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午后秘话

    第四百二十九章 午后秘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杯中的红茶已经失去了温度。

        玛琳放下手中的茶杯,抬起头来望向窗外,在那里,夜幕已经降临,虽然从时间上来看才不过是中午刚过而已,但是外面却已经是黄昏时分,一开始的时候,玛琳还是很不习惯这种诡异的时间差,不是起早就是睡晚,不仅仅是她,其他很多佣兵也是一样。幸运的是,在建设要塞的时候罗德就想到了这一点,因此他还特意建了一座钟楼用于报时,每逢早中晚三个时间段就响一次。有了这座钟楼,众人才总算是好不容易开始慢慢的调整起自己的时间差来。

        望着窗外的景色,玛琳不由的伸出手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现在要塞的运转已经趋于正常,唯一的麻烦也只有在罗德他们启程的第二天,玛法无奈的拿着一张纸条找上门来告诉自己安妮离开的消息,不过玛琳对于这个消息倒不是很惊讶,她对安妮的性格还是有所了解的。出现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所以玛琳倒是很快做出了调整,玛法这个人老实沉稳,做起这个来倒也让人放心,所以玛琳也并没有太过担心这方面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代表玛琳就没有烦恼………虽然要塞运转正常,而且整个帕菲尔德目前也没有大的问题需要他们担心,可是玛琳所烦恼的问题并不是这个,而是一个非常私人的问题,说起来,这还和金丝雀有关。

        在罗德临走之前,曾经说过要让金丝雀配合玛琳管理要塞,这要是换了以前,玛琳肯定会非常高兴,毕竟她和金丝雀很合得来,而且双方感情也都不错,再加上金丝雀在施法技巧和知识方面有很多心得,也可以算的上是玛琳的良师益友,所以一开始的时候。玛琳就很喜欢金丝雀。

        但是在那天无意中撞破了金丝雀和罗德的“好事”之后,玛琳对着金丝雀就未免有些难堪,特别是在来到要塞之后的那一夜,两人可以说是互相确立了关系。在那之后玛琳看见金丝雀就更难堪了………虽然她并没有以罗德的女友自居,不过只要一想到自己身边的男人和对方也有同样的关系,这就更让玛琳尴尬。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金丝雀,原本玛琳以为罗德会对自己或者金丝雀做出说明,不过看罗德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想要对金丝雀说明这些事,他也决口不提自己和金丝雀的关系。至于金丝雀那边,玛琳可以感觉到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什么。不过金丝雀对于自己的态度却并没有什么改变。

        是因为她并非活生生的人类,所以对此有所顾忌吗?

        玛琳并不认为金丝雀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之前还有罗德在,所以她可以把一切都推给罗德解决。但是现在罗德不在了,她反而要时常和金丝雀一起独处,这未免让玛琳有些烦心,她不知道该不该向金丝雀开口。但却连自己都不知道开口要说些什么。

        “哈啊……………”

        想到这里,玛琳不由的低下头去,长长的叹了口气。而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忽然响起,这让少女愣了一愣,接着她立刻转过身来,整理了下自己书桌上的文件。

        “请进?!?br />
        伴随着玛琳的回应,房门打开,随后金丝雀带着一如既往的柔和笑意走了进来。

        “没有打搅你吧,玛琳小姐?”

        “啊,没有,我正好也告一段落?!?br />
        看见金丝雀的笑脸,玛琳觉得自己的身体立刻变的僵硬了许多。她急忙挤出一丝笑容,接着装作处理文件似的低下头去。

        “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br />
        金丝雀望了一眼玛琳,笑嘻嘻的眯起了眼睛,接着她走到玛琳的面前,将手边的一叠纸递了过去。

        “之前罗德曾经提过,要佣兵们去扭曲点进行实战训练。我已经做了一个计划,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br />
        “好的,我一会就看?!?br />
        听到金丝雀的说话,玛琳急忙伸出手结果对方递来的计划,接着随手翻了几页,然后放在旁边。不过这一次金丝雀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做完自己的工作之后就立刻转身离开,相反,她微笑着望向玛琳,反而让玛琳有些心神不安。

        “还,还有什么事吗?金丝雀小姐?”

        “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

        说道这里,金丝雀却是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下巴上,随后望着玛琳开口说道。

        “最近玛琳小姐的态度似乎是有些怪怪的………我很好奇………不像以前那样老来找我喝茶聊天了,而且也不和我探讨关于施法技巧的问题了………是我教的不够好吗?”

        “啊,并没有那种事?!?br />
        听到这里,玛琳急忙抬起头来,慌张的摆手示意。说实话,金丝雀教授的施法技巧都非常实用,而且也很简单易懂,说句不好听的话,玛琳觉得自己在学院里学习了两年的实战技巧,都没有金丝雀十天里教给她的有用。只不过从这些教学中,玛琳也总算感觉到金丝雀的确是个野法师这个事实了。对于那些实际战斗用的施法技巧,金丝雀说起来头头是道。但是一旦涉及到关于力量本源的性质与魔法的特殊运转力等方面,金丝雀却完全是一问三不知,什么都不清楚。

        这一度曾经让玛琳相当诧异,因为按照她在学院中所学习到的知识,一个法师必须要首先学会理解力量本身,然后才有资格去学习如何释放与掌握这种力量,但是金丝雀的存在却完全打破了玛琳所学习到的这个真理。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最最基础和核心的东西,只是把法术当做法术,力量当做力量来使用,居然还能够有如此的成果———要是换了别人,说不定玛琳只会觉得对方不过是运气好。但是金丝雀可都是传奇等级的水准了,能够到达这个水平可不仅仅只是运气就能够完成的啊。只不过玛琳还是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金丝雀对于魔力性质居然只停留在最初级别的元素属性和力量显现上,至于那些深奥的知识她可是一点都不懂啊,那么。她又是怎么做到能够如此熟练的运用,创造施法技巧的呢?

        这样的疑问,玛琳也曾经询问过金丝雀,不过当时面对玛琳的询问。金丝雀只是微笑着回答“会开飞机不一定需要你会去造飞机啊”这样一句对于玛琳来说完全是莫名其妙不知其所以然的话给打发了。不过虽然她不知道飞机是什么东西,不过这句话的意思,玛琳多多少少也是有点理解的。

        “那么,是什么原因呢?”

        见玛琳表现的有些慌张,金丝雀倒是不以为意,就这么坐在玛琳的对面,然后双手支腮。笑嘻嘻的注视着她。这反而让玛琳越发慌乱,她的目光游离不定的在四周移动,不过最后,玛琳还是深深的呼吸了口气。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明白这次金丝雀是主动来找自己谈这个问题的。这也难怪,毕竟罗德不在,临走之前把要塞和公会交给她们两人管理。要是换了以前这绝对不是问题,但是现在。双方有了隔阂,这说不定会出现什么麻烦。所以面对这样的事态,能够尽早解决就尽早解决。其实玛琳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只不过她一直很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现在金丝雀肯愿意先开口,那么自己再矜持下去也就没有必要了。

        想到这里,玛琳也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她伸出手去,为金丝雀和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然后这才抬起头来望向金丝雀,点了点头。

        “是关于………”

        “罗德的事情是吗?”

        不过,玛琳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金丝雀此刻已经笑嘻嘻的接着说了下去,这让玛琳有些吃惊。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而看见她的表情,金丝雀俏皮的冲她眨了眨眼睛,随后她再次开口询问道。

        “那么,玛琳小姐,你觉得我和罗德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哎?”

        听到金丝雀的这个问题,玛琳忽然愣了一下。因为这个问题,她的确没有仔细思考过———金丝雀和罗德之间的关系?从那天自己所偷看到的情况来看,那么两人就算不是男女朋友,那么也是情人关系吧??墒谴悠匠A饺说谋硐掷纯?,双方虽然感情很好,不过从来没有做出类似情人之间亲密的举动。玛琳自己的情况是有些特殊的,因为对她来说,和罗德做那些事情不仅仅只是她喜欢罗德这么简单,这更是玛琳自己的“义务”,她是有“责任”这么做的。也就是说,即便玛琳不喜欢罗德,那么对于她来说,自己的命运也已经决定了她必须要这么做。当然,比起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抱,总归还是找个让自己喜欢和爱慕的男人要好的多。

        可是金丝雀的表现却和玛琳很不一样,在玛琳看来,金丝雀对于罗德平日里不是很依恋,双方的关系看起来似乎是比普通的朋友要亲密一些,不过要说情人的关系却又不太够的上,但是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词从玛琳的脑中一闪而过。

        “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七恋小姐曾经说………你和罗德之间是‘炮友’的关系………”

        “狐狸小姐?”

        听到玛琳的回答,金丝雀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过她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笑意。

        “那么,玛琳小姐,你知道‘炮友’的意思吗?”

        对此玛琳当然是摇头了,她根本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理解才好。而看见玛琳的反应,金丝雀笑嘻嘻的向背后一靠,然后双手合拢在胸前注视着玛琳———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金丝雀的这个动作,玛琳就立刻想起了罗德。虽然说两个人一点都不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出奇的相似,罗德总是万年不变的板着一张脸,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金丝雀也是万年不变不管什么时候面上都是带着微笑,很难看见她的脸上出现其他的表情,好像对于少女来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值得自己痛苦和愤怒的事情一样。

        “炮友呢………其实也差不多吧,玛琳小姐,当你有一个自己喜欢的朋友。你会想要请她一起喝茶聊天,对吗?”

        对此,玛琳点了点头,而金丝雀则竖起一根手指。

        “我和罗德之间的关系也很类似哦。只不过呢,当我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想要更开心和舒服的事情———就像玛琳小姐那天所看见的一样?!?br />
        “啊……………”

        听见这句话,玛琳立刻面上一红,她完全没有想到,那天金丝雀居然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不过想想也是,对方毕竟拥有传奇等级的实力。要是连自己都感觉不到的话,那么她的实力也就是白吹的了。不过………

        “但是,这并不是一般的朋友之间的关系吧?!?br />
        说这句话的时候,玛琳的口气有些生硬,作为贵族之后,贵族圈子里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不是没有听说过,不少贵族小姐表面上一幅淑女样儿,但是背地里却是**放荡。特别是到了怀春的年龄,一些家教不严的女孩儿就会找同样的贵族青年一起做那些羞耻的勾当,更有些人食髓知味。不仅在贵族聚会上找男人,甚至连自己家里的下人管家都不放过,更不用说还有些下级贵族之间甚至还会去找自己的父亲族人什么的。这些人之间并不是因为有感情才去做的,相反,她们只是觉得舒服,想要找个人来慰藉自己,对方只要是男人谁都可以。玛琳自然是看不起那些人的,觉得她们不知自爱,下流放荡。她对金丝雀的感观一向很好,但是现在听了金丝雀的说法。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连带着态度也变的有些僵硬起来。

        “当然不是?!?br />
        金丝雀当然明白玛琳的态度有什么问题,不过她只是微微一笑,接着伸出手去,拿起自己的茶杯,注视着杯中的红茶。

        “以前的我活的很累。家人的关注,朋友的关注,还有很多很多的目光,他们对我有很高的期望和理想,但是我没有办法反抗,我只能够努力,努力达成大家的要求。这样一来,他们就开心了,而他们开心了,我也开心了………但是,那毕竟不是我?!?br />
        听到金丝雀的这句话,玛琳不由的愣了一愣,她发现自己可以理解金丝雀的这种想法,毕竟作为家族的继承人,自己的处境和她也非常相似,她们都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着了。

        “和罗德的关系,一开始是个意外和巧合,但是渐渐的,我却喜欢上了这种关系,我喜欢那种舒服的感觉,也喜欢那种沉迷在快乐之中,忘却一切烦恼的感觉。而且,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会丢弃自己的面具,坦率的面对自己的心情和想法。我不用去扮演父母和其他人眼中那个乖乖女,我可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罗德也不会将我看成一个**放荡的女人,他总是很尊重我,爱护我,所以我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他面前展现出我真实的一面,而不用担心会遇到反感。我觉得这种关系很棒,但是,我却并不打算更进一步,只要现在这样就足够了。现在的关于,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好的,无论是我,还是罗德?!?br />
        “为什么?”

        听到这里,玛琳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她实在很难理解,从金丝雀的描述来看,她很喜欢罗德,这样一来,难道两人不应该发展到更深一层的关系吗?虽然严格来说,现在的金丝雀并非人类,不过和她接触了这么久,玛琳已经将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女不是人类这件事情差不多要忘掉了,所以她无法理解为什么金丝雀要做出这样一个决定。而面对玛琳的询问,金丝雀则是微笑着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

        “因为没有必要?!?br />
        “没有必要?”

        玛琳歪了歪头,怎么也不明白金丝雀话中的意思。但是这个时候,金丝雀却站起身来。

        “我不想说的太多,玛琳小姐,毕竟这是我个人的意愿,我喜欢和罗德维持现在的关系,不是更进一步,也不会后退。因为我知道,我是无法成为罗德‘最爱’的那个人的………或许说,没有人可以成为这样的人?!?br />
        “这是为什么?”

        听到这里,玛琳更加疑惑了,但是这个时候,金丝雀却是转身走到了门前,接着她伸出手去,握住门把手,转过头来注视着玛琳。

        “因为你无法和一个已经永远离开的人争夺她的位置?!?br />
        说道这里,金丝雀的面上再次浮现出那温和优雅的笑容,随后,她反手关上门,离开了房间。只留下玛琳一个人呆呆的站在房间里,出神的注视着眼前的房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飘天文学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