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一百四十章 与魔共舞(二合一章)

    第一百四十章 与魔共舞(二合一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四十章与魔共舞(二合一章)

        系统提示的声音清脆悦耳。

        站在坑道的尽头,罗德一面享受着系统提示带来的声音,一面查看着自己面前所获得的经验提醒。不得不说,这些被魔性化的佣兵带来的经验的确不少,十五个佣兵足足给自己赚取了将近八千点经验值,罗德相信在完成这个任务之后,自己的等级再次提升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在通过系统提升,确定没有任何漏网之鱼落下后,罗德这才松了口气。

        “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一个麻烦?!?br />
        一面低声自语着,罗德一面转过身来,望向另外一侧。

        在那里,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在缓缓的向自己走来。

        佛兰克皱起眉头。

        尖锐的令人心烦的惨叫声顷刻间涌入他的脑中,那是人在面临绝望和死亡时唯一会产生的情绪,它们源源不断的流淌而过,仿佛溃堤的洪水一样肆意倾泻而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生命的最后挣扎。

        他停下脚步,揉了揉鼻子。

        佛兰克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做这个毫无意义的动作有什么意思,不过他在察觉到自己那群白痴部下忽然消失之后,他感觉自己忽然平静了许多。那些曾经困扰他的东西,仇恨,权力,**,目标,甚至是痛苦与快乐现在也仿佛完全消失了一样。

        他抬起头来,望着坑道的尽头,在那里,一个自己并不熟悉,但是也绝对谈不上陌生的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又是你?罗德先生?”

        佛兰克轻松的开口询问道,冷静的连他自己都出乎意料,他本来以为自己会在看到这个人的同时就会被怒火彻底控制,破口大骂然后再发出一连串邪恶的诅咒与恶毒的侮辱。不过在现在,在这个时候,当他真的看见了这个男人,佛兰克忽然发觉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了。就好像一个曾经那么渴望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甚至为此哭喊吵闹的孩子,等他们真的给他这个机会的时候,他却一个打滚站起身来转身走掉了。玩?玩什么?有什么好玩的?

        佛兰克不清楚此刻自己内心的这种平静是绝望的体现还是万念俱灰的写照,反正他觉得自己生命的前十几年里再也没有体会过这种安宁了,要么愤怒,要么恐惧,要么焦急,要么痛苦。和那些比起来,现在这样其实挺好———没有希望才没有绝望,没有目标就无所谓努力,而没有努力就更不会因此而感到懊悔了。

        想到这里,佛兰克觉得自己的心灵深处有什么一只堵在那里的东西忽然崩溃了,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却甚至提不起劲去阻止。

        “好久不见了,或者我想说我们这才是第二次见面?”

        佛兰克耸耸肩膀,叹了口气,语气轻松的就好像和一个朋友聊天。

        “不过每次你都会给我带来惊喜,不是吗?”

        罗德皱了下眉头。

        佛兰克的反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个原本在罗德看来会无比痛恨自己的男人现在正一副吊耳朗当的样子站在那里,站没站像坐没坐像,活象个调戏妇女的流氓无赖,这让他有些意外。罗德不是很喜欢意外,不过他也没有太在意佛兰克的态度,在游戏世界里虚张声势故意做出一些让人疑惑的动作来阻挠判断的玩家并不少见,所以罗德早就养成了一个非常良好的习惯———只要按照自己去想的做就好,别人怎么做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他并没有回答佛兰克的话,而是抽出长剑,仔细的盯视着他———哪怕不需要借助七恋的提醒,他也能够感觉到佛兰克身上那股强大的地狱之力,邪恶的力量甚至从他的汗发毛孔之中缓缓散发而出,形成了类似云雾般的气息,让人做呕。

        “我一直都很好奇?!?br />
        佛兰克伸手握住剑柄,抽出,又收回,再抽出,平静的就好像百无聊赖下正在发呆一样。

        “为什么你每一次总是挡在我的面前,每一次……好吧,其实我现在也不是这么在乎了,你又一次成功了。我又一次失败了,而且这一次我可没路好走了?!?br />
        “如果你还有什么遗言的话,我想我可以帮你带到?!?br />
        罗德举起长剑,鲜红的剑刃闪耀着光辉。

        “不需要,我没什么要和别人说的?!?br />
        佛兰克摆了摆手,看起来似乎真的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一时间,整个坑道内沉寂了下来。

        接着下一刻,锐利呼啸的剑风平地而起。

        罗德化为一道阴影直刺向前,手中的鲜红剑刃翻转而过,一道道破碎的光刃从剑身上暴发,脱离,激射向眼前的目标。而面对罗德的袭击,佛兰克则是不声不响的拔出长剑向前一甩,犹如实质般的黑暗从他的剑身上延伸舒展开来,活象一条长鞭直甩向前方,悄无声息却又轻而易举的吞没了呼啸飞来的光刃。

        “吱———!”

        罗德反手握剑,堪堪挡住了由黑暗阴影凝结的长鞭。而那看起来象水生动物一样柔软的东西在和锋利的剑刃交锋时却发出了足以让人酸掉牙齿的刺耳声响,回荡在整个坑道之中,远远的扩散开来。

        而在下一刻,罗德忽然甩出左手。

        “———?。?!“

        青绿色的鸟儿从他的手中飞出,夹杂着一连串的风声飞扑向前。佛兰克眉头微皱,手中的武器行云流水般的回收,伴随着他的动作,阴影凝结的长鞭忽然化为了一张大网,向着青之鸟笼罩而去。

        佛兰克并没有注意到罗德手背上此刻闪现的召唤法阵。

        就在那张阴影之网即将笼罩住猎物的瞬间,原本的青绿之鸟忽然消失,青绿的流星一瞬间化为了洁白的闪点,透体无暇,闪烁着神圣光辉的长剑轻而易举的穿过了大网的缝隙,在冲击力的带动下直刺向佛兰克的心脏。

        “哼?“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并没有让佛兰克感到惊慌,相反,他只是冷哼一声,接着向后退开,手中的双剑在前方交错而过,这种小把戏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要稍微施加一些力量,就可以把这把剑彻底打飞,倒是那个年轻人的战斗方式古古怪怪,不容小窥,天知道他还能够做出什么来………

        佛兰克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将那把剑打飞,虽然他的双剑的确轻而易举的接触到了对方———但是接下来,他很快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一个巨大的黑影凭空出现,塞莉亚舒展翅膀,手握长剑用力向前压下,她高声怒喝,神圣的银白光辉笼罩全身,耀眼的让人无法直视。

        错误的判断是失败的开始。

        佛兰克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天使会如此突然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当他感受到剑身上传来的巨大压力,想要再做调整时已经来不及了。这就好像当一个人本能的想要去阻挡一块塑料板倒下,但是当接触到它时才发现那是块大理石一样,仓促之间再去发力是来不及的。

        塞莉亚轻而易举的打飞了佛兰克的双剑,燃烧着神圣火焰的武器几乎只需要一步就可以彻底贯穿这个让她感到厌恶和愤怒的存在。而就在这时,罗德也已经趁火打劫的冲到了他的身边,以确??梢栽诓沟兜氖焙蛩忱哪孟抡飧龈盟赖穆榉?。

        但是最终也只差一步。

        面对直劈而下的光刃和罗德刺来的长剑,佛兰克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道诡异的红光,随后,他整个人猛然之间化为一团黑色的浓雾,翻滚着向后退去,片刻之后这才在角落中重新组合,再一次化为人类应该有形态。

        “真是个强有力的帮手?!?br />
        他抬起头来,面上无惊无喜,带着淡然的神色望着两人。

        “坦白来说,你真的让我感到很惊讶,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谁会拿天使做仆从,哪怕在议会里,那些除了脸面什么也不要的老不死也不敢这么做。但是你却能够掌握这么一位美丽的天使小姐,实在让我很是羡慕。不过这反而让我觉得,我输的不冤?!?br />
        “主人,我觉得这家伙不太对劲,别听他废话,早点干掉他,免的他二段变身就麻烦了!”

        七恋的语气虽然一如既往的懒散,但是却多了几分警告与焦急的口气。

        罗德皱了下眉头,没有多说什么。他其实也很想这么做,但是狭窄的地道却也同样闲置了他的发挥,再加上这个地方如此脆弱,罗德根本没办法象在佣兵协会门口那样一次暴发出所有的力量彻底把他干掉。而且这个家伙现在的表现也的确很奇怪,按照罗德对他的了解,这位佣兵团长不象是那种能够看破红尘出家念佛的存在才对。

        不过七恋的警告也有道理,他对于看boss强迫变身的cg动画可没什么兴趣。

        想到这里,罗德再次举起长剑,攻了上去。

        “叮??!”

        狭窄的矿道只能够允许最多三人平行,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并不是二对一这么简单。虽然没有罗德那样的神秘召唤,但是佛兰克也同样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污秽的黑暗顺着他的动作开始流淌向前,随后凝结成了四五个身材矮小,样貌丑陋的怪物,

        “炼魔!”

        在看见这些小怪物的同时,塞莉亚面色微变,她猛的一挥翅膀,洁白的光幕顺着翅膀的轨迹延伸舒展成了一个六角形的屏障,堪堪挡住了那几只长的和地精一样丑陋,正在象猴子般吱吱叫的怪物向他们抛扔而出的火球。

        小火球在神圣的屏障之上很快消散,连一点浪花都没有掀起,但是天使此刻显然已经是怒不可遏。

        “你居然获得了如此强大的地狱之力?作为一个凡人?你为什么要投靠黑暗!”

        “别那么多废话,干掉他就对了,做案动机这种东西我们可以等他死了之后再蹲到尸体旁边慢慢推理也不迟!”

        仿佛是在响应七恋的抱怨般,罗德再次出手了。

        鲜红的剑刃在空中带过的是一道漣漪,但掀起的却是一阵风暴。

        呼啸而过的剑刃之气立刻就将那些阴影魔怪从中一分为二,随后激射而出的点点星光轻而易举的贯穿了它们的身体,让这些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重新回到了它们的家乡。佛兰克不怒反喜,他轻笑着向前冲来,双剑交错而过,带着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幻影强行切入了两人之间。而面对这样的突袭,天使不得不选择暂躲其锋芒。

        但是罗德显然有不同的考虑,他再一次举起左手———漆黑的卡牌出现在他的手中,象一张小小的盾牌般抵住了佛兰克的剑尖。

        高大的黑影夹杂着冲击的风暴呼啸而出。

        半人马骑士的长矛打飞了佛兰克手中的长剑,厚重的盾牌再次砸中了他的身体,完全没有时间来得及反应的男子就这样被打飞出去,重重的撞到在墙上。但是还不等他顺着地心引力的作用向下倒地。罗德和塞莉亚的长剑便已经彻底穿透了他的身体,将其死死的订在墙上。

        “轰??!”

        粗壮的骑士枪砸碎了男子的头,鲜红的血液夹杂着头颅的碎片飞舞的到处都是。

        无论从什么样的情况下来看,佛兰克都是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但是罗德和塞莉亚的表情,却没有因此而变的轻松。

        “小心,主人,这家伙要二段变身了!”

        伴随着七恋的警告,佛兰克的身体忽然化为了灰尘,它们在旋风的包裹下飞快向后退去,接着再一次凝结成为了人类的形体。

        “你们以为我会被同样的偷袭打倒两次吗?真是太愚蠢了………”

        佛兰克的语气很平静,但是他的样子却一点都不平静,浑身上下的肌肉开始如同拥有自我意识般的蠕动,皮肤开始破裂,象破旧的亚麻布一样一块块的脱落,但是内里显露出来的却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血色肌肉,而是漆黑的鳞片,一根根血管从皮肤下面突出,带着强大的力量运输着鲜血和力量,佛兰克原本还算的上顺眼的头颅现在则象个充了气的大皮球一样鼓胀开来,连同他的声音也变的更加响亮低沉。

        “不过这样也挺有趣的,我觉得这事情也就这样了,如果你想要干掉我,那么就用你最强的力量来试试看吧?!?br />
        变形完成。

        原本的人类形态此刻已经完全不知所踪,出现在罗德面前的是一只足以堵塞住整个通道的大苍蝇,它张开嘴巴,嘶嘶的抽着气。两只股起的复眼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辉,粗壮黑色的长毛从那坚硬鳞片的缝隙中渗透出来,让人做呕。四只前爪上可以看见锐利无比的指甲,数条肉状的触手从后面的肛门处钻出,不住的颤抖着。

        腥臭的味道在地道内蔓延开来,足以让人窒息。

        “恶魔………”

        塞莉亚扇动了下翅膀,完全是出于足够坚强的理智才使自己没有被污秽的邪恶所影响而愤怒的冲上去———这绝对不是个好主意。

        “哎呀哎呀,看来我们玩大了,主人?!?br />
        明明说的是非常危险的内容,不过七恋的语气听起来却是一点都提不起精神。

        “他已经完全被地狱魔性侵蚀了,和之前那些残留着本能的白痴不同,这个家伙现在才真正是魔鬼领主的木偶,他已经失去了自己所有的感情……哈啊,主人,我想他一定对你恨的有足够深才会这么不涉防的打开自己的心灵任凭魔性腐蚀自己———这boss可不好对付哦?”

        “我当然知道?!?br />
        罗德举起长剑,望着眼前已经失去了人形,沉默安静的简直让人恐惧的怪物。

        “不过也只是木偶而已———既然如此,我们应该有更好的办法?!?br />
        说道这里,罗德向后退了一步,接着他双手握剑,横在胸前。

        随后,罗德的身影忽然后退,带着一连串的残影向着地道深坑的尽头跑去,同时他也没有忘记收起半人马骑士,以避免它成为对方的目标。

        “我们走!”

        “———?。?!”

        罗德这忽然的撤退让佛兰克呆了一呆,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伴随着一声比用指甲划黑板好不到哪里去的刺耳尖叫,一股黑暗的雾气忽然从佛兰克那古怪的身体上暴发出来,向着四周蔓延开去。

        “是地狱气息,主人,要是被吞进去的话可就麻烦了,那家伙能够在里面随意转换位置的。千万别和他缠斗,不然我们就完蛋了!”

        不用七恋提醒,罗德也察觉到了这黑雾的古怪。他当然知道佛兰克现在变成了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并不想要一个人面对这样的怪物,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罗德头也不回的向着坑道的深处飞奔,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漆黑的浓重雾气翻滚而来,悄无声息的吞噬了岩石以及那原本就昏暗的光亮。天使扑打着翅膀挡在他的身后,洁白无暇的光之盾并没有能够起到太多的作用。虽然水流的确能够扑灭火焰,但是当你把一桶水倒入正在喷发的火山之中却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仪式祭台,破坏地狱和这个世界的联系!”

        听着七恋的警告,罗德沉默不语的转了个身跃入旁边的叉道口中,黑暗的洪流完全没有来得及停下,顺着惯性向前滑去。但是很快其中的分支便再次扩展,向着罗德席卷而去。凝结的黑暗顺着坑道的两侧蔓延开来,伴随着吱吱的尖叫声再次变化成小魔鬼,它们就好像老鼠一样尖叫着追赶在罗德的身后,手中不时燃烧起火球向前砸去。但是这些攻击在天使的屏障前仅仅只是了胜于无。

        “唰!”

        剑芒闪过。

        锐利的银光一闪而过,再一次轻而易举的将眼前的障碍彻底摧毁。佛兰克的身体在黑雾中若隐若现,它大踏着步子,在黑暗浓雾的包裹下向着罗德飞快的跑去。

        “来啊,杀了我。象你杀了他们一样,杀掉我???,你不就是为此而来的吗?”

        佛兰克的声音依然低沉,但是却多了几分本来没有的混乱与疯狂。而面对这样的敌人,罗德也丝毫没有和他扯皮的意思。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影闪逃离黑色浓雾的夹击,同时借助地下坑道那复杂诡异的地形来与对方拉开距离。

        这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黑暗云雾顺着缝隙可以扩散到任何角落,而罗德想要躲开它的唯一方式便是跑的比它更快,一旦被这东西近身,那么不仅会受到地狱力量的影响,更会遭到佛兰克的直接攻击。唯一幸运的是,如果不借助这东西,佛兰克那变异过的身体根本不可能追的上罗德的速度。

        但是这并不代表罗德等人就好过了,一开始的时候,罗德和塞莉亚还试图通过攻击来延缓他的速度,但是此刻的佛兰克就好像开了无敌一样,无论是多么重的伤都没有办法阻碍的他的脚步,罗德甚至还有一次冒着危险召唤出了黑色猎犬,期望它能够给佛兰克制造一些麻烦,但是这最终也是无功而返。

        “这不科学!”

        当罗德再一次闪过了黑色云雾里之中佛兰克的攻击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七恋终于不满的开口抱怨道了。

        “在与地狱气息相联系的情况下我们是没办法干掉他的,这家伙根本就是在开挂!必须切断联系才行!主人!”

        “我们距离祭台还有多远?”

        “马上就到!”

        罗德望了一眼前方的坑道,再次跃起身来,在他的身下,滚滚的阴影暗流如同洪水般冲刷而过,数十道黑色的触手从中延伸出来,向上飞去,试图彻底抓住猎物,将他拖入这邪恶的泥潭。

        银白的火焰暴发而出,转瞬间便将这些触手彻底烧毁。

        “主人,请小心!”

        塞莉亚从空中飞过,双手用力抱住罗德向前冲去,两人翻滚着倒在地上,接着又迅速跳起身来,继续向前跑去。而在他们的后面,低沉的碰撞声不时响起,碎石沙土从坑道的上方散落下来,甚至连地面都开始微微颤抖。

        佛兰克再一次出现在黑色浓雾的边缘,它张开大嘴,咆哮着伸出自己的前肢。

        而就在这时,罗德也终于看见了那位于矿场中央,形状诡异的喷泉。

        那正是他的目标!

        就是现在!

        “塞莉亚??!”

        听到罗德的大喊,塞莉亚立刻转身飞去,她高举长剑,直扑向那个形状诡异的喷泉。而当天使身上那神圣,荣耀的光辉照耀在这个邪恶污秽的场所时,周边的雾气和阴影都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它们发出了无声的尖叫,飞快的向角落撤离,以躲避自己的天敌。

        “不!给我住手??!”

        看见眼前的这一幕,一直表现的非?!暗ā钡姆鹄伎酥沼谌滩蛔〈雍谖碇蟹杀剂顺隼?,他咆哮着冲向前方,试图阻止塞莉亚的脚步。

        而就在这时,罗德则站在他的面前,咬紧牙关,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闪耀的光辉沿着剑身顺流而上,在顶端凝结,汇聚。

        随后,他重重劈下。

        而就再与此同时,伴随着一声娇喝,塞莉亚的长剑也彻底的贯穿了喷泉上的雕塑。

        神圣的火焰汹涌而出,吞噬了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