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深夜遇袭

    第二百二十二章 深夜遇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二十二章深夜遇袭

        燃火之月十五日阴

        第七十六天。圣堂

        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大家的性质不是很高,团长也没有强迫我们再继续赶路,而是找了一个地方休息。坦白说,每次休息的时候我都很紧张,因为我知道自己的举动引起了团长的怀疑,而我却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说明。所以每当同伴开始休息的时候,我都很担心团长会找我,虽然我也知道,团长只是看起来很严肃,但其实是个好人??墒俏乙廊徊桓腋嫠咚?,这是我们家族的诅咒,我不想把无关的人牵连进来。就连兰多哥哥也不行。但是我很担心,自己还能够保守这个秘密多久。而更加让我害怕的,则是那位叫七恋的小姐,每当她望向我时,我都有一种仿佛自己被完全看穿的感觉,她似乎知道我的身世,我那被诅咒的血脉和命运。虽然我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我的妄想,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除了那些森林中的猎手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人还记得我们曾经存在过的历史。

        我知道自己这么做很卑鄙,当我听说团长要前往独角兽之峰时,我就忽然冒出了这个主意,我希望能够借助团长的力量,来完成我原本早就应该去做的事情。这或许就是人类口中所说的“利用”吧,我也曾经懊悔,担忧和不安过。但是最终,为了完成我的使命,我还是决定这么做。我已经做出决定了,当一切都结束之后,我会将我的一切完完整整的告诉团长大人,期望能够获得他的理解与体谅………希望圣魂能够原谅我这种自私的想法。

        距离独角兽之峰已经越来越近了。

        我可以感应到那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的呼唤,它们正在等待着我的前往,等待着这一切的结束。而危险也紧随其后,那些猎人的脚步越来越近了,我必须在他们找到我之前完成这一切………这是父王的遗愿,也是我们一族最终的梦想。

        “呼………”

        寒冷的夜风从帐篷的缝隙中吹了进来,让少女不由颤抖了下身体,她拉紧斗篷,不安的望向四周,外面天色已暗,深山之中还是比较寒冷的,外面的篝火随风摇晃,偶尔还可以听见四周树林之中的虫鸣声。圣堂最新章节现在已是傍晚时分,那些欧菲尼亚人在入夜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只留下了那些佣兵在四周布置,深山里可不安全,山贼,匪盗,野兽都是他们需要关注的对象。虽然作为佣兵团的成员,不过拉碧丝是不用守夜的,虽然拉碧丝并不像莉洁和玛琳那样属于施法职业,需要养精蓄锐的休息。但是她制造的那些药剂对于佣兵们来说却都是非常好的东西,即便那只是些低等级的药剂,对于很多佣兵而言,也足够在他们危难之时救人一命了。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佣兵都对这个整天战战兢兢,把自己裹在斗篷的少女非常尊敬,所以她不守夜也没有人说什么。

        当然,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以拉碧丝的实力,她守夜的效果也完全不可能让人放心就是了。

        “哟,拉碧丝,睡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在帐篷外响了起来,听到这个声音,拉碧丝心中一惊,随后她立刻收起日记本放入怀里,这才站起身来,望向外面。

        “七恋小姐?“

        “嘻嘻,我就知道你没有睡?!?br />
        听见拉碧丝的声音,很快,七恋就钻进了帐篷之中,她依然是穿着那身看起来很养眼的服装,深山的寒意似乎完全没有在少女洁白的肌肤上留下任何的痕迹。不仅如此,七恋还非常得意的举起时自己的右手,晃了晃酒壶和手中的两个木杯。

        “怎么样,要不要来一点儿?深山的夜晚可是很冷的哦?小心感冒?!?br />
        …………您这句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望着七恋裸露在外的肩膀,拉碧丝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把这句话吞回了肚子里,她本来性格就略微偏软,不擅长和人交流与沟通。在马克白佣兵团中,拉碧丝除了和兰多的几个朋友相处的比较好之外,也只有安妮才是她的朋友。对于其他人,拉碧丝并有太多的交际,而且因为她的实力不怎么样,在出外行动时也总是拖大家的后腿,所以在马克白佣兵团中,拉碧丝的人缘并不算很好,出了兰多的几个朋友以及安妮之外,没有人喜欢这个古怪又孤僻的女孩。

        原本在来到星光之前,拉碧丝也不是没有过同样的担心,但是很快她发现自己的想法完全是多余的。拜罗德所赐,她不用再向以前一样去拼命战斗,而是可以悠闲的坐在房间里,每天做着有趣的工作。不仅如此,这些佣兵也不像以前的同伴那样因为自己的愚笨而责骂和嘲笑她,相反,他们现在对自己非常尊敬和友善,而自己也不再是一个拖后腿的累赘…………

        拉碧丝很爱护自己现在的生活,她觉得在星光佣兵团中过的很放心,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舒服,有喜欢自己的人,有爱护自己的人,而自己也不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进行自己原本就很不擅长的战斗………如果可以的话,拉碧丝真希望自己能够永远留在这里。

        想到这里,少女有些失神,不过她还是很快就伸过手去,拿过木杯,而七恋则轻笑着坐在她的对面,然后将手中的酒壶放在了火堆上,很快,香溢的气息开始向着四周蔓延开去,整个空气中开始带着一点点果酒的香气。

        “团长呢?”

        抱着木杯,拉碧丝有些疑惑的询问道,她不安的望着七恋,面上带着些许的疑惑和不解………不过看起来更像是在寻找一个话题。

        “主人说要好好思考一下,所以把我给赶出来了?!?br />
        听到拉碧丝的询问,七恋立刻就撅起嘴来,不满的抱怨道。

        “真是的,主人真是个冷酷无情的人,明明我是因为觉得深山天气寒冷,所以才想要为主人暖暖床的,结果他居然丝毫不领情,真是太让我伤心了。男人就是不能理解女人的心思,你说是不是?拉碧丝?”

        “哎?”

        听到七恋的反问,拉碧丝难得的一时语塞,她呆了片刻,随后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七恋的问题。不过七恋看起来似乎也并不是真的在乎拉碧丝的想法,她只是略带抱怨的掠过这个话题,随后伸手拿起酒壶,将热气腾腾的美酒倒在了少女的杯中。而望着手中木杯里散发出酒香的液体,拉碧丝犹豫片刻,随后小心翼翼的轻抿了一口。

        炙热的液体瞬间便驱散了原本束缚在身体上的寒冷之气,少女不由的眯起眼睛,舒服的打了个冷颤,感觉到自己身体内原本的寒意似乎都因为这个动作而被驱逐了出去。而当她放下手中的木杯时,却看见的是七恋那张几乎已经要凑到自己面前的美丽面孔。

        “七恋小姐!”

        这突入起来的一幕吓的拉碧丝不由向后一缩,拉开了与七恋的距离。而狐耳少女去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改变,她依然是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眼前拉碧丝的面孔。

        “嗯…………看的出来你还是个挺可爱的孩子嘛,为什么要把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这可是个浪费哦?美丽可是女人的武器呢,只有露出来才会有效果,包裹的这么严,可是会让人哭泣的呢。

        “我,我不是很习惯被人观看………“

        拉碧丝一面说着,一面下意识的再次拉紧了自己的斗篷,活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反抗大人般反而将自己裹的更紧了。

        “劳,劳您费心了,七恋小姐,不过我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好,而且我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想,我不需要改变什么?!?br />
        “真是可惜?!?br />
        在听到拉碧丝的回答之后,七恋这才收回身体,她以一个非常优美动人的姿势喝下了自己手中杯里的美酒,随后再一次转过头去,望向眼前的少女?!罢婷挥邢氲侥憔尤蝗绱巳狈ψ孕?,真是的,让人觉得实在很可惜,当初的那些完美种族可是那么骄傲自信的…………”

        “哎?!”|

        而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七恋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瞬间变的僵直了。

        之前驱散了寒气的炙热仿佛已经完全从自己的身体上消逝,取而代之的则是如坠冰窟般的寒冷,拉碧丝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七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僵硬的甚至还不如那些菜鸟工匠雕刻的石像上所展现的笑容更为自然。

        “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七恋小姐,我只是个很普通的佣兵,我不知道你说的完美种族是什么……………”

        而听到拉碧丝的回答,七恋则是沉默不语的注视着她,就在拉碧丝因为七恋的目光而局促不安的时候,少女忽然笑了起来。

        “其实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因为我忽然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传说中的族群,他们可是非常骄傲与自豪的凝结体。在我个人看来,这可是非常值得人向往和倾慕的特质,不是吗?拉碧丝小姐?”

        “这,原来如此……………”

        面对七恋的突然变脸,拉碧丝只觉得自己已经有些跟不上她的脚步,而就在她小心翼翼的与七恋对应,并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一声尖锐的惨叫声打破了营地中的寂静。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