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冲突(III)

    第四百九十五章 冲突(III)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就在特雷斯等人转身离开的同时,他们并没有察觉,此刻就在黄金城高处的阳台之上,一个身影正安静的站在那里,带着些许戏谑的目光望着那些狼狈离开的背影.

        “呼呼呼………这一次,我想他们应该能够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了?!?br />
        莉蒂亚闭上眼睛,伸出手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金发,而在她的身后,老法师则带着些许无奈的笑意望着眼前的大天使长?!罢庋娴拿挥形侍饴??殿下?虽然说那个年轻人做的并没有错,但是光之议会使节团一直在寻找借题发挥的机会,这样………”

        “这样就好,阿蒙德卿?!?br />
        莉蒂亚伸出左手,打断了老法师的说话,她抬起头来,望着湛蓝,耀眼而美丽,一望无际的天空。

        “…………阿蒙德卿,你认为,穆恩公国对于我来说,究竟是什么?”

        “殿下?”

        “仅仅只是一片土地?一片领土?还是我们用来争取自己权力与地位的工具?又或者是用来制衡光之议会的威慑?如果我放弃了这片土地,那么它和它的人民又将何去何从?而如果它离开了我,那么作为一个大天使长,我又会向何处而去?”

        听到莉蒂亚的说话,阿蒙德不由低下头去,微叹了口气,虽然作为宫廷**师,他很少介入这一类的政治事务。但是这一次,作为莉蒂亚最信赖的人,他也很清楚眼下事态非常。光之议会来势汹汹,那些跳梁小丑仿佛也预料到了自己的死期,开始做最后的挣扎。他们很清楚,如果再错过这最后一个机会,那么等待他们的,必然是莉蒂亚的血腥镇压和屠杀,数年之前那一次的不详之夜。这位大天使长绝对不会介意再来一次。

        大陆的局势正在

        i益动荡,阿蒙德很清楚这一点,他也明白莉蒂亚在为此忧心忡忡。虽然在很多方面,这个少女都被人称之为暴君,但是她毕竟也还是一个天使。她不可能违背天使的信条与立场,像个人类一样做出选择。正是因为她的身份,莉蒂亚才在穆恩公国内拥有如此高的尊敬与爱戴,也正是因为她的身份,限制了莉蒂亚的选择,而面对眼前的情况,这位大天使长所能够选择的答案,其实非常有限。

        莉蒂亚比谁都清楚笼罩着这片大陆的yin云即将到来,暗夜之龙国的变化,那黑暗世界中暗暗涌动的cháo水正在揭示着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战乱的开端。她期望能够做出改变,并且阻止这一切。但是,这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穆恩公国内部也有着自己的问题,在这个小小的国家之内,改革派与王党的斗争由来已久。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很久很久之前,穆恩公国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国,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冲突与分裂,但是到了后来,在伴随着穆恩公国的商业贸易发展迅速,黄金与白银如同流水般的进入了这个国家。裂痕也就在这财富的冲击之下诞生。

        作为一个古老,正统,遵从着律法的国家,王党直到现在为止都依然牢牢把握着穆恩公国内的大部分商业交易,但是这却引起了那些商人的抵抗。在穆恩公国发展之初,是他们帮助这个国家繁荣,富强,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变成了试图推翻,埋葬这个国家的叛逆者。

        资本就好像是一头狡猾而邪恶的野兽。在它的弱小的时候,它会通过遵从和寻找规则漏洞来使自己变的强大。但是当它强大之后,为了维持自己的实力,它就会试图cāo纵和改变规则。而这是王室所不能够允许的,每一代的大天使长都牢牢的限制着这一点,而也正是这引起了那些富甲天下的商人的不满与不安。他们害怕自己的财富因为没有权力的保证而烟消云散,而且他们同时还期望能够获得规则的支持来获取更大的利益,但是王室却从来没有打算交出自己的权力以换取财富,双方的矛盾因此而变得不可调和。

        王室不会放弃自己统治这个国家的权力,而商人们又不甘心仅仅生活在这种权力与规则的禁锢之下,他们富甲天下,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甚至能够买下一两个城市,让自己的实力更加强大。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不愿意继续屈从王室的压制,转而开始寻求改变。

        这也是改革派的雏形,当这些商人结成了同盟之后,他们就开始联合一些贵族,寻求改变这个国家,以期望使他们获得更多的权力。为此,他们甚至还向光之国寻求了帮助,而或许是看在“生意伙伴”的面子上,光之国也欣然答应。这两股势力联合起来,曾经一度给穆恩公国带来了极为危险的变化。

        作为一个宫廷法师,阿蒙德亲眼见证着这一切,上一任大公的xing格温和,偏向保守。也正因为如此,面对改革派和光之国的咄咄逼人,她只是一位的选择了退让,而也是在那个时候,穆恩公国陷入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风雨飘摇之中,改革派差一点就大获全胜了。在光之国的协助之下,他们几乎差一点点就可以做到他们同僚在光之国所做的一切,将大天使长和王党的权力彻底剥夺,并且强有力的控制这个国家。

        而就在这个时候,莉蒂亚横空出世,接任了大天使长之位,在那个时候,甚至就连王党都已经绝望了。阿蒙德现在还记得那一天,在继任仪式上,和自己的同僚一起看着那个甚至还不过十多岁的女孩坐上那比她几乎大了一圈的宝座时的心情,那时候对于阿蒙德来说,未来简直就是一片黑暗,他甚至有些心灰意冷,想要告老还乡?;氐阶约旱募蚁缛プ鲆桓鲆拥难д?,这样一来,至少他不用亲眼看见这个公国的崩溃。

        但是在那一夜之后,一切都变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娇弱无比的女孩子,在自己上任之后的数天之内,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下达了对改革派的最后通牒。伴随着莉蒂亚所罗列出来的改革派内部的一系列罪状,数百人在一夜之间被全部监禁起来,接着就是一连串干脆利落无比的审判与屠杀。这一手不但让改革派大为震惊。甚至连阿蒙德也是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这个新上任的大天使长是如此的心横手辣,说杀就杀。不留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甚至在那个时候,接到了改革派求救信号的光之议会也派人前来下达最后通牒,但是即便如此,莉蒂亚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她甚至还加快了处刑的速度,等到光之议会的成员来到黄金城时,改革派的中坚成员已经被全部处死,从上到下一个不留。

        而对于死人来说,临时的赦免和释放显然已经没有丝毫意义了。

        也是在那之后,改革派元气大伤,他们开始养jing蓄锐。暂避锋芒。而莉蒂亚也没有咄咄逼人,而是选择了慢慢的磨,直到将改革派最后的锐气都磨光为止,而到了那个时候,她就可以彻底出手。一举拔出这些毒瘤。

        亲眼见证着莉蒂亚的成长与行动,阿蒙德的信心也渐渐找了回来,他原本以为在莉蒂亚的领导之下,穆恩公国很快就会重新走向以往的荣光之道,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有一面更加高大厚重的墙壁。正阻挡在他们的面前。

        但是对于阿蒙德而言,他的担心不仅仅只来自于改革派和光之议会。

        想到这里,老法师眯起眼睛,望着在这城堡下方,正走上台阶的那个看起来瘦弱而单薄的黑发男子。

        罗德.埃兰特。

        他曾经以为这个年轻人不过是穆恩公国之中又一个天才人物,就好像玛琳.仙妮亚那样,他们拥有出众的天赋,足够的自制力,明智的判断和智慧,而当他们成长起来之后,就会成为这个公国的栋梁。

        但是,眼下这个年轻人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却推翻了阿蒙德的看法。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在暗中帮助穆恩公国解决了?;优练贫碌厍膕āo乱,一直到仲夏祭上的zi

        you之翼,以及最近发生在索拉岗山地领的事件………这些全部都是罗德一手解决的,但是让阿蒙德想不通的,依然是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来历。

        从表面上看起来,罗德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似乎都毫无关联,但是一旦和当前的局势关联起来,事情却立刻就产生了质的变化。在阿蒙德看来,这个年轻人就好像一个高高在上,俯瞰棋局的棋手,他的每一步棋都彻底的克制了光之议会的行动,并且将他们的威胁消灭在了萌芽阶段。从罗德的表现来看,他似乎完全知道光之议会下一步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让阿蒙德暗自心惊,一个人再有政治天赋,也不可能拥有这样妖孽的能力,他也曾经暗中询问过莉蒂亚,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王室的什么隐藏王牌,毕竟罗德的表现如此出sè,要说他仅仅只是来自东方山原的一个贵族,显然说不过去。穆恩公国内的贵族有这么多,但是能够表现出sè的天才却只有寥寥数人而已。眼下这个年轻人在各个方面的表现都如此出众,还拥有着坚毅,果断的信念与jing神,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被埋没。除非他是王室一直在隐藏着的一手王牌。

        可是答案却并非如此,这个年轻人和王室没有丝毫关系,他就好像真的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东方山原是穆恩公国内相对封闭的一块领地,由于他们担负着特殊的任务,因此也很少有人知道那些隐藏在高山之中的人究竟在做些什么,唯一让阿蒙德感到放心的,就是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对王党很有好感———这种好感可不是嘴上说说这么简单,单单只是看罗德把光之议会和改革派坑的死去活来,就知道没有比这更好的投名状了。

        但是现在,望着罗德的背影。阿蒙德却没有来由的感觉到了一丝恐惧。究其原因,还是索拉岗山地领事件———外界对于这件事本身尚在猜测之中,但是莉蒂亚和阿蒙德,当然知道事情的整个经过。他们不但得到了罗德的报告,也拥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也正因为如此,在得知恶魔公爵居然是败在罗德的两个部下手中时,阿蒙德第一次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感觉到了威胁。

        被封印的恶魔公爵有多么强大。阿蒙德并没有过亲身体会,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妨碍他对对方的实力做出判断。两个拥有传奇实力,甚至能够击败恶魔公爵的强者,岂会是普通人?更不要说那两个传奇强者居然只不过是两个女孩儿———穆恩公国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多的天才?

        而且根据情报显示。那两个有着独特名字的少女都是罗德的部下,拥有两个传奇领域的天才部下,这需要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够做到?这个年轻人,会不会是隐藏在历史的yin影之中某个传说中的组织的代言人?毕竟无论如何,他的气势,面对光之议会时依然毫不动摇的坚定,以及快速的反应和审视适度,再加上聚集在他身边的那些强者………如果说罗德只不过是一个从东方山原走出来的小小贵族,那么阿蒙德此刻是绝对不会相信的。那么,如果他真的是某个势力的代言人的话。他在穆恩做这些,又是意yu为何?

        “殿下,您真的打算这么做吗?”

        虽然知道莉蒂亚的想法不可能改变,但是阿蒙德还是不得不走上前去,低声说道。

        “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那个年轻人来历不明。我承认,他对于我们王党很有好感,而且也做了很多…………可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阿蒙德卿。人们渴望太阳的温暖,但是却惧怕着那过于耀眼的光辉。但是,那并不是恐惧和jing戒的借口?!?br />
        莉蒂亚转过身来。她的面上依然是那副迷人,坚定不移的笑容。

        “恐惧是憎恶的开始,老师,但是在我们对他有所了解之前,不应该仅仅只是依靠一时的猜测和个人喜好来做出判断。更何况老师你的担忧也未免负面了一些,不管怎么说,罗德先生为我们付出不少,为什么你不愿意相信他对我们是怀有善意的呢?”

        说道这里,少女的面上露出了俏皮的笑意,接着她交叉双手,放在胸前。

        “说不定,这位先生是创世之龙所派来尘世间的使者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不是交到好运气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还真是走运呢?!?br />
        虽然莉蒂亚笑的很灿烂,不过阿蒙德却怎么笑不出来,不过此刻的宫廷法师也已经知道,自己的想法已经无法再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任何影响了,于是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双手合拢,向莉蒂亚深深的行了一礼。

        “期望那个年轻人真的如您所说…………殿下,那么我现行告退了?!?br />
        看着老法师转身离开,莉蒂亚翘起嘴角,她伸出一根洁白如玉的手指,抵住自己圆润的下巴,一双眼睛得意的眯了起来。

        “当然是如我所说的一样,老师,呼呼呼,那么,我也该看一看,这位来自创世之龙的使者,这一次又打算做些什么呢?”

        对于一些人来说,事情已经过去。但是对于另外一些人而言,事情才刚刚开始。

        “…………你是说,那个年轻人不但拒绝了议会的命令,甚至还动了手?”

        坐在由贵重的雪貂皮所缝制的沙发上的男子听到这里,面颊上的赘肉顿时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他伸出那粗短,肥胖的手臂,死死的压在沙发的扶手上,强行抬起了自己的身体,这甚至让那名贵的沙发都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哀鸣。但是对方完全没有在意这些小事,他就这样恶狠狠的瞪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特雷斯,两只细小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所以呢?所以你们就这样灰溜溜的回来了?在黄金城外的广场上??!就在那个该死的暴君的眼皮子底下,你们就这样回来了???!|”

        “对方的实力很强,丹尼议员?!?br />
        听到这个肥胖的就好像哈巴狗一般的男人的怒喝,特雷斯的内心也是不由一阵愤怒,不过他还是很快就按捺住了自己的心情,耐着xing子向对方解释道。

        “他只是一个照面就打败了我所有的部下,甚至连我都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很明显,这个年轻人的实力比我们在传闻中所得到的还要更强一些!面对这样的对手,我们应该更加谨慎一点??!”

        “胡说八道??!”

        听到特雷斯的说话,肥哈巴狗顿时一挥自己的右手,而他那肥胖的身体也因此失去了支撑,向后重新跌坐到沙发上,这让沙发再次发出了一丝低沉的哀鸣,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已经被压断了。

        “该死,那个胆大妄为的野蛮人,我们拥有光之议会下达的正式命令文件,我们代表着神圣的光之国的子民,这群乡巴佬居然敢如此对待我们??!这是挑衅??!挑衅??!来人,拿纸笔来,我要对黄金城提出抗议,那群该死的混蛋……………”

        说道这里,肥哈巴狗停了一下,接着他恶狠狠的瞪视着特雷斯。

        “你给我滚出去!真是的,居然会被一个野蛮人给搞成这个样子,我们光之议会的威严何在??!我该考虑向议会要求重新派一个人来接替你的职位了,现在,你给我立刻滚出去!”

        “是!大人??!”

        即便被对方如此恶言相向,特雷斯那张坚毅的面孔上也没有任何变化,他毕恭毕敬的向对方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开。直到房间的门重新关上,厚重的门板隔离了对方那近乎歇斯底里的喊叫之后,他的面上才显露出一丝明显的yin冷。

        “大人?您还好吧?!?br />
        看见特雷斯的表情,很快一个站在门外的侍卫就走上前来询问道,而特雷斯则望了他一眼,随后叹了口气。

        “还好?我现在还算好吧…………真该死………对了,那些小家伙怎么样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那个侍卫的面sè顿时变的痛苦了许多。

        “……………………刚才我们得到消息,他们的右手臂因为受到了外力的剧烈冲击,已经全部残废了,我们已经寻求了灵师的帮助,但是因为伤势太重…………”

        “我知道了!”

        侍卫的话还没有说完,特雷斯就猛然一摆手,厉声打断了他的说话。他死死的握住拳头,紧咬牙关,眼圈发红————这些侍卫都是自己的得力部下,是他亲自将他们培养起来,而且在经过了无数艰苦的考验之后才站在这里,他们是自己的心腹,也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但是现在,他们的前途已经彻底完蛋了。就算他们养好了伤,回到光之国又有什么用呢?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最得力的武器,那么,他们接下来的人生,又该怎么继续下去?

        仅仅只是因为一句话。

        “………………………………”

        特雷斯沉默了片刻,这才艰难的再次抬起头来,这个时候,他面上的表情已经是yin沉的可以滴出水来了。

        “让他们专心休养,等身体好了一些之后,就让他们准备回光之国吧?!?br />
        “可是…………大人,这件事我们难道就这么算了?那些该死的穆恩的野蛮人,他们居然胆敢这样对待我们?;褂心歉龅つ嵋樵?,要不是他下达这样的命令,兄弟们又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该死………………”

        “好了??!”

        听到这里,特雷斯不由怒喝一声,打断了自己部下的抱怨。

        “给我闭嘴………………这是我的问题,你们不要在这里多嘴废话,别忘记了,我们来这里是执行命令的,命令以外的事情,我不希望你们多管!”

        说道这里,特雷斯摆了摆手。

        “你们只需要执行命令,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来负责吧…………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