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战个痛!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战个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二十四章来,战个痛!

        望着眼前的罗德,身披着树叶斗篷的男子面色阴沉,他悄无声息的向后退了两步,警惕的注视着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黑发年轻男子。

        混&

        弹窗广

        告)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如何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的,这让他感到一抹不安,而反观罗德则是一动不动,沉默不语的注视着男子的动作,仿佛他在做什么和自己根本没有关系一样。

        他只是打量着眼前的敌人,随后将目光从男子身上披着的树叶斗篷中收回,微微眯起了眼睛

        德鲁伊。

        在游戏里,德鲁伊可不像是那些奇幻小说中描写的那么美好的人物,相反,在龙魂大陆中的德鲁伊更像是一群极端狂热的环境?;ぶ饕逭?。他们认为唯有和回归自然才是人类的延生之道,而破坏自然的行为则等于自取灭亡———当然,这句话听起来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他们执行这个方针的态度却认真的令人发指。任何德鲁伊都几乎不穿戴和使用人工制造的衣物与道具,他们身披兽皮,树叶编织的斗篷,而且大多不使用武器,而是利用拳脚和牙齿进行攻击,他们也可以呼唤野兽,昆虫来为自己服务和战斗,驱赶那些试图擅自闯入,对大自然造成伤害的威胁。

        而对于龙魂大陆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德鲁伊和山贼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哦,这样说或许有些不对,因为他们还是有区别的。山贼至少还是为了抢夺财产和女人,但是德鲁伊对商队发起进攻仅仅是因为他们的人工造物亵渎了神圣的自然,他们认为人类没有体会到自然的伟大与可怕,因此他们要身体力行,让这些人明白他们那点可怜的骄傲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是毫无意义的。

        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些德鲁伊的行为才是毫无意义的。

        不过这并不表示他们是会被人忽视的对象。

        “————??!”

        一阵低沉,几乎不像是人类应该拥有的吼声从男子的喉咙中发出,他微微弯下腰去,伸出双手,像挥舞利爪般伸向前方,随后他的步伐缓缓后退,开始在罗德的身边转来转去,就好像是伺机而动的野狼,等待着杀死自己的猎物。他抽动了下鼻子,仔细的观察这眼前的敌人,从外表可以看出,这是个非常年轻的男子,但是他的表现却让德鲁伊有些疑惑,他不害怕,也不慌张,更不愤怒与急促。他的心跳平缓,也没有急促的呼吸声,那双漆黑色的眼眸中映照的是一种甚至比地狱深渊还要深沉的黑色。

        这是个棘手的敌人。

        想到这里,男子咬住牙关,冲着罗德咆哮了一声。

        而作为回应,罗德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看见长剑的瞬间,男子的眼睛微微一眯,眼中闪过了一丝憎恨与厌恶的光彩。德鲁伊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人造道具,在他们看来,让石头失去原本的形态,仅仅因为这些人自我无知的满足**而将它们从大地的怀抱中掠夺出来,并且改变它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以往当那些敌人在自己面前绝望而徒劳的挥动武器时,他都会因为愤怒而举起双手,彻底消灭那些敢于亵渎自然与大地的存在。但是现在…………却还有比愤怒更值得他悠闲担心的事情去做。想到这里,男子很快就收敛了表情,继续缓步向着旁边走去。而罗德却也同样没有停下脚步,在举起鲜红之泣后,他便遥遥的将长剑直指向男子,随后,向左侧缓缓的踏了半步。

        而就是这半步,却让男子不由的缓下了身形。

        因为就在罗德踏出那半步的同时,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无法锁定到眼前的目标,这个黑发的年轻男子似乎在这一瞬间化为了毫无实体的鬼魂幽灵,又或者影子幻像一样,让人琢磨不定,他明明在那里。

        混&

        弹窗广

        告)却让人感觉他根本就不在那里,你的眼睛所告诉你的只不过是错觉,大脑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发出了与其完全相反的矛盾信号。

        这让德鲁伊不由的有些晕眩,他停了一停,随后咬住下嘴唇,突如其来的激烈巨痛让男子原本有些混乱的大脑变的清醒了许多,他很快便静下心来,仔细的打量着罗德。但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有一种无法掌握到对方的感觉,不仅如此,男子还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的异乎寻常的激烈与紧张,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但是他却依然清楚的记得这种身体带给自己的反应———心脏跳的越来快,四周的空气开始渐渐变得沉重,甚至让人有一种无法呼吸的错觉,全身上下的肌肉不断紧绷,像是在警告,更像是在本能试图抵抗威胁。

        死亡的威胁。

        “?。?!”

        就在这个时候,男子终于行动了。

        他张开嘴巴,发出了类似狼嚎般的嚎叫声,而就在与此同时,忽然有三四个黑影猛然间从树林的深处扑出,野狼们挥舞着利爪,张开血盆大口,扑向了那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黑发男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德忽然动了。

        男子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看见这样的一幕,对于他来说,眼前的这一切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背对着狼群的罗德看起来根本就不可能有还手之力,毕竟他的精力大多都放在与德鲁伊的对峙上,这一点德鲁伊非??隙?,因为他能够感受到对方那锐利如刀般的目光与气势,那是一种强劲,野蛮,毫不讲理的压迫感。这甚至让德鲁伊都有些承受不住。这才让他不得不抢先发动进攻,来打破这令人窒息的压力。

        果不其然,四周的气氛顿时一松。

        但是还没有等德鲁伊从死里逃生的兴奋感中回过神来,很快,他就看见了一幕让他永生难忘的景象。

        面对扑向自己的野狼,罗德没有丝毫的表情,相反,他只是举起长剑。借助德鲁伊的天赋,男人很快就能够清晰的看见就在罗德那鲜红的长剑尖端,伴随着罗德的动作却是忽然隐隐约约似乎骤然伸长了一些。但是还没有等德鲁伊再仔细看清,罗德的身影就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

        不,或许这样说有些不太正确,因为就在罗德向前踏步之后,他忽然就出现在了一只从自己的身后扑向自罗德的野狼身侧,随后鲜红的剑刃闪电般的挑起,向上划去。

        锋利的剑锋并米有能够击中野狼,因为就在罗德动手的同时,那只野狼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它果断选择了放弃继续进攻,随后在空中艰难的扭转身躯,堪堪躲避开了罗德的这一击,不过随后那只野狼却忽然哀嚎一声,接着原本充满了力量的身躯就这样失去了控制,重重的摔倒在地,再也没有趴起身来。

        而罗德则在出剑之后,看也没有再看半眼自己面前的敌人,相反,他顺着野狼扑倒而下的方向,向前宛如流水之中的树叶般优雅而平稳的一滑。

        接着,他却忽然出现在了原本距离自己最远的另外一头野狼的面前!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德鲁伊呆呆的望着罗德毫不犹豫的一剑劈穿了野狼的脑袋,随后在对方漫天飞舞的腥臭脑浆下忽然消失,接着再次出现的场景,不由的心里一沉。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所做的一切非常反常,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战斗节奏。在第一次进攻时,罗德原本是在那头野狼的前面,但是就在他踏前一步之后,他却忽然从那只野狼的侧后方跑了出来,看样子就好像之前根本就不是野狼对他发起袭击,而是他向野狼发动了突袭一样。

        而接下来罗德所做的一切更是让德鲁伊如坠五里雾中,在用一种非常诡异的方式杀死了第一条野狼之后,罗德跟随者野狼尸体摔倒的方向前进,可是也就是那么一眨眼,他仿佛跨入了完全不同的空间般出现在了原本距离自己最远的,左方后面的另外一只野狼的面前。而即便是那些在森林之中游荡的敏锐狩猎者,也似乎完全没有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接着成为了罗德的剑下亡魂。

        这个年轻人究竟做了些什么?

        想到这里,德鲁伊不由一阵恐惧,他看见了另外一只野狼与罗德堪堪擦身而过,但是却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接着扑倒在地,再也没有起来的景象,但是圣魂在上,德鲁伊可以发誓,在那之前罗德根本就没有能够碰到那只野狼,他的剑刃只是在野狼的身前挥过而已,根本就没有砍中它。

        难道这是魔法的力量?

        这个念头在德鲁伊的脑中迅速浮现,不过却又很快被德鲁伊摇了摇头否决了。作为自然的奴仆,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感受到魔法力量的波动,到那时在罗德行动的时候,德鲁伊可以肯定,自己一丝一毫的魔力波动都感应不到。也就是说,这个年轻的黑发男子是完全依靠了自己的剑术才做到了这种地步。

        可是…………这种事情,人类做的到吗?

        如果罗德能够听见德鲁伊的心声,那么他一定会安慰对方———这的确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事情。

        暗舞剑技来自黑暗精灵的传授,这些生活在地底之下,与魔鬼们保持着密切联系的黑皮肤堕落者在战斗技巧上远远比他们的地表同伴更加强大。地底之下那严酷的环境更是逼迫着黑暗精灵要完全的发挥出自己的潜力。而暗舞剑术,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它是黑暗精灵凝结了数百上千年的生命与经验的结晶,在游戏中所有的剑术里,暗舞剑术的最高等级灵巧可以到达s级,而它的爆击也是在a等级以上,算是借助飞快速度进行瞬间杀戮的的最佳选择。不过,由于暗舞剑术对于持有者的灵活属性要求很高,所以鲜有人能够学会这门剑术。而且暗舞剑术也并非是毫无缺陷,飞快的速度很有可能加重身体的负担,而且因为它对灵活的超高要求,导致剑术持有者不能够穿戴太过沉重的盔甲,否则的话,这个剑术的力量就很难发挥出来了。

        不过对于罗德来说,此刻的他只有欣喜。

        一路以来,罗德就一直渴望能够找人练练手,不过可惜的是,佣兵团的实力不够强,而且暗舞剑术原本就是黑暗精灵创造出来杀死敌人的招式,所以招招狠毒。如果是换了在幻影空间里,罗德倒不是建议试验试验。不过现在在外面,他可不想一措手杀掉什么人,所以只能够忍耐。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的确不好收,就好像有人中了五百万大奖,就想炫耀的众人皆知去享受他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但是他们也很纠结一旦曝光很有可能会有人窥视自己的财产,这种左右为难的心里正是罗德的真实写照。

        而现在,终于有人送上门来练手了。

        想到这里,罗德内心不由冷笑一声,而就在这时,最后一只野狼也迅速的倒在了他的脚下,失去了生命。

        不过,这些都只是小菜,正餐还在后面。

        “呼??!“

        旋风呼啸而过。

        罗德向后面一退,整个人的身体却诡异的从路边忽然跑到了侧面,而就在他转身躲闪时,对反巨大的拳头已经与罗德的胸口擦身而过,重重的轰在了地上。伴随着沉闷的碰撞声响,罗德甚至可以感觉到巨大的冲击波动顺着大地一路延伸,甚至连自己都被震的双腿发麻。但是第一次扑了个空的德鲁伊却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的意思,他缓缓的站起身来,转过头望向远处的那个年轻男子。

        此刻,德鲁伊的身体表面原本覆盖着他的树叶斗篷已经何地化为了金光闪闪的盔甲,一双硕大的拳头几乎能够比的上篮球的大小,这正是德鲁伊的得意之技,他们能够通过运用灵魂力量,来暂时借用“来自大自然的强大恩赐“(当然,这只是他们自己的说法,在龙魂大陆的法术研究者圈子里,人们更愿意相信这些该死的环保主义者只是使用了一些法术的变种而已。

        当然,这和罗德毫无关系。

        “好!”

        此刻,闪过了德鲁伊进攻的罗德非但没有惊慌,也没有神色凝重,相反,他握住双手,低声喊了一句。

        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战斗连锁已经越来越熟练,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时间过的太长,罗德对于应该如何使用暗舞的剑术技巧还是有些生疏,但是现在,在强大的压力之下,他显然已经恢复了不少。

        既然如此,那么就麻烦你再当一会我的沙包吧。

        罗德举起长剑,而就在这个时候,德鲁伊却已经再一次挥舞拳头,向罗德冲了过来。不过与前者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显然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大喝着一拳轰出,汹涌而来的气浪与蹦腾的洪流立刻呼啸而过,席卷起好几棵不够坚硬的小树翻滚着冲入了树林之中,不过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能够击中罗德。而事实上,在德鲁伊攻向罗德的同时,他就已经再一次用那种诡异,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技巧躲开了德鲁伊的进攻,这让德鲁伊越发疑惑和不得其解。因为那个时候他明明认为自己很快就可以击中对方,但是谁想到就在德鲁伊的拳头即将击中那个该死的黑发年轻人时,他却主动的向前迎了上去,随后,德鲁伊只感觉眼前一花,接着他的双拳便重重的轰在了墙壁上,带下了丝丝的尘土。

        不仅如此,就在于此同时,鲜红的光辉忽然从德鲁伊的眼前闪现。

        原本应该被德鲁伊轰中的罗德此刻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德鲁伊的侧面,手中的长剑正在飞快挥舞而下,砍向了德鲁伊的右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德鲁伊匆忙后退,堪堪避开了罗德的剑锋,但是就在德鲁伊在内心大呼幸庆的同时,忽然,一股几乎快要让人昏厥的痛苦从他的手腕上传来。

        怎么了?

        德鲁伊反射性的想要动动右手,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右手居然完全没有了直觉!他低下头去看,到是却没有看见任何自己以为的伤势,没有伤痕,自己的右手依然好好的联在手腕上,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只觉,就好像这只手已经被什么不知命的东西砍断而死去,只留下了一个毫无意义的空壳一般。

        是他!

        德鲁伊抬起头来,惊疑不定的望向前方,但是那里却没有任何人的踪迹。

        “怎么,这样就不行了吗?真是让我失望?!?br />
        而就在这时,罗德的声音忽然从德鲁伊的右方传来,听见他的声音,德鲁伊急忙转身跳开。他的双眼圆睁,恶狠狠的盯视着眼前的男子,只不过在他的神情之中,却是多了几分惊疑不定的谨慎。

        现在男子终于了解到,自己似乎正在面对一个他应付不来的对手。

        “不要那么客气,请使出你的全力吧,不然的话,你可是会死在这里哦?德鲁伊先生?”

        罗德的语气依然平淡,就好像一个毫无工作热情的导游正在向游客做介绍一般,但是听到他的声音,德鲁伊却觉得内心深处一股寒意涌现出来。

        但是他已经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