不已。

        “我说了,大姐姐,这个时候应该让团长飒爽登场,那群愚民肯定会对他感恩戴德的,这样一来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这可不是写言桔小说,泡泡,我觉得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来才对,这样更有戏剧性,而且我认为这样也会带来更大的影响力?!?br />
        “但是这个结局太俗了!大姐姐,你这个提议根本就是那些好莱坞的垃圾爆米huā电影!”

        “每年决出奥斯卡奖的也就是这些电影,而且它们的票房也都是有保证的,这说明大多数人都喜欢这个,泡泡?!?br />
        “哎呀哎呀,两位有什么好争论的,不如听听我的建议怎么样?在紧要关头,忽然一颗陨石从天而降,接着搞定了一切大结局,多么完美!”

        “…………………”

        “………………………”

        “七恋小姐,你这个提议也太超展开了一些………”

        “哈啊……………”

        坐在椅子上,罗德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同时叹了口气。此刻他正坐在一个荒寂无人的村落之中,这是罗德前进道路上的第四个村落。不过和之前几个相比,这里却早已经是荒无人烟。很明显,这附近的居民在亲眼见到和听说了那些惨状之后果断的选择了离开。也正因为如此,罗德这才会悠闲的坐在这间没有人烟的酒馆之中,制定着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罗德的计划很舟单。

        虽然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他的不死大军“副牌”已经超过了八百张,足以组建一个小型军团,但是罗德却并没有打算依靠这些死灵战士真的顺势打进改革派的中心去,毕竟他手下的这些不死生物可并不算很强,就算全派出去,也不会给对方带来什么毁灭性的打击。对于罗德来说,给南方造成恐慌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么接下来,他就该考虑如何收手了。

        这也是罗德通过心灵连线将自己的部下召集起来在这里进行讨论的原因,他需要一个完美的剧本来为这次的行动划上句号。但是这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首先这要和罗德本身的任务一进攻格罗索不能冲突,其次,即便这只不死大军必须被击败,也不能够败在改革派的手里。原本罗德如此大张旗鼓的发动死灵攻击为的就是动摇改革派在南方民众中的威信,他可不期望自己弄巧成拙,反而变成了对方巩固威信的垫脚石。

        那么,在接下来该如何让这群死灵大军“合理”的战败消失,就是罗德必须要为之头疼的一个问题了。忽然消失是肯定不行的,如果罗德仅仅只是搞定了格罗索然后就拍拍屁股离开的话,说不定就会给改革派以攻击王室的口实,这是罗德绝对不愿意看见的。

        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在召集了小小泡泡糖,金丝雀和七恋之后,三人的确给出了她们的建议。

        小小泡泡糖的剧本是非常俗套的英雄战记,在泡泡看来,罗德应该先让不死大军压跨那些南方改革派的士兵,而就在对方绝望的时候,罗德这才飒爽登场,干掉了死灵法师,接着消灭了不死军团,随后他再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一、他不在这里,但是这里依然留着他的传说。

        这个提议罗德并没有通过,毕竟除了格罗索之外,罗德还有菲亚特的矿场要处理,如果被改革派知道自己来到了这里,那么他们肯定会加强警戒,对于罗德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在眼下这个敏感时刻,非必要的话,罗德也不期望自己和亡灵军团联系起来,不然传到li蒂亚的耳中,还不知道那位大公殿下会有什么想法。

        至于七恋的想法就更加无厘头了,她干脆提议双方就在格罗索平原的农田上展开一场天战,而就在双方战斗ji烈的时候,忽然一颗陨石从天而降一轰的一声世界就清静了,看,这是多么方便快捷的手段?

        这个大纲理所当然的也被罗德打回重写,先不说这是多无聊的超展开,罗德手下要是真有可以召唤一颗陨石轰炸格罗索地区的王牌他还不辞辛苦跑到这鬼地方来干什么?公款旅游吗?

        那么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金丝雀的剧本了。

        不得不说,作为罗德原本的副官,金丝雀还是给出了一个让罗德很满意的答卷,一个非常好莱坞似的展开一一首先,罗德派遣不死大军将改革派的犁队彻底压垮,接着在他们危难的关头,罗猴召唤出塞li亚,让这位战天使在众目睽睽之下独自抵挡数千不死军队,并且最终奋不顾身的“诛杀”了死灵法师,消灭了那些带给人类威胁的不死大军这样做肯定会给改革派出一个难题,而他们如果选择趁机攻击塞li亚,那么无疑会降低改革派在民众心目之中的地位和影响力。而如果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塞li亚离开,那么也同样证明了改革派的无能和战天使存在的重要性。

        这就好像所有好莱坞大片之中坚持到最后的主角都会在生死危急的关头会忽如其来的得到意想不到的援助般,多么主旋律,多么华丽的展开,多么充满了人文关怀的结局,如果表演得当,一定可以在北美获得单周最高票房一一这可比那群白痴的明明有飞行工具不去乘坐却非要自己徒步走进火山口去扔掉一枚戒指的愚蠢故事要好的多了。

        “就按照金丝雀的想法来吧?!?br />
        最终,罗德还是做出了决定。而听到他的回答,另外两人很明显的非常不满。、

        “哎…………”主人,您不再考虑一下吗?我觉得巨大陨石忽然坠落很有爱啊…”…”

        “又是市场的胜利!这个该死的世界,团长,你不能向商业化妥协?。?!文青有什么不好?!”

        对于七恋和泡泡的抱怨,罗德直接的选择了无视,他停下了正在敲击桌面的手指,随后微微皱起眉头。

        “我已经决定了,那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一一现在,汇报一下你们那边的情况吧,金丝雀?”

        “要塞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异样,老沃克先生一直按照你的吩咐联络自己的部下在南方民众中散播那些流言一一至于效果如何,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罗德?!?br />
        “很好,七恋?li洁的情况怎么样?”

        听完金丝雀的报告,罗德自然而然的就关心起了另外一个人虽然他在临走之前曾经对七恋说过如果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可以直接联络,不过直到现在为止,七恋也没有联络过他,由此可见最近云雾之巅要塞的情况应该还算平稳,只是不知道li洁的表现如何。

        而听到罗德的询问,七恋先是轻笑了一声,这才开口做出了回答。

        “她很好,主人,这段时间里她一直都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看的出来,她做了很大的努力?!?br />
        看来表现的并不算好啊………听到七恋的回答,罗德不由的挑了下眉毛,七恋用了“努力”来形容,就说明在这位火元素领主来看,li洁的表现只有“态度”才值得称赞了。

        不过………也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交给你了,七恋,别忘记我们的约定,如果你想要奖励的话?!?br />
        “当然,主人,请您放心,我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教导她的?!?br />
        伴随着一连串宛如银铃般的轻笑,七恋的心灵波动渐渐消失,而得到她的回答,罗德嘴角微翘,接着他重新将注意力收回,随后,罗德伸出右手,翻过手掌,很快,一黑一白两张卡牌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一圣剑星痕,魔剑梦魇。

        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梦魇的攻防属性再次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其中攻防属性各提升了三点。而原本漆黑的卡牌背面,此刻却是破损了一个小小的角落,骤然望去就好像是背面的图案被人敲碎了一个角般的不和谐,不过罗德很清楚,这并不是召唤卡牌损坏的信号。他翻过卡牌,很快,一行新的系统提示出现在了罗德的眼前。

        自从在赛蕾丝蒂娜那里得知了她曾经说漏曰的过去之后,罗德发现梦魇卡牌上多出了这么一道提示,而这也是验证了他的猜测,很明显,圣剑套牌是一套被封印的神器,如果自己想要完全发挥出它们的力量,就必须彻底搞清楚它们的历史以及过去的秘密。而现在,梦魇卡牌的其中一角,已经被展现了出来。

        至于星痕,却还是毫无动静。

        想到这里,罗德的眉毛微微一挑,眼下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场景,剧本,演员都已经到齐,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主演了。

        可是问题在于,这位主演会不会答应演出这幕戏剧呢?

        罗德伸手翻转,伴随着他的动作,洁白的圣??ㄅ拼铀氖种谢夯焊∑?,接着白光一闪。

        “唰??!”

        一道耀眼的寒光宛如雷霆般刺破空气,停在了罗德的脖颈前,战天使安静的举起长剑对准罗德,她的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我需要一个解释,主人?!?br />
        接着,塞li亚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