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热身赛(15)

    第二百七十五章 热身赛(15)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龙魂大陆的游戏中,一共有四个职业被玩家们认为是控制之王一一法师,盗贼,游侠,灵师。其中,法师是以绝对强势的控场能力闻名遐迩,控场是他的拿手好戏,而在单挑之中,灵师和盗贼都是毫不手软的狠角色。至于游侠,则是介于两者之间,他拥有一定程度的控场技能,同时也能够在单挑中发挥控制的威力。不过或许也正因为如此,他在控场和控制双方的表现,都比相对极端的其他三个职业而言有些缺乏。作为一个在森林中穿行的职业,陷阱自然是游侠最擅长的技能之一。不过在大多数时候,游侠的陷阱都是需要固定设置,这在森林中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换了在擂台上,当场设置这样的陷阱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对方显然不可能乖乖的等待你把陷阱设置好之后才开始行动,所以,对于这种情况,要如何随机应变,也是游侠的本领之一。

        不过,所需要的也并非仅仅只是本领。

        “砰??!”

        伴随着一声轻响,兰多扔出的小包在空中爆炸开去,很快,一团团的白色迷雾从中喷发出来,很快就笼罩了半个擂台。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佣兵们措手不及下唯有选择收缩防守,他们飞快的向后撤退,同时试图想要从这团迷雾之中离开。

        不过兰多显然并不打算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左过………中间…………右边………”

        他一边喃喃自语着,一面伸出手去,很快,又有一只箭矢出现在他的手中,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只箭矢与之前的都不太一样。

        “唰??!”

        迷雾之中,破空声响。

        听到这个声音,三个正在急忙后退的佣兵的迅速举起了盾牌,他们脑子不慢,看见兰多连接两次用这种技巧,就猜到他显然是打算通过盲战来挽回局面。这些雾气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毒,只有一些古怪刺鼻的味道,但是却非常明显的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只要退后几步,甚至连眼前有什么都看不到。虽然这样的情况按道理来说对于倾向远程射击的游侠更有影响,不过很多人都很清楚,有些继承着精灵血统,或者天生耳灵的游侠甚至不需要用眼睛去确认,只要利用自己的耳朵去捕捉四周的声音,就可以确定对方的位置,方向和距离。而更加高深的,则甚至可以如同亲眼所见般描绘出在自己与对方之间究竟有多少障碍,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明明闭着眼睛,却仿佛拥有千里眼一样的存在。

        或许这个游侠也是其中之一,考虑到这一点,三人便有些没了主意,他们不约而同的放慢脚步,开始考虑继续这样躲避下去是否合适。如果对方真的是一个“追风者?!蹦敲茨呐伦约和顺稣馔琶晕?,在外围还是会被对方打的死去活来,那么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继续前进,压制对方的攻击范围,然后近身找到对方,干掉他。

        现在这些人已经察觉到,这团迷雾并不正常,如果是那些普通的烟雾,也最多不过持续几分钟就会逐渐散去,但是这烟雾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却一点都没有散开的意思,很明显,这并不正常。

        而此刻,藏身在烟雾之中的兰多,却是伸出手去,放在腰间,摸了摸那里的口袋,面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对于游侠来说,装备和技巧同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因为很多时候,游侠必须依靠装备道具来控制四周,陷阱和各种各样的“暗器”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而眼下,兰多所携带的这个烟雾弹,以及那些能够转变为绳索陷阱的箭矢,则都是拉碧丝手下的产物。

        从独角兽之峰回来后的拉碧丝很快就开始了潜心研究自己从遗迹之中所得到的知识,对于吸收了炼金精灵一族知识的她而言,这并不是多么困难的工作。

        更不用说此刻的拉碧丝已经是炼金技能uax的强悍存在,如果不是因为手中是在没有什么材料的话,她甚至已经可以做出一些强大的魔法装备来了。

        不过即便没米下锅,也不表示就吃不了饭。的确,因为没有贵重的魔法材料,所以拉碧丝没有办法制作一些大规模杀伤性的强悍道具。但是像这样的小玩意儿对她来说却是不在话下。而此刻,兰多所使用的烟雾弹,以及那些各种各样的陷阱箭矢,都是拉碧丝所制造出来的道具装备。当然,对于拉碧丝来说,这次比赛,也是实验自己所制造的装备一个良好机会。

        现友看起来,效果不错。

        注视着眼前浓浓的烟雾,兰多满意的点了点头,除子味道还有些刺鼻之外,这个烟雾弹的效果已经完全超越了普通的烟雾弹水平,接下来………就是要看看其他的装备程度如何了。

        想到这里,兰多伸手抽箭,很快,三只暗淡的蓝色箭矢从他的手指间掠过,随后仅仅只是瞬间功夫,就看见蓝影一闪,三只箭矢就这样飞快的淹没入烟雾之中,不见了踪影。

        破空声再起。

        为首的佣兵内心一紧,他急忙举起盾牌挡在身前,无数次的战斗经验让他立刻就察觉到这次的情况与之前有很大的不同。果然,就在他举起盾牌的同时,一股冲击力立到就伴随着沉重的碰撞声从盾牌的表面上涌来,使他不得不摇晃了下身体。但是,这并不是结束,因为很快,他就惊讶的察觉到,一股猛烈的寒意伴随着这股冲击力,飞快的向自己席卷而来。

        这是怎么回事?

        那几乎要灼烧人的皮肤的寒意仿佛拥有生命般的顺势,很快就侵入了佣兵的手掌,这让他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随后本能的扔掉了自己手中的圆盾,而直到这个时候,那个惊魂未定的佣兵才发现,原本粗糙,hou重的圆盾表面,此刻却是结了houhou的一层冰霜,甚至还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向周围扩散,即便那面盾牌被直接抛弃扔出,那些蔓延的白色寒霜依然没有消停的意思,它们顺着圆盾的边缘舒展开去,凝结盘旋着形成了一道半透明的寒冰,宛如水母边缘的缎带般晃动,随后因为没有任何的支撑物而不得不消散于空气之中。点点的冰霜从空中落下,与那浓hou的白雾融为一体,看起来异常的美丽。

        但是此刻,目睹这一幕的佣兵却是吓的连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非常明白,如果自己刚才没有坚决果断的放手的话,那么现在变成冰棍的就不仅仅是自己的盾牌,甚至连他的手臂都有可能遭受同样的对待。

        这小子搞什么鬼!

        看见眼前的这一幕,他终于停下了脚步,开始思考是否应该继续前进。这种威力强大的魔法箭矢可并不容易躲避,自己能够躲过一次,还能够再躲过一次吗?

        但是不等这个可怜的佣兵做出决定,伴随着风声响过,又一只箭矢如同毒蛇般的从雾中飞射而出。虽然它的速度很快,但是作为一个佣兵团的精英,利用手中的武器挑拨飞箭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并不算困难。所以即便是面对这样的突袭,那个佣兵也没有特别在意,他只是侧过身体,同时挥过长剑,准确的挑中了那从雾气中射出,飞向自己肩膀的箭矢,然后将它挑开。随后,那个佣兵却是带着一脸惶恐的扔掉了自己手中的长剑

        因为就在与那箭矢接触的瞬间,他的长剑就立刻被这股寒意所笼罩,只是眨眼的功夫,原本锋利的长剑外面就被冻上了houhou的一层冰霜,也幸亏这佣兵反应及时,急忙扔掉了手中的长剑,这才没有让自己的右手落到和左手一样的下场。

        但是这样一来,这该死的还怎么打?

        两手空空的佣兵无助的站在浓雾中,望着自己面前已经完全被冻的清洁溜溜的长剑和盾牌,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一一一难道接下来就轮到它们为自己牺牲了?

        开什么玩笑!这不过就是一场热身赛,老子还不至于把自己的身体零件都搭上去吧!

        想到这里,他很快就做出了一个果断的决定。

        跑??!

        而对于外围的观众来说,这一场比赛简直是沉闷无聊到了极点,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三人交锋了一翻之外,之后的一切全部被笼罩在雾气之中,什么也看不见,整整一个斗兽场的人,都只能够看着那堆雾气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早就有没有耐心的人开始大喊抱怨,不过这对于雾气中的情况完全没有什么帮助。

        而就在这些人兴趣缺缺,无聊的几乎要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他们看见雾气抖动了一下。

        这立刻让那些本来已经有些无聊到家的观众们重新振作起了精神,他们坐直身体,再次死死的盯视着眼前的雾气。迫切的期望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这一次,他们的期望没有白费。

        很快,众人就看见一个佣兵带着心惊胆战的表情从迷雾中飞奔出来,他一面用力的挥舞着双手,一面毫不犹豫的冲出迷雾,接着跳下了擂台。

        “我认输!我认输了??!”

        对着担任裁判的佣兵协会成员说完这句话,那个佣兵就头也不回的直接冲入了通道中不见了踪影,而在他的身后,众人则是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才好。里面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个家伙跑出来的时候像见了鬼一样?

        众人的好奇心,立刻就被再次掉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