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五十章 造意外

    第二百五十章 造意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主人,我觉得似乎有些不太对劲?!?br />
        塞莉娅来到罗德的身边,低声说道.

        “我总感觉似乎有人正在监视我们,我想,应该不关注视前面的问题,也要小心别人从我们背后出手的可能性?!?br />
        “我明白你的意思?!?br />
        面对塞莉娅的提醒,罗德装模作样的给出了回答,其实他早就发现了那个隐藏在墙壁间,自以为感觉良好的德鲁伊。这群德鲁伊的技术,也就骗骗那些佣兵还成,而对于罗德来说却是没有丝毫用处。不过他还是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在那个德鲁伊身边晃了很久,甚至还在那之后故意把自己的背部完全暴露了出来。果不其然,虽然那个德鲁伊隐藏的很好,不过他毕竟不是真正没有心灵的尸体,虽然只有那么一瞬,可是罗德还是非常敏锐的察觉到了对方所散发出来的杀气。这让罗德就更是满意,事实上在之前这个德鲁伊就因为他的“勇猛战斗”引起了罗德的注意。别看他一出手就解决了好几个德鲁伊,其实罗德的目标一直都是这个家伙??醇⒚挥邢衲侨喊壮找谎硖优芑蛘呱挡汇兜堑某迳侠?,罗德就已经知道这个家伙在打什么主意了。至于后来,德鲁伊对自己使用“融自然”的技艺,罗德更是从头看到尾,一点都没有错过。

        也正因为如此,此刻的罗德对于对方的心态和行动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认知。很明显,这个德鲁伊对自己等人的怨念很大,在自己已经连续杀了数个德鲁伊之后他依然选择了冒险的留下来而不是更为稳妥的逃跑,看得出他的坚持和意志。而之前罗德故意在融合状态的德鲁伊面前和七恋唱双簧,就为了激怒他,不过虽然他们已经说的如此***裸,但是对方却依然没有动静??梢远隙?,这个德鲁伊不但有一颗执着的心,而且他还非常的冷静。不然的话·自己已经连续给了他好几次机会,但是他却都能够忍住不出手,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这个德鲁伊的忍耐力和自制力都相当不错。

        一个反应很快而且自制力很强的德鲁伊此刻藏在通道中·就算他不说,罗德也三下五除二就了解了对方的想法———很明显,他是在寻找罗德的弱点,并且打算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但是罗德却一点也不担心,游戏里想这么黑自己的人多了去了,比这德鲁伊更无耻更没有下限更卑鄙更下流的都有,和他们比起来·这位大爷只是缩在墙角眼一闭装死已经很有绅士风度了。

        不过罗德当然不可能感谢他的绅士风度。

        七恋和罗德心意相通,自然是知道他打着什么算盘,反倒是塞莉娅比较缺心眼,她虽然也感觉到了应该是有人躲在旁边,可毕竟不如罗德和七恋两个“事前诸葛亮”知道的那么清楚,所以眼下也只是心底不安,并没有做出什么来。

        “哗啦??!”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脆响从身后的通道传来,众人猛的一愣,抬头向声响发出的地方望去·只见墙边的一块碎石此刻正跌落地面,随后重重的摔成了好几半。

        不错不错,还懂的声东击西,有前途啊。

        罗德内心是这么想的,不过他面上却依然没有丝毫表情,相反,他猛然一挥手,抽出长剑。

        “所有人小心!”

        说完这句话,罗德又停了一停,这才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大声喊叫道。

        “注意你们的左边??!小心防御??!”

        而就在罗德话音刚落之时,一个身影忽然就这么从通道的左侧墙壁上忽然窜了出啦,夹杂着呼啸的风声,笔直的冲向那些佣兵。

        那些佣兵此刻听见罗德的提醒,也是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对方来势汹汹他们根本就无法抵挡·所以佣兵们很快就下意识的试图躲开,接着想要把对方先引诱入自己的队伍中,随后将他从四面八方包围起来,这样的话应该就万无一失了。

        德鲁伊扑了个空。

        罗德的提醒发出之时,正是德鲁伊扑出墙来的时,此刻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选择的余地,这使得德鲁伊不的不被迫咬着牙关向那些佣兵们冲了过去,而在看见那些佣兵闪开自己的攻击之后,德鲁伊却是并没有因此而惊慌,事实上,他原本的目标就不是这些佣兵。

        “喝?。?!”

        伴随着身影落地,德鲁伊大喝一声,接着他左手按住地面,很快,数十根地刺从地面上飞快窜出,刺向四方。

        佣兵们因为躲闪及时,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对于那些欧菲尼亚人来说,可就完全.个大悲剧了。罗德的提醒故意停顿了一下,这对于那些风.雨里去经常面对此类情况的佣兵而言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这些学者来说就很要命了。他们的确是有野外生存的经验,但是这和与人战斗厮杀则完全是两回儿事。罗德的提醒本来就故意慢了半拍,再叫这些人听去,等他们反映过来,讽刺的地刺已然向他们袭来。

        一时间,欧菲尼亚人纷纷倒地,这种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他们立刻就慌了手脚,很快就有三五个人被石刺贯穿了身体,彻底死去。而这些人中好巧不巧有两个背负着沉重的口袋,被这石刺贯穿后立就散落在地,而里面那些贵重的石板本来经过长年岁月的侵蚀就已经脆弱不堪,根本禁不起外力的作用。此刻德鲁伊召唤出来的石刺直接贯穿,再加上跌落地面,那些原本记载着内容的石板却是立刻分崩离析的摔成了好几片,就差没有变成粉末了。

        “快上,?;て渌??!?br />
        此刻的罗德倒是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下达了命令,而很快那些佣兵也迅速把尚未收到波及的学者们重新聚集起来挡在身后。

        但是他们却并没有敢轻举妄动,因为此刻,那个德鲁伊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此刻的他正一手握住一个欧菲尼亚学者的脖子,咬住牙关,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罗德

        这正是德鲁伊的计划,暗的不行那么就来明的,既然私下偷袭是没指望的,那么就只有浑水摸鱼。

        原本德鲁伊是打算趁罗德不备,搞乱整个佣兵团然后再趁机浑水摸鱼,因为德鲁伊已经发现这些学者看起来都很外行,如果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让佣兵们束手无策,而到那个场面混乱的时候,自己只需要偷偷混进去,浑水摸鱼趁机杀掉罗德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罗德可是早就洞察了他的行动,只等着自己主动送上门来,而他提前那么一喊,德鲁伊的突袭效果就立刻被降低到了最低,最终,此刻的他出了顺手抓两个人质之外,却是什么也做不成。

        此刻,双方一时间却是互相僵持了起来。

        “快放开他们!”

        罗德阴沉这脸,低声怒喝道———虽然此刻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儿,不过这是作为演员的基本素养。罗德当然不愿意让这些欧菲尼亚学者察觉到自己在搞鬼,无论如何,自己一手下现在可还没有能够踏平欧菲尼亚的大军呢。

        “住手?”

        听到罗德的怒斥,德鲁伊冷笑了一声。

        “我为什么要住手?你们这些只懂得来森林搞破坏的家伙,怎么懂的我们的心情?!这是复仇!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你们杀死了我的同伴,我也要让你们品尝同样的痛苦!”

        “如果你稍微有些智商的话,那么你应该知道,是他们首先攻击我们的?!?br />
        如果换了平日,此刻罗德早就一声不吭开打了。但是现在的他却一反常态,居然心平气和的和对方理论了起来。

        “如果不是他们来攻击我们,我们又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你们受到惩罚是理所当然的!”

        说道这里,德鲁伊不由怒喝一声,而伴随着他的动作,被他捏住脖子的学者立刻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

        “任何一个守护黄莺的人,都是对自然神圣最大的亵渎!”

        守护黄莺?

        听到这句话,罗德猛然一愣,随后他终于反应了过来。

        原来如此。

        “如果你们希望我放下他们,也可以,拿黄莺来唤吧!”

        “我想没有这个必要?!?br />
        德鲁伊的话音还没有落,罗德的声音就已然出来在了他的面前,望着这张忽然如此贴近的面孔,德鲁伊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完全不知道罗德是如何来到自己身边的,而取而代之的是,从双臂所传来的痛苦——手腕因为剧痛而激烈的抽搐着,原本在上面的两只手,此刻已经没有了踪影。

        “多谢帮忙,不过你的任务到此为止了?!?br />
        红光闪过。

        德鲁伊只觉得天地间一个旋转,随后自己就倒飞出去,耳中听着罗德的说话,他最后所看见的,则是自己那正在缓缓向后倒下的无头尸体。

        他是什么意思?

        德鲁伊再也没有机会去理解罗德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无边的黑暗彻底笼罩了他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