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圣战仪式(下)【万字更新,求月票】

    第二百九十七章 圣战仪式(下)【万字更新,求月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仅巴特尔有这种诡异的感觉,罗德可以感觉到,其实很多人对于自己都是很看不起的,不过在家族里。维克多还算是如鱼得水,听说他和他哥哥的关系也很不错。兄弟两个一个负责商会,一个负责公会,倒也是搞的风生水起??贫ツ芄环⒄棺炒?,和这种和睦的家族关系是分不开的。

        只不过,虽然眼前的维克多的确是彬彬有礼,风度翩翩,但是罗德还是觉得相当不习惯,不管怎么听,他都觉得维克多好像是来这里泡自己一样………这让罗德多少有些不爽.

        而事实上他不知道。维克多此刻心中也是泪流满面,作为一个大商会的次子,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他当然不可能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已经形成了习惯。更何况罗德这张脸也太有迷惑性了。维克多聊着聊着就本能的想要把面对女士的那套拿出来——随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和一个男人说话。

        这让维克多内心深处也是泪流满面,天地良心,我对男人真心是没兴趣啊。

        也正因为如此。双方都显的有些尴尬,如果换了摩比斯上来,说不定反而更好一点儿,毕竟两边铁定都是敌人,撕破了脸也不用顾忌什么。但是维克多好歹也算王党一派,罗德又不可能真心和对方撕破面皮。但是却又着实不爽对方动不动拿自己当女人来泡,而维克多也是真心委屈。他自认其实自己的对应没什么错,如果对方换了玛琳或者拉碧丝的话,这都算是彬彬有礼的绅士范儿了,但是偏偏是个男人………在一个男人面前这么绅士范儿是想干嘛?

        而且说白了,双方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聊的,虽然罗德也算王党,但是这毕竟不是游戏,大家头顶个id就知道自己的势力了,所以维克多也是小心翼翼,在没有摸清楚对方真实身份之前自然不可能表现的太过热情()

        所以气氛相当尴尬

        “我听说了罗德先生在帕菲尔德地区的战绩?!?br />
        维克多的口头禅就是“我听说………”,所以很多时候,他也被不少人称为“顺风耳”,这有贬低他的意思,也有称赞他的意思———科尔之鹰的情报收集能力覆盖整个穆恩公国,恐怕除了王室之外,就属他们最强了。

        在一番毫无营养的开场白之后,维克多也不在这方面多纠缠,干脆直入主题———这样一来他也不用顾虑对方的性别了。

        “真没有想到,帕菲尔德地区居然还能够出现像罗德先生这样的人物?!?br />
        “我们只是一个佣兵团而已,维克多先生?!?br />
        听到维克多的说话,罗德非常平淡的做出了回应,他知道这个男人可不像看起来这么人畜无害。事实上自己在帕菲尔德地区搞的也的确很大,罗德知道,指望这些大公会会长轻敌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只要他们能够下意识不太把自己放在心上,那么自己就有取胜的机会。

        “我只是在做我们努力能够做到的事情,这些并没有什么?!?br />
        “但是你们现在能够站在这里,就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br />
        如果说罗德的表情像是万年封冻的寒冰的话,那么维克多面上的笑容就像是和煦的春风一样,没有丝毫改变。面对罗德的回答,维克多笑了一笑,随后他转过半个身体,同时将原本左手拿着的酒杯放在右手,接着他望向了此刻正和拉碧丝站在一旁,小声交谈着的玛琳。罗德在和维克多聊天,玛琳则闲的无聊开始和拉碧丝交谈起来,其实玛琳对于拉碧丝的表现也是挺有些兴趣的。作为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她当然能够看出来一个人在这种场合能够表现出如此的态度,那么自然就不可能是个普通佣兵。虽然两人在佣兵团里接触也不少了,不过拉碧丝向来内向,而且甚至比克里斯蒂还要怕生———过了这么长时间,连克里斯蒂都已经和玛琳她们熟悉了,这个少女却还是有些游离于众人之外,而这也是让她和其他人搞好关系的一个好机会,在来到会场之前,罗德就已经提醒玛琳,希望她能够帮帮拉碧丝,现在看起来,玛琳做的不错。

        “而且。我相信玛琳小姐的眼光,能够让她加入的佣兵团??隙ㄓ衅涠赖街??!?br />
        听到这里,罗德眉头微微一挑,但是还没有等他在说写什么,忽然,一个尖锐,刺耳又难听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的确,正如维克多爵士所言,一个能够毫不在意的抹杀自己对手的佣兵团,的确是非常独特的存在?!?br />
        听到这个声音。维克多的面色微微一变,而罗德也是皱起眉头,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

        此刻,他们看见一个高瘦的中年男子。正双手背在身后。站在他们身边不远处,面上带着嘲讽的笑意,注视着两人。

        他正是自由之翼公会的会长?;?。

        眼下,四大佣兵公会会长,终于到齐了。

        “华尔兹先生,你这么说可就有些奇怪了?!?br />
        维克多的微笑僵了一僵,但是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反倒是罗德扫了对方一眼之后,便再也没有理会他的转过头来??级雷云烦⑵鹗种械恼獗评?。

        “我怎么听不太懂你的意思呢?”

        “哼,你真的听不懂吗?维克多先生?”

        而面对维克多的反问?;热词怯掷浜吡艘簧?,轻蔑的注视着罗德,随后,他走上前去,来到罗德的面前,阻挡住了他的视线。此刻,周围的众人也察觉到了这里的问题,他们不由的纷纷向后退开了几步,只有罗德却面不改色的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酒杯,欣赏着内里液体,对于眼前的男人,他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将眼前的这一幕收入眼底,不少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气,要知道四大佣兵公会里最惹不得的人可就是华尔兹了,这个人心狠手辣,而且非常强硬,脾气暴躁,任何胆敢反抗他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不仅如此,他的后台也同样强硬———至少现在来看还是很强硬的。

        正因为如此,这位会长大人一直以来的表现都非常强硬,而也很少有人敢于顶撞和无视他的存在,但是现在,罗德做到了!哪怕对方距离他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他依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只是专心致志的欣赏着自己酒杯中的美酒,仿佛他的眼前根本就没有人!

        这小子胆子可真大!

        看见这一幕,不少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都知道华尔兹的暴躁性格,罗德此刻这么明目张胆的无视他,万一真的激怒了这位以暴躁出名的公会会长,当场杀人都是有可能的!就算仙妮亚家族的玛琳大小姐就在旁边,可是华尔兹背后的政治势力不比仙妮亚家族弱,她真的肯为这么一个年轻的小贵族出头吗?

        还有一些人此刻则是分外佩服自己的勇气,从华尔兹大踏步的向罗德走去开始,他们就感觉到一股沉闷冰冷的杀意从这个可怕男人的身上散发出来,有些心理承受能力弱的人甚至感觉到自己两股战战,稍微一动甚至就有可能这么腿软的直接坐到地上去!

        可是面对这样的杀意,罗德居然面无表情,甚至连头也不抬一下!

        光是这份定力,就足以让人对他肃然起敬了。

        “听好了,小子?!?br />
        华尔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足以清晰的传入罗德的耳中。

        “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搞掉了佛兰克,但是我要告诉你,你已经非常成功的招惹到了一个可怕的敌人,事情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的。我会让你为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br />
        “你这是在威胁吗?华尔兹先生?”

        就在这个时候,玛琳再次站了出来,她抬起头,毫不掩饰自己高傲与蔑视的注视着眼前的男子,随后,玛琳走到了罗德的身边,与他重新站在了一起。

        “我不是在威胁,玛琳大小姐?!?br />
        听到玛琳的说话,华尔兹的面上抽动了下。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人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做得,有些事情做不得,可惜的是,总有一些无知狂妄之辈认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这真是件可笑至极的事情。就像你的佣兵团一样———这就是个笑话而已?!?br />
        “星光可不是我的佣兵团,华尔兹先生?!?br />
        听到这句话,玛琳终于忍不住沉下脸去,开口反驳道。

        “我只是这个佣兵团的一员而已,这个佣兵团的团长是罗德先生?;认壬?,还希望你不要搞错了?!?br />
        “我当然没有搞错?!?br />
        听到玛琳的回答?;绕ばθ獠幌滦Φ某槎艘幌?。他挑衅似的望了一眼罗德,只见对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就把目光重新望向了玛琳。

        “一个名义上的团长?这就是你们的行事风格?玛琳小姐,我对你们的家族也实在是太失望了?!?br />
        听到这句话,不少人都是一愣,随后他们都立刻就明白了华尔兹这句话的意思。因为华尔兹这摆明了就是在说,仙妮亚家族想要控制帕菲尔德地区,所以才派玛琳前往那里,然后成立了一只佣兵团。只不过像玛琳这样的家族继承人直接做团长实在是太显眼了一点,所以他们才找了罗德这么一个人物来代替玛琳,说白了,这个年轻人就好像是仙妮亚家族的木偶一样。而玛琳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华尔兹这么一顺口,不但挑拨了罗德和玛琳之间的关系。更顺便降低了仙妮亚家族的地位。谁都知道仙妮亚家族是穆恩公国第一大家族,地位高高在上,现在居然为了扩张自己的实力,弄出这么下作的手段,这可真不符合他们仙妮亚家族的身份。最后,他还顺利的把罗德无视自己的无理举动。给“歪曲”成了他作为一个没有思想,只是受人操纵的木偶。在这样的场合,没有玛琳的允许,他连话都没法说。

        这也算是变相的贬低和嘲笑了。

        听到这句话,玛琳的面色自然不好,就连原本站在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拉碧丝也忍不住了。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看他口口声声不把罗德放在眼里的样子,就让拉碧丝觉得很生气,她上前两步,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注视到对方的眼神之后,拉碧丝却是身体颤了一颤,停下脚步。

        但是华尔兹却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很快就注视到了拉碧丝,接着华尔兹身形一转,却是向着拉碧丝走了过去。

        “这位小姐很面生啊,你是谁?”

        “我…………我………”

        面对华尔兹的步步紧逼,拉碧丝有些惊慌失措,而看见华尔兹向拉碧丝走去,玛琳终于也忍不住再次站了出来,挡在了华尔兹的面前。

        “华尔兹先生,这是我们佣兵团的成员,希望你能够自重?!?br />
        “佣兵团的成员?”

        听到玛琳的这句话,华尔兹倒是停下了脚步,他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拉碧丝,随后笑了起来。

        “真没有想到,仙妮亚家族还有这样的兴趣?玛琳小姐,不知道我能不能出钱在你们佣兵团里住一个晚上呢?我想,感觉一定会很不错吧?!?br />
        听到这句话,玛琳的面色终于变了。因为凡是正常人都能够听出来,现在的华尔兹根本就是在讽刺星光佣兵团是个妓院。这让玛琳怎么能忍?

        但是就在她正打算开口时,之前一直沉默不语的罗德,却是忽然出现在了玛琳的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随后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人为之色变的话。

        “玛琳,不用和这个老木匠一般见识?!?br />
        老木匠?。?!

        听到这个词,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

        这是华尔兹心中永远的痛?。?!

        华尔兹在年轻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佣兵,而是一个木匠,那个时候他的生活和普通人没有任何不同,但是后来,一场灾难改变了他的生活。他的家园在一次剿匪行动之中不幸被牵连其中,之后被毁于一旦。而他的妻儿也在这次灾难中丧生。虽然最终,那个发号施令的指挥官也被处罚,但是这场灾难却彻底改变了华尔兹的人生。他开始无比痛恨让他的人生发生改变的那场剿匪行动,连带着自然也痛恨上了当时进行剿匪行动的王**队,在那之后,他就放下了手中的斧头,加入了当时反抗穆恩公国统治的南方改革派阵营中的自由之翼佣兵公会。因为华尔兹认为,这些军队根本就无视自己的死活,他们根本不关心人民,他们只效忠王室。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制度才是万恶的根源。只有改变现状,让穆恩公国成为一个真正由民众做主的国家。才能够彻底消除这种危害,他不愿意再让其他人遭遇和自己同样的悲痛与灾难,为此,他加入改革派的阵营。依靠自己的天赋和努力,花了二十年的时间,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佣兵,最终成为这个佣兵公会的会长。

        而华尔兹在南方改革派的宣传中,也因此成为了那些穷苦大众的代言人。的确,在很多人看来。他脾气暴躁,而且喜怒无常,非常危险。但是在南方那些穷苦大众看来,这才是以条真汉子。他不像那些贵族娇柔做作。也没有他们那么虚伪,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值得他们支持与托付的男人!

        当然。在王党看来,这就是一个危险人物,他依靠自己对平民的影响力肆意妄为,而且被害妄想严重,有些时候本来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只要他带人出来一闹腾。那么就立刻小事变大,大事爆发。弄的整个王室焦头烂额。不得不说,按照罗德世界的说法,这个华尔兹真的有搞阶级斗争的天分………

        当然,王党才不会真那么好心的相信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穷苦大众,在他们看来,华尔兹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抹黑王党,然后为改革派上位铺平道路。这让他们对于这个佣兵公会会长也很是不满,不过华尔兹的自由之翼势力一直身处在改革派的大本营南方海港,王党是在是够不着他,所以一直以来也没有动手。

        当然,华尔兹的身份历史,他们都是知道的,也很清楚这是他的逆鳞,所以哪怕是在王党内部,也只是背地里称呼华尔兹为“那个木匠”,来隐射这个让他们头疼不已的家伙,但是却没有人敢当面这么说。

        而现在,这个年轻的小子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华尔兹这么开口了??!

        圣魂在上,他究竟想干什么?难道这小子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此刻,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就连原本站在旁边看好戏的摩比斯,此刻也是面色一白。

        而华尔兹的面色猛然一变,他紧紧握住双拳,眼睛通红的注视着眼前的罗德。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无形的向着四周散发开去,几乎让人窒息。但是这个时候,不少人已经对罗德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小子刮目相看了,就凭他居然胆敢当面揭华尔兹的伤疤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小子真是胆大包天!

        而更狠的是,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依旧是连眼角都没有抬一下,和之前一样,完全无视了眼前的华尔兹,仿佛他的身边真的没有这个人似的。

        他是真没有把华尔兹放在眼里!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之前传言这个年轻人是东方山原的大贵族之后很有可能是真的,除了那个封闭的鬼地方之外,还有哪里的人胆敢把华尔兹这么不放在眼中?

        可是…………现在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少人都是心中暗叹,同时都下意识的又退后了几步,在他们看来,这个仪式搞不好可能会变成血溅五步之地,自己现在不躲远点儿,难道还等着到时候被卷入其中?

        此刻,维克多和巴特尔也是惊讶的互相对视了一眼,从罗德和玛琳的举动,他们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年轻人不太可能是自己的敌人,能够让玛琳大小姐出身相助,说明他肯定是王党的中坚派,毕竟玛琳身为仙妮亚家族的继承人,肯定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只不过…………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能够在华尔兹面前面不改色的掀他的逆鳞,这可不是光凭勇气就做的到的,现在,他们终于对罗德重新上了心。

        看的出来,这个佣兵团长并不简单。

        那么,华尔兹会如何应对呢?

        玛琳向后退了一步,她挡在拉碧丝的身前,手握法杖,面色严肃的注视着眼前的华尔兹。作为仙妮亚家族的继承人,她当然知道和自己家族打对台的都是些什么人,华尔兹这个人,你可以说他性情直率,也可以说他脾气暴躁。但是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个危险人物。

        那么。现在他会在众目睽睽下动手吗?

        罗德在说完那句话之后,第一次抬起头来,毫不回避的注视着自己眼前的华尔兹。

        这让华尔兹愣了一愣。

        他和摩比斯一样,看见了从这个年轻人的眼神中所表达出来的信息———没错,他不像是在看一个活人,也不像是在看一个威胁,而更像是看一个失败者………就好像自己曾经无数次的用同样的目光望着那些胆敢挑衅自己,但是最终依然被自己打败的家伙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

        华尔兹原本内心深处的怒火此刻完全被疑虑给代替了,他做了这么多年佣兵。自然看的出什么人是在虚张声势,什么人是在玩真的。而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眼神,却绝对不是那种虚张声势,看起来被怒火冲昏了头的样子。

        这小子是怎么搞的?

        华尔兹这么一愣神?;岜阕布词?。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低沉的号角声响起,随后。圣战仪式正式开始。

        而听到号角声,华尔兹愣了一愣,随后他冰冷的扫了一眼罗德,接着转身离开,而直到这个时候,围观的众人才松了口气———毕竟他们也不希望在这样的仪式上搞出什么乱子来。

        “嘿。我觉得那小子真有种?!?br />
        倒是维克多在回到巴特尔的身边之后,很快就听到了对方对罗德的评价。现在的野蛮人战士似乎对于也有些另眼相看了。

        “他居然敢当面称华尔兹那个老家伙老木匠。哈哈哈,老木匠,你听听,维克多,这么多年,有谁敢这么有胆子当面对华尔兹这么说的?这小子够种!我喜欢,一会儿仪式结束了之后我一定要去请他喝一杯!”

        “这真是……………”

        而对于自己好友的说话,维克多出了摇头叹息也说不出什么了,他对于罗德的了解并不深,但是从刚才罗德的表现来看,他似乎并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这次的抽签仪式,可能会有麻烦了。

        就在维克多这么想的时候,圣战仪式终于开始了。

        这个仪式本身并不复杂,佣兵搞出来的东西,不像那些宗教仪式有那么多复杂的门门道道,佣兵协会的会长捧着一把神圣的长枪走到众人面前,而五个地区佣兵公会和佣兵团的代表则走到那把长枪的面前,齐声背诵佣兵的戒律与守则,接着保证自己将为佣兵们的光荣传统而战斗———这都是毫无意义的老生常谈,而在这之后,才是众人最关注的。

        抽签仪式。

        其实以前的抽签仪式,并没有太多人关注,因为每次都是王党对改革派,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抽签。但是这次不同,因为星光佣兵团的加入,导致原本的二对二产生了变化,有一只公会要比其他人多赛一场,而且根据规定,这将会放在第一场举行。

        就好像巴特尔所想象的那样,没有一家佣兵公会会把星光放在眼里,以他们的实力,铁定是第一轮就被淘汰的。

        只不过,因为玛琳的存在,让人有些尴尬———谁都知道仙妮亚家族是王党中坚,那么如果星光和紫百合,或者科尔之鹰这两只王党公会抽在了一起的话,那么岂不是要上演自相残杀的好戏了?后者当然是王党的忠实支持者,可是仙妮亚家族却是王党的中坚力量,所谓胳膊拧不过大腿,如果玛琳输了,仙妮亚家族肯定不高兴。更何况刀剑无眼,万一这位家族继承人在众目睽睽下被打伤的话………

        嘿嘿嘿,一想起这出好戏,改革派的人就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反过来,巴特尔和维克多的表情此刻也算的上凝重,他们当然也很清楚这种事会带来什么后果,但是现在还能够怎么办?硬着头皮上咯。

        佣兵协会的抽签仪式,和普通的抽签仪式并不相同。六把长剑一字排开的插在众人面前,随后每个佣兵公会和佣兵团的代表走上前去,抽出长剑,通过长剑上顶端剑尖上的颜色来确定对手,相同颜色的会被分为一组,进行战斗。

        第一个上去的是华尔兹,在获得了佣兵协会会长的祝福之后,他面无表情,冰冷冷的抽出了长?!渡?。

        随后,华尔兹双手举起长剑,向众人示意,接着他冷冷的扫了一眼站在最末端的罗德,转身走下台去。

        第二个上场的则是巴特尔,这位紫百合公会的野蛮人会长还是一如既往的奔放,他大踏步的走到了佣兵协会会长的面前,接着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去,很快就拔出了另外一把长剑。

        红色。

        望着这个结果,巴特尔耸耸肩膀,接着他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

        接下来上场的则是维克多,与巴特尔不同,此刻的维克多依然是他平日那副风度翩翩,没有丝毫缺陷的样子,他充满自信的走到了协会会长的面前,微微弯下腰去,向对方行了一礼,随后,望着眼前的长剑,维克多沉默片刻,伸手抽出。

        蓝色。

        看见剑尖上的颜色,维克多的表情微微一变,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之前的笑容,虽然此刻,科尔之鹰的骑士已经在心中暗暗叹息自己的倒霉命运,他当然清楚,为了保证胜利,自由之翼这次可是把洛森这个老怪物都请出山了,自己还有机会吗?

        维克多并不知道,但是作为一个公会的会长,此刻他的表情却并没有任何变化,就这么走下台去。

        而就在他离开之后,摩比斯走了上来。

        天剑公会的会长在拔出长剑之前,忽然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他转过头去,望了一眼其他四人,随后,这才伸出手去,拔起长剑。

        红色。

        看见这个结果,四周的众人不由一阵骚动,和他们所预料的一样,今年的仲夏祭依然是王党对阵改革派,这几乎是没什么悬念的。那么,接下来才是最有悬念的———那就是星光,这只佣兵团会被分到红,蓝哪一组呢?

        罗德走上了台。

        他来到协会会长的面前,微微欠身,向对方行了一礼。而面对他的行礼,协会长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罗德先生,你的星光佣兵团在帕菲尔德地区做的一直都很不错,期望你能够在仲夏祭上也延续这良好的表现?!?br />
        这就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我尽力而为?!?br />
        面对协会长的发言,罗德淡淡的做出了回应,接着他抬起头,望向剩下的两把长?!饬桨殉そ7直鸫砹礁鲅丈?,接下来,就看罗德会被分到哪一组了。

        玛琳站在台下,有些紧张的注视着台上的罗德。在她旁边,拉碧丝也是睁大眼睛,紧紧的握着玛琳的手,不安的注视着罗德身影。虽然少女是来这里打酱油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一点儿都不紧张。

        罗德并没有考虑太久,他伸出右手,拔出了右边的长剑。

        上面的宛如鲜血般的红色,异常醒目。

        而罗德的对手,也就此决定了。

        第一战,他们将面对改革派的忠实支持者,天剑公会。

        ps:第二天的一万字更新啦,大家的月票呢?r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