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黄昏的剪影(二合一章节)

    第三百七十六章 黄昏的剪影(二合一章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了,训练结束?!?br />
        听见这句话,玛琳放下手中的法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抬头望去,此刻已经是黄昏时分,鲜红的夕阳光辉渲染着眼前的天空,威风吹拂而过,带来了一丝丝的清爽。

        对于玛琳而言,训练的时间漫长而又短暂———小小泡泡糖的训练要求严苛的近乎不留情面,甚至要求她精确到了分秒,这种高标准严要求哪怕是学院里那些最强大的法师也从来没有对玛琳提出来过,这让她非常吃力,她完全无法想象居然会有人能够施展出这样的技巧,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当金丝雀在玛琳的面前表扬过一段“无隙施法”之后,玛琳的眼睛几乎都直了。

        所谓的“无隙施法”是一种玩家自己创造出来的释放法术的招式。在龙魂大陆上,法师施法基本上都是先做个手势,然后咏唱咒文,调动力量,释放魔法。等这个魔法释放完之后,再释放另外一个。这是这片大陆上法师通常的做法,玛琳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干的。

        但是金丝雀的“无隙施法”却完全不同,毕竟对于玩家而言,他们早就已经过了只是能够杀掉敌人这么“没追求”的目标界限,如何能够拥有最强的输出,如何能够站在排行榜上笑傲群雄,这才是玩家的目标。而“无隙施法”就是这么出现的。

        就拿冰枪术来说,玛琳释放一个冰枪术,从手势到咒文咏唱完毕需要将近两秒。而释放冰枪术需要一秒,释放出去之后还需要一秒,而在等这四秒过去之后,玛琳才会开始在第五秒准备下一个法术。这是一种非常稳妥,并且有效的做法。

        但是玩家的“无隙施法”完全不同,因为从技术本身来说,从冰枪术被释放出去的第三秒开始。玩家就已经不受魔力影响,那么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开始准备下一个法术了。对于玩家而言,这不但可以节省两秒的时间。同时还能够最大化提升输出。也就是说,在玩家的口中,他们咏唱的咒文几乎是不停歇一路往下。虽然咒文的长短多少有些不同,但是只要掌握了诀窍,那么通过节省出最后两秒的时间,直到魔力耗尽为止,玩家是可以一直咏唱咒文不被打断的———除非对方早有反制措施。

        这也是为什么在游戏中法师被称为亲儿子的原因。虽然严格来说,他们也是有僵直时间的,但是由于法术本身威力强大,持续时间又长,完全可以遮蔽这个缺点,所以对于很多玩家而言。他们如果碰上一个掌握了“无隙施法”的法师,那么几乎就是一面倒的被虐,铺天盖地的法术冲过来,你连躲避和抵挡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被带走了,这简直可以说是法师最霸道和凶狠的“一波流”战术。而那些此中高手更是变态。他们甚至会有意识的选择重新组合咒文的排列,并且利用法术本身的延时效果来达到近乎同时多重施法的目的。他可以通过无隙施法先咏唱一个火球术,然后在火球爆炸时释放一个持续五秒冰风暴,而接下来他只要咏唱一个只需要三秒的冰枪术,那么悲催的玩家就不得不同时面对冰枪术和冰风暴的两面夹击了…………

        当然,这种技巧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掌握的。这需要对每一个魔法咒文的完美认识,精确到秒的意识技巧和手法才行。如果失败的话,非但无法做到无隙施法,甚至还会因为力量之间的冲突导致数秒无法释放法术的状态,而对于一个法师来说,这是最致命的。

        而对于玛琳来说也是一样。

        虽然开始训练这种施法技巧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了,但是玛琳还总是无法完美做到———她之前的施法习惯成为了少女现在最大的阻碍。作为学院最杰出的学生,玛琳在施法上的动作,音节都完美无缺,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但是现在,这些玛琳曾经的骄傲却成为了阻碍她继续成长的最大的绊脚石,那种释放完魔法之后暂停一秒回复状态的“标准动作”习惯已经深深融入了玛琳的身体之中,想要强行改变和破坏这一点,并不容易。

        “今天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望着眼前的天空,玛琳咬了咬牙,随后她低下头叹了口气。

        “看来,还是必须要向金丝雀小姐请教一下才行?!?br />
        一面自言自语的说着,玛琳一面转头望向四周,但是出乎少女的意料之外,她并没有看见金丝雀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

        玛琳皱了下眉头,随后她才想起来,之前金丝雀曾经说过有事要向罗德报告,所以现行离开,现在看起来,她似乎还没有回来的样子。

        “去找找看吧………”

        一面自言自语着说着,玛琳走向了据点。

        伴随着人数的增加,现在的据点也比以前热闹了许多,不过三楼却一如既往的安静,由于罗德的规定,普通的佣兵是不允许到三楼来的,能够来三楼的,也只有克里斯蒂和玛琳等有限几个人而已。

        玛琳走到罗德的书房前,轻轻敲了敲门。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回应,这让玛琳有些奇怪,在她的记忆里,这两天罗德一直都窝在自己的书房里,研究着赎罪之地的地图,今天这是怎么了?

        “失礼了?!?br />
        有些疑惑的玛琳伸手推开了房门,但是书房内却是空无一人,没有罗德,也没有金丝雀的身影。

        罗德先生到哪里去了?

        带着些许的疑惑,玛琳来到了位于另外一侧的金丝雀的房间门前,但是门却是紧缩着的,没有任何人回应??雌鹄此坪跻膊辉诘难?。

        是自己来的时间不对吧……………

        想到这里。玛琳摇了摇头,接着便转过身打算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忽然听见了一声轻微的响动。

        “嗯?”

        玛琳好奇的停下脚步,抬起头下意识的顺着走廊望去,只见在走廊的尽头,原本紧闭着的仓库大门此刻正敞开着一条缝隙。这让玛琳有些疑惑,因为在她的记忆里,那里的门一直都是紧锁着的才对。为什么会打开呢?难道是有人在里面吗?

        带着些许的好奇心。玛琳走到了走廊的尽头,而就在她打算伸手推开门时,一阵断断续续。而又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而与此同时,玛琳原本打算推开大门的手,却是这样僵在半空之中,再也没有动作。

        “这……这是……………”

        玛琳倒吸了。冷气,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玛琳靠近门缝,仔细的向内张望———接着,她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在那被夕阳黄昏色彩染红的房间内,两个身影正如胶似漆的纠缠在一起。一个少女此刻正双手扶住墙壁,低下头去急促的喘息着,而在她的身后,另外一人正紧握着少女的那纤细的腰肢,用力激烈的摇摆着。夕阳的光辉从窗口照入。映衬着两人的面孔和表情,而对于玛琳来说,这两张面孔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那是…………罗德先生………和金丝雀小姐?”

        看见这一幕,玛琳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的大脑一时间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少女的身体激烈的颤抖着。伴随着罗德的冲锋,如同怒涛般的快感浪潮席卷着她的身体,而少女则用力扭动腰肢,急切的迎合着罗德的行动。很快,两个人的喘息声越来粗重,而就在片刻之后,伴随着一声闷哼,罗德用力抓紧少女的身体,将她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身下,而此刻的少女则本能的挺起身来,她的脚尖高高垫起,修长的双腿不住的颤抖着———粘稠的半透明液体顺大腿内侧缓缓流淌而下,滴落地面。

        直到片刻之后,金丝雀这才身体一软,跪在了地上。

        但是没有过太久,罗德的双手就从后面伸了过来,轻揉着少女丰满,坚挺的胸部。

        “真没有想到,你的反应居然会是这么激烈?!?br />
        “因为已经太久没有做了嘛…………”

        听到罗德的调笑,金丝雀抬起头来,红晕未退的面孔上流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而且,这是团长你第一次射在里面呢…………这种感觉可是前所未有的,但是还真是舒服呢?!?br />
        “不过话说回来,你偏偏要选在这种地方………”

        罗德说着,打量了一下四周,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听见他的抱怨,金丝雀只是轻轻一笑。

        “要是在房间里的话,可能会有人找上门来不是吗?而且………在这种地方做,反而更刺激呢………”

        “真是的,要是被你的父母和老师知道,他们眼中的乖乖女儿好学生居然是个这么**变态的女人,真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br />
        “反正他们也看不到,而且我也已经厌倦老是装好孩子的日子了,这样才有趣,不是吗?只有在团长面前,我才能够做真正的自己,这样不是很好么?而且…………团长你也不讨厌不是吗?”

        一面说着,金丝雀一面转过身来,坐在窗台上,随后她以无法想象,近乎不知羞耻的大胆姿势将自己的双腿成m字型抬高,此刻在黄昏阳光的照耀下,那张向来充满了柔和微笑的面孔却是显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荡漾与魅惑,让人完全无法将眼前的这张面孔与平日里那个温婉,文静的少女联系起来。

        “团长,再来一次嘛,直到把我的里面灌满为止,无论几次都没有问题哦?”

        “我当然也没有到此为止的意思?!?br />
        面对金丝雀的邀请,罗德没有丝毫犹豫的伸出手去,将两人的身体再次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他的左手恣意揉搓着少女那娇嫩洁白的肌肤,而右手则一路向下,宛如一条灵活的毒蛇般探入了少女的双腿之间。

        “啊…………就是那里………再用力一点………”

        少女紧紧搂抱着罗德的身体。如同发情的野兽般甩动着头发,甜美而慵懒的呻吟声从她的唇间泄露而出,她难耐的扭动身体,淫亵的叫声,充满了诱惑与放荡的表情,如果让任何一个熟悉少女的人看见此刻的她,恐怕都会因为极度震惊而无法相认吧。

        玛琳呆呆的从缝隙中注视着两人的身影。虽然因为距离太远,她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但是那时断时续。隐隐约约从空气中传来的呻吟声却仿佛一根羽毛般挑动着少女的心。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罗德,以及他和金丝雀的交接处。不由感到从自己的小腹下面,传来了一阵酥麻的感觉。

        那就是男人的…………居然有这么大……………

        想到这里。玛琳不由下意识的伸出右手,按住自己的小腹———那么粗壮,可怕的…………居然曾经进入过自己的身体吗?天啊,这么大的………难道不会裂开吗?

        身体开始渐渐变得火热,一阵阵难耐的搔痒从少女的心底传来,玛琳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开始笨拙的揉搓着自己的身体,她一面目不转睛的望着内里纠缠,重叠在一起的两人。手下的动作却是越来激烈。甚至连玛琳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不安,而少女洁白的面孔上,此刻也浮现出了淡淡的潮红。

        不行。不能做这种事,不能够在这里…………虽然玛琳的内心正在强烈的警告着她,但是少女的本能似乎渐渐压倒了她的意识,玛琳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相反,注视着内里正在激烈交缠的两人。她已经无法停止自己的行动了。

        “嗯…………呜…………团长,不行了,我不行了………”

        紧紧搂抱住罗德的身体,金丝雀仿佛求饶般的呻吟着,她本能的搂抱住罗德,双腿死死的夹在他的腰间,贪婪的吞噬着罗德的冲击。而注视着眼前金丝雀那可爱的,欲哭无泪的表情,罗德却是忽然产生了一阵恶作剧的心理。他放慢了自己的速度,随后带着一丝笑意俯到金丝雀的耳边,低声自语道。

        “你现在的样子可真是让人心动呢,要是被别人看见的话怎么办?他们会怎么想?那个可爱,文静的金丝雀居然会是这样的女孩子………他们一定会很震惊吧,很惊讶吧………如果现在我推开窗户的话,说不定下面的佣兵们都会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哦?”

        “呜……嗯嗯……………”

        面对罗德的说话,金丝雀没有回答,但是她的身体颤抖幅度却是越来越大。听到罗德的说话,一种伴随着恐惧与刺激的感觉同时从金丝雀的心中涌出,她当然知道如果自己现在的样子被那些佣兵看见的话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虽然相信罗德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只要一想到这种不确定的危险和可能性,少女反而感觉到自己更加敏感———那种似乎正在做坏事而害怕被发现的紧张感强烈的刺激着少女的身体,让她越发颤抖。而罗德则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似的,他一面继续保持着自己的动作,一面伸出舌头,轻舔着少女白嫩的脖颈和耳垂,继续带着些许的邪恶和冷酷继续说下去。

        “如果被他们看见的话,那么你以后该要怎么办呢?可爱的,受人尊敬的乖乖女小姐?”

        “呜…………啊啊…………啊啊啊?。?!”

        直到这个时候,金丝雀终于再也忍耐不住,她死死的抱住罗德,同时抬起头不由自主的尖叫起来,而与此同时,罗德也终于深入到了最深点。

        听着金丝雀毫无保留的叫喊声,玛琳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嗡”的一阵空白,而此刻她手边原本激烈的动作也是猛然一停,随后,玛琳只感觉到伴随着一股温热离开自己的身体,她也像是被抽掉筋骨一般,软软的瘫到在地上。

        “我这是……………”

        玛琳靠在墙边,失去了焦距的双眼茫然的望着天空,她小声的喘息着,随后。少女低下头去,注视着自己的左手———在那上面,依稀可以看见闪亮的水痕。

        身下的湿润触感传来,让玛琳原本有些茫然的大脑猛的变的清醒了许多。

        我,我居然在这种地方做出这种事!

        一想到这一点,玛琳立刻就感到自己的面上一阵发烧,她急忙站起身来。悄悄的转过身离开了那里,接着玛琳慌张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下了楼梯。

        直到离开三楼。玛琳那紧张不安的心情依然没有冷静下来,她满脑子都是刚才的场景………那个平日里总是带着温柔微笑的少女,居然会有那样的表情和举动。这实在让玛琳无比震惊。她仿佛这才发现金丝雀的另外一面———那么,自己在当初和罗德先生的那个时候………也是一样吗?我也露出了和金丝雀小姐同样的表情吗?还是说,所有女人都是这样的?

        不得不说,异世界的情操教育实在很成问题,虽然作为贵族,玛琳也从小接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但是所谓百闻不如一见,童话故事里王子与公主的结合固然浪漫,但是如果看见具体过程的话那么就很难说了——更不用说罗德和金丝雀之间的刺激性实在太强,玛琳毕竟是初经人事。一下子就要她面对这么的高难度,也着实太为难她了一些。

        就在玛琳脑子昏昏沉沉,不知所以然的时候,忽然,一个欢快的声音从她的面前响起。

        “啊。玛琳姐,你怎么了?”

        “呀?。??”

        沉浸在回忆中的玛琳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有人找自己说话,她尖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在看见安妮那张带着疑惑和好奇的面孔之后,玛琳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幸运的是,四周并没有其他人的踪影。那些灵师还在小小泡泡糖的“调教”之下继续训练,而莎娜负责巡逻工作,此刻也没有回来,偌大的二楼只有安妮一个人。这对于玛琳来说,实在是个好休息。如果被太多人看见她现在的表情的话,那么玛琳可就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

        “是安妮啊…………有什么事?”

        “嗯?没事啊,安妮本来在这里看风景,只是看见玛琳姐姐你脸很红,所以安妮才过来问一下…………玛琳姐姐你生病了?”

        “不,没有,我只是……………”

        虽然没有镜子,不过玛琳可以肯定,自己现在的面孔一定是烧的通红,她下意识的按住自己的脸,摇了摇头。

        “没事,我只是有些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

        “嗯………………?”

        听到玛琳的回答,安妮好奇的歪了下脑袋,随后玛琳发现,安妮不知道为什么却是眼神下移………

        “玛琳姐姐?你这么大了还会尿裤子?”

        “哎?”

        听见安妮的询问,玛琳呆了一呆,她下意识的低头向下望去,随后眼前一黑。

        只见此刻,在玛琳的法袍下,少女双腿之间的地方,一滩扩散开来的水渍清晰可见。而看见这一幕,玛琳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后,少女的面上立刻闪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通红。

        “这,这,这,这不是,安妮,这不是,这个…………这个…………这个是我跌倒了,没错,我不小心跌倒在水潭里了,所以才………”

        玛琳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同时她飞快的转过身体。

        “那么,我要回去换衣服了,再见!”

        “嗯,玛琳姐姐注意身体…………”

        安妮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玛琳如同一阵风般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而面对着重重关上的房门,安妮好奇的歪了下脑袋。

        “姐姐究竟在想什么???”

        安妮一面自言自语的说着,一面转过身,重新来到窗台前,随后她高高举起双手,迎着吹拂而过的清风伸了个懒腰。

        “嗯…………真是个好天气,找个舒服的地方继续睡觉去吧?!?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