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引蛇出洞

    第四百六十九章 引蛇出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昏暗的油灯的光芒在风雨之下异常的微弱,几乎只能够看见面前的两三米的距离,而更因为这昏暗的光辉,当众人抬头向着四周望去时,却看见的只有无限深沉,漆黑的黑夜。仿佛若有实质般的黑暗在被火光驱散开去之后便凝结在了周围,形成了厚重,坚实的墙壁一般。

        脚下异常的湿滑,这是一座荒山,山上到处都是石头,现在在雨水的影响之下已经是变的相当湿滑,每个人走路都非常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滑下去的话,那么可就彻底完蛋了。

        举着灯笼的佣兵走在两侧,他们一手提着油灯,一手握着长剑,警惕的注视着四周。而在他们的身边则是全副武装的同伴,毕竟每个人都很清楚,在这种月黑风高的夜晚,敌人如果想要偷袭的话,只要消灭这三个掌握着光源的人,那么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像宰杀砧板上的鱼一样搞定他们。而老议会长更是被众人围拢在中心,一步一步的向下走去。

        为了配合老议会长的动作,众人走的很慢,再加上山坡湿滑陡峭,足足过了十分钟也没有走出几米路,而在他们的面前依然是沉寂的黑暗与暴雨,仿佛那些深藏其中,伺机而动的敌人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维克多手握长剑,警惕的望着前方,罗德在走出洞口之后就不见了踪影,不过他也不担心对方会失手被那些家伙所抓住。想到这里,维克多忽然心中有些怪异,其实话说回来,双方其实玩的都是同一个“引蛇出洞”的游戏,那些该死的追踪者想要把他们引出洞来,切断他们的退路。而他们也想要引诱对方进攻,好一网打尽。

        这是个你死我活的游戏,只有一方能够站到最后。

        那么,接下来就是时机的问题了。

        想到这里,维克多不由转过头去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山洞。他们现在距离山洞已经有一段距离了,不过对方显然非常谨慎。直到现在都没有进攻??吹某隼茨切┘一镆苍诘却被?,维克多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对方认为他们很有可能是在试探,那么就故意放手。给他们一个骑虎难下的机会。如果维克多等人真的是打着试探的意思。那么在发现前方没有埋伏之后他们说不定会犹豫不决甚至继续深入,而等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可以讲自己一网打尽。

        情况真的非常凶险。

        想到这里,维克多不由的深深吸了口气,如果没有罗德等人的帮助,说不定最终他们哪怕知道面前有陷阱,也只能够硬着头皮走进去。维克多虽然实力高强,但是他并不擅长正面冲撞,在这方面巴特尔就比他要强上许多。无论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对于巴特尔来说都只有向前冲锋这一条路可走。说实话。有的时候维克多的确很羡慕巴特尔这样什么都不管不顾的样子————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也要去学习对方的这种做法。

        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维克多伸出手做了个手势??醇氖质?,众人很快就停了下来。而维克多则微微转过头去,对着自己身边的一个佣兵低声说道。

        “通知所有人准备注意,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快发起进攻了?!?br />
        维克多说着,抬起头来,望向远处的黑暗———在那里,空无一物。

        “队长,他们停下来了!”

        听到耳边的传话。费伍德呸了一口,接着转过头去冷冷的瞪了那个白痴一眼。

        “闭上你的嘴巴。老子又不是瞎子,有眼睛看………给我等等,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有些着急了,别那么着急,白痴,背后的包围网还没有完全成形,听我的命令,如果有哪个白痴不听命令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他!”

        果不其然,那些佣兵在短暂的停留了片刻之后,便继续前进,向着山下的方向走去。

        哼………人类真是贪心和不懂得放弃,哪怕是在面临着生命危险的时候也是一样,不过这样也好,自己的部下应该已经完成了包围网,只要再进一步………

        昏暗的灯光下,佣兵们已经走过了半山腰,或许是因为熟悉了雨天的缘故,他们的速度比起一开始的乌龟爬来说要快上许多。猎人放纵猎物也要有个限度,不然的话双方立场变换可就不是什么好兆头了。

        想到这里,费伍德再次伸手入怀,按下了胸前的坠饰,很快,他眼前的黑夜再次变换了色彩,借助这夜视装置的力量,费伍德清楚的看见自己的部下此刻已经悄声静气的摸到了佣兵们的身后,包围网已经完成,此刻他们也正抬起头来,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张望,很明显,他们正在等待自己的指示。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费伍德冲着自己的部下作了个手势,随后他低下头去,伸出手摸出了腰间的匕首。

        暴风雨越来越多。

        佣兵们的精神已经完全紧绷到了极点,他们瞪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雨幕之中的每一个角落,生怕那里会突然伸出一只握着匕首的手臂。但是即便他们已经竭尽全力,却依然没有办法掌握到那些如同毒蛇般的对手。

        “呼………”

        维克多垂下头去,叹了口气,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双眼猛然一亮,接着维克多的右手剑忽然向着旁边猛然一挥!

        强烈的剑气平地而起,席卷着雨雾宛如浪涛般四散飞舞开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把漆黑的匕首忽然从雨幕之中窜出,笔直的刺向维克多的胸口。而维克多则是瞬间返?;刈?,只听见两声清脆的交际声响,转瞬之间长剑便与匕首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而眼见一击未中,全身漆黑的刺客立刻就地一滚,随后乘势向着旁边的佣兵发起了进攻。

        “有敌袭??!”

        伴随着佣兵们的怒喝,原本平静的雨雾之中忽然浮现出了数十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他们手中握着没有丝毫反光,沾染着致死毒液的匕首,仿佛幽灵一般的从四面八方向着佣兵们靠拢。他们就仿佛是一群凶狠的饿狼,嚎叫着伸出利爪向着眼前的生命飞扑而上。试图将他们的生命之火彻底熄灭在这雨夜之中。

        “不要停下你们的脚步??!继续前进??!”

        维克多没有丝毫犹豫的挥动着手中的长剑,爆发的强烈气流呼啸而起,数十道尖锐的风之刃就这样伴随着维克多的动作飞出,撕破了雨幕的同时也是撕碎了那些胆敢阻挡在他们前进路上的一切。他大喊着移动脚步。坚定不移的继续前进。同时维克多也没有望向着四周查看。前后左右,到处依然没有罗德的身影,此刻的他唯一能够做的也只有等待,继续等待着对方的回应,同时坚持着向下走去。而听到维克多的命令,那些正在抵挡刺客进攻的佣兵们也是大吼起来,一时间他们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将手中的武器挥舞的虎虎生风,甚至让那些刺客根本没有办法近身战斗。

        “他们是在做垂死挣扎??!”

        望着眼前的这一幕,费伍德咬牙切齿的冷哼道。这不是他的妄想,而是现实。在这疯狂的雨夜之中。大自然的力量会无形中抑制住他们的发挥,再说了,就算他们一个个表现的如同超人一样又如何?他们只有十个人,自己这边却是有六十个人,有这么明显的人数优势,难道自己还能够让这群家伙跑掉吗?

        想到这里,费伍德立刻伸出右手手指放在嘴里,用力的吹了一下……尖锐而规律的口哨声一瞬间盖过了暴雨之中的喧嚣与兵器交击的声音,但是很快。又有数声口哨声给与了回应,紧接着在费伍德那被施加了“黑暗视觉”的视线之中。自己早已经安排好的援兵正在源源不断的从各个方向向着他们靠拢,而那些该死的佣兵在向下冲出了一段路之后却又是再次停了下来,他们已经是瓮中之鳖,没有退路了……

        费伍德满意的收回了目光,他从藏身处站起身来,接着便打算加入战斗,那些佣兵可不好对付,想要彻底的搞定他们,光是靠陷阱和阴谋还远远不够,想到这里,费伍德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哪个王八蛋,有话就快……………”

        费伍德转过头去,但是他的话并没有说完。锋利的短剑就悄无声息的刺穿了他的喉咙,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和缺氧所带来的痛苦让费伍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惊恐的注视着站在自己身后,一个穿着一身黑,同时还带着一个漆黑面具的家伙———这家伙是谁?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费伍德的眼睛闪烁了一下,那是“黑暗视觉”彻底消失的标志,他的眼前已经在也看不见对方的存在,而他自己,也彻底就此坠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

        罗德抽出短剑,同时顺手一把抓住了对方胸前的坠饰用力扯下,接着放在自己的眼前观察了片刻,挑了挑眉头。

        黑暗视觉坠饰,这可真是个好东西,看来这群评议会的走狗果然是收藏丰富,连这么好的东西都有………不过现在可不是注意这个的时候,想到这里,罗德抬起头来,嘴角微微翘起,注视着前方。在那里,数十个身穿着黑衣的身影正在飞快的扑向维克多等人,看样子他们已经支持不住了,仿佛马上就要被这群蠢蠢欲动的豺狼彻底分食———不过在罗德看来,那些凶狠的豺狼却不过只是扑火的飞蛾罢了。

        想到这里,罗德伸出手指,将右手食指的戒指放在嘴边。

        “诱饵已经入网了,开始行动?!?br />
        接着,他开口说道。

        而就在此时,维克多那边的情况,却已经是万分凶险。在拼命突围了片刻之后,他们受到了比之前更加猛烈的狙击,这使得维克多不得不选择暂时放弃继续前进,他停下脚步,爆发了最大的力量来驱散那些该死的饿狼,而他的手下此刻却也已经开始疲倦起来,他们背靠着背,挥舞着重剑,手持盾牌。老议会长现在早已经被中间的几个人压着半蹲在地面上,没有办法前进。他们甚至不敢露出头来。生怕被别人偷袭。

        在暴雨之中,一切都便的混乱起来。

        “滚开??!”

        一个身材魁梧的佣兵用力挥舞着双手剑,驱赶开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刺客,他怒吼着上前两步。手中的巨?;游璧幕⒒⑸?。咆哮着撕开了纷飞的雨点与冰冷的夜风直刺向对方的身体。而那个刺客面对如此猛烈的进攻也并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躲开,他仓促着移动脚步,试图退开,但是巨大锋利的剑刃一下子就深深的砍入了他的肩膀,只是片刻工夫那个倒霉虫就好像烂泥般的瘫倒在地,而就在佣兵打算收?;爻返氖焙?,忽然从他的身侧又有一个刺客飞跃出来,他仿佛一只毒虫笔直的扑向了身前的猎物,手中的匕首瞬间便刺进了佣兵的手臂之中。

        “呜?。?!”

        受到袭击的佣兵吃痛怒吼,他本能的一拳用力挥过。将那个连人带匕首一起悬挂在自己手臂上的家伙甩飞了出去,但是他并没有能够跑出去找那个胆敢偷袭自己的家伙算账。因为就在与此同时,又有两个身影从另外一个方向向他扑了过去………

        这不仅仅是一个佣兵所面对的,同时也是维克多的部下所要面对的,正如费伍德所想的那样,人数是他们的致命伤。诚然,维克多所带来索拉岗山地的都是公会精英,但是光之议会派遣来这里的同样不是废物走狗这么简单,双方从实力装备上来说几乎是平分秋色,那么接下来所要依靠的就是更加客观的条件。比如人数或者运气什么的。

        好运姗姗来迟。

        很快,维克多就察觉到明显的变化———对方的攻势开始变的凌乱。而且也不如刚才来的猛烈而汹涌,相反,他们似乎有些力有未逮,不过这只是暗中的变化,却并没有太过影响到大局。

        那只是开始。

        乔伊低下身去,悄无声息的将手边的尸体放倒在地上,他左右张望了一眼,正巧看见又一个目标正向着前方飞奔而过,向着远处那几点昏暗的火光奔去。没有丝毫迟疑,乔伊瞬间跃身而起,扑到了对方的身后,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刺客似乎也察觉到了眼前的不对头,他急忙转过身来,在看见近在眼前的乔伊之后顿时大吃一惊———虽然对方也同样穿着漆黑的服装,但是那个古怪的面具就可以看出来他绝非是自己人。不过这个刺客反应也很快,他迅速挥舞着匕首向着乔伊刺下,同时身形不动,宛如流水般的向旁边退开。

        直到另外一把匕首从身后穿透了他的胸膛。

        望着软倒在地的尸体,乔伊对着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远处,与自己同样打扮的同伴点了点头,在看见对方的手势之后,乔伊嘿嘿的笑了一笑,接着他也同样举起右手的戒指,放在嘴边。

        “老大,外围没问题,搞定了……璀璨,五彩斑斓的冰墙忽然出现,挡住了所有的进攻。

        佣兵们手握武器,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冰冷墙壁,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们甚至一时间以为这也同样是来自对方的进攻。但是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判断错误了。

        “有敌袭?!”

        在看见这道冰墙之后,原本正在围攻着佣兵们的刺客这个时候也是慌张后退,他们不是傻瓜,在冰墙出现的那瞬间他们就已经察觉到了事情不对,要知道这些佣兵里可没有法师,而现在,却有一道只有法师才能够施展的冰墙出现了!这意味着什么?糟糕,难道这是……玛琳躲在安妮的盾牌后面,安静的注视着眼前的战场,与此同时,她那纤细的手指在黑暗中划过了最后一道横线,将悬浮在空气中的魔法符文彻底连接在了一起。而在雨声的掩护之下,低沉的咏唱声也就此完结。

        “轰……一道火焰之前骤然从刺客们的身后出现,仿佛一条舞动的长蛇般向着左右两侧延伸开来。而在另外一侧,仿佛是与此进行呼应般,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上忽然爆发起了猛烈的火焰,它们仿佛浪涛冲刷海岸一般不住的席卷,拍打着地面,向前翻滚而过。七恋的身影出现在其中,她轻笑着伸出手指,指向了前方。

        “很抱歉,此路不通,换个方向吧……望着已经形成了一个圆圈,将他们重重包围在其中的火焰之海,刺客们第一次产生了惊恐的情绪,虽然他们现在还有四十多个人,而且装备精良,但是在这熊熊燃烧的火焰面前,他们却仿佛如同赤身**的婴儿般无力。

        堤坝崩溃,高墙坍塌。

        炙热的火焰呼啸向前,夹杂着水蒸气扑向了眼前的黑影。

        从远处望去,山脉间的红光一闪而过。

        随后,一切又重归黑暗。!~!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