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三百三十章 决胜之战(3)

    第三百三十章 决胜之战(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可真是有趣………”

        莉蒂亚站起身来,眼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辉,她定定的注视着莉洁,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

        “您怎么看?老师?”

        “请恕老臣直言………老臣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战法?!?br />
        阿蒙德此刻也是已经走到窗边,到达了他们这种程度的人,自然能够轻而易举的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莉洁虽然速度很快,但是莉蒂亚和阿蒙德这样已经超越凡人的存在眼中,却是一点都瞒不住的。旁人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回事,但是只是瞬间工夫,莉蒂亚和阿蒙德就看穿了其中的把戏。

        “不过……………真没有想到,灵师还有这样的能力?!?br />
        “使用得当的话,的确会带来非常一定程度的威胁?!?br />
        莉蒂亚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随后她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下巴,双眼微微眯起,带着些许期待注视着下方的两人。

        “不过………面对一个自身实力比自己高这么多的人物,莉洁又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呢?正是期待?!?br />
        就在莉蒂亚和阿蒙德交换意见的同时,旁边众人也终于看出来事情似乎不大对头,虽然他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洛森表现的如此反常,却还是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关注。他们纷纷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位小姐有问题?!?br />
        作为这其中实力最强者之一的巴特尔自然也看出了问题所在,而维克多也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早在她上场之前,我就猜到这并不简单,现在看来………罗德先生果然是深藏不露啊,他是怎么想到这个方法的?”

        “这的确很有意思………你看那边?!?br />
        听到好友的说话,巴特尔嘿嘿一笑,接着他抬起下巴冲右边点了点。只见就在不远处的高台上,正端坐着几个身穿神职法袍的人,此刻他们也同样是面露惊讶。甚至还夹杂着些许的欣喜。

        “从他们的表情就可以看出,那位小姐使用的说不定是连教会都未曾掌握过的技巧呢………要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可就有趣多了?!?br />
        “但是仅仅只是这样是不够的?!?br />
        维克多扫了一眼对方,重新把目光收回到了竞技场上。此刻对于他来说,眼前的比赛已经难得比那些身份高贵的主教们要重要的多了。

        维克多说的没错。

        此刻的洛森自然也察觉到了问题所在,好歹也算是顶级大师的水准,洛森虽然还没有搞清楚莉洁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可以确定自己之前的一系列失态的确是这个小女孩搞的鬼。想到这里,洛森不由的冷哼一声,他不得不承认。灵师这种古怪的战斗方式让自己很不适应,而且一时之间也找不出应对的办法。但是,自己为什么要去应对对方这古怪的战斗技巧呢?

        难道她真的以为,凭借这样的技巧就能够打败自己?

        天方夜谭!

        想到这里,老人向前半步,随后他身体向右侧倾斜,接着就在众人以为老人又即将向前走去的时候,他忽然左手猛的一甩。

        “哗啦?!?br />
        伴随着清脆的锁链声响。漆黑,沉重,足足有一人高的盾牌呼啸着向前飞射而去。这一次莉洁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老人的动作不大,更不用说之前他还做了一个迷惑的假动作来故意诱导莉洁的判断,这使得莉洁的反应晚了那么一秒,而也就是这一秒,决定了结果。

        漆黑,沉重的盾牌呼啸而过,仿佛泰山压顶般的向着少女冲来,这可怕的气势让莉洁也不由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但是少女眼中的迷茫仅仅持续了不到两秒。就重新转为清明,接着她左手一挥。

        金色的屏障再一次层层叠叠,宛如花瓣般舒展开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漆黑的盾牌依然到达了第一层屏障。

        “呯??!”

        庇护之墙只是瞬间就被砸了个粉碎,顶级剑术大师的力量在这一刻无疑发挥到了极限。那面漆黑的盾牌如同一头狂奔的猛兽般向内冲锋,而在它的面前,原本坚固,用来守护的城墙如同玻璃般的轻而易举的被打碎,它们化为片片金色的薄雾,消失在空气之中。而那漆黑,巨大的精金重盾就这么一路向前,仿佛只要一眨眼的工夫,它就可以重重的砸到莉洁的身上。

        “喝?。?!”

        就在盾牌出手之后没过几秒,洛森也怒吼一声,举起另外一块盾牌向前冲去,很明显,这正是洛森的战术,他依靠自己的力量试图彻底击碎莉洁用来?;ぷ约旱氖鼗ち槭?,并且吸引少女的注意力。而他则可以借此机会向前冲去,重新夺取发起攻击的空隙和机会。

        而就在这时,一道微弱的光辉闪过。

        “轰??!”

        老人的身体猛然向前一倾,他急忙伸出右手,手上所握着的精金重盾重重的砸在面前,竖立而起。而就在老人下意识的向前张望的同时,只见自己那原本被扔出的黑色盾牌正旋转着倒飞回来,洛森立刻左手向后一扯,随后按下机关,只是瞬间工夫,原本被弹飞上天的重盾就迅速的被铁链从天上拉扯而下,接着乖巧的重新回到了洛森的左手。

        而直到这个时候,洛森抬起头来,再次向前观望时,他所看见的,依然是莉洁那张平静,带着坚持的面孔,以及已经迅速合拢,重新愈合的守护屏障。

        失败了?

        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洛森微微一愣。这怎么可能?对方是个灵师,而且他可以确定,这个女孩甚至还没有进阶。灵师固然在防护灵术方面有所造诣,但是自己作为顶级剑术大师,其力量可不是这种尚未进阶的灵师可以比拟的。洛森参加过的战斗成百上千,虽然从来没有与灵师正面对决的经验,但是也不是没有打到过被灵师?;さ哪勘?。哪怕是那样进阶的灵师,她们的守护屏障也不应该坚硬到如此程度才对???即便自己刚才是仓促出手,但是至少也使上了七分力气,这已经足够打破女孩的全部防御了。

        但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呼…………”

        莉洁松了口气,她望着自己面前的屏障,心中原本沸腾的情绪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事实上就在刚才,莉洁还真的以为这个老人的进攻可以打破自己的守护。但幸运的是,他失败了。

        不过莉洁很清楚,这并不是自己的力量。

        想到这里,少女不由下意识的望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罗德。

        “效果不错?!?br />
        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幕,罗德相当满意的点了点头。事实上洛森估计没错,以他的实力,想要打穿莉洁的防御。最多只需要八分力就够了。但是罗德也并不是没有预料到这一点,所以在上场之前,他让莉洁服用了一瓶“守护合剂”。

        这并不是用来提升众人实力等级的,毕竟所谓有出有进,实力提升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好像罗德当初以精英之躯强行越级两个阶位提升到传奇那样,要不是他体质变态加上莉洁的治愈灵术和拉碧丝的药剂给力,恐怕现在的罗德也早就吐血而亡了。洛森实力强大,而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虽然经过了顽强的特训。却也不过徘徊在进阶的门口而已。如果硬要把他们的实力提升到与洛森同样的水平虽然并不困难,但是付出的代价也是一样沉重的。永久性的强制提升会消减使用者的寿命。即便是暂时性的提升等级也会给日后他们的发展带来无穷的弊端,强行提升等级所带来的属性伤害就连玩家都受不了。更不用说这些原住民了。

        但如果仅仅只是提升某一方面,那就不是问题了。

        莉洁所喝下的“守护合剂”在游戏中也是玩家灵师在下副本时时常使用的一种增强药剂,这种守护合剂的可以将灵师的守护性灵术等级+3进行提升,不过它的效果也仅止于此。但是因为其没有副作用,而且制作简单方便,价格也便宜,所以在大多数副本中颇受欢迎。现在的罗德虽然并不会炼金技巧,不过好在他还记得配方,而黄金城也不比深石城那种穷乡僻壤,“守护合剂”需要的材料价格也并不算贵。再加上有拉碧丝这个炼金大师在,所以并不是问题。

        而在服用“守护合剂”之后,莉洁所施展的所有守护类灵术本身的效果都会被加强,如果按照游戏来比方的话,经过严苛训练之后,此刻的莉洁已经到达了十七八级即将进阶的水准。再加上守护合剂,以及自身半个天使血统的加成,此刻莉洁所施展出来的守护灵术等级最起码也该在精英中游的水平。这虽然和洛森相比依然是天上地下,但是最起码也是从蝼蚁进化成了小猫,面对人类好歹多少还有一些反抗之力。

        “哼,雕虫小技?!?br />
        洛森皱了下眉头,他发现事情有些超乎自己的预料,这个女孩表现出来的实力和她本身所拥有的实力太不相称了。如果要说的话,就是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一手将其轻易捏死的蚂蚁,居然试图抵抗并且推开了自己的手指一样,让人惊讶。

        莉洁在修复了防护之后,依然没有出手,而是安静的站在原地,继续注视着他。这算是什么意思?这不是生死之战吗?她就这样一直防御?一直防御能够得到胜利?

        没有任何人这么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灵师的进攻能力太差了。

        虽然灵师也有一些进攻类型的灵术,而且这些灵术威力着实强大,但是事实上在战场上,它们发挥出来的作用基本为零。法师随便两个法术释放出去,威力就和一个中等的进攻性灵术一样强,而且法师施法时间很短,范围也很大。所以灵师即便在战场上,也没有什么出手的机会,更不用说打死人了,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而洛森作为盾战士,又是最不容易被打死的那一类。

        那么,这么继续下去有什么意义?

        洛森再次出手。

        这一次他没有保留实力,双手的盾牌交互着向前轰去,在它们那强大的压迫之下。莉洁身前的屏障再次发出了不堪受折磨的破碎声,随后彻底消逝,而黑色的盾牌也一路长驱直入,直到到达少女身前的一米的地方为止。

        一道银白色??雌鹄聪穹试砼菀谎氖鼗て琳虾鋈淮永蚪嗟纳砩铣鱿?,接着它柔软而坚定的抵挡住了两道盾牌的袭击,而这两面盾牌在撞击到这个银色肥皂泡的时候,却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击碎它。相反,银色的肥皂泡就好像棉花般在盾牌的撞击下凹陷下去,随后猛然用力一弹,接着两面盾牌就这样翻转着倒飞开去。而就在它们离开的一路上。那些破碎的守护屏障再次被莉洁迅速修补完整,很快,原本已经变的支离破碎,断壁残垣状态的守护堡垒,再一次重新聚合。

        而这一次,莉洁终于举起双手,随后,闪耀的神圣之力开始在她的手中聚合。

        这是反击?

        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洛森冷哼一声,随后他迅速收起盾牌,挡在自己的身前。同时警惕的注视着眼前的少女,灵师的攻击性灵术虽然不像法师的法术那样变化多端,但是威力一样不弱?;蛘咚?,正因为没有像法师那样把灵魂力量浪费在什么声光效果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身上,攻击性灵术的效果更加纯粹,穿透性也更强。

        换做是以前的话,洛森才不会在乎莉洁在咏唱什么灵术,直接轰过去就好。但是现在,连接两轮的试探下,他发现对方展现出来的力量和自己印象中的实力明显有察。抱着谨慎小心的态度,洛森决定先静观其变。当然,他内心也不是没有打算,毕竟灵师在释放灵术的时候是没有防备的,只要对方施展出来的攻击力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那么拼着会受伤。洛森也要冲上前去,趁对方无法动弹的时候彻底打破她的乌龟壳,然后把这个小鬼狠揍一顿了。

        就在洛森心念电转的时候,莉洁的咏唱也已经结束,她猛然伸开双手,接着双手之间立刻闪现出了无数道神秘莫测的符文,随后,伴随着少女的动作,这些符文转瞬之间向着四周扩散开来,接着它们形成了一面面残缺不全的墙壁,以莉洁为中心缓缓的旋转着。

        而看见这一幕,洛森顿时面色变的难看了许多。

        因为莉洁所释放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攻击性灵术,而是一个防护性极强,甚至连洛森都非常熟悉的守护灵术———符文的誓约。

        这个臭女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洛森是真的要抓狂了。

        从开始到现在,他就没有看见过莉洁进攻,相反,这个女人一直在防守,防守,除了防守还是防守,当然,间中自己如果想要做些什么的话,那么就会被对方那古怪的技巧给牵制住。

        这该死的算哪门子生死之战?

        符文的誓约可是灵师最强大的守护灵术之一,如果说刚才的莉洁只不过身处在一个小堡垒里的话,那么现在她就是悠闲的待在地下十层以下的防核爆避难所。虽然一般来说守护灵术是无需咏唱的,但是却还有一些强大的守护灵术需要施术者来引导。而符文的守护,也属于这一类。

        洛森咧了咧嘴,第一次觉得有些棘手起来,不过姜毕竟是老的辣,只是片刻工夫,老人就重新镇静了下来,好整以暇的注视着对方。很明显,这个女孩是在试图激怒自己,让自己出手,那么,既然如此,自己就站在这里,看她能够忍到什么时候!

        一时间,双方进入了僵持状态。

        原本在众人看来,这只不过是短暂的僵持———但是这个短暂也未免太长了一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自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分钟,甚至快半个小时了。而两人依然是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莉洁不时的补充一下消耗的守护灵术,然后又释放和施展了一次符文的誓约,看来她是铁了心的躲在这钢铁乌龟壳内闭门不出,只等对方上门来战。而洛森也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他双手举盾,一动不动,就好像石雕一样。

        二十分钟………二十五分钟………

        竞技场内,没有一丝风。

        “这是在搞什么鬼?”

        “上啊??齑虬?,光站在那里干什么?”

        很快,周围的众人都开始显的不满起来,他们纷纷叫嚷着。鼓动着双方。当然,大部分是在鼓动洛森———毕竟他实力更强,此刻面对一个尚未进阶的灵师,居然在这里呆呆站了这么长时间,也实在是让人有些看不过去。

        “洛森这是在搞什么?”

        不满的注视着台上的场景,冈斯特面色阴沉,他转过头。怒气冲冲的伸出手去,指着擂台上的那个身影。

        “这就是我们改革派的骄傲?这就是我们的那个‘疯狂的洛森’?这该死的根本就是一头胆小如鼠的猪!立刻去告诉华尔兹,让这个王八蛋动手,该死,对方只是个灵师,他被一个灵师拖这么久,是打算让我们改革派看笑话吗???!“说道最后,冈斯特肥胖的身躯甚至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而听到他的命令,一个侍从立刻转身,快步的跑出了房间。而直到这个时候。冈斯特这才喘了口气,接着他重新回过头,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

        “那个老不死,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进攻?

        看见华尔兹的手势,洛森皱了皱眉头,他抬起头来,向上面的贵宾室望了一眼,洛森知道这个命令是谁下的,也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但是……………这样就真的正确吗?

        洛森没有选择的权力,因为华尔兹刚才已经通过传讯告诉他。如果他再不动手,那么他就只好按照‘上面’的命令,宣布他这一场主动认输下台了。

        那么,就来试试吧。

        洛森抬起头来,重新望向莉洁,少女的目光还是那么坚定。明明一直在防御,但是从少女的身上,洛森却感觉到一股正面面对危险也不退缩的勇气与坚毅———她究竟是做了什么样的打算,才做到这一步的呢?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喝?。?!”

        想到这里,洛森爆喝一声,接着他整个人宛如一阵旋风般,飞快的向前冲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少女的左手微微一动。

        伴随着莉洁的动作,洛森的身体再次猛然一转,但是这一次,老人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只是身体微微一晃,就重新调整过来了平衡。

        “这点小把戏,就想要打败我?痴心妄想??!”

        伴随着怒喝声,老人再次上前半步,他举起手中的盾牌,整个右肩晃了一晃,接着老人咬住牙关,暗中抵消了那用力过猛而产生了反作用力,接着,他再次上前!

        莉洁的双手再次改变了姿态。

        “死吧??!”

        老人身体再晃,但只是一个瞬间,他举起左手,接着手中的盾牌呼啸而过,重重的砸在了符文守护的障壁上。

        “砰??!砰??!砰??!”

        一下,又一下,在众人的眼中,洛森如同一头发狂的巨熊般,挥舞着庞大的双爪,交替着用力砸向莉洁身前的防护。而面对洛森的攻击,少女也是紧要牙关,疯狂的施加着防御,她一层层得堆叠,同时也不忘记中间对洛森再施展几次猪队友技巧来打断他的战斗节奏,但是此刻的洛森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些灵术所带来的干扰,他强行克服了这种阻碍,宛如机械般继续进行着进攻。

        “轰??!“精金重盾重重砸下,符文的誓约破碎开裂,接着化为点点金光消失在空中,老人喘了口气,接着他再次举起左手的盾牌,用力向前一砸。

        微光再现。

        洛森的身体再次失去了平衡,不过老人根本就没有在意,他大喝一声,手中的盾牌依然毫无停滞的向前砸去,虽然因为过度的反作用力导致他失去了准头,但是庞大的精金重盾依然轻而易举的在守护屏障上砸出了一连串的破洞。

        不过,就在洛森收手继续试图向前之时,只见莉洁却是咬紧牙关,再一次的释放了一连串的守护屏障,将那个缺口重新堵死。

        “不知死活??!“这一次,洛森终于也被惹火了,他大喝一声,随后双手猛然高高举起,紧接着,呼啸的灵魂气息从老人的身上爆发开来!随后,伴随着老人的怒喝,他手中的双盾猛然间改变了形态,向着少女重重的砸了下去。

        “轰??!“龙卷风起。

        呼啸的旋风几乎砸碎了半边看台,莉洁身前的防护此刻就好像薄纸般的被完全撕碎,那些灵魂的光辉在强大的旋风撕扯之下彻底破碎分裂,消逝于无形之中。

        “呼…………呼………”

        洛森站在旋风之中,大口喘息着。莉洁的坚决抵抗终于彻底激怒了这个老人的怒火,爆发了他倾尽全力的一击。虽然对于莉洁这种程度的敌人来说,她是绝对不可能抵挡住洛森的进攻的。但是此刻的老人却觉得有些疲惫,这倒不是单纯因为一次次的打破莉洁的防御,更是因为在进攻的过程中,由于不计后果的硬抗着因为身体出现的各种异常而带来的反作用力—————事实上,洛森目前所受的伤害,几乎都来自于他自己的力量。

        为了继续进攻,放弃保持平衡,为了继续进攻,放弃了力量的稳定,这些都对老人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那么,那个小女孩呢?

        想到这里,洛森抬起头来。

        烟雾渐渐散去,展现在他面前的,则是一个破碎不堪的擂台。

        此刻的莉洁身上还剩下最后一层单薄的屏障,但是此刻,少女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擂台之下,她依然坚定的注视着洛森,随后开口说道。

        “这场比赛,我认输了?!?br />
        说完这句话,莉洁便转过头,头也不回的向着罗德走去。

        ps:有人问我最近怎么一更,我想说目前的剧情写起来有些地方需要仔细想,比较费时间,而且这些内容相对连贯,如果发三千字一章的话不够顺畅,所以就改成一更了………不过字数上,其实也差不太多啦。!~!

        {飘天文学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