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觉醒(完)

    第二百四十五章 觉醒(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四十五章觉醒(完)

        两个身影瞬间分开,飞快的向着左右两侧倒飞开去——网.

        罗德手握长剑,原本平静的面上此刻已经有些气喘呼呼。虽然他并没有受伤,不过这并不代表这一战很轻松。并不仅仅只有浑身泥污满身心血才算是落了下风,各人有各人不同的战斗方式,对于罗德这种依靠高速运动来战斗的剑士来说,只要被敌人伤倒身体就已经算是一只脚踏入了失败的深渊。

        真是难缠。

        望着眼前的符文守卫,罗德咬了咬牙,没有召唤精灵这点对于目前的自己来说实在是个硬伤。毕竟进阶的剑士与进阶的召唤剑士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如果罗德是个专职剑士的话,现在光靠力量轰也把对方轰成渣了??上У氖?,作为召唤剑士,他的战斗力最起码要比真正的同级剑士降低三分之一,再加上现在罗德手中没有特别高熟练度的剑技,这对于罗德来说也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反观符文守卫看起来似乎同样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罗德心知肚明那是因为对方的身体属性特殊的缘故,和之前那个光之巨人不同,眼前这个符文守卫似乎是完全的魔法存在而非灵魂体,从亡者的魂刃对眼前的敌人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就可以看出来,这恐怕一个被操纵的魔法人偶。

        只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办?

        罗德毕竟不是机器人,不像对方那样可以一直坚持下去。再加上罗德的战斗风格就是在开场强势,依靠充沛的体力来施展高速攻击,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消灭敌人。但是一旦战斗被延长,消耗太大的话,对于罗德来说就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好事了。

        想到这里,罗德再一次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符文守卫。从刚才一系列的交锋中,罗德已经试探出这个符文守卫出了胸口中心的魔法能量球之外,只有那个看起来像绷带一样的符文线是现实存在的——网.在那下面没有任何实体。也就是说,如果想要打败符文守卫,那么就必须摧毁它的中枢核心,但是这并不容易,刚才罗德已经试验过一次,不过却并没有能够避过符文守卫的防御,无论如何,对方只有一个要害需要?;?,而自己却必须时刻小心注意四周,双方之间的差距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这么看起来,投机取巧是不成了,剩下唯一的选择只有正面强攻。

        想到这里,罗德再次低吸下头,垂下眼脸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鲜红长剑。他没有犹豫,因为此刻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在继续拖延下去对自己不利———那么,就只有趁着目前自己力量还算充足的时候做最后一搏。

        想到这里,罗德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举起长剑,指向眼前的符文守卫。

        幽影万象再启。

        只是一瞬,罗德的身影便出现在符文守卫的侧面,他右手握剑,直刺向符文守卫的胸前。

        但是符文守卫却并没有对罗德的这一击做出反应,相反,它忽然转过身去,背对罗德,同时举起双手挡在胸前,伴随着一抹火光四溅而起,原本出现在符文守卫侧面的罗德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从符文守卫身边飞跃后跳的“罗德”再次出现,不过从他的动作来看,这一次攻击似乎是结束了。

        这正是幽影万象的特殊效果———残影滞后。

        到达了黑暗精灵这种程度的敏捷,再加上暗舞剑术的加成,使用者即便到达不了法师那种可以一秒瞬转传送的程度,但是也相差不多。就如罗德一般,当他们使出全力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能够看见他们的身影和行动轨迹。

        但是残影滞后这个特殊技能却非常阴险,表面上来看,这个技能有点类似于网游里卡机之后的残像。玩家看着人物在这里,其实并不在这里。而这个技能也是一样。闪现出来的残影比使用者的实际速度大概要慢两到三秒,也就是说,当你看见对方出现在你的面前正准备举刀时,说不定他已经绕到你的身后打算拿一血了………

        幽影万象这一招不可谓不狠毒,只要是眼睛看的见的人,无论他是否愿意,大脑都会处理眼睛所映照而来的情报。因此是很容易被欺骗的,就算是那些对此心知肚明的人,哪怕是做好了心里准备,大脑的理智与眼睛所摄取的镜像之间的矛盾也足以让他们下意识的有所犹豫。

        而在激烈的战斗中,这样的犹豫哪怕只有一瞬也是要命的。

        但是符文守卫显然不吃这一套,它毕竟是魔法生物,不靠眼睛来看,所以幽影万象这个强大的效果对于符文守卫来说有和没有一样,根本就是做给瞎子看。但是即便如此,罗德也依然没有放弃这个技能的意思,就算残影滞后骗不到符文守卫,但是它带来的速度加成是实打实的,符文守卫就算不用眼睛,但是它的动作依然是有破绽和缺陷的,只要速度够快,观察力足够集中,那么还是有机会搞定。

        当残影显现罗德飞跃向后的时候,罗德本人却早已经绕了一个圈子,再一次来到符文守卫的身后。

        这一招他之前已经用过好几次,但是符文守卫每一次都看穿了他的动作,迫使罗德无功而返,而这一次,罗德还能够成功吗?

        “唰!”

        果然不出罗德所料,就在自己上前的同时,符文守卫仿佛未卜先知般的猛然一个转身,再次横在了他的面前。

        不过这一次,罗德可不是为了寻找漏洞而进攻的。

        只见罗德右手握剑,左手舒展开去在剑身上猛然一抹,伴随着鲜血飞溅,原本的鲜红的剑身此刻立刻变的耀眼了许多。

        “铛??!”

        鲜红之泣再次与符文守卫的双手相交,但是这一次,罗德的武器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呗滑开,相反,锋利的剑刃带过一缕耀眼明亮的光芒,切入了符文守卫的手臂之中,随后只见数十条符文线应声而断,而就在这个时候,符文守卫的半只手臂也开始迅速破损。

        作为一个由魔法驱动的存在,符文守卫对于魔法的波动自然非常敏感,虽然罗德手中拿的也是一把魔法武器,但是鲜红之泣的缺陷在于它必须通过鲜血才能够激活,否则的话就和普通的武器没有什么区别,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罗德好几次攻击最终无功而返的原因。但是现在,被鲜血激活了魔法效果的长剑所产生的魔法波动立刻与符文守卫的魔法力量产生了对抗,这也是罗德的攻击没有被再一次弹开的原因。

        但是即便如此,以目前鲜红之泣的能力,却还是没有办法将符文守卫搞定。

        不过罗德显然早有准备。

        这次出其不意的攻击让符文守卫也有些茫然,毕竟只是个类似魔法人偶般的存在,指望它拥有人类一样的高级战斗智慧是完全不可能的。也正因为如此,之前一直反应很迅速的符文守卫这一次却是身形一滞。

        而罗德则趁这个机会,反手抽回长剑,接着左手再一次抹上了锋利的剑刃。

        剧烈的疼痛从左手的手掌传来,罗德咬紧牙关,强迫自己不去注意,接着再次一剑刺出。

        这一次符文守卫终于没有再抵挡住罗德的进攻,鲜红之泣的特点是吸取的鲜血越多越锋利,而罗德两次不计代价的“放血”也立刻让手中长剑的威力提升了数倍,面对符文守卫的再次防守,沾满鲜血的长剑却是轻而易举的刺穿了符文线的守护,直入体内。

        “——————!”

        鲜红之泣的魔法波动立刻扰乱了符文守卫身体内的魔力流向,很快,符文守卫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它的四肢疯狂的抖动,原本包裹着形成符文守卫身体的线条此刻也开始分裂破散,鲜血的魔力深入符文守卫的身体,仿佛一个杂质般彻底搅乱了符文守卫身体里本来平衡的魔力流动。

        就是现在!

        看见眼前符文守卫的情况,罗德眼睛一亮,随后他再次咬紧牙关,左手用力的按在剑锋上,与此同时,罗德用力将剑向下一甩,只见符文守卫的身体在转瞬之间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缝隙,蓝色的魔力在其中闪耀,点点光尘顺着罗德的剑身飞散而出,漂浮在天空上,看起来到是颇为漂亮。

        但是罗德却完全没有时间去观赏这美丽的场景,伴随着符文守卫失去平衡,他终于抓住了对方露出来的那一丝空隙。

        审判之怒!

        剑尖顶端,耀眼的灵魂光辉凝结成团,随后,鲜红的长剑再一次直劈而下,这一次符文守卫终于再也来不及阻挡,它徒劳的举起自己残留的双手,但是很快,鲜红的光芒就从上一闪过,随后重重的深入到符文守卫的身体之中。

        而在这时,早已准备完毕的力量终于爆发。

        “轰??!”

        闪耀的流星在符文守卫的体内爆破飞散,宛如一只巨大的拳头从中锤地而下,只是眨眼的功夫,符文守卫就被彻底炸碎,四散的线条破布在空中飞舞,夹杂着点点的光尘,很快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而直到这个时候,罗德才停下脚步,他大口喘息着,望着眼前已经破碎的连渣都不剩的符文守卫,长出了一口气。

        这个麻烦,终于摆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