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六十九章 进退两难(二合一章节)

    第六十九章 进退两难(二合一章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两人对视无语。

        罗德挡在玛琳的身前,斜举长剑,但是心下也是不由暗暗叫苦,他最怕的就是和进阶职业正面对抗。因为进阶就代表他们的力量等级已经超越了凡人的水准,正式开始踏入超人的行列,虽然密探本身并不是以力量见长,但是这也并不妨碍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更不用说密探速度极快,一般人根本就很难反应过来。而且………这是人类,如果是那些只拥有一点点智慧的野兽或者炼金生物的话,那么反而好对付的多。

        但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玛琳,时刻注意,一有机会就锁定他发起攻击,明白了吗?”

        “我试试?!?br />
        这一次面对罗德的命令,向来充满信心,心高气傲的玛琳也变的谨慎起来,这么快的速度她几乎是前所未见,再加上对方居然可以破除自己的魔法护盾,也让玛琳无形之中多了几分?;?。她向后退了几步,这才稳下心神,接着举起法杖。

        而就在这时,密探身形一晃。

        好快的速度!

        几乎是眨眼之间,罗德就看见那冰冷的刀刃已然到达了自己的眼前,他大吃一惊,下意识的翻过手中的长剑,堪堪的挡在了那把短刀之上。

        但是随即,罗德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剑身上传来,他的身体也在这时向后倒飞开去,早飞出好几米之后才重重的跌倒在地。虽然这一击给罗德带来的打击相当沉重,但是他还是咬紧牙关,一个打滚站起身来,手中的长剑近乎本能的在身边挥舞了一个圆,接着再一次抵挡住了从黑暗中袭来的刀刃。

        “轰??!”

        罗德身形一晃,半跪在地,手中的魔法武器发出了刺耳嘶哑的摩擦声,向后弯曲开来,活象是一张长弓。

        这就是野蛮人啊还是密探??!

        罗德一手握着剑柄,一手按在剑身上,同时内心深处暗暗叫苦。这个家伙实在是太难对付了,速度快,力量还大,如果不是自己的经验还在,恐怕现在早就变成地面上一具尸体。

        “哎?”

        而看着罗德狼狈不堪的表现,黑衣密探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目光。

        他并不轻视罗德,从他可以将自己的两个部下悄无声息的击杀,黑衣密探就可以看出这年轻人有勇有谋,而且战斗经验。而且他居然可以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的存在,躲过他的偷袭,这一切都说明这个年轻人不好对付。所以在第一次击杀失败之后,黑衣密探就已经没有把握对付他了,后来的进攻,也不过是尽人事知天命而已。

        但是却没有想到他这一进攻,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却是完全的出乎了黑衣密探的预料。

        他抵挡不住自己的攻击?

        望着眼前苦苦支持的黑发男子,黑衣密探百思不得其解,他自然知道,一个连自己的正面攻击都接不住的家伙,肯定没有进阶。但是就这么一个没有进阶的剑士,居然可以悄无声息的干掉自己的两个部下?这未免也太诡异了一些吧。

        一般来说,战斗经验肯定是和实力相挂钩的,你的战斗经验越丰富,你的实力就越强,这很正常??墒且桓鋈苏蕉肪楹芊岣?,而实力却这么弱,这是要闹哪样???黑衣密探当然不知道罗德的战斗经验完全来自于另外一个与这里几乎完全相同的世界,作为一个密探,谨慎小心才是他的本质,事出反常即为妖,看他出手这么果断坚决,丝毫不拖泥带水,眼前所展现的很有可能是种假像,自己必须小心,以免阴沟里翻船,到时候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黑衣密探不由的收了下力气。

        而感受到这一点,罗德也急忙做出了反应,虽然不知道这个密探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掉链子,不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才不会傻到连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

        顶着剑身的左手舒展开来,随后顺着剑身猛然一滑!

        鲜红的火焰骤然间从罗德的手掌中暴发,咆哮着向黑衣密探席卷而去,而伴随着一声嚎叫,漆黑的猎犬再一次从火焰中飞扑而出,张开大嘴扑了上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

        看见眼前的火焰没有丝毫征兆的暴发,黑衣密探也是大为吃惊,他急忙抽身后退,躲开了火焰的侵袭,但是还没有等他缓过神来,烈焰杀手已然从空中扑下,张开的大嘴中雪亮的牙齿让黑衣密探也是暗暗心惊。不过作为一个进阶职业者,他还没有到会被这种东西吓破胆子的地步,面对迎面扑来黑色猎犬,黑衣密探冷哼一声,接着他双手猛然挥起,伴随着两道明亮的圆弧闪现而过,身在半空的烈焰杀手立刻就尸首分家。

        黑衣密探冷哼一声,侧过了头,打算避开黑色猎犬的尸体,不得不说,他的选择其实并没有错,如果没有考虑到烈焰杀手的特质的话………

        “轰?。?!”

        猛烈的爆炸平地而起,鲜红的火焰席卷着浓烟向四周扩散,甚至震的整个宫殿都开始摇晃。黑衣密探狼狈不堪的从中退出,此刻的他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沉稳,眼中已然有了些许的惊慌。

        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这个年轻人果然有问题!

        扔掉了左手已经被彻底融化的短刀,黑衣密探咬了咬牙,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精灵召唤术,不需要咏唱,不用准备,直接可以发动。而且召唤出来的精灵居然还有这样的效果?

        这是某种魔法装备的力量,还是他自身的能力?

        就在黑衣密探惊疑不定时,一道锐利的闪光刺破烟雾,向他袭来。

        那是一把洁白无暇的长剑!

        “该死!”

        黑衣密探身经百战,一看对方得势不饶人的样子他立刻就知道大事不妙,罗德诡异的战斗方式已经让他有点防不胜防,他挥舞匕首抽飞了那把长剑,接着迅速向后疾退,此刻的黑衣密探已经放弃了继续进攻的想法,暂时撤退,来日方长,反正他们绝对不可能待在这里面不出去的!

        但是就在这时,又一件让黑衣密探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他的匕首刚刚抽飞那把长剑之后,那把本来已经在半空旋转飞舞的长剑,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青绿色,半透明的鸟儿,它在空中盘旋了半圈,随后低吟一声,拍打翅膀俯冲而下。

        这该死的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哪怕是身经百战的密探,此刻也是彻底毛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所能够理解的范围,一只会爆炸的召唤精灵,一只能够变成剑的鸟?还是一把能够变成鸟的剑?圣魂保佑,它还敢更乱七八糟一点吗?

        虽然现在黑衣密探满腹的郁闷,不过他可是一点将其从身体里发泄出来的时间都没有,因为他清楚的看见,就在鸟儿的身后不远处,罗德的身影穿过了浓浓的烟雾,平举长剑正在向自己刺来!

        “哼??!”

        事到如今,黑衣密探也不再犹豫,他猛的从腰后抽出了另外一把短刀,对准灵魂之鸟飞速甩去,而他的右手则握紧匕首横在胸前。经过刚才那次交锋,黑衣密探也学乖了,对方之前召唤出来一只会爆炸的狗,这要再来只会爆炸的鸟儿那么自己还不是又要倒霉?

        果然如此。

        将黑衣密探的反应尽收眼底,罗德心中一喜,早在刚才黑衣密探收刀的时候,他还有点疑惑为什么对方不趁机直接把自己给轰死,还以为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玩弄猎物的兴趣,而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对方在害怕自己!

        或者确切的说,他是在畏惧自己的战斗方式!

        一想到这里,罗德就立刻做出了决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对方既然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战斗的,那么他必然会有所顾及。这个世界可没有召唤剑士,他们当然没有和召唤剑士战斗的经验,所以才会下意识的有所顾忌。而这也是罗德的大好机会,一旦被这个家伙搞清楚了自己的底牌,那么罗德肯定自己距离死亡就只是倒记时的问题了。

        不过罗德也不是傻瓜,看见黑衣密探很明显把防备重点放在了自己这边,他也不会傻到冲上去,只见罗德猛然停下脚步,接着他握住手中的鲜红长剑,向前一甩。

        银亮的圆弧划破黑暗,飞射向前。

        这究竟是搞什么??!

        看见罗德这一剑,黑衣密探差点把自己手中的匕首都给扔掉。凝结剑气,离体攻击,这分明就是进阶剑士的标志!自己果然被那小子给骗了??!看他前面装出来的那副样子,自己还真的差一点就上当了!

        想到这里,黑衣密探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难道这个家伙还有玩弄自己猎物的嗜好?

        他很果断的将罗德一分钟之前评价自己的话一字不差的送了回去。

        真是一个无比美丽的误会。

        面对飞射而来的剑气,这一次黑衣密探终于没有傻到用手去挡,他向后一跃,躲开了罗德的攻击,但是就在这时,空气中所传来轻微声响,却是让黑衣密探的心如坠冰窟!

        “唰唰?。?!”

        就在这个时候,玛琳终于锁定了那个一直在不断晃动的人影,随后她举起法杖,指向前方!

        无形的风之刃激射而出,飞向目标。

        “呜?。?!”

        低沉的闷哼声响起。

        虽然黑衣密探的身手不错,可是人类的速度毕竟有其极限,为了躲避罗德的突然袭击,他已经做到了最好,而面对玛琳的风之刃,黑衣密探却也没有了抵抗之力,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就地打滚,拼命的躲开了风之刃的袭击。不过即便如此,却还是有几道锐利的风刃擦身而过,给他带来了道道伤痕。

        当他再次站起身来时,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甚至连原本蒙着面的黑布,此刻也掉落在地。

        “哎?”

        但在看清楚黑衣密探的脸之后,玛琳却是呆在了原地。

        因为在那黑布之下的,居然是一张少女的面孔。

        洁白的面孔此刻铁青一片,湛蓝的眼眸中燃烧着愤怒与不甘,见自己的真面目已经暴露,黑衣密探终于也不再选择躲避,她(现在终于改回来了)怒吼一声,接着举起匕首,向着玛琳冲了过去!

        “玛琳,动手!”

        虽然听到了罗德的命令,而且魔力也已经凝结在了法杖的中心,可是看着咬牙切齿向自己扑来的少女,玛琳却提不起手中的法杖,仿佛那根短短的法杖此刻有千斤重一样,根本拿不起来。

        那可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啊,难道自己要杀了她?

        这个念头从玛琳的脑中飞掠而过,让她原本集中的心神猛然分离,但就因为这一犹豫,玛琳却是错失了最好的时机。

        “去死吧??!”

        仿佛一只雌豹,黑衣密探几个起落便已经来到了玛琳的身边,接着她高吼一声,举起手中的匕首。

        “真是该死!”

        看见眼前的这一幕,罗德咬住牙关,他并没有向前跑去,向反,罗德高举右手,随后向后猛然一退。

        接着,黑暗便彻底吞噬了他的身影。

        “啊…………”

        少女的怒吼和匕首冰冷的寒风终于将玛琳的心神带了回来,当她再次集中注意力时,却看见死神的镰刀已然举起。

        只待落下,收割生命。

        “———?。?!”

        这一瞬间,玛琳感觉到混身冰冷,她闭上眼睛,死死的握住法杖,大脑一片空白。

        我要死了吗?

        这是玛琳此刻唯一的念头。

        闪烁着寒光的匕首落下,刺破了感应危险而生的力场护盾,穿透骨肉。

        “哧!”

        但是玛琳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痛。

        自己死了吗?

        她惊讶的睁开眼睛,而首先印入眼中的,却是一只张开的大手。在它的正中央,锐利,闪烁着寒光的匕首已然穿透了手掌。

        这只手掌的主人只有一个。

        “罗德先生!”

        “哼??!”

        一手挡住了黑衣密探的袭击,罗德冷哼一声,接着他右手反握长剑,猛然一挥!

        一颗头颅就这样冲天而起。

        少女的面孔上带着不甘,愤怒的表情,双目冲血,但是她的头却就这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圆弧,重重的落在地面上。而直到这时,那具失去了重心而前后摇晃的身体也向后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不时从脖颈处喷射而出,而整个尸体也在不停的抽搐,看起来仿佛一只还没有完全死绝的鱼一样,本能的挣扎着,但是却再也没有了希望。

        “呼………”

        直到看见对方倒下,罗德这才松了口气,他半跪在地,咬住牙关,接着伸手用力的拔出了手掌心的匕首。随后,他这才转过身,恶狠狠的瞪向玛琳。

        “我叫你动手,为什么不动!”

        “………………”

        玛琳呆住了。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罗德如此生气的表情,以前的罗德面上的表情大多四平八稳,偶尔皱皱眉冷哼一声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但是这一次,罗德显然非常生气,那张漂亮的面孔此刻甚至显的有些狰狞,两只眼睛闪烁着冰冷的寒光,无情的射穿了少女的身体。

        “说!”

        “对,对不起……”

        玛琳觉得自己真的没有用,面对罗德的怒喝,她真无言以对。如果那个时候按照罗德的话去做,那么她是绝对不可能陷入危险的??墒亲约喝幢黄渌哪钔方谅伊诵纳?,导致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无论怎么说,这都是自己的错。这让玛琳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这种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过了。

        “我……都是我的错……”

        玛琳深深的低下头去。

        “对不起,罗德先生,我不该走神的……”

        “我不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要你知道,在这种时候,你的犹豫,很有可能会让你的同伴丧命!”

        对于玛琳的道歉,罗德没有说接受,也没有说不接受。

        “幸好我早有准备,如果换了莉洁呢?如果对方的目标是莉洁,你现在这一次犹豫,就足以让你抱着她的尸体去哭一辈子吧!”

        “…………”

        玛琳缩了下身体,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既然你知道错了,那么我现在给你惩罚,你应该会接受吧?!?br />
        “当然,罗德先生,请问你要我做什么???”

        听到自己还有补偿的机会,玛琳急忙抬起头来,急切的询问道,但是她所看到的,却是罗德反转自己的长剑,随后递了过来。

        “用这把剑,砍下那两具尸体的头,然后把他们烧掉?!?br />
        “哎?”

        “如果你不习惯杀活人的话,那么就先杀死人来练练手吧?!?br />
        这对于玛琳来说,的确是一个难题。她犹豫的望着罗德递来的长剑,战战兢兢的伸出手去,在空中停滞了下,最终猛的一咬牙关,接了过来。

        “我希望你能够记住,如果你不杀了他们,那么现在躺在地上被砍下脑袋的,就是你,或者是你的朋友………希望你不要忘记这一点?!?、

        见玛琳拿起长剑,转身向另外两具尸体走去,罗德这才叹了口气,他靠着石柱坐了下来,咬住牙关。不得不说,这的确很疼,黑衣密探的匕首彻底刺穿了罗德的手掌,这种剧烈的疼痛让人很难忍受,更不用说,上面还涂有剧毒……

        幸好我的体质高啊。

        举起左手,看着手掌中心那令人触目惊心的一道暗青绿色,罗德倒吸了口冷气,就在刚才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抵抗毒素成功的系统信息,不然的话罗德才不会白痴到现在还教玛琳怎么杀人——有这个工夫早点回去解毒才是正理。

        但无论是罗德还是玛琳,都没有注意到,从罗德的左手滴落下来的血液,落入了石板的缝隙之中。但是它们却并没有象其他的血迹那样干枯,相反,这些血液仿佛拥有生命一般,流向了宫殿两侧的沟壑之中,随后,悄无声息的向前流去。

        而在那黑暗笼罩,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无形的力量吸引着血液逆流而上,它们攀越过台阶,石柱,最终在祭台之中凝结,汇合………

        “罗,罗德先生,我完成了?!?br />
        就在这时候,玛琳也完成了罗德的命令,她面孔苍白,没有丝毫血色,可以看的出这对少女的打击有多么重,不过罗德却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望了一眼不远处正在燃烧的三具尸体,这才站起身来,向玛琳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准备一下,离开这个鬼地方吧。外面还有两个人,我们必须搞定他们。记住,不要再犯这样的………”

        “?。。?!”

        罗德的话还没有说完,远处传来的惨叫声便打断了他的话。

        这是怎么回事?

        罗德警惕的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那应该正是密道的入口,难道说,那两个密探被杀了?怎么回事?

        “小心注意,我们走!”

        顾不得包扎手上的伤口,罗德一把拉住玛琳便打算离开,但是他们还没有走出多远,忽然,金光闪现。

        神秘古怪的字符从空中显现,组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墙壁封闭了所有的通路,而就在与此同时,罗德看见那些原本耸立在石柱两侧的雕塑,此刻眼中所散发出了魔法的光辉!

        我了个去,不是吧………

        仿佛是在应证罗德的猜想般,这些雕塑缓缓的转动身体,他们望向罗德,接着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随后,一个厚重的声音凭空响起。

        “守护的骑士后裔,你终于来接受考验了吗?”

        考验?

        罗德和玛琳面面相觑。

        什么考验?

        “刚,刚才我从石柱上解读了一些信息,罗德先生?!?br />
        玛琳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里好像是某个骑士用来通过考验的地方,他们在这里进行试炼,获得承认之后会被赐于守护者的头衔……我不知道他们守护的是什么,不过好像是很贵重的东西………”

        “不管他们守护的是什么,和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br />
        罗德甩了甩左手,疼的倒抽了口冷气。莉洁不在,伤势也没有办法得到很好的照顾,虽然罗德自己也包扎了一下,但是也仅仅不过是了胜于无??蠢凑庥Ω镁褪且桓鲆厝挝窳?,不过对于现在的罗德来说,他已经没有了一点挑战的兴趣,自己受伤,之前在和那个该死密探战斗时也消耗了不少力量,更不用说暗黑之魂也已经使用了,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什么考验,罗德都敬谢不敏。

        “对不起,我们只是走错路了?!?br />
        罗德随口说道,接着拍了拍玛琳的肩膀。

        “我们走?!?br />
        不过对于罗德的回答,那个声音并没有给出任何反应,它只是停顿了下,随后继续开口说道。

        “只要你能够打败这里的先贤们的神念,那么你就将接过他们的力量与责任,继承守护的头衔?!?br />
        ………这里不是现实世界吗?难道就不能人性化一点?非要搞的和游戏走过场cg一样才有趣吗?

        吐槽归吐槽,不过罗德也知道这恐怕是某个该死的前人残留下来的声音,和这种东西计较是毫无用处的。

        “玛琳,启动你的魔法装置,我们走?!?br />
        他伸手握住玛琳的手,随后开口说道。

        “好的,罗德先生?!?br />
        听到罗德的话,玛琳点了点头,接着她闭上眼睛,伸出右手按在胸口,很快,一道白色的光辉从她的胸口出散发而出,接着将两人包裹在内………随后却骤然消散,重归虚无。

        “空间封闭!罗德先生,这里的空间被封闭了!”

        此刻的玛琳终于也变的紧张起来,她不安的拿起法杖,警惕的望着四周,却是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而偏偏就在这时,那个不死不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接受试炼吧,守护的后裔?!?br />
        伴随着这个声音,两具雕像走上前来,他们一手握剑,一手平举,缓缓伸开。

        等等,这个姿势难道是………

        罗德面色微变。

        而仿佛是在回应他的想法似的,忽然,从雕像平摊的手掌中,复杂神秘的法阵骤然出现,随后,两张卡牌缓缓的旋转着浮现在空气之中。

        接着,雕像低吼一声,伸手握??!

        “哗??!”

        尘土飞扬,两只岩石所组成的猎豹忽然从地板上浮现,它们围拢在雕像的身边,瞪大眼睛,死死的盯视着罗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