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圣战仪式(上)

    第二百九十六章 圣战仪式(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很多人来说,接下来几天所发生的事情,让他们都有些看不懂。

        在黄金城地位,有些东西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很多事情也传的很快,仅仅只是两天的工夫,穆恩公国有一位公主殿下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黄金城。虽然其中大多数流言语焉不详,但是那些有门路的人自然都能够调查出那位“公主殿下”名叫li洁,现在是星光佣兵团的成员。而且在放开了对li洁消息的封锁限制之后,这些人也就很快得知了这位小姐的真正身份来历———她是上一任大公的亲生女儿,同时也是li蒂亚的妹妹,后来因为一些意外离开了黄金城,前往帕菲尔德地区,至于后来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这个消息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正如罗德所猜测的那样,一时间街头巷尾都是议论纷纷,不过这其中大多数人都只是抱着好奇和疑问的态度,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他们都不知道li蒂亚居然有个妹妹,现在这个妹妹突然出现,而且居然还要参加仲夏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更重要的是,li洁的这个身份并不是她自己公开的,而是由li蒂亚的直属卫队所揭幕………这就更是让人有些疑惑和不解了………

        有些人还试图潜入佣兵团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情报值得挖掘,毕竟在他们关注li洁的时候,自然也要注意下li洁所在的这个佣兵团。而对于这些手眼通天的人而言,挖掘一个普普通通的佣兵团的资料还是毫无压力的。很快。他们就知道这个佣兵团之前曾经遭遇过一场灾难,只有li洁一个人活着回来。之后和她一同从冒险途中回来的年轻贵族则帮助li洁重建了佣兵团,并且改名叫星光。听说这个佣兵团人数不多,但是实力很强。从成立到现在连接完成了好几次危险的任务,却从来没有失败过。而且他们现在在帕菲尔德地区积分排在第一,势头很猛。

        但是这种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没有什么价值,哪里都不少阴谋论者,特别是活在黄金城这样的地方,没点心眼的话早就被人给卖了吃了。虽然说天使不会像魔鬼那样吃人不吐骨头,可是要知道在黄金城,天使才不过占据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啊………你以为所有人都像天使那样善良无害。那么你让那百分之九十的人类情何以堪?

        所以这些人并没有因此而满足,他们想要知道,这个佣兵团的团长究竟是谁?他来自何处?听说他是个东方山原的贵族?那么这个贵族的实力如何?他组建佣兵团纯属闲着无聊呢还是另有深意?还有,他出现在这个“公主殿下”的身边。是纯属意外?还是王室派人来监视那位公主殿下的?

        这些都要弄个清楚明白才行,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在目前的穆恩,li蒂亚的声望如日中天,想要推翻她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因为这位大天使长不但聪明狡猾,而且心狠手辣,对于任何胆敢推翻自己统治的人和实力都丝毫不留情面,如果只是翻她的这一面。就完全看不出来这个才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是个天使,而是个完全的魔鬼才对。但是现在她居然主动把王室的隐秘暴露在公众之下。要说没点儿心思,是谁都不相信的。

        所以这些人才期望能够通过打探星光佣兵团。来获取一些自己急切渴望得知的线索和情报。虽然他们也可以动用贵族圈的势力来调查,但是东方山原的贵族派系向来是游离于整个黄金城之外的,因为他们是抵挡黑暗之龙的第一道防线,所以历代大公对于他们都是礼遇有加,这些贵族也继承了东方山原人那种内敛,不与外界打交道的性格,很少出面。不过穆恩公国的贵族们却都很清楚,虽然东方山原的人很少像他们一样出现在酒会,舞会这样的交际场所,但是他们对于王室的影响力却是很大的,冒然招惹他们,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那么最保险的方式,就是找到佣兵团的人,然后打探一下。他们对于这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黄金城可是大陆上出了名的不夜城,每个来黄金城的人都不可能放过出外一游,到时候自己只要盯紧佣兵团的那些人,趁机打听点消息还不轻而易举?对付几个外地人,对于身为地头蛇的他们来说是毫无压力的。

        但是当这些“地头蛇”们打起精神,准备好好大战一场的时候,他们却郁闷的发现———对方压根就没有出门的意思!

        自从罗德率领星光佣兵团进入驻地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从里面出来,也不知道那些人窝在里面在忙些什么,一天到晚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到后来,他们才从驻地的工作人员那里得知,星光佣兵团那个团长居然———居然把所有人都关在驻地里进行训练,并且严禁任何人出门?

        这让一群人大眼瞪小眼,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们对于星光为什么能够参加这次的仲夏祭其实也很清楚,这毕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在这些人的眼中来看,星光只是个走了狗屎运的佣兵团,像他们这样才成立不到半年,就有资格参加仲夏祭的团体,能够站在这里就已经是运气爆表。听说这个佣兵团之前不过四五十人,现在加起来也还一百人都不到?这和四大佣兵公会怎么能比?

        所以他们一直以为这个佣兵团纯粹是来这里走过场的,按照他们的想法,在来到黄金城之后,这些家伙肯定会抓紧时间huā天酒地,享受一下黄金城的繁华与夜生活,然后回去帕菲尔德地区也有吹嘘的本钱,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凭他们。能够打败四大公会?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吧!

        但是现在………看着星光的举动,那些人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完全不够用了。难道这些家伙居然真的还想要获胜?他们脑子没毛病吧,还是说,那个贵族是死脑子的家伙?完全不明白这一点。他还真把这当成一场自己有可能获得胜利的比赛去准备了?

        想到这里,众人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又有点可怜,这就一个普通人被告知去参加重量级拳击比赛,所有人都知道他肯定被对方一拳ko,但是他却依然在努力锻炼………但是这有意义吗?

        佣兵团和佣兵公会的察觉,连普通人都很清楚,就好像四大公会所在的地区,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名字。而至于那些佣兵团?除非他们的据点正巧开在自己家对门,否则的话那些普通人怎么会去在乎这些佣兵姓什名谁?

        说夸张一点,他们甚至可以不知道自己小镇上治安官的名字,但是对于这片地区的公会会长是谁。却是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的。

        这就是佣兵公会的影响力。

        所以说,佣兵公会和佣兵团的差距,不是一个成人和孩子的察觉,是一个“红的发紫的天皇巨星”与一个“默默无闻在路边流浪的孩子”的差距。双方无论是从声望还是实力上,完全都是压倒性的不同。

        所以没有人相信星光能够打败那些佣兵公会。登上巅峰。当然,换了平时还不好说,可这次的仲夏祭,li蒂亚殿下可是亲口说了可以实现优胜者的“任何一个愿望”的!

        这下子。四大佣兵公会还不死磕??!

        到那个时候,你一个小小的佣兵团哪还有容身之地?难道你还真以为你能够获得胜利。然后也让li蒂亚殿下实现你的愿望?

        这已经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等级了!

        不过无论这些人怎么腹诽,罗德就是关死了大门不放人出来。也不放人进去。就算这些人huā大价钱买通了那些驻地的侍者,得到的也无非就是这些人整天在驻地里训练,然后晚上会关起门儿来说些什么,接着回房休息———看他们的样子,倒更像是那些苦行僧一样,对于享乐毫无兴趣。

        这些情报对于他们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他们倒宁可这些人在把自己关在里面玩无遮拦群体party———那好歹还能够算的上是黄金城上流贵族的趣闻呢。

        唯一的收获就是他们得知了这位佣兵团的团长是个红颜祸水级的美人儿———而且还是个男人。

        一群人顿时风中凌乱了,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佣兵团??!

        其实从一开始,这些贵族之中就有很多人猜错了。

        他们以为罗德等人会像那些乡巴佬一样,一入黄金城就被这里的繁华给迷了眼,但是事实却是完全不同。罗德自不必提,在游戏之中在前期他可是一直把黄金城当做自己主城的,这里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罗德比那些地头蛇可能还要清楚,所以对于他来说,这最多算是旧地重游而已,也不急于一时。

        至于玛琳和li洁就更不用说,她们从小在黄金城长大,而且还都是在黄金城内最豪华最上层的地区,就算li洁已经这么久没回来过了,但是看样子她也不是非常兴奋。

        至于兰多和乔伊,这两个人则更没有心情,一想起他们再过几天就要踏上那个最神圣的舞台,两个新兵菜鸟紧张的就好像要踏上高考考场的初哥一样,头脑一片空白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也幸亏这些天罗德一直在给他们带来高强度的训练,逼着两人把脑子里那点杂七杂八的事情忘掉,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这两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子的。

        但是正常人也是有的。

        对于无法出去体会一下黄金城的美丽而感到不满的只有安妮和拉碧丝,前者的想法倒是很简单,和普通的“乡巴佬”一样,安妮也觉得来到这里却不出去玩整天闷在房子里锻炼太无聊了。但是虽然抱怨归抱怨,不过安妮还是非常非常听罗德的话的,既然罗德说了不准出去,那么自己就不出去好了。大不了———大不了等比赛完了再出去不也一样?

        至于拉碧丝就完全是无妄之灾,她本身实力就是个打酱油的。而且拉碧丝可真是难得出一趟远门,她倒是期望能够出去见识见识这座美丽的城市,不过可惜的是罗德可不管你是主力还是替补,一律禁止外出。于是可怜的少女除了每天在驻地制造药剂之外,就只有从窗口看看外面的景色过过干瘾了………

        其实虽然罗德是希望把所有人都关到最后一天的,作为一个曾经把黄金城当做主城的资深玩家,他很清楚这里是真正的鱼龙混杂,事实上在游戏中,前期黄金城也是整个龙魂大陆声望势力最多的主城没有之一。除了穆恩公国这个官方声望之外,四大佣兵公会,贵族家系以及神圣联盟。甚至到地下的盗贼公会之流足有十几个,而且现在因为这个“公主事件”肯定是闹的沸沸扬扬,所以罗德干脆就不出去挑起事端。安稳的待在自己的驻地———反正这里有战天使军团护卫,那些势力再大胆也不敢来爬他们的墙头。

        如果可以的话,罗德真想把所有人都关到仲夏祭真正开始的那天再把他们放出来,不过可惜的是现实并非如他所愿,在第五天的傍晚。伴随着四大佣兵公会到齐,仲夏祭的前期工作终于结束,而接下来的,则是序幕的拉开———圣战仪式。

        说白了。就是参赛各个佣兵公会的领导者聚集在一起,向着代表佣兵最高荣耀的圣战之枪起誓。重复身为佣兵的六大戒律与誓言,然后在圣魂的见证下抽签来决定对手。而罗德作为星光佣兵团的团长。自然也是要参加的。

        所以无奈之下,宅了这么多天的罗德只能够放弃自己的龟壳策略,带着玛琳和拉碧丝来到了会场。

        罗德并没有带上li洁,因为他很明白,作为“公主事件”的中心人物,li洁肯定会受到很多好的和不好的关注,而且现在还不知道王党和改革派对她是什么态度。虽然说li蒂亚对她肯定应该是放心的,但是王党内部毕竟也不是铁板一块,其他人怎么看也很重要。与其带着她出来惹麻烦,还不如低调一点,少惹敌人。

        所以他选择了玛琳和拉碧丝,前者可是黄金城的地头龙,仙妮亚家族的威名在深石城这种深山里还不怎么出名,但是现在黄金城可以说是他们的大本营,再愚蠢的人也不会傻到在这里和这位仙妮亚家族的继承人发生冲突。

        至于拉碧丝,罗德这次也算是满足了她想要出去走走的要求———你不是一直想要看看黄金城的景色吗?这次让你看个够!

        当夜幕降临之时,圣战仪式终于在黄金城的百合huā庭院拉开了帷幕。

        作为仲夏祭正式开始之前的仪式,圣战仪式是非常受瞩目的,不但四大佣兵公会的会长到场,甚至连一些黄金城的高层人士也会前来,至于负责举办仲夏祭的佣兵协会自然也是不用多说了———当然,这毕竟是佣兵圈子里内部的仪式,所以并没有搞的太过隆重盛大。

        “切,真是无聊透顶?!?br />
        巴特尔端着杯子,注视着不远处那些正在交头接耳的达官贵人,眼神中流露出了些许的不爽。他并不喜欢这种热闹又虚伪的场合,人多,还说的都是些口是心非的话,麻烦的规矩也多,而且食物才这么一点,连肚子都填不饱!

        这个破仪式究竟是谁想出来的主意???

        “虽然无聊,不过也是必须的?!?br />
        就在巴特尔不满抱怨的时候,维克多走了过来,与依旧一身战士打扮的野蛮人不同,那个率领着科尔之鹰征战大陆,风度翩翩的战士此刻却是早已经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盔甲,换上了一身得体的黑色礼服,搭配他俊美迷人的面孔,着实吸引了不少贵妇少女的目光。

        “而且,这次的仪式可能没有这么无聊哦?”

        “哦?什么意思?”

        听到维克多意有所指的发言,巴特尔愣了一愣,而听到他的询问,维克多却是露出了一丝有趣的笑容。

        “难道你对于这次的对手会如何分配,没有期待吗?”

        “哎?这个……………”

        听到这里,巴特尔愣了一下。随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没错,这一次的圣战仪式,与以往不同了!

        以往的圣战仪式因为只有四家公会。所以最后的抽签是毫无悬念的,代表王党的紫百合与科尔之鹰,以及代表改革派的自由之翼以及天剑?;旧暇褪钦饬礁稣笥某逋?,而因为仲夏祭毕竟是个祭典,时间不可能很长。所以比赛的周期也很断,全部都是淘汰赛。首先是四家佣兵公会中两两对决,随后胜出的两家佣兵公会再对决来决定仲夏祭的归属,无论是个人赛还是团体赛都是这样。所以对决的数量也不多,而且也非常固定。

        这么多年下来,双方的胜负数量都差不多,王党和改革派各占一半。

        但是今年的祭典不同———因为星光的出现。改变了这个格局。

        原本两两对决就可以决出胜负的战斗,现在却又多了一层变化,这也就意味着其中一只佣兵公会需要和星光多战一场,不过……………

        “我说维克多,这有什么区别吗?就凭一只小小的佣兵团。不管分到谁手上,想要打败他们还不简单?”

        巴特尔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但是他却并不以为意,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别忘记了,希勒的燃烧之刃也曾经晋级过公会。所以他也是代表过帕菲尔德地区参加过仲夏祭的。当时佣兵协会给出的规则是,新晋公会必须要通过通过抽签与其他四只公会中的某一只交战。而另外一只佣兵公会则会被轮空,等新晋公会与他的对手决出胜负之后,这才和胜者争夺决赛的参赛权。

        当时希勒的燃烧之刃就是这样,结果………他们在个人战和团体战完全战败,他们的对手科尔之鹰甚至连一滴汗都没怎么流便轻松自在的把这个新晋公会踢回老家了,完全没有受到多战一场的任何影响。

        从这方面来看,燃烧之刃也的确是个悲剧………

        所以巴特尔觉得维克多的担心毫无必要,要知道星光可还连公会都不是,而是个佣兵团呢,就凭他们这实力,放在哪里不是死啊。

        但是维克多似乎对此有不同的意见,他面上的微笑没有任何改变,在听完巴特尔的询问之后,维克多轻笑着摇了摇头。

        “这谁知道呢?巴特尔,这个世界可是很奇妙的…………好的,不说了,你看,好戏要开场了?!?br />
        说着,他伸出手指,指了指广场的入口。

        巴特尔转身望去,很快,他就看见一辆漆黑,车身上涂着陌生徽章的马车在那里停了下来,随后,车门打开。接着,巴特尔便看见一个有着漆黑长发,以及美丽面孔,身穿着男式礼服的年轻人走下了马车,他表情平津的向四周望了一眼,而此刻,众人也察觉到了他的存在,纷纷向这个年轻人望来,接着,他们也是一愣。

        “他是男人?”

        巴特尔不敢相信,甚至有些不礼貌的一面举着杯子,一面指着对方,同时诧异的回过头去望着站在自己身边笑嘻嘻的维克多开口询问道。这怎么可能?从对方的面孔来看,那无疑是万中选一的美女才对,精致美丽的面孔,小巧的五官,微微眯起的细长眼睛,再搭配上那头黑色的披肩长发———这怎么看明明就是个女人嘛。

        不过,那套笔直的男士礼服倒是为他正名不少,毕竟一个女人的胸再怎么平,也不可能到这种毫无起伏的地步。

        罗德走下了马车。

        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众人向自己投来的目光,这也难怪,在来到仪式会场之前,罗德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所以面对众人的目光,他依旧是一如既往面无表情的走下了马车,随后,罗德侧身站在一旁,非常绅士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而接着,一只纤细,白嫩的手臂从马车中伸了出来,握住了罗德的右手。随后,身穿着一身华贵礼服的玛琳走下了马车。

        和平日里不同,此刻的少女所穿的是一身酒红色的礼裙,紧凑,质地上乘的衣料紧紧的包裹在少女的身体上,勾勒出了少女那洋溢着青春活力,而又苗条动人的身材。银色的披肩围绕在少女的肩头,更是承托出了几分成熟的气息。搭配上少女那独特的银白色长发与红色的眼眸。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玛琳才刚刚走下马车,四周的喧闹声便骤然而至,这并非仅仅是因为少女的美貌,更是因为她的身份。作为仙妮亚家族的下任继承人,玛琳在这种场合是必须受到尊重的。哪怕她加入的是一个没什么名气和实力可言的佣兵团,这也绝对不是其他人可以用来嘲讽她的借口。

        但是却并没有人注意到,就在玛琳伸出手去,握住罗德的手的同时,少女的面上闪过了一丝羞涩的红晕,甚至显的有些失神,不过玛琳毕竟是大家族的继承人。这么一点失态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所以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

        罗德虽然察觉到了玛琳的反常,不过他也只是心中有些疑惑,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在玛琳走下马车之后,他松开了握住少女的手,但是却没有和她一起并肩走在一起,相反,罗德松开手之后。却是再次走到马车之前,伸出手去。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不少人都有些吃惊,他们都以为在玛琳走下马车之后。这个年轻人应该会和她走在一起———就算这样也足以让不少人羡慕嫉妒恨了,玛琳那是什么身份啊??虾湍阕咴谝黄?,你就偷着乐吧。但是现在??凑饧一锏难?,他这是打算干什么?

        但是,还没有等众人解开自己的疑惑,他们就看见,又有一个少女从马车上伸出手来,握住了罗德的手。

        与洋溢着华贵,美丽,优雅气息的玛琳不同,拉碧丝的打扮非常清新,少女内里穿着一件素雅的白色长袍,外面披着一件蕾丝边的斗篷,将少女柔弱的身形包裹其中,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疼惜感。

        不得不说,拉碧丝不愧为贝尔赫姆斯的王族,虽然她平日里看起来呆呆傻傻,怕生又胆小,但是在这种正式场合,少女曾经接受过的王家礼仪就彻底显现了出来———她虽然没有玛琳那么有女王气场,但是仅仅只是少女站在那里,双手合拢,垂在身前,低下头去的姿势,就一眼可以看出她良好的教养与出身。

        她是谁?

        望着拉碧丝,在场的众人不由的有些困惑起来,他们并不认识拉碧丝,不过从样貌上来看,她显然并不是那个传闻中的“公主殿下”那么,这就很值得推敲了———这个少女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够有资格与玛琳大小姐站在一起?

        虽然事实上,以拉碧丝贝尔赫姆斯王族公主的身份,她的确是有资格与玛琳站在一起,甚至可以站在她的前面,不过玛琳并不知道拉碧丝的真正身份,而拉碧丝自己对此也没有概念,至于罗德嘛………他只是想,既然拉碧丝想要出门,那么就趁这个机会带她出来逛逛,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她的守护者,整天把拉碧丝关在房子里看她的样子也蛮可怜的,而且拉碧丝性格温和内向,也不像安妮那种会挑事的类型………

        在这种场合,罗德可不希望一个mt给自己拉什么仇恨。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仇恨这东西,有时候可能不靠mt拉着还真不行。

        因为他发现自己add了。

        就在罗德带着两位少女走进仪式会场的同时,他便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带着微笑大踏步的向自己走来,他的眼神平淡无奇,但是眉宇间却透露着一股让人不安的阴霾。

        他正是改革派的代表人物,天剑佣兵公会的会长,摩比斯。

        “你好,好久不见了,玛琳大小姐?!?br />
        老人走到了玛琳的身边,笑呵呵的向她打了声招呼,看他的样子,像是完全忽视了罗德和拉碧丝一样。但是却并没有人以为这是这位老人对玛琳的重视,相反,他们都听出了老人语气中嘲讽的口气。

        “您好,摩比斯会长,三个月不见,您的身体还是这么硬朗?!?br />
        面对老人的招呼,玛琳也是不卑不亢的做出了回应,她轻轻提起裙摆,向老人行了一礼,但是眼神中却没有丝毫畏惧,凌厉的注视着眼前的老者。

        “我还以为,家父上次的‘意外’失手?;崛媚嗵梢欢问奔淠??!?br />
        虽然说摩比斯年纪较大,按道理来说玛琳应该谨守辈分,但是改革派和王党之间早就是势同水火,而对于自己的敌人。身为王党中坚代表的玛琳,当然不可能在改革派的面前展现自己的软弱。

        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周围人的心不由一紧,他们都可以感觉到,这位大小姐出去历练了几个月,这回来之后整个人的气势变的也和以前不同了。以前在这样的场合,面对对方的挑衅,玛琳都是以高傲与不屑来回应的。但是现在,她却更加强势,甚至开始出击试图掌握主动权了!

        不仅如此,从刚才两人之间的对话中。众人都听出了一丝非常危险的火药味,听起来,摩比斯似乎对仙妮亚家族做了什么,但是他失败了,而且还受到了惩罚?圣魂在上。难道天剑公会真的打算和穆恩公国最强大的家族势力翻脸吗?

        想到这里,不少人都有些吃惊,他们不安的望向摩比斯,想要看看这个老人如何回应。

        果然。听到玛琳的回答,老人的原本平淡的眼神中迅速闪过一丝寒光。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刚才的状态。接着他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时向玛琳摊开双手。

        “哈哈哈,玛琳大小姐不用担心我这把老骨头,虽然我年纪是大了点,不过这种点小麻烦,对于我来说,还算不上什么。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倒下放弃呢?”

        说道这里,摩比斯似乎是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转过头来,带着慈祥的笑容,望向罗德。

        “这位………就是星光佣兵团的团长,罗德先生?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你居然比传闻的还要漂亮?!?br />
        “谢谢您的夸奖,摩比斯会长大人?!?br />
        听到摩比斯的发言,罗德依然面无表情,他微弯了下腰,向对方行了一礼。

        “不过对于我们佣兵来说,面孔并不重要,实力才是最重要的?!?br />
        “好,好,说的好!哈哈哈哈哈?!?br />
        罗德话音刚落,摩比斯便哈哈大笑起来,他伸出手去,拍了拍罗德的肩膀———这让罗德的面色微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而摩比斯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他只是笑着收回了手,随后看起来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错,你说的很对,佣兵靠的是实力,现在很多年轻人已经不记得这一点啦………”说道这里,摩比斯停顿了下,随后意味深长的望了周围一眼。同时再次望向罗德,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作为天剑公会的会长,摩比斯当然早就调查到了关于这个年轻人的情报资料,知道他对于自己的面孔非??粗?,甚至到达了能够为此当街杀人的程度。所以在摩比斯看来,这不过是个冲动的小毛头罢了。原本他还打算利用这次机会激怒这个小子,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小家伙却表现出了超乎自己意料之外的忍耐力,不仅如此,摩比斯还发现,自己完全无法从他的面孔上察觉到对方的表情变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摩比斯总觉得罗德看自己的目光不像是在看一个活人———倒更像是一个死人。

        这小子究竟怎么回事?

        “那么,希望你能够在仲夏祭上玩的开心一点?!?br />
        说完这句话,摩比斯便头也不回的转过身,随后大笑着离开了三人。

        望着老人的背影,罗德沉默不语,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只柔软的手掌握住了自己的左手,转头望去,只见玛琳正带着一丝无奈注视着他,同时轻轻摇了摇头。

        “不要动怒,罗德先生,摩比斯可是很难缠的,他这是在故意激怒你,你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br />
        “我明白,玛琳,放心吧?!?br />
        听到玛琳的忠告,罗德点了点头,他轻描淡写的说完,随后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的重新望向前方。注视着摩比斯那年老,甚至有些衰败的背影,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他当然明白玛琳的意思,事实上,对于摩比斯,罗德一点儿都不陌生,在王党的任务中,他曾经亲手消灭过改革派的实力,其中摩比斯自然也是在内。这个老人别看表面上一幅慈眉善目,上革命电影都是绝对正派人物形象的样子,其实背地里却是个阴险狠辣的角色,如果你只是被他表面上的形象所欺骗的话,那么一定会死的很惨的。但是对于这个老人,罗德却是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他已经亲手杀过对方一次了,现在倒转过来,大不了再杀一次而已。所以面对摩比斯的挑衅,罗德才显的那么淡定,而他的眼神,也才会那么古怪。

        但是摩比斯自己当然并不知道这一点就是了。

        伴随着老人的离去,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逐渐消散,喧闹声再次响起,而罗德和玛琳,拉碧丝也趁机走到旁边,脱离了众人关注的视线。

        “你觉得如何?”

        而就在这时,维克多也收回目光,带着一丝笑意望向自己身边的巴特尔。听到他的询问,巴特尔摸了摸下巴,随后点了点头。

        “还行,看起来这小子不像他表面上的那么娘娘腔,就是太软了点儿,男人嘛,就应该硬一点儿。怕那个老不死的做什么?换了我,一巴掌就扇过去了!老不死的贼货,怎么他就能够活这么久?真是王八祸害遗千年………”

        “好了好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br />
        眼前自己的朋友兼盟友有跑题的趋势,维克多急忙挡住了他的话,随后他端起酒杯,冲巴特尔点了点头,同时挤了下眼睛,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意。

        “那么,接下来,该由我上场了?!?br />
        “你?”

        听到这里,巴特尔愣了一下。

        “你也要去?”

        “这是当然?!?br />
        维克多面上的笑容不变,但是他的神色中,却是多了几分坚定。

        “不管怎么说,仙妮亚家族也是我们王党的忠实盟友,我自然要去和仙妮亚小姐去打个招呼———而且,怎么能够让改革派那些人尽出风头呢?我可不喜欢被人在这种情况下来个下马威?!?br />
        “你小子事情也真是不少?!?br />
        巴特尔摇头叹气的回答道,他很清楚维克多的性格。别看他平日里风度翩翩,看起来一幅很好说话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却是比自己还要来的强硬和傲气,摩比斯那个老不死之前故意落了他们的场子,维克多又怎么可能忍得住这口气。

        不过这个时候,维克多已经完全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而是已经举起酒杯,向着罗德的方向走了过去。随后,巴特尔便看见他来到了罗德身边,微笑着向对方打了声招呼,而那个看起来很娘们儿的男人,则是面无表情的给予了回礼,只不过………

        “我怎么看怎么觉着那小子是去泡妞去了?”

        望着眼前不远处这一幕,巴特尔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虽然他也知道,对方是个男人,可是看着眼前这一幕,自己是在是有些接受不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