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蔓延的恐惧

    第五百二十四章 蔓延的恐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与罗德所预计的一样。

        在从几乎七魂吓掉六魄的副官那里得知袭击者的真相之后,米歇尔将军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虽然在这之前,这位老人也曾经针对袭击者进行过猜测,但是当迷雾揭开之后,他才发现摆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一个最难以接受的答案。

        魔鬼,死灵法师。

        两者之间只要其一就可以让人头痛不已,眼下这双方居然联合起来,出现在格罗索的周边地区,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对于亡灵和魔鬼而言,他们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破坏和毁灭。

        而对于米歇尔而言,这也是一个难以解决和处理的难题。

        如果侵略者是普通的军队,那么他大可以选择加强警戒守护,?;ず昧覆?,接着呼叫增援。随后只要自己死守重要据点,等待援军到来之后双方再合流一同对敌人进行攻击。但是现在,米歇尔却没有办法这么做。如果他选择防守的话,那么死灵法师很有可能把格罗索周边地区的人全部杀光来补充自己的军力,这正是死灵法师最令人恐惧的地方,对于它们来说,死亡并不是结束,而只是开始。如果米歇尔任凭对方继续肆虐下去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要面对成百上千的不死大军了。

        因此死守并没有任何价值,更不要说米歇尔是一个对民众非常关心的将军,即便不从军事角度来考虑,他也不会容忍自己对周边的民众见死不救。但是……眼下制约老将军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手不足。

        和光之国那群娇生惯养的家伙不同,作为穆恩公国的子民,或多或少都和不死生物打过交道,就算没有打过交道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为了防止不死生物的侵袭,不仅仅是战天使军团一直在努力,作为南方军团的将军之一,米歇尔自然也知道关于如何对付不死生物的一些方法。其中最直截了当的方法便是人海战术。在战场上,死灵法师操纵的尸体是有限制的。如果一个死灵法师带着两千人的亡灵士兵,那么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可以用其十倍的人数将这些不死生物彻底吞噬。虽然说亡灵法师可以不停的唤醒不死生物,但是终究有其极限,只要超过了极限,那么它们同样只有死路一条。这也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墒茄巯?,米歇尔手中并没有足够的士兵来执行这个任务。从自己副官之前的报告来看,那个死灵法师吃掉了七个巡逻队,而自己这边又损失了将近两百名士兵,这些恐怕都已经被那个可怕的亡灵法师所转化。而自己手下只剩下六七百人,以这样的人数,真的能够干掉那个可怕的亡灵法师吗?

        更不要说还有魔鬼在侧…………

        想到这里,米歇尔咬住嘴唇,他面色苍白而颓然的重新坐倒在椅子上,沉默了片刻。接着一把抓起旁边的羽毛笔,在洁白的信纸上书写了起来。过了片刻之后,米歇尔写好了信,小心翼翼的将这封信放入信封,接着用蜡泥封好,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接着敲了敲自己书桌边的小钟,很快,一个士兵就匆快走进了房间。

        “大人?!?br />
        “立刻派人将这封信送到南方海港还有,传我的命令,从现在开始进入紧急戒备状态,一切休假全部取消,所有人轮流巡逻,同时撤回巡逻队,派人去警告附近民众,尽可能不要离开村落,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迅速汇报,明白了吗?”

        “是!”

        听完老人的命令,士兵立刻拿起信件,郑重的向老人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开。而直到这个时候,米歇尔这才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抬起头来,那张苍老的面孔上,浮现出了一丝无奈与疲惫。

        “希望……我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吧?!?br />
        接着,老人喃喃自语的说道。

        “看来你的计划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啊,主人?!?br />
        赛蕾丝蒂娜皱起眉头,眺望着远处的村落,她已经等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但是直到目前为止,这位魔鬼大小姐依然没有等到传闻之中的军队,这让赛蕾丝蒂娜极为不满,不过眼下的她看起来倒是心情很好,并没有借机讽刺罗德。

        “这是很正常的,那位老先生虽然心肠一向很软,不过那也只是相对而言,他毕竟是一个军人,将自己守卫的国家放在民众之前也很正常?!?br />
        “守卫的国家?”

        听到这句话,赛蕾丝蒂娜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本小姐真想知道,他守卫的是哪个国家……不过算了,两面三刀本来就是人类的本性,这种怯懦而又卑劣的种族为了活命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的出来,本小姐对此一点儿都不意外”……那么主人,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看样子,他们似乎也不会再派出巡逻队来了哦?”

        “这很正常,赛蕾丝蒂娜?!?br />
        罗德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注视着眼前的景色,在他的手中,无数张卡牌正在反复的旋转——在之前和米歇尔所派出的调查队一战之后,罗德又通过地狱领主的天赋萃取唤醒了将近九十个亡灵战士,到目前为止,罗德手中的这套“副牌”已经拥有了一百五十张之多,几乎是之前的好几倍。

        由此可见,地狱领主这个天赋在人海战术方面有多么可怕。

        但是反过来,这些“副牌”的攻击力加起来,也不是一个塞li亚的对手……

        由此可见,地狱领主这个天赋在特定方面是多么废柴。

        “正如你所说,人类是一种短视的生物,他们大多只看眼前,不看未来?!?br />
        嗯,这很正常,我们没有精灵和天使那样的寿命,对于我们来说百年已经是足够漫长的岁月,我们无法将智慧投射到百年之后也并不奇怪。这就好像全世界的天文学家信誓旦旦的站出来确认在一百五十年之后会有一颗陨石毁灭地球一样……我相信即便听到这个消息,也不会有什么人感到恐慌和紧张,毕竟,在那个时候,他们早就死了?!?br />
        说道这里,罗德摊开了手掌。

        “这些人也是一样,我想,他们现在或许还没有亲身感受到他们所失去的有多么重要。因此,我并不介意教他们这一课,人只有失去才会珍惜,只有被打才会知道疼痛,现在看起来,这些生活在li蒂亚殿下庇护之下的子民似乎并不认为他们从这位大天使长那里获得了什么好处,那么…………我不介意让他们品尝一下失去之后的痛苦与绝望?!?br />
        说道这里,罗德双手仿佛魔术师般的翻转了一下,伴随着他的动作,手中的召唤卡牌顿时消失不见。

        “既然他们不打算过来,那么我们就过去……赛蕾丝蒂娜,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本小姐随时都已经准备就绪,主人?!?br />
        夜幕降临。

        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们从农田之中返回,他们带着满足的笑意回到家里,来到酒馆发泄一天的疲惫和劳累,同时准备着第二天的工作。这原本应该是这座小镇的日常生活,但是今天,这里却是死气沉沉,村民们带着惊恐不安的面色回到家中,接着立刻反锁了房门,即便是那些在酒馆之中喝酒的客人,也是探头探脑,一脸惶恐的样子。

        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由于罗德有意识的放水,之前的搜查队之中还是有一些士兵侥幸逃了出来,而伴随着他们的逃离,这件事的真相也在周边地区渐渐传了开来……圣魂在上,就在他们身边,居然有一个亡灵法师??!

        此言一出,顿时人人自危。虽然之前因为民兵巡逻队的连接失踪,这些人也害怕是不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徘徊在他们四周,但是现在,当他们得知了那个可怕的事实之后,这些人的恐惧更是到达了巅峰!

        死灵法师!魔鬼??!

        “该死的……”…………”

        站在简陋的大门边,一个民兵手握长唴,面色苍白,身体不住的颤抖。虽然此刻已经是深夜,冰凉的夜风驱散了秋日的炙热,但是看他的样子,却好像是在严寒冬季一般。身体不住的颤抖,甚至看样子连手中的长矛都拿不稳。

        “为什么要我来守夜,这不公平??!”

        “好了,放轻松点儿,小子?!?br />
        另外一个民兵靠在门口,懒散的喝着手中酒壶里劣质的卖酒,一面不耐烦的开口说道。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放轻松,只不过是守夜而已,你小子难道以前没有干过这个?”

        “可是,可是现在不一样?。?!”

        听到那个老民兵的说话,年轻人不由下意识的提高了嗓门,但是很快他又压低了声音,有些不安的探头探脑的望了一眼四周的黑夜,仿佛生怕自己刚才的声音惊醒了什么隐藏在这黑色夜幕之下的凶恶鬼怪似的。

        “你没有听说吗?之前那些民兵,还有那些军人,他们都被一个死灵法师给干掉了!大家都很担心啊,你不担心吗?那些死灵法师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万一,万一他来找我们的麻烦怎么办?我听说到现在为止,那边还没有派人过来——该死的,那群军人在干什么,他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の颐锹??难道非要等我们被那些可怕的怪物杀掉了,他们才肯出动不成?”

        “好了,你少说两句不会死人的?!?br />
        面对这个菜鸟的担忧,老民兵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不就是区区死灵法师吗?有什么好怕的?老子小时候还见过真正的亡灵呢,结果又怎么样?那群废物看起来挺吓人的,但是在天使面前连个屁都不是。嘿,就算真有个亡灵法师在这里,要是天使出现了,他还不是一样只能够乖乖跑路?”

        “但是现在……我们没有天使的帮助啊……”

        “…………”

        听到菜鸟不安而无奈的回答,正在往自己嘴中倒酒的老民兵沉默了下来,他将酒壶里的最后几滴酒倒进嘴里,接着猛然站起身来,用力一把把手中的铁质酒壶狠狠的扔在了地面上。

        “真该死,那群全家都应该下地狱的贵族,他妈的那群王八蛋算个鸟啊,连背叛殿下这种事情他们都干的出来……这下报应来了吧!真是该死,我诅咒他全家十八代祖宗不得安生!”

        说道这里,老民兵喘了口气,这才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带着前所未有的疲惫望着自己身边的菜鸟。

        “好了,小子,你也别废话。少想那些有的没的,站好你的岗,等到天亮就没事了……没错,等到天亮就没事了……”

        听到这句话,年轻人不由抬起头来,望着老民兵的眼睛,这个时候他才惊讶的发现,在对方的眼闪过了一丝非常熟悉的,与自己同样的感情。

        原来,他也是一样害怕……

        “看什么看???”

        或许是察觉到这个菜鸟发现了自己隐藏在心底的感情,老民兵不由不满的皱了下眉头,接着伸出手去,挥了一挥。

        “好了,转过头去,看着前面,别走神”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嗯?什么声音?”

        说道这里,老民兵忽然停了下来,他疑惑的转过头去,像一只猎狗般探出头望着身后漆黑浓郁的夜色——原本皎洁的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彻底被浓厚的乌云所遮挡,就连天边代表着光芒之龙魂的光带,此刻也是暗淡了许多。

        “声音?”

        听到老民兵的说话,年轻的菜鸟不由愣了一下,他也急忙转过身体望着前方,但是无论他怎么睁大眼睛,也无法看清楚在这眼前的夜色之中,究竟隐藏着什么。四周一片寂静,听起来似乎没任何的声响。但是很快,两人就听见了一阵微弱的声音——那仿佛是远处的海浪冲刷着海岸边所发出的声音,但是……这里可并没有海啊。

        “唰……唰……唰…………”

        声音越来越清晰,虽然依然低沉,但是听在耳中,却多了一股无与伦比的魔力,此刻的两个负责守夜站岗的民兵只感觉自己浑身僵直,他们的牙关不住打战,人类那本来已经退化的第六感在面对危险时第一次如此的灵敏,虽然他们看不穿那浓厚的夜幕,但是两个人似乎都已经察觉到,那正在渐渐接近自己的,究竟是什么。

        “唰……唰……唰……”

        终于,一个个阴影从中走出。

        “天……天……天”

        望着眼前宛如潮水般的死灵大军,两个民兵只感觉到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们手中依然握住武器,但是此刻他们却根本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应该警戒,应该立刻敲钟警告村里的人,那些可怕的不死生物杀上门来了!虽然在两人的脑中,这个念头一直在徘细,但是他们的身体仿佛炎去了继续行动的力气,无论他们如何催促,他们的身体都好像是一滩烂泥般,根本无法动弹。

        快动?。?!快点给我动?。?!

        虽然在内心不住的怒吼着,但是他们的身体却依然不争气的一动都不动!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可怕的不死大军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他们甚至能够看清楚那些白骨战士的眼眶中燃烧着的微弱的灵魂之火,以及它们手中所拿着的破旧武器。

        “啊啊啊啊啊啊?。?!”

        或许是恐惧到了极点的缘故,年轻的菜鸟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他一把扔下手中的长矛,转过身飞也似的想要逃离。而他的尖叫声也让老民兵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这才终于从刚才那种几乎着魔的恐惧之中挣脱了出来,他没有像那个年轻的菜鸟一样逃跑。相反,老民兵此刻却是一个箭步冲上了岗哨,用力的敲打起了上面的警钟。

        “铛……铛“…………”

        钟声回荡在小镇的上空,打破了原本的寂静。而就在与此同时,忽然,两条荆棘从死灵大军之中飞射而出,席卷着缠绕住了老民兵和菜鸟的身体,接着用力一拉,将他们重新扯了回来??!而钟声,也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

        “救命啊,救救我,我不想死……呜……呃……”

        年轻人拼命的打滚,他痛哭流涕的喊叫着,鼻涕和泪水从他的面颊上混合为一体留下。他的双手用力的扒住地面,绝望而徒劳的试图挣扎。但是就在与此同时,那荆棘长鞭却是宛如毒蛇般的缠绕住了他的脖子,接着将这个可怜虫高高的吊在空中,锋利坚硬的刺深深的刺入了年轻人的脖颈之中,紧接着,荆棘长鞭用力的向内收缩,很快,这个可怜的年轻人就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他伸出手去,绝望的试图挣脱脖须上的束缚,但是却无能为力。

        他的眼神开始涣散,嘴巴大大的张开,活像是上了岸的鱼一般伸出舌头,试图感受到空气的存在。但是……

        “砰??!”

        荆棘长鞭猛然一缩,将年轻人重重的摔倒在地,而他好不容易才从混乱中回过神来时,所看见的,则已经正在想着自己身体挥下的无数把长剑,已经倒在自己面前,面色狰狞而扭曲,身体支离破碎的老民兵的尸体。

        “呜啊啊啊?。。?!”

        聆听着民兵临死前的惨叫,赛蕾丝蒂娜不由身形微颤,洁白无瑕的面颊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红晕,仿佛喝下了一杯醉人的美酒般,握着荆棘长鞭的右手越发紧握。

        “啊……真是美妙的悲鸣声,生命的死亡意义就在于给本小姐提供这前所未有的快乐,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心旷神怡的了…………”说到这里,赛蕾丝蒂娜睁开眼睛,轻笑一声,接着再次用力挥起长鞭。

        “前进!仆役们,用死亡和鲜血以及惨叫声来点缀这美丽的狂欢之夜吧!”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