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雨夜杀机

    第四百六十八章 雨夜杀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请牢记本站域名.,或者在百度搜索:

        雨声越来越大。

        对于费伍德来说,这绝对不是个适合包围的好天气。

        该死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为了避免被上面那群混蛋放冷箭他们甚至连一点光都不能有。更不要提这雨声噼里啪啦的向下打落,几乎让他以为这下的不是暴雨而是冰雹,周边除了降雨的声音之外什么都听不见,抬头望去,除了一片面前可以从昏暗的云层中辨认出的黑暗轮廓之外几乎是一无所获。这种情况费伍德实在很担心自己是否能够发现那些该死的逃亡者。不过反过来说,这么大的雨,这么黑的夜,如果他们真的不管不顾的想要突围的话,那么恐怕在被自己的人干掉之前就会一脚踏空直接摔死吧。

        “真***………”

        他摸了一把面上**的雨水,低声咒骂道,一只贴在地面上的耳朵捕捉到了轻微但是有规律的响动,这让费伍德原本还有些不安的心放了下来。没错,不过是暴雨和黑夜而已,如果那些家伙真的以为他们可以依靠这个来逃跑的话,他们可以来试试,他们可是光之议会的精锐,能够从他们手下逃跑的老鼠百不足一。费伍德知道这次的任务有多么危险,也有多么重要,如果成功的话,自己就可以脱离眼下的困境,像伍斯特那个老混蛋一样悠闲自在的躲在温暖舒适的房间里,一边喝着酒一边抱着女人悠闲自在的远距离指挥像自己一样的倒霉蛋趴在这些该死的石头,山坳和枯木之间,说不定那个时候也会有人像他这样抱怨自己同时期待着有出头之日,不过那又有谁在乎呢?先享受能够享受的,至于是否会得到报应那就只有天才知道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几乎微不可闻的轻风从费伍德的面前飞掠而过,这让他不由的打了个激灵,接着急忙抬起头来向前张望,但是除了一片漆黑之外。什么都没有。不过这并没有让费伍德放松警惕,他眯起眼睛,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黑暗,同时伸手入怀。握住胸前的坠饰用力一按,很快,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间在费伍德的眼中立刻变的明亮起来,就好像白天被太阳照射般异常清晰,一草一木,乃至一块小石一个沙粒在他的眼中都是异常分明,他抬起头望向前方。山坡上没有任何生物,除了雨滴之外。

        是错觉吧。

        又一阵冷风吹拂而过,费伍德摸了摸脸颊,接着将怀中的坠饰松开,很快,他的眼前又重新恢复成了一片黑暗,接着男子继续转过头去,将耳朵贴在地上。保持着之前的姿态。

        罗德的身形微微一顿。

        他站起身来,向着下方望了一眼。在罗德的感知范围内,数个鲜活的生命就好像是红外线探测仪上所反射回来的信号一样明亮和耀眼。他们四散分布在距离目标不远处的山坡上。就好像潜伏在石头夹缝中的蝎子一样等待着自己的目标。

        议会的走狗。

        罗德皱了下眉头,这让他不由得想起在了自己在游戏之中与光之议会敌对时的情景,那个时候有很多次在罗德等人下完副本出来之后都会受到这些家伙的偷袭,不过现在他们也不过是毫无威胁可言的废物。穿过这些家伙的监视网进入目的地对于罗德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他转过头去,身体轻巧的如同鸟儿般在石头上微微一点,在下个瞬间,罗德的身体忽然微微扭曲了下,随后消失不见了踪影———接着转瞬之后他便出现在三米开外的另外一块岩石上,同时悄然无声的躲开了距离自己不过半米范围的另外一个密探的搜索与监视。

        如果不是这暴雨和黑夜的话。那么恐怕自己想要进来还没有这么容易。

        罗德一面思考着,一面向前飞奔,他的身体在暴风雨中就仿佛是被狂风夹杂着吹拂的破碎纸片般逆风飞舞,接着轻飘飘的落在了漆黑的山洞口———只那么一眨眼的工夫,罗德的身体就好像变成了幽灵一样,“呼”的被那洞口的黑暗吸入其中。甚至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澜。

        “呼………”

        罗德靠在洞壁上,微微的喘了口气,同时伸手擦掉了面具上的雨水,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细微的声响,很快,维克多便出现在风雨之中,与罗德不同,他本人似乎已经完全和外面的狂风暴雨所融为了一体———就在黑衣剑士跌跌撞撞的进入洞中时,给人一种他似乎完全是由外面飘荡而进来的雨水凝结而成的存在。

        罗德扫了一眼维克多胸前此刻已经完全暗淡下去的宝石雕塑,沉默不语。

        “真没有想到您居然比我还快?!?br />
        “彼此彼此,你的速度也不慢?!?br />
        罗德冲维克多点了点头,不过后者显然也意识到眼下可不是什么供自己等人悠闲聊天的好时候,所以他再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伸出手去捡起了一块石头,在洞壁上依照顺序敲击了好几下,清脆,规律的声响延着洞壁传递而入,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传来了几声微弱的回音。

        “还好,一切正常?!?br />
        听到回信,维克多长长的出了口气,接着他伸出手去,对罗德坐了个手势,随后便走在前面,带着罗德向着山洞的深处走去。

        整个山洞是完全由天然形成的,借助维克多手中苍白暗淡的魔法光线,罗德可以轻而易举的看见高悬在头顶的石钟乳,以及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被水流所腐蚀变化的石块———还有隐藏在其中,几乎无法用肉眼看到,但是依稀还是闪亮着金属光泽,绝对不属于自然的危险物品。

        洞穴并不算深,走了不过十分钟的工夫,两人就已经来到了洞底,与外面漆黑一片的夜色不同,燃烧的火堆所发散出来的光芒正映照在这个看来不过十多平米大小的空洞里,而围绕着火堆,数个全服武装,佣兵打扮的人正手握武器,警惕的注视着洞口。直到看见维克多的到来。这些人才松了口气。他们对视了一样,放下了手中已经蓄势待发的武器,接着其中一个盗贼摸样打扮的男子半蹲着站了起来,来到了维克多的身边。

        “呼啊。老大,您总算是回来了,兄弟们可真是担心的不得了………”说道这里,那个男子皱起眉头,带着一丝审视和疑惑的目光扫了一眼站在维克多身后不远处,戴着面具的罗德。眉宇之间流露出了一股深深的疑惑和警惕。

        “那个人是……………”

        “哦,他是…………”

        没有理会维克多对自己部下的解释。罗德只是安静的打量着眼前的众人,除了那些佣兵打扮,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隶属于维克多的部下之外,还有四五个穿着与眼下环境格格不入的长袍的人,他们大多四五十岁左右,面色憔悴而又有些无奈与痛苦,其中被他们簇拥在中间的人年纪更大,大概有六七十岁的样子。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此刻的他正在闭目养神,看起来非常的疲惫。

        那应该就是索拉岗山地领议会的议长了。

        想到这里,罗德收回了目光。而就在这个时候,维克多也向自己的部下介绍完了罗德等人的来历———他并没有直接说明罗德的身份,毕竟就算是维克多自己,也是隐藏身份来到了索拉岗山地的,此刻当然不能够在这种场合坦白出来,只说告诉自己的部下罗德是能够值得信赖的帮手,同时也对罗德的计划进行了说明。毕竟在这个计划之中,维克多的部下也是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他们不能够了解和执行的话,那么对于罗德来说。这个计划也就白费了。

        “现在出发?”

        果不其然,在听完了维克多的说话之后,有不少佣兵的面上都显露出了犹豫不决的表情,虽然他们已经从维克多那里听说了计划,并且有所心理准备,但是望着外面这么大的暴雨和黑夜。这些佣兵还是有些担心,虽然说是里应外合,但是眼下对方究竟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何况这么大的雨,虽然对于敌人来说是个阻碍,但是对于己方而言不也是一样?

        而就在佣兵们犹豫不决的时候,那群长袍人之中也有人开口说话。

        “一定要现在出发吗?索拉德先生?这几天以来议会长的身体实在不好,如果现在出去的话,我怕议会长的身体会受不了………而且,万一对方不冲上来包围,而是把我们困在外面呢?”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修拉先生?!?br />
        索拉德———看来这就是维克多的化名了,此刻听完这个长袍男子的疑问,维克多也没有丝毫的迟疑,很快就对他做出了答复,毕竟在出发之前,罗德也已经就目前的局势对他做过说明,而维克多自己也不是傻瓜,当然知道为什么罗德要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发。

        “我们在这里这么多天,他们都没有能够攻进来,而且他们的人数也不可能再多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选择突围,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冲上来切断我们的退路,以避免我们在突围失败之后再次躲回去。而且眼下外面风雨飘摇,想要射箭是非常困难的,只要我们准备的周全一些,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而且………”说到这里,维克多皱了下眉头,接着他望向了众人中间的老者。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听说他们已经控制了半个城市,现在整个索拉岗山地领已经完全处在混乱之中,如果议会长大人不赶在会议开始之前回到索拉岗山地领中的话,恐怕事态会很不妙啊………”

        “什么?!”

        听到这里,那几个长袍男子却也是面色微变,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眼下的索拉岗山地领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这让他们也是相当不安。而维克多则抓住了这些长袍男子的不安,趁热打铁的继续说道。

        “我要走?!?br />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严肃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一直在众人的中间闭目养神的老人睁开了眼睛,在其中一个长袍男子的搀扶下站起身来,他抬起头望向前方,注视着自己身边的众人。

        “索拉岗山地领目前正处在危难之中,我们又怎么能够任凭那群宵小之徒在外面放肆猖狂?距离会议开始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与其有工夫在这里瞻前顾后,不如快点做出决定行动才对!为了索拉岗山地领,我这把老骨头又算的了什么?只要不死,哪怕我爬。也要爬回去,让那群被权力和利益蒙蔽了双眼的愚蠢之徒好好看看,只要有我在,索拉岗山地领,还容不得他们来放肆??!”

        “议会长大人??!”

        听到老人的说话,那几个长袍男子也不由的站起身来,他们面色焦急的望着老人。但是在老人威严的目光注视下,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而就在这时,维克多也趁机加入了进来,试图打消众人的顾虑。

        “请各位不需要担心太多,与我一同前来的这位同伴,他的手下中有好几位技艺精湛的灵师,只要我们能够突围成功,那么就可以拜托那几位灵师为议会长治疗身体。我相信,这应该是不成问题的?!?br />
        “真,真的吗?”

        听到维克多的这句话。果然那几个长袍男子的面色就变的缓和了许多,他们急切的抬起头来望向罗德,想要从罗德这里获得一个确切的答复。而感受到众人的眼神,罗德依然沉默不语,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应。而看见罗德的回应,那几个长袍男子也是松了口气,与此同时,议会长也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笑容。

        “那么,就拜托各位了………还未请教……………”

        “啊,不好意思。我这位朋友性格有些古怪,不喜欢向人报上姓名,如果你们要称呼他的话,就叫他……………”说道这里,维克多自己也停顿了下,而他的部下此刻也敏锐的察觉到自己这位会长的面上肌肉微微有些抽动。似乎颇为难以启齿似的,不过维克多的犹豫也只是一瞬,很快他就给出了回答。

        “只要叫他…………面具男就可以了?!?br />
        “……………”

        或许是因为这个名字实在太古怪了,一时间整个洞穴都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之中。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议会长,毕竟老人年纪大了,见多识广,一听就知道对方并不打算在这个方面开诚布公,于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冲着罗德点了点头,接着微微弯下腰去。

        “拜托了你,面具男先生,为了索拉岗山地领的未来………如果各位真的能够?;の颐瞧桨参奘碌幕氐剿骼谏降亓斓幕?,那么我可以向各位保证,我一定会给与各位最隆重的谢意与回报?!?br />
        即便是面对老议会长的这句话,罗德依然没有开口,他冲维克多做了一个手势,接着转身离开。而看见手势之后,维克多也是面色微微一沉,接着他转过头来,望向自己的部下。

        “好了,准备一下,我们出发??!”

        夜色越来越深,暴风雨也越来越大。走到洞口,几乎可以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暴雨如同小石般击打在面上,这让不少人都有些犹豫,不过罗德却并没有关注他身后这群人的反应,而是径直走出了山洞。而看着罗德走出山洞,维克多也是咬了咬牙,虽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行这么严肃紧张而危险的任务,但是对于维克多来说,这种紧张感却依然是挥之不去。但是很快,维克多就收敛了自己的心神,接着,他转头望向一旁的佣兵,大声呼喊道。

        “点灯??!”

        伴随着维克多的命令,很快,负责外围的佣兵举起了手中的油灯,点亮,接着他们大踏步的走出了洞穴。

        昏暗的火光在这深沉的黑夜之中并不明亮,甚至就好像是暴风骤雨的浪涛中的小船般起伏不定,但是对于那些一直驻扎在这里的人来说,却已经是足够了。

        “那些人出来了???!”

        费伍德惊讶的睁大眼睛,望着身前上方那几点昏暗的光辉,他甚至伸出手去,揉了揉眼睛,接着再次望向前方,没有错,那不是星光,更不是闪电,而是真正的灯光,那群家伙居然从山洞里走了出来,难道他们以为趁这个机会可以溜掉吗?

        伴随着灯光的浮现,黑影中也是扇动了一下,仿佛这包裹着山脉的黑夜自己也是一个巨大的生物,在遇到光亮之后便迅速退却了一样。但是费伍德却很清楚这并不是错觉,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密探也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边,低声询问道。

        “怎么办?费伍德队长?”

        “先看看情况??!”

        从最开始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之后,费伍德立刻开始思考眼前的情况,的确,风雨这么大,自己等人无法通过远射来威胁到他们,但是自己这边可是有六十多人,他们最多不过十几人,难道他们真的以为只是依靠大自然的掩护,就可以突破自己的封锁,冲到山下?的确,要是能够离开这座山脉,进入森林的话,那么自己哪怕有六百个人搜索起来也很困难。但是眼下自己已经在山下的各处要道都配备了封锁,哪里有这么容易让他们突破的?

        还是说,这些家伙只是虚晃一枪,打算引诱自己进攻?

        “…………先看看,如果这些家伙没有离开山洞的打算,那么就不要轻举妄动,但是如果这些家伙距离山洞足够远的话…………听我的信号!把这些家伙彻底包围,避免他们再跑回去躲起来,老鼠既然出了洞,那么想要再回去可没有这么容易,明白了吗?”

        “是,队长??!”

        身边的身影瞬间消失,费伍德面色阴沉的望着火光,缓缓的伸出手去,握住了腰间的匕首。

        风雨依然在呼啸。

        仿佛怪物的怒吼般,预示着即将到来的血战。(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