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仲夏祭闭幕(上)

    第三百五十九章 仲夏祭闭幕(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冰冷的夜风吹过。

        少女安静的站在阳台上,俯瞰着眼前的城市,在夜幕之下的黄金城依然是灯火辉煌,但是却听不见丝毫的声响。那些尘世间的繁杂喧闹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所过滤了般,残留下来的,只有这些光辉。

        明天就是仲夏祭的闭幕式了,在万众瞩目的个人赛结束之后,团体赛就显的并不那么耀眼,而事实也是如此。由于自由之翼公会被战天使军团抓捕了起来,所以他们也失去了参加团体比赛的资格,而最终,参加团体赛决赛的则成为了紫百合与科尔之鹰之间的对决,这对于王党来说自然是一个嫉好的消息,但是对于改革派来说,简直就是悲剧到了极点,为了这次的仲夏祭,他们处心积虑,信心满满的用尽手段,但是最终却落了这么个倒霉悲催的结局,也算是非??闪?。也难怪那些南方贵族对于罗德和他的佣兵团越发看不过眼——如果不是罗德半路杀出的话,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失败?如果没有星光,那么改革派甚至有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到那个时候,打击王党的气势,同时还可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这对于那些改革派的贵族来说,简直是最好的庆祝了。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他们什么都没有剩下,甚至不会有人为他们说话,也不会有人同情他们。

        不过很可惜的是,并不会有人同情他们这些失败者。

        “月亮只有在夜晚才能够显现出引人瞩目的光辉,那不如太阳温暖。但是却远比它柔和———这样的夜色下,最适合赏月了,不是吗?克莱斯特卿?”

        “正如您所言,殿下?!?br />
        一个身着贵族正装,面色严肃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到莉蒂亚的身后,向她微微欠身,行了一礼。他穿着黑色。笔挺的贵族礼服,洁白的衬肩上雕刻着铁锤与长剑的印记,那张保养的很好的面孔上一片冷漠神色。让人完全看不透他的想法。漂亮的小胡子和头发一样打理的整齐顺滑,这也充分显露出了主人一丝不苟的性格。此刻的他正安静的站在莉蒂亚的身后,带着特有的冷漠注视着眼前的少女。不过这并非是对莉蒂亚的不尊敬。而是他特有的表达敬意的方式罢了。

        他正是王党内部的中坚人物———克莱斯特.巴比伦侯爵。和仙妮亚家族一样,巴比伦家族也是王党之中的重要支持者。不过与前者不同,巴比伦家族所负责的并不是那些光鲜的部分,而是更加现实与残酷的职责———他们的前身是光芒之龙下的“异端审判团”,而他们所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消灭任何试图阻碍光芒之龙的威胁者。而伴随着时代的变化,以及光芒之龙国议会的势力坐大,“异端审判团”失去了他们原本立足的根基,议会认为这个“异端审判团”只会对大陆的稳定产生威胁和消极的影响,而且这些家伙的存在只会威胁到民众们发表自己意见的自由———这也难怪。毕竟议会整天挖空心思所想的就是如何消除光芒之龙的影响力,而按照“异端审判团”的规则来看,这群家伙都是统统要上火刑架的。议会当然不可能让这么一群威胁到自己的家伙继续存在。

        于是在光芒之龙的影响力日渐式微之后,议会就立刻展开了对“异端审判团”的大规模围剿工作,在这方面。议会表现出了出奇好的耐心和力度,他们甚至不顾及周边肆虐的山贼匪盗,抽调了所有的力量来消灭“异端审判团”的成员。而议会的大力打击也产生了非常明显的效果,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异端审判团”的几乎三分之二的成员都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只有最后负责“执行者”一脉在付出了无数血的代价之后。冲破了议会的封锁,来到了穆恩公国。

        随后,他们就联合起来,形成了巴比伦家族,并且在穆恩公国内一直延续到今日———在“异端审判团”看来,只有依然坚持着光芒之龙信仰的穆恩公国才是真正值得信任,并且能够帮助他们重新夺回自己应该有的地位,将那些背信弃义的小人一网打尽,重新恢复光芒之龙的荣耀。

        而他们在穆恩公国内所担任的职务,则是密探与审讯,传闻“异端审判团”有他们自己一套独特的制度体系和技巧,几乎没有人能够在他们面前保守任何秘密。而克莱斯特侯爵,正是这个审判团的一员。

        “情况怎么样?”

        “很抱歉,殿下,我们没有调查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所有自由之翼的公会成员都不知道华尔兹和黑暗兄弟会之间是否有所关联,而根据我们的情报来看,他们也确实并不知情。虽然我们也曾经从另外一个方面展开调查,但是………”

        “对方已经做好了准备,对吗?”

        莉蒂亚安静的注视着眼前星空中的明月,头也不回的说道。而听到她的说话,克莱斯特惭愧的深深低下了自己的头。

        “是的,殿下,改革派的那些人做的很出色,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证据,这一次恐怕到最后我们也拿不出有利的证据来治他们的罪了……………”

        “无妨,反正这一次他们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教训,但是我们也不能够显露出弱势———好好敲打他们一下,顺便转告托恩会长,这一次我对于自由之翼公会中居然出现这样的事情非常不满,期望他能够及时的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处罚?!?br />
        “是,殿下?!?br />
        “还有什么事吗?”

        “是的,殿下,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罗兰德公爵那边……………”

        这一次,男子的话并没有说完,就看见莉蒂亚举起右手,打断了他的话。

        “………飞蛾总是喜欢扑打着翅膀迎向火焰,克莱斯特卿,水流无论如何阻止,也只会向下流淌而非逆流而上?!?br />
        说完这句话,少女就闭上了嘴巴,而听到莉蒂亚的回答,克莱斯特侯爵也不再多说什么,他再次弯下腰去,恭敬的向莉蒂亚行了一礼。

        “我明白了,殿下?!?br />
        “不用急于一时,克莱斯特卿,万物皆有定论,花朵会在春天盛开,树叶会在秋天脱落,有些事情急是急不来的?!?br />
        说道这里,莉蒂亚闭上了眼睛。

        “对了,我之前要你去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是的,殿下?!?br />
        听到莉蒂亚的询问,克莱斯特立刻站直了身体。

        “按照您的要求,我们已经彻底详细的调查过关于罗德.埃兰特先生的情报,但是有价值的资料并不多,东方山原那边传来的消息暧昧模糊,不过按照我们调查的结果,那里并没有任何人听说过‘罗德.埃兰特’这个名字?!?br />
        “哦?”

        听到这里,莉蒂亚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这可真是有趣呢,虽然说东方山原那群老人家平日里总是不愿意出来活动,但是我可不认为他们会对如此一个天才人物视而不见………这可真是有趣………”

        “还有一件事,殿下,这是我在调查过程之中发现的,关于埃兰特这个姓,似乎有一些非常特别的情报和流言……………”

        说到这里,克莱斯特上前几步,随后他压低声音,轻声的对莉蒂亚说了些什么。而听到克莱斯特的报告,莉蒂亚却是有些兴趣盎然的睁大了眼睛,随后露出了一丝非常感兴趣的微笑。

        “你确定?克莱斯特卿?此话当真?”

        “是的,殿下,至少这个传说的真实性是得到过证实的………”

        “这可真是有趣………”

        莉蒂亚转过头去,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望向夜空,此刻的月亮已经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之中,只有洁白的云朵依然在天边安静的飘动着?!霸豆诺耐跽呒唇毓?,众人终将臣服………万象之内,唯有虚空永存…………创世诗篇果然还是这么有趣啊?!?br />
        “殿下?”

        听到这里,克莱斯特有些迷惑不解的望着莉蒂亚,不知道这位殿下忽然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干什么,不过莉蒂亚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她只是轻笑了几声,随后转过身来,望着自己身后的男子。

        “不必多虑,克莱斯特卿,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有关这件事的流言,你明白了吗?”

        “是,殿下!”

        听到这句话,克莱斯特面色一肃,接着他迅速做出了回答。

        “很好,退下吧,明天就是仲夏祭的闭幕式了,我们都要做好准备才行?!?br />
        在听到莉蒂亚的说话之后,克莱斯特恭敬的向对方再次行了一礼,随后便转身离开,而直到这个时候,莉蒂亚这才低下头去,微微翘起嘴角,在眼中闪过了一丝属于这个年纪的少女特有的俏皮与期待。

        “那么,接下来………那位先生会对我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呢?真是期待………”(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