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临行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临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七十四章临行

        “让安妮去?”

        听到罗德叫自己的名字,安妮好奇的偏了偏头,接着思考了下,随后点点头。圣堂最新章节

        “没问题,团长,你让安妮去哪安妮就去哪?!?br />
        说完这句话,安妮便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她眼前的食物上,重新开始了自己的奋斗??雌鹄炊杂谏倥?,她是真不在乎罗德叫她去干什么,反正让她去做,那么她去做就对了。至于为什么是自己,他们究竟去要去干什么,这在安妮看来有什么关系吗?有这工夫思考这个问题,还不如多解决一点眼前的面包呢。

        “需要我也一起去吗?罗德先生?”

        莉洁和玛琳对望了一眼,随后前者小声的开口说道。

        “不用了?!?br />
        罗德摇了摇头,黑松遗迹又没多麻烦,也没什么不死生物,莉洁一个灵师跟着去没必要也是个浪费。原本罗德也没打算带上安妮,只不过奥秘之球这玩意凭他的力气一个人是拿不动的。虽然奥秘之球这东西名字听起来感觉不是很大,可是乒乓球是球,蓝球是球,月球也是球呢………罗德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有拿的起月亮的能力。原本在游戏里去拿奥秘之球的时候就需要一个高负重的角色,罗德手下没有野蛮人,不过安妮这个半兽的力气也不差……至少比自己强的多。

        “我希望你这几天好好照顾一下克里丝蒂,她才刚刚来到这里,肯定有很多地方不习惯。你们都是女孩子,我想你应该会比较清楚她的想法?!?br />
        “好的?!?br />
        听到这里,莉洁犹豫了片刻,随后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她对于罗德的这个安排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事实上莉洁自己也非常希望待在克里丝蒂身边。不过这个小女孩似乎对新的环境还有些不够适应,和她们也下意识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只有在罗德身边她才会放下戒心,所以罗德现在开口就可以让莉洁更加名正言顺的接近克里丝蒂一些。

        “什么时候出发?”

        玛琳望了一眼除了盘子里的食物估计什么都没放在眼里的安妮,代替她问出了这个问题。

        “明天一早就走,一会儿我会让兰多去负责买两张船票来。如果政务官那里传来什么消息的话,就直接说我不在,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br />
        在这段时间里罗德也已经向克劳泽报告了关于高崖村的事情,至于克劳泽想要怎么做,做什么,那是他的事情,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反正任务完成了,就算之后高崖村那群白痴想要哭着鼻子回家找妈妈,那也是他们的事情,不过他们有没有这个胆子还很难说。

        “我明白了?!?br />
        听到罗德的回答,玛琳微一点头,不再说话。但是就在这时,罗德却看见克里丝蒂抱着手中的水杯,不安的望着自己。眼中透露出了一丝浓浓的依恋和不舍。

        “……罗德……你要走吗?”

        “我只是出去办点事?!?br />
        面对克里丝蒂不安的询问,罗德对她送出了一个安抚性质的笑容,这才继续开口说道。

        “不用担心,过几天就会回来的?!?br />
        “………嗯………”

        面对罗德的回答,克里丝蒂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丁菲涫蹬⒆约旱男那橄衷谝埠芨丛?,在高崖村的时候,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好事,女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不会因此而有什么想法。没有期待就没有伤害,克里丝蒂既然从来没有期待过那些村民哪一天会和善的对待自己,那么也不会因为他们会挥拳殴打自己而感到痛心。甚至连老村长也是一样,虽然是因为他的抚养才让克里丝蒂渡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光,不过在那之后老村长却对她不闻不问,把她当作空气一样看待。而克里丝蒂也已经接受了自己的生活,虽然在别人看起来,这样的生活简直是种痛苦。但是对于克里丝蒂来说,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这就好像一个人出生在冰天雪地的极寒之地,换了从温暖地方来的人到这里,肯定会觉得冻的要死。但是对于那些原本就出生在这里的人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严寒,除了觉得有些碍事之外,也不怎么反感。

        但是现在,女孩却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些痛苦了。

        的确,大家都对她很好,可是他们对她越好,克里丝蒂就越觉得害怕。从出生之后,女孩从来没有品尝过人间的温情,但是要论起冷漠和痛苦来,她恐怕比星光佣兵团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死锼康僦廊丝梢圆锌岬绞裁闯潭?,也知道他们如果真的痛恨自己那么会做出什么事来。这让她很担心,很害怕。现在莉洁,安妮还有玛琳都对她很温柔,甚至克里丝蒂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温暖。但越是这样,她就越害怕如果日后她们抛弃自己时,自己能不能够接受这样的打击。

        这种担心在常人看来是很没有必要的,但是对于克里丝蒂而言却是再顺利成章不过的事,很多人生下来之后受着父母的呵呼,朋友的围绕,在一个温暖的环境里长大。当然,他们日后或许遭遇过各种各样的苦难,但是出生以来所享受的温暖还是让他们抱有几分善意的。但是克里丝蒂不同,她从出生开始就是被厌恶,诅咒,痛恨,辱骂和殴打的对象,换了其他人,不要说对世界绝望,内心充满恨意也不奇怪。而克里丝蒂居然还能够抱有纯净的心灵,已经算是非常难得了……

        所以每当莉洁她们向克里丝蒂表现出温柔的态度,而女孩想要回应时,她就会本能的开始担忧这个问题———人类自我防卫的本能使得女孩对于其他人伸出来的友好之手犹豫不决,她担心自己投入其中之后会遭受伤害,既然如此,那么一开始就保持距离说不定还会让自己伤的轻一点……

        只有在罗德面前,克里丝蒂才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有看见他,克里丝蒂才会放开那个在自己内心一直纠结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和自己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克里丝蒂却没有丝毫防备的心理。她觉得待在罗德的身边是件很舒服的事情,而且也不会去东想西想,这让她觉得很舒服。

        也正因为如此,克里丝蒂其实并不希望罗德离开,不过因为她的遭遇,使得女孩比很多同龄人都要早熟的多,所以克里丝蒂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任性,所以她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她的表情却显然变的低沉起来。

        将克里丝蒂的表情收入眼中,罗德也觉得有些为难,不过他还是没有多说什么。感情和理智是两回事,自己日后出去的时间会更长,克里丝蒂不可能永远跟在自己身边,而且她的身体素质也决定了克里丝蒂甚至不太可能出远门………

        但是现在罗德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虽然对于克里丝蒂很抱歉,不过他也只能够这么做。

        第二天一早,罗德就带着安妮来到了位于深石城上层区外的“港口”。

        从表面上来看,这里的港口和其他地方的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一艘艘船停泊在其中,粗壮而长的缆绳从船上垂下,挂在石柱上来保持船体的平衡。一道道舢板连接着船体与港口,工人们则是抱着货物或者推着货车将矿石等特产运上船去,而那些马车则停在另外一边,等待着从船上运下的蔬菜水果之类的商品。

        一切看起来就和其他商业城市那些热闹的贸易港口没有任何区别———如果忽略它们是建立在半山腰的话。

        在游戏之中,罗德就曾经为这壮观的景象而感到惊叹,不过他并不觉得有多么稀奇,游戏嘛,再真实也是数据,弄点天上飞的地下游的有什么奇怪?不过现在到了现实里,当他本人站在这个热闹的港口上,看着这些悬浮在空中的船时,罗德觉得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光是看着那些船悬浮在半空,却没有任何动力系统来维持它们的漂浮,只有一根绳子来拴着,罗德就觉得这东西实在太不靠谱了,万一这些船掉下去怎么办?

        他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浮空船,摇了摇头,接着拉起斗蓬,遮挡住了自己的面孔。这次外出他可不希望惹什么麻烦,所以罗德打算低调行事,他也知道自己这张脸总是给自己带来麻烦,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老师总把他当女生,同龄人也总把他当女孩子看。一直到到了游戏里罗德这才舒畅了,他可以选择建一个魁梧的男人角色,而不用担心再被人看成是女性。这也是为什么他非常热衷龙魂世界的原因之一,至少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没有人会因此搞错自己的性别………

        结果现在绕了一圈回来,罗德发现自己又悲剧了………

        他没办法再象游戏里那样重新设计个人物,也只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尽量少找点麻烦上身了。不过罗德其实并没有什么时间来思考关于自己的过去和现在这样的问题,因为在他的身边可是有个非?;钇玫募一铩?br />
        “啊,团长,安妮找到我们的船了!”

        安妮背着精金长盾,兴奋的在罗德身边跑来跳去,接着她伸出手,指向不远处的一艘船,而顺着她的手指方向望去,罗德很快就看见了一艘两层高的客船,它安静的悬浮在港口,竖起的旗帜上绣着一个金黄色的翅膀图案,罗德在看了一眼那个图案之后,这才低下头去,望向自己手中船票上同样的图案。

        就是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