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母巢之战(1)

    第二百一十一章 母巢之战(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一十一章母巢之战

        第十三个。(《》)

        罗德收起长剑,望着眼前正在化为一堆灰尘的寄生兽,不由的挑了下眉头。他暗自在心中把翡翠之泪佣兵团的人数和自己目前消灭的寄生兽做了下对比,得出的结论还算不那么让人失望。

        大概三分之二。

        “原地休息?!?br />
        罗德一挥手,那些佣兵立刻坐到在原地,他很高兴看见这些家伙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那怕是精疲力尽也会强撑着回到自己同伴与朋友的身边而不是和之前还跟自己一起战斗的人聊天喝酒。这种团体意识虽然值得称赞,但是在自己的团队里就不那么让人高兴了。

        罗德很清楚对这些佣兵,说是没有用的,所以他采取了更加严酷的方法——在强烈的重压之下人与人之间才能够迅速的拉近关系。所以他毫不留情的压榨这些佣兵,哪怕他们已经筋疲力尽罗德也从未让他们停下脚步,即便他们已经疲惫的无法挥舞武器,罗德也依然指向前往,逼迫他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出发,直到他们觉得自己的精神和**即将在巨大的双重压力下崩溃的时候,罗德才会适时的喊停,并且暂时给他们一条生路。

        在这种折磨之下佣兵们果然不再考虑那些单纯无聊的团体问题,他们大口喘息着坐在地上,向自己身边的每个佣兵抱怨这该死的地道,该死的战斗,那些恶心的虫子还有罗德这残忍又非人道的命令。而他们的同伴总会对其中的一到两点持有赞成的态度,一旦发现双方都有着共同之处后,接触就这么自然而然的产生了。

        罗德并不指望他的佣兵团里的每个人都可以相亲相爱如兄弟姐妹一样,但是他也不允许那些有可能的威胁出现在自己的团队中。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做的不错,所有人对他的态度大多是尊敬中夹杂着畏惧,这对于罗德来说并不陌生,他很享受目前的地位。一个团队的领导者不能够太平易近人,他还记得在网络上曾经有无数因为受不了他而选择离开的玩家在论坛里发帖抱怨罗德不够亲近他们,在他们看来,大家都是玩家,罗德没道理在网络上展现如此高的冷漠与优越感。但是罗德很清楚这才是一个领导者应该做的,平易近人或许能够带来人望,但是当你潜在的敌人发现你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的时候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他们会无休止的挑战你,试图打到你,获得和你一样甚至更高的地位。玩家的贪婪和邪恶在虚拟的世界中总是会被放大到连游戏里的邪恶怪物都看不下去的程度。但是反过来,一定程度的傲慢与冷漠却可以让那些怀有恶意的人远离止步。

        当然,它也是把双刃剑。

        真可惜,他是个好人。

        卡沃斯坐在旁边,他望着罗德——年轻的黑发男子安静的坐在一个角落里,火堆摇晃的光芒照耀着他略显单薄瘦弱的身体,仿佛将其和黑色的影子融为一体似的。其他的佣兵或多或少的距离他有点远,这不是物质上得距离,也是心灵上的距离。同样作为一个佣兵团长,卡沃斯知道罗德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的弟弟德利特就是这样,当初他从军队复员回来组建佣兵团的时候,卡沃斯可不觉得自己这个沉默寡言的弟弟能够干好这种事?!丁匪幌褡约赫饷茨芩祷岬?,可以安抚佣兵团里的那些麻烦。也不像奥贝坦那么开朗热情,靠他个人的人格魅力就能够让那些不老实的家伙听话。但是德利特做到了,虽然他在一开始的时候的确很不受那些人的欢迎,但是他以军人特有的,一丝不苟与严谨认真的态度最终还是获得了那些佣兵的承认。不过卡沃斯很清楚罗德不是这样的人,经验丰富的盗贼敏锐的察觉到他不时显露出来的那些情绪———骄傲,自豪以及坚定不移的信念,你休想在任何一件事情上轻易影响他的看法,那张几乎没有改变过表情的面孔也把持有者的一切情绪全部都掩埋在了其中。只有在那个有着同样面孔的女孩面前才会展露笑颜。

        要知道卡沃斯在第一次看见罗德和克里斯蒂时也不由的呆滞了片刻,特别是前者面上的微笑更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美丽无比的少女而非一个男人,他甚至不得不闭上眼睛提醒自己眼前这个男人有多么讨厌别人把自己当女人看待甚至还拿了翡翠之泪的前车之鉴作为危险才总算没有让自己走上同样危险而崎岖的旅途。

        幸运的是,罗德并不是时常和克里斯蒂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

        差不多快到头了。

        罗德计算了一下行程,他们已经在黑石深渊行走了五天,幸运的是罗德早就知道会有如此的情况,所以他一早就让自己的部下准备好了足够的补给,不过虽然罗德算无遗策,但是伤亡依旧是不可避免的,有两个佣兵因为他们的愚蠢和疏忽大意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还有五六个佣兵受到了寄生虫的感染。幸运的是莉洁和塞莉娅的存在帮助他们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只不过塞莉娅毫不留情从他们身体里挖出虫子的手段会不会让这些佣兵产生心理阴影就很难说了。

        这个时候佣兵们大多已经从疲惫之中恢复了过来,他们有些好奇的窃窃私语,彼此交头接耳的注视着罗德,眼神中不乏忧虑。一些善于敏锐观察的佣兵已经发现罗德每次让他们休息的时间都与面前敌人的强度呈正比关系。如果敌人很强就让他们多休息一会儿,但是如果敌人并不算什么威胁那么他们甚至会像那些商人皮鞭下的驴子一样连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被驱赶上路。几天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罗德的这种命令,而现在他们休息的时间明显已经超越了界限,特别是在考虑到他们才刚刚从睡眠当中苏醒不超过五个小时的前提下。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觉得疑惑,他们小心翼翼的说着什么,但是却没有人前去询问罗德,只有一些佣兵将目光投向了坐在另外一边的几位少女,她们是唯一罗德允许自成体系的小圈子,也并非没有佣兵没有想过试着接近她们,毕竟在这种封闭的空间里,几位有着甜美容貌而各有不同魅力的少女的确像是黑夜中的明灯般让人趋之若鹜。但是这些鲁莽的家伙很快就发现这几位小姐的组合不必那些可怕的虫子要安全到哪里去。安妮的热情与开朗让那些佣兵心中大动,在少女看上去单纯而且毫不掩饰的热情下,这些在某些方面**过剩的家伙甚至恨不得亲身教导一下安妮什么才是最美味的,最能够打消孤独的快乐。

        但是玛琳锐利而严肃的目光则像是一把悬停在脖颈边的锋利长剑一样让那些笨蛋不得不收敛起自己愚蠢的念头,长年以来位居高位的气势让玛琳在那些佣兵面前展现出了强大的气场,她甚至只要冷哼一声,就足以让那些内心燃烧着沸腾火焰的家伙停下自己的脚步,认真思考一下自己这么做是否值得,他们可不愿意为了这样的游戏而被遭遇到什么心灵上的打击与痛苦…………虽然那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圣堂)

        或许温柔的灵师可以抚慰他们那受伤的心,哪怕被这些家伙装一装伤病占占便宜她也不会真的生气。但是在塞莉娅毫无表情的冷漠注视下哪怕是最胆大妄为的狂徒也只能够选择收回自己的手,他们可不希望像很多传说中那些犯下淫邪罪行的恶棍一样被天使砍成两半,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的结局。

        总而言之,这四个女性的组合给众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带刺的玫瑰,美丽而危险,当你想要拥抱她们的时候会被那尖锐的刺阻挡住脚步,但是当你试图后退离开时那耀眼的美丽却一直在诱惑着你向前冲去。

        很难会有人在这其中保持一个平衡。

        或许有人会非常羡慕这些佣兵在如此深沉的黑暗与地底下也能够与美丽的少女在一起,但是他们宁可把这个称之为———折磨。

        只有罗德不需要享受这种折磨,但是坦白来说,当佣兵们看见他和四位小姐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却反常的一点都不会起嫉妒的心理———当然,他们拒绝告知原因,因为那只会给自己惹来灭顶之灾。

        “好了?!痹谥谌说淖⑹酉?,罗德站起身来,他拍了拍手,听见这个声音,佣兵们也迅速站了起来,几天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罗德的这个动作,这位团长大人似乎谨慎到了极点,每次战斗开始前他都要提醒一些什么,不过不得不承认,比起那些神经质的家伙所谓的“你们要小心一点”“注意背后”这种笼统的发言,罗德的提醒倒是非常清晰而且有针对性,而且也非常有用。

        “接下来我们会很忙,所以我希望你们做好了准备,我也给与了你们足够的时间,因为接下来的战斗会很困难?;嵊卸嗬??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把你们在一路上经历过的加起来就是了?!?br />
        听到罗德的这句话,佣兵们不由的面色发白,经过几天的相处,他们已经不奇怪这个年轻人的古怪说法了,他每次的告诫听起来都好像他曾经来过这里,并且和这些东西战斗过一样。而对此罗德自己并没有多做解释,反正跟随在他身边的天使也很符合这些佣兵们向某个方向自己展开推测与联想。只不过现在他所说的内容还是让这些佣兵感觉到有些恐惧。他们当然知道自己这一路上都遇到了什么,数不清的虫子,各种各样,它们会飞,会爬,会走,有像人类一样的,也有和人类完全不同的。

        而他们的储备则剩下不多了。

        想到这里,不少佣兵都摸了下自己的腰间,每个人最多也不过剩下一两瓶燃火剂,治疗药剂倒还有剩余,但是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这些东西用来对付刀剑与涂抹了毒药的匕首箭矢或许还有点用处,但是对于那些只会到处乱爬的该死虫子而言却没有任何意义。

        “玛琳?!?br />
        罗德做了个手势,少女很快站起身,来到佣兵们的面前,从身边的小包里拿出一个个卷轴放在他们的手上。让玛琳不高兴的是卷轴的收集工作很不顺利,虽然她的确是收集到了一些,但是大部分火焰系的卷轴却都被告知已经被购买,这迫使玛琳不得不选择重新坐在书桌前提笔开始描绘那些蕴含着元素力量的法阵与图形———圣魂在上,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少女就已经不做这种只有该死的魔法学徒才会做的工作了。

        幸运的是时间的流逝并没有让少女的动作变得僵硬,她依然记得如何绘制和塑造这些东西———不过这依然让玛琳很是不爽。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你们会需要这些魔法卷轴?!?br />
        确定所有人都已经拿到了卷轴,罗德这才开口继续说了下去。

        “使用方法很简单,撕掉上面的封印,扔出去就行了。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随意使用这些东西,它们必须在最有用的时候发挥自己的作用。所以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必须听从我的命令,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使用它………卡沃斯,我交给你来负责,这一次的防御圈会很大,我们没办法处理好四周的一切,可能会有所疏漏,你必须做好准备?!?br />
        “是,团长大人?!?br />
        卡沃斯点了点头。

        “玛琳?!?br />
        罗德望向站在旁边的玛琳。

        “你知道该怎么战斗,我就不多说了,但是你要注意地面的威胁,你要特别小心地底,如果你察觉到地面有微妙的震动,那么你必须立刻离开那里————你们其他人也是一样,安妮,如果发生了意外,你必须首先?;ぢ炅?,然后才是其他人。莉洁,这一次你需要使用自己的力量?!?br />
        “是,罗德先生,我知道了?!?br />
        被点到名的女孩站起身来,低声而严肃的回答道,在幻影空间的那段日子里,每个人都有了足够的成长与进步,莉洁当然也是一样。哪怕她现在站在这里,回想起自己已经掌握的那些技巧,少女也不由的有些怀疑那是不是一场梦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之前因为罗德的告诫所以莉洁依旧一直把自己定位在治疗和辅助者的位置上,现在她终于有机会在实战中展现自己的力量了。

        “很好,我们出发?!?br />
        没有慷慨激昂的战前动员,冷静的就好像冒险旅途中的一次平常遭遇一样,罗德说出了这句话。

        但是当众人在他的带领下来到地底深处的大空洞时,他们开始后悔之前没有期望罗德给他们说点什么激动人心振奋不已的话来让他们振作起来————至少,至少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更是迫切希望能够获得足够的勇气与之面对。

        在地底的深处,明亮的光辉依然像是深海中的捕食者那样引诱着猎物的到来,浓烈的血腥与腥臭的气息蔓延充斥在每一个角落。腐臭的土壤几乎不复存在,玛琳发现罗德的提醒根本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在她踏上那块土地时才感觉到那完全就是一个腐烂的肉块铺就的地毯,而且它还正在微微的颤抖着,如同拥有生命一般。

        在这种地方行走玛琳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不感到安心。

        但是更加引人注意的则是前方。

        足足有整个打空洞那么高地巨大肉块安静的站在他们的前面,借助头顶那看起来像是圣诞树灯一般的光亮,众人可以轻而易举的看清楚那深红色的皮肤和腐臭的肉块,无数条数不清的触手在上面飞快的滑过,而在它的四周不远处,到处都是那些寄生兽的踪影。它们比起之前佣兵们所遇到的同类更加庞大,更加威胁,这些曾经还是人类佣兵的存在现在已经完全在虫子的影响下变成了不偏不倚的怪物。

        但是最让人惊讶的还是镶嵌在那巨大肉块中间的一抹白色。

        “圣魂在上!”

        莉洁双手紧握,双眼瞪大望着那里。而玛琳则皱了下眉头,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波动,但是她握紧法杖的发白指节也很好的展现出了法师的情绪。而安妮的表现同样不怎么好,她甚至有些夸张的叫了一声,然后远远的躲了开来。只有天使少女一如既往————一如既往的举起长剑,与她每次迫切的想要打击邪恶时没有任何不同。

        而造成这四位小姐如此剧烈反应的,正是那个融合在红色肉块中的躯体。

        **的半精灵少女此刻四肢已经完全被吞噬在肉块之中,她双眼圆睁,但是内里只有一片空白,看不见丝毫的感情与灵魂,一只触手塞在她得嘴中,不断的挪动着,似乎正在把什么东西灌入少女的身体里。而与半精灵少女纤细的身形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她高高隆起的腹部,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在一跳一跳的抽动,而那些触手则不时伸入少女的双腿之间,仿佛在做些什么。接着,少女的身体猛然一抽,这几乎是所有有生命的存在都会做出的本能反应,随后,众人就看见一堆白色的,小小的,残留着粘稠液体的虫卵从少女的双腿之间掉落在地,它们融合在地面上得腐臭肉块之中,血管与薄膜相互融合,很快就形成了新的供给养分的通道。而就在这时,那些触手则再一次的深入少女体内,重新开始它们的工作。

        “真是邪恶,可怕,不可饶恕?!?br />
        所有人都颤抖了下,但是与那些男性佣兵的厌恶相比,四位女性则有着更深刻的感悟,眼前半精灵少女所遭遇到的痛苦她们似乎完全感同身受,而且就算是安妮也绝对不愿意去尝试一下这可怕而令人畏惧的行为。

        “没有时间呆愣了!”

        罗德的声音让原本陷入了短暂失神中的众人重新恢复了清醒,而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那并不陌生的吱吱声响————很快,数百只宛如小狗般的虫子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出现,向他们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