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鲜红的魔性

    第五百二十五章 鲜红的魔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个原本应该是平静无奇的夜晚,此刻却好似被鲜血和火光照耀的鲜红无比。

        血红之夜。

        火焰疯狂的吞噬着房屋,哭喊声,尖叫声,惨叫声融合在一起,死灵战士们沉默的行走在燃烧的房屋与田间,向那些手无寸铁,毫无反抗之力的人挥下了屠刀。它们没有思想,没有感情,没有信念,唯一所拥有的只有执行命令,剥夺他人的生命———这是它们存在的唯一价值。

        “你,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农夫手握着镰刀,面色苍白的注视着眼前正在缓缓向自己靠近的死灵战士。在他的身后,他的妻子正紧紧搂着抱着大哭不止的儿子,蜷缩在墙角,他们面如土色的望着眼前这令人恐惧的存在,但是却什么也做不了。死灵战士们并没有去听对方的尖叫和怒喝,它们甚至没有理会和观察在自己面前的究竟是什么,它们只是安静而沉默的走上前来,举起手中的武器,试图收割眼前的生命。

        “喝啊啊?。?!”

        就在这危急的关头,望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农夫忽然爆发了起来,他大喝着张开双臂,直冲向前,硬生生的冲到了死灵战士们的身边,伸出自己粗壮的胳膊仿佛一堵墙般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接着,他转过头去,望着自己的妻儿。

        “快走,你们快走啊啊啊?。。?!“惨叫声不可遏止的从农夫的嘴中爆发而出,因为就在与此同时,死灵战士们已经挥下了自己手中的长剑,刺入了眼前男人的身体。但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伤痛,他并没有放弃,而是大喊着反手抓住了插入自己身体中的长剑。转过头望着正抱着孩子头也不回,跌跌撞撞的从这房子里跑出去的两人。

        “离开这里,跑远一点,快跑…………”

        农夫的话到此为止,伴随着寒光一闪,他的头颅高高的从空中飞起,在鲜血的衬托下划过一道弧线,接着重重的落在地面上。直到这个时候,他的眼睛依然圆睁着,带着无比热切的期望注视着那已经毫无人烟的出口。

        对于他而言,没有听到随后传来的凄厉惨叫和戛然而止的哭喊声或许是一种幸福。

        “…………真是太棒了…………”

        赛蕾丝蒂娜环抱双臂,闭着眼睛聆听着眼前从这被火焰吞噬的村落之中所传来的惨叫与哭喊声,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每听到一个生命的逝去,这位魔鬼大小姐就感觉到一股电流般的快感瞬间顺着自己的脊椎飞掠而过,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整个人就好像是在三伏天中一口气喝下了一大杯冰凉啤酒般的清爽。

        “生命的终结…………卑微者的生命只有在死亡的这一刻才显的如此有意义,本小姐已经受够了看这群低等贱民像猪一样的在烂泥塘中打滚,为了能够努力的生存下去而不顾一切,这可并不是本小姐的爱好。现在,他们终于为本小姐提供了自己应有的价值,用生命所演奏的乐曲虽然还稍微显有些粗糙,不过…………也值得本小姐用心去聆听和欣赏了?!?br />
        “看你的样子似乎很乐在其中?”

        罗德站在赛蕾丝蒂娜身边的土坡上,望着眼前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的村镇,死灵战士的推进速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快,那些才刚刚从睡梦之中醒来,甚至还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乡村野夫们根本没有来得及组织起任何反抗,就被脆利落的屠杀干净,一个不剩。夜风吹拂而过,夹杂着火星以及烧焦的气息,有木头的,也有人的………

        “这是当然的,主人?!?br />
        听到罗德的询问,赛蕾丝蒂娜优雅而轻盈的原地转了一圈,那漆黑华贵的镂空裙摆伴随着少女的动作旋转而起,而在这位魔鬼大小姐的脚下四周,到处都是被撕裂,痛苦挣扎,原睁着双眼,覆盖着鲜血的残破尸体。这些都是赛蕾丝蒂娜的杰作,虽然在罗德看来,在很多方面这位大小姐比起她的魔鬼同胞来说都还尚有差距,不过至少在给与他人痛苦这一点上,赛蕾丝蒂娜和她的同类一样无比称职。

        “将脆弱的生命掌握在手中,任凭自己操纵的感觉真是无与伦比的美好。没有什么比这更加让本小姐感到愉悦的,就好像一朵美丽无比的花朵,你可以选择小心翼翼的将它捧在手心,做成标本保存它的美丽?;蛘甙簿驳脑谝慌宰⑹幼潘氖⒖胨ヂ?。但是………本小姐更喜欢将其一把捏碎,将那美丽,闪耀着微弱光辉的小生命彻底碾碎……”

        说到这里,赛蕾丝蒂娜伸出右手,做了一个紧紧握住的姿势。

        “那一瞬间的快感是无与伦比的,这是在最强劲的力量的展示,它可以无情的剥夺一个弱小的存在,无论它是多么努力,多么坚持,多么顽强………但是它的下场,却依然只有被碾碎一途………这才是本小姐最最喜欢的娱乐,没有什么比欣赏生命临死前的挣扎更加有趣的戏剧了?!?br />
        “我并不怀疑你的想法,赛蕾丝蒂娜?!?br />
        听到赛蕾丝蒂娜的回答,罗德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望着眼前燃烧的废墟,同时微微转动着手中那块腐烂的木棍,白骨面具遮挡住了罗德的面孔,没有任何人看见他的面前。

        “不过塞li亚会怎么想呢?如果她在这里的话………”

        “啊,塞li亚啊?!?br />
        听到罗德的询问,赛蕾丝蒂娜似乎很无聊的摆了摆手,看起来仿佛根本就不在乎这一点似的。

        “主人你根本不必担心那个小家伙,或许那家伙对于本小姐的享乐主义有所抱怨,但是如果光就这件事本身而言的话,本小姐可以以名誉向您担保,哪怕您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杀的一干二净,那个死脑经的小傻蛋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br />
        “哦?”

        听到这里,罗德不由的皱了下眉头,转过身来,带着一丝好奇和疑惑望着身边的少女。坦白来说,之前罗德之所以询问赛蕾丝蒂娜这个问题只不过是想要打击一下这位魔鬼大小姐的嚣张气焰而已,但是他并没有想到,赛蕾丝蒂娜却会给自己这么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为什么?”

        “啊,对了,本小姐忘记了主人你并不是那个时代的人…………”

        听到罗德的询问,赛蕾丝蒂娜那双鲜红的眼眸转了一转,接着她伸出一只手,放在胸前———这一刻,这位大小姐身上骤然爆发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压与气势,仿佛站在那里是,是一个存在于天地之间,俯瞰万物的残暴之王一样。

        “因为,这些猪愚蠢的将他们的武器对准了他们的守护者?!?br />
        “因为,这些猪愚蠢的选择了对抗他们的主人?!?br />
        “因为,这些猪愚蠢的舍弃了他们最后的荣耀…………这是反逆!遵从创世之条约,任何反逆者必将判处死刑!他们的灵魂将会永恒的在火焰之中灼烧,以警示所有的后来者不可对抗,不得对抗,不许对抗的存在!他们胆大妄为的试图对抗他们的守护者,那么他们就将必遭惩罚!无知与无能不是借口,也不是理由!不管他们如何辩解,都无法抹去自己身为罪人的烙印,而他们所犯下的罪恶,唯有经历过最绝望的痛苦才能够给与赦免?!?br />
        说道这里,赛蕾丝蒂娜眼中的红光大盛,接着她一甩右手,很快,漆黑的荆棘长鞭再次从少女的衣袖中飞出,飞向了熊熊火焰燃烧的废墟之中,紧接着只听见一声尖叫,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被荆棘长鞭从火堆中撕扯了出来,她的双手紧紧抓住荆棘长鞭,两条赤luo的双腿上到处都是伤痕与灼伤的痕迹。但是赛蕾丝蒂娜却丝毫没有顾忌她的惨叫与求饶,而是将这个女子高高的吊在空中,两只鲜红的眼睛骤然眯起。

        “这是血祭,也是警告,主人。任何人不得背叛他的主,反逆之罪是很重的。创世之初,圣龙依靠的是鲜血与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这才获得了它们所拥有的地位,但是…………哼,白痴的光之圣龙我们就不要去管它了。想要擦净满手的血腥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看在曾经的盟友的面子上,本小姐………………”

        说道这里,赛蕾丝蒂娜猛然闭上了嘴巴,接着飞快的望了一眼罗德,随后重新抬起头来。而伴随着少女的这个动作,又有两条荆棘之鞭宛如毒蛇般缠绕在女子的双腿上,向上延伸。

        “主人………这是本小姐对您的告诫………不要妄图宽恕那些反逆的罪人,唯有铁与血,才是力量与权力的保证?!?br />
        赛蕾丝蒂娜话音刚落,只见那两条荆棘之鞭便忽然向着女子的双腿之间用力一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锐,锋利的荆棘之刺就这样从下而上的贯穿了女子的身体,鲜血不住的从她的嘴中喷洒而出,那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体此刻更是如同鱼一般本能的颤抖和摇晃,腥臭的液体夹杂着腐物与鲜血宛如瀑布般从女子的双腿之间流淌而下。而看见眼前的这一幕,赛蕾丝蒂娜眼中的红光越发明亮,接着她轻轻摆了摆右手,很快,荆棘长鞭向旁边一甩,就只见那具尸体仿佛破布一般被塞勒斯蒂娜扔进了火堆之中。而直到这个时候,赛蕾丝蒂娜这才拍了拍手掌,刚才浮现在那姣好面孔上的狰狞与危险的杀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幅优雅,柔和的笑容。少女就这样带着盈盈笑意,伸出手去提起裙摆,宛如参加晚宴出场的贵族小姐一般,姿态优美典雅的从自己脚下的这座尸山上走了下来,来到了罗德的身后。

        “接下来该怎么做呢?主人?您的目的,不会仅仅只是这样而已吧?!?br />
        “当然不是?!?br />
        面对塞勒斯蒂娜的询问,罗德摇了摇头。

        “这才仅仅只是开始,正如你所说,有时候,如果咬的不够疼,那么他们是不会知道痛的?!?br />
        这是一个难忘的夜晚。

        而对于格罗索平原来说,这一夜则变成了他们的噩梦。

        之前传出有死灵法师在格罗索平原周边活动的消息时,人们大多只是带着紧张与不安,甚至还有人认为这不过是流言而已。但是现在,流言已经变成了现实,仅仅两天的工夫,就有三个村镇被死灵大军攻陷,除了极少数运气好的难民从中逃离之外,大部分人都没有能够逃过亡灵军团的屠刀。而这,也终于在整个平原上掀起一股恐惧的死亡旋风。

        一时间,人人自危。

        虽然眼下正是丰收的季节,但是农田中却再也看不见半个人影,为了躲避那传闻之中的不死大军,农民们也放下了自己的农具,拖家带口的逃离这里,前往南方腹地的大城市躲避灾难。而那些乡绅富商更是早早就乘坐马车离开了他们的庄园和农场,狼狈不堪的逃到了远方。

        “该死??!”

        米歇尔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望着眼前摊开在自己面前的信纸,老将军只感觉到一阵无力。

        已经过去两天了,在他发出紧急求援之后,过了整整两天才受到了南方议会的回信。但是信中的内容却是差点儿让米歇尔吐血三升———由于没有足够的人手,南方议会拒绝了米歇尔将军请求援军的提议。他们命令米歇尔将军“务必”消灭此刻肆虐在格罗索平原周边的不死军团,而且他们唯一的援助居然是“允许”米歇尔将军征召民兵???

        看到这里,米歇尔恨不得一个耳光子把南方议会那群白痴全部扇死。

        征召民兵?那群大腹便便的白痴老爷以为我们这是去围剿山贼呢?对方可是不死大军啊,要那些民兵有个屁用?更何况现在格罗索平原人心惶惶,附近的村落居民都跑了个精光,自己要到哪里去征召民兵?

        想到这里,米歇尔就感觉头疼不已,三个村落,就算没有上千,数百人也总是有的。如果那个可怕的死灵法师把这些人都转化为他的士兵的话,那么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胜利的希望呢?

        真该死,如果能够联络到战天使军团的话………

        想到这里,米歇尔将军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想要摸些什么,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面色微微一变,接着整个人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萎靡不振的瘫坐在椅子上。

        对了…………现在,战天使军团已经是他们的敌人了……………

        这一切都怪那群南方议会的蠢货??!

        想到这里,米歇尔将军内心忽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怒火,接着他再次一把扯过信纸,接着拿起羽毛笔,飞快的在信上写了些什么,随后用力的敲了敲眼前的警钟,很快,传令兵闻讯赶到,而当他走进房间时,却惊讶的发现那个一直以来都像个老好人一样稳重的米歇尔将军此刻却是面色铁青,一幅杀气腾腾的样子。

        他这是怎么了?

        “立刻派人快马将这封信递交给南方议会,同时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愿意,那么老子就不干了??!”

        米歇尔将军的速度可比南方议会要快的多,就在这一天的黄昏时分,他的加急快件就已经被快马送到了位于南方海港的南方议会的书桌之上。而几乎就在与此同时,南方议会也正在召开关于眼下一系列事态的会议。

        对于南方议会来说,眼前的事态并不算美妙。

        一开始他们炮轰布伦希尔要塞时尚算顺利,而在那之后,li蒂亚的沉默以及战天使军团的消失也让这些政客和贵族放下了内心深处的最后一丝担忧。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这才胆大包天的想要入侵帕菲尔德。将它从li蒂亚的“暴”之下“解放”出来。

        但是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南方议会这才发现他们似乎走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

        进攻帕菲尔德的战斗已经持续数日,但是效果并不明显,虽然改革派已经在大力组织军队,并且掌握了南方军团的大部分,但是前线军团在帕菲尔德的数个地区依然遭遇到了相当顽强的抵抗,虽然他们也吃掉了一部分帕菲尔德的领土,但是却并没有建立牢固的前线哨站来巩固战果。这让改革派非常心急,他们已经探听到了li蒂亚正在集合和整顿军队的消息,因此更希望能够在对方的军队彻底整理完毕之前搞定帕菲尔德。如果他们能够成功吞并帕菲尔德的大部分土地。那么即便li蒂亚整顿好了军队,那么改革派也可以单方面宣布停战并且请求光之议会的调停。而作为光芒之龙的部下,li蒂亚自然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对于改革派来说,这光明的一幕几乎已经近在眼前??墒鞘率等床⒎侨绱?,光之国的态度忽然开始变的暧昧起来,原本说好会在他们起义之后为改革派提供人员和物资方面的协助,现在却也已经变成了只提供一部分物资协助,而不会派遣光之议会中的强者来提供增援。这对于改革派来说并不是件好事,而南方议会也不知道为什么光之国会忽然出尔反尔,不过现在他们自然是没有本钱和底气去质问的。

        而对于南方议会来说,麻烦不仅仅在此。

        格罗索地区忽然出现的死灵法师才是眼下对他们来说最焦头烂额的大事,连续有两三个村庄被毁灭,惧怕死灵法师威胁的民众纷纷逃到城市中躲避危险。而这也为本来就不安稳的局势更添变数,这两天以来,城里的犯罪和混乱事件骤然上升,城卫兵几乎分身乏术。原本因为宣布**而就不怎么安稳的城市之中,眼下却是更加忙乱。

        如果说这对于改革派而言还不算是烦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个消息可完全就是他们的心头之刺了。

        伴随着难民的涌入,改革派惊恐的听到,在民众之中居然传出了这么一种声音———那就是他们原本就不该**!在他们脱离穆恩公国之前,有li蒂亚殿下和战天使军团的庇护,那些不死亡灵从来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们的土地上。但是现在,他们脱离了穆恩公国,失去了战天使军团的庇护之后,这些不死生物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了!这说明他们当初做的选择本身就是个错误!

        此言一出,对于改革派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本来脱离穆恩公国这种事情,民众就看法不一,虽然很多人在改革派常年的洗脑之下的确很讨厌王室。但是他们同样也不愿意陷入战乱之中。而眼下,亡灵法师的出现却是让这些民众本来就紧张不安的心更加焦躁起来。这也让改革派变的更加被动,如果他们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向民众证明即便没有那些天使,他们也可以从那些不死生物手中守护好国家的话,那么他们就彻底完蛋了??!

        虽然他们也派人去民众之中辩解,并且反而驳斥这些不死生物说不定就是王室的阴谋,为了让民众无法离开天使统治而设下的陷阱,呼吁民众们保持冷静,不要上当。不过可惜的是,改革派的做法实在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毕竟他们的这个借口虽然的确是非常非常的无限接近真相,但是对于民众来说,他们并不相信这种观点。这也让改革派颇为狼狈,不过他们也明白,现在用嘴巴说是没有用的。更何况死灵法师对于改革派而言也的确是个威胁,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暗夜之龙国的人,还是单独出现的死灵法师,但是对于改革派来说,危险必须被排除。

        而就在这个时候,米歇尔将军的第二份快件也摆在了他们面前。

        在信中,这位性格一向温和的老将军难得的大发雷霆,他直截了当的向改革派坦诚以自己目前的人手,根本就不是死灵法师的对手。他必须要求援军的协助,而如果改革怕坚持不派遣援军的话,那么米歇尔将军就会考虑暂时撤离格罗索平原!

        此言一出,顿时让南方议会焦头烂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