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小幽灵苏醒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小幽灵苏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小幽灵苏醒

        ************************************************************************************************************

        此役过后,我足足颓废了一个晚上,并发誓,至少这几年绝对不会再摸麻将了,国士无双的男人,就让其成为不朽的秘史吧。

        “呃……”

        怎……怎么回事?

        当晚,睡梦朦胧之中,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鬼压身?

        陡然之间,我感觉到了身体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动弹变得困难起来。

        没……没有道理的。

        虽然实力还未恢复,但却还不至于被人潜入,偷偷往身上堆放重物而不自知的情况,果然是鬼压身吗混蛋!

        难道说我今天还不够倒霉吗?三个大活人最后竟然输给一条狗,马拉格比那家伙穿上了全副武装,也输的只剩下一条裤衩,我身上的斗篷一层一层被剥掉,袜子一层一层被剥掉,手套一层一层被剥掉,围巾一层一层被剥掉……幸好,最后还剩下一条围巾,衣服完整,算是保住了晚节。

        菲妮身上让人眼花缭乱的缎带和饰品,也全部输掉了,侍女服外面的华丽围裙也脱掉了,只是剩下最后一层淡黄色的连衣内裙,偏偏比赛却在这时候宣布结束,让菲妮挂在眼眶边上的泪水,呜咽了回去。

        心中这股悔恨和遗憾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其实我也很好奇菲妮的侍女服里面究竟穿了什么???!

        最后是死狗,它掉了一地的节***……不,是掉了一地的狗毛。

        因为大家输了多少次都忘记了,所以最后马拉格比提议算筹码……筹码,然后我们才反应过来,顿时我勒个去,混蛋呀?。?!马拉格比这死白痴竟然提出这种馊意见,,死狗身上的筹码(狗毛)一开始就是我们的无数倍,这样的比赛有个狗毛意义呀?。?!

        最后,我和菲妮联手痛揍了马拉格比一顿,却已经无法阻止死狗胜利这个事实,只能眼睁睁的那团该死的嚣张的卑鄙的无耻的金色干粮,昂首挺胸的抖动着圆溜溜毛茸茸的尾巴,消失在夕阳之中,萧瑟的背影好像在说别管我,我要独自去品味胜利的寂寞。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毁灭掉算了……

        所以说,上帝那个说不清是伪娘还是人妖或是变态的生物,还嫌玩我不够,现在还要给我个鬼压身吗混蛋?

        眼皮抖动了好一会儿,我才艰难的眯开一条缝隙。

        淡淡的幽色白光,从眼皮缝隙中渗入眼中,那是如此熟悉的感觉,我不由的将眼睛睁大一份。

        然后,看到了疑似自己置身于星河之中的幽远绚丽银色。

        最神奇的是,那片美丽的银色星河,竟然还会一眨一眨,十足如同一颗调皮可爱的星星。

        咦?

        淡幽白光,绚丽银色?

        “我说……小幽灵,你把脸凑那么近干嘛?”

        愣了片刻之后,我终于发现了,原来这一切景象,都是趴在自己身上,将她那双绚烂的银色眼眸,紧紧对着自己的脸贴上来的某只幽灵圣女的恶作剧。

        嗯呃,所以说,其实说鬼压身是没有任何语法错误的。

        那满目华丽的银色,再次眨了眨,最后,才终于从视野中慢慢拉远,露出小幽灵那张如梦似幻的绝美俏颜,一头散发着微光的月色长发,从她精致小巧的脸颊上笔直洒落,垂落在脑袋两侧,仿佛组成一条笔直的光之长廊,阻隔外界一切,仅仅将我和她之间的面庞和视线紧紧连接在一起。

        “咕~~~小凡~~~~”

        小幽灵嘟着小嘴,神色颇为困扰。

        “已经……醒过来了?”

        “嗯?啊,是的,已经醒过来了?!蔽蚁乱馐兜牡懔说阃?,然后顿感不妙。

        “那样的我,我就不!客!气!了!”

        还没等我阻止起反抗,啊呜一声,赤裸的肩膀就被咬住了。

        我:“……”

        许久,小幽灵才从埋头肩膀处抬了起来,那双梦幻一样的银色眸子,迅速被一层湿润的水光覆盖,闪烁起了晶莹色彩。

        “小凡,呜呜~~~~~~~”

        “等……等等??!”

        眼看小幽灵有爆发之势,我的大脑顿时如同被一盆冷水淋下,瞬间清醒过来,同时也感觉到了紧贴在身边,像一条蜷缩睡着的可爱小狗一般,紧抱自己手臂睡得正甜的维拉丝。

        我连忙小心翼翼的将手臂抽出,抱着小幽灵,艰难而迅速的随便披上几件衣服,然后冲了出去,来到小幽灵的房间,一个隔音结界张开。

        然后,在下一刻……

        “呜呜呜呜呜呜呜~~~~~~~~~~~笨蛋小凡~~~小凡~~~~小凡~~~~小凡~~~~~”

        扯开喉咙的嘶哑哭泣声,在整个房间里响彻起来,我紧紧抱着不断喃喃呼喊这自己的名字,抱在腰上的两条纤细胳膊差点将自己勒得喘不过气来的小幽灵,心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怀中的哭喊声才逐渐变小,最后停了下来,只剩下一声接着一声的哽咽。

        “怎么不哭了,我的圣女殿下?”

        这时候,我才将小幽灵的脸蛋,从怀里抬起来,果然不出所料,稀里哗啦的一片都是泪迹,蓄满泪水的的通红眼眶,里还在随着哽咽声不断的往外渗出,一滴滴从晶莹易透的脸颊上滑落。

        “真是的,明明是只幽灵,这泪水是从哪里来的?”

        这样摇头叹气说着,小幽灵似乎想说点说,我已经俯身下去,在那张满是泪渍的俏脸上,***舐起来,一点一点的,温柔将那些痕迹***干净,然后吻向那双楚楚可怜的通红眼睛,将沾满了泪水的修长睫毛,还有眼眶里面积蓄的泪水,统统的吻干。

        “呜哈~~~~~”

        整个过程,小幽灵就像是被主人抓着痒的小猫一般,喉咙里发出舒服诱人的低吟,将脸蛋不断蹭上来,

        “嗯……嗯呜~~~~”

        最后,自然还要将不听话的樱唇吻乖,尤其了那两排经常咬我的雪白整齐的贝齿,还有里面调皮的舌头,一定要多加调教。

        这一吻,就是天昏地暗,天荒地老,知道肺部产生一股窒息到无法忍受的痛楚,我才依依不舍的抬起头,大口大口的喘息,凝视着眼前目光失神,身上同时散发出妩媚和圣洁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同时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更显诱惑的小圣女。

        “什么时候醒的,小笨蛋?!?br />
        “才刚刚……”

        瞳孔还有些朦胧和飘渺的小幽灵,似乎不大愿意多说话,倚靠蜷缩在自己怀里,忽然啊呜一声,嘴唇吻上了自己的肩膀,本来以为又要被咬了,岂料她只是伸出粉红的小舌,在刚才被咬的那排牙印上,轻轻***舐起来。

        好可爱,这样温顺乖巧的小圣女,简直萌爆了??!

        “咕噜噜~~~~~”

        就在无声享受着这股温馨和甜蜜气氛的时候,一声不合时宜的肚子悲鸣声,从小幽灵那里传了过来。

        “呜~~”

        小幽灵缩回舌头,啪一声,两条腿呈八字撇开的跪坐下去,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就宛如像主人投过去乌溜溜目光的饥饿仓鼠一样。

        “来,啊~~~~”

        我捏着一块钻石,在小家伙嘴唇边缘上来回晃动。

        “别当本圣女是宠物??!”

        这样气呼呼的说着,却十分配合的啊呜一声,抓着我的手腕,咔嚓咔嚓的啃了起来。

        “咔嚓咔嚓~~~~”

        像松鼠一样小口小口却十分快速的啃着,时不时有晶莹的钻石碎裂四溅,能让人联想到这小圣女满嘴流油的吃相。

        “蒙蒙……素把圣女了龙舞,李然拉了烧伤~~~~(明明……是本圣女的宠物,竟然那么嚣张~~~)”

        一边嚼着,还不忘记抬头,对我发出发出含糊不清的声讨和谴责。

        还有,为什么只有圣女两个字发音准确。、

        “生累吃死,李然老萨愣圣女卢兰……(身为骑士,竟然抛下本圣女不管)?!?br />
        我:“……”

        突然觉得,在这种时候依然能听懂她的话的自己,牛x的不行。

        “好了好了,瞧你吃的,吃完了再说吧?!蔽伊挠昧硗庖恢皇?,轻***着她的小脑袋。

        听我这样一说,小幽灵更是加快速度,三两下就将还剩三分之一的完整钻石啃了下去,哦哦哦,竟然忘记计时了,说不定这次的速度,已经打破了以往的最快纪录。

        “小凡,我还饿~~~~”

        将我的手指头也吸允干净以后,小幽灵再次抬头,用泪眼汪汪的可爱眼睛注视着我。

        “一次要吃两颗吗?小心消化不良哦?!?br />
        “不,不是钻石?!?br />
        “嗯?”

        我惊讶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一拍掌心。

        原来说的是“正?!钡氖澄镅?。

        还好,自从经历了上次的“三个和尚没水喝”事件以后,隔天我就去了市场,买了一大堆肉干作为干粮。

        掏出一片肉干,我对着小幽灵:“啊~~~~~”

        “啊~~~~”

        半仰着头的小幽灵,听话的张开嘴巴,然后伸了上来。

        “哧溜~~~”

        像吸面条一样,将大人手掌大小的一整块肉干咬住,连嚼都未嚼就吞了下去。

        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我冒了一脸黑线。

        谁能教教我,究竟该怎么样做才能将大人巴掌那么大的干巴巴肉干,像吃面条一样吃掉?如果还有其他人能做到,我输给它一件暗金装备都行。

        “慢一点,还有很多~~~”

        我很是心疼,虽然小幽灵平时的吃相就不好,但是用这种吃法,足以证明她“饿”到了什么程度。

        哧溜一声,又是像吃面条一样吞了下去。

        足足吃了十几片以后,她那黑洞一样的平滑肚子,才算是消停下来,从我手中接过肉干,吧嗒吧嗒的小口啃了起来,还时不时将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到我身上,似乎在比较,是手上的肉干比较好吃,还是我的肉口感比较好。

        “瞧瞧你,还是生女大人呢?!蔽矣檬峙粮∮牧椴磷怕怯湍宓淖齑胶褪种?。

        “说,我不在的时候,究竟才补充了多少钻石和食物?!?br />
        “呜~~~记不清了?!毙∮牧橥嶙磐?,然后摇了摇,突然貌似很自豪的仰起下巴。

        “不过感觉到小凡回来以后,我可是一口气吞下了好几颗钻石,不然的话可没有力气欢迎小凡哦??!”

        那种幽灵体炮弹算是欢迎吗?我可是差点死掉了呀,立刻给我向全世界在门口温柔含笑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道歉混蛋??!

        “然后,多久没睡了?”

        想到这笨蛋圣女,在我不在的时候,就不懂得好好爱惜自己,我不由伸手在她的脸颊上******起来。

        哦哦哦,就是这手感,比最柔软的面团,比最光滑的丝绸更加美好,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脸颊,简直就会******上瘾。

        “呜咯咯咯~~~买蓝蓼兰~~~理路愣(坏蛋小凡,欺负人)?!?br />
        在我的不断******脸蛋攻势下,小幽灵的声音再次变得含糊起来,随着手指***动拉扯,不断变幻出好笑而可爱的表情。

        “我……我可是有好好睡觉?!?br />
        好不容易摆脱了我的魔爪,小幽灵目光闪烁的说道,一看就知道是在撒谎了。

        “哼,别想瞒得过我的金睛火眼,按照以往经验,我只要算一算你睡了多少天,就可以得出大概的结论了,我数数看……”

        我冷笑一声,开始扳着手指,数了起来,从自己回来那天起,一直到现在,总共是多少天呢?嗯……嗯……嗯嗯……

        小幽灵睁大眼睛,凑了上来,紧紧盯着我的脸不放。

        “有什么好看的……“

        被她那散发出微妙意思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我只好放下数到一半的手指,瞪眼说道。

        “嗯,果然……”小幽灵像是确定了什么似地,点点头。

        “每次小凡说完【我数数看】之类的话以后,脸上的表情就会变得格外有趣?!?br />
        我:“……”

        才刚刚起床就迫不及待的毒舌起来了吗?这吐槽圣女。

        “好了,总之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不许再把自己关起来了,知道吗?”在小幽灵的脑袋上重重一***,我用略微强硬的口气说道。

        “哼,小小的骑士,也想命令本圣女!”

        小幽灵将我的手甩开,轻轻飘了起来,然后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笔直向我一指。

        “小凡你才是,本圣女命令你,以后再也不许抛下我?!?br />
        “……”

        “怎……怎么不说话了?事先说明,你可别自作多情,本圣女呀,本圣女只不过是担心小凡你这种笨蛋,没有我的管教,在外面捡一些奇怪的东西吃,才这样说而已,小凡你这种笨蛋,没有本圣女的话,就什么都做不了了?!?br />
        见我不说话,愣愣的看着她,这只幽灵圣女大概是想到歪处去了,俏脸微微一红,立刻就傲娇起来。

        “我知道了?!?br />
        轻轻应了一声,我将半空飘着的小幽灵拉扯入怀中,紧紧拥抱着。

        “以后,以后一定会努力的寻找可以一直在一起的办法,所以,别在封闭自己了,好吗?”

        “呜~~~”

        小幽灵的娇躯,在怀里慢慢瘫软下来,发出悲鸣。

        “谁……谁说的,才没有封闭自己,只是……”

        轻轻的低吟一声,小幽灵抬起头,银色的瞳孔仿佛飘渺星空,没有任何的焦距,突然给人一种咫尺天涯,可望而不可触及的遥远感。

        “只是……小凡不在的话,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不知道干什么好……活着做什么……”

        “真是笨蛋?!?br />
        此时此刻,我再也无法板起脸说教,只能流着泪水,紧紧的将小幽灵搂在怀里。

        “如果……”

        轻轻***舐着肩膀上的牙印,小幽灵用着飘渺到了极点的声音,轻轻低吟道。

        “有时候会觉得,如果能将小凡一口吞下去的话,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啪”一声,手刀伺候。

        “不要突然说那么毛骨悚然的事情呀笨蛋??!”

        “呸~呸~呸~,明明是小凡太胆小,被本圣女稍微一吓就大惊小怪,竟然还怪本圣女,胆小鬼,胆小鬼~~~~”

        小幽灵调皮的声音响起,再无一丝刚才的飘渺和遥远。

        “哦哦哦,竟然敢恐吓饲主,真是胆大,看我的绝对终极奥义,天马庐山钻石万佛手??!”

        “呜噜噜~~~~,细细龙冷洗染累孺人龙楼,里拉发傻?。。ㄇ度司谷欢灾魅硕?,以上犯下……)”

        第二天,隆重登场的小幽灵受到了整个家的热烈欢迎。

        话说……那个,其实我还笼罩在昨天的麻将比赛的阴影之中没有走出来呢,维拉丝?莎拉?琳娅?小茉莉?谁来安慰一下我呀混蛋??!

        *************************************************************************************************

        调整状态,接下来,神诞日的主要人物将会陆续登场,各种想得到的,想不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