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琳娅的小算盘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琳娅的小算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琳娅的小算盘

        ******************************************************************************************************

        “这个嘛……你不怕,我还有什么好怕的?!?br />
        我***了***鼻子,笑着说道,还顺势在琳娅如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

        哼哼,害羞了吧,说到比脸皮厚的话,我可是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看到琳娅在这一吻之下,终于脸色红润,不知所措起来,我得意的仰起头。

        虽说没什么好得意的就是了。

        “不工作可以吗?”

        和琳娅窃窃私语了一会,我看着偌大的工地,所有人都在热火朝天的干活,想要管理好这么多人,恐怕也相当的劳心费力吧。

        “已经没什么大碍,为了接下来的神诞日,大家都十分积极?!?br />
        琳娅俏皮的把头一歪,随即露出一点儿困扰之色。

        “为什么阿卡拉奶奶会突然起意,举办这样大型的神诞日呢?”

        这一点我到是一直忘记问阿卡拉了,感觉她做什么事情都好像有深意,这次神诞日,该不会也有什么预谋吧,比如说将看不得人类欢乐闹腾的四魔王中哪个,引来一举歼灭什么的。

        话说,其实我一直没想过,如果是真的是四魔王之一的某个家伙莅临,以罗格营地现在的力量,能够抗衡得了吗?

        见我疑神疑鬼的样子,琳娅不由抿着朱唇,嫣然一笑。

        “吴大哥真是的,阿卡拉奶奶这次,可是真心真意的想将神诞日办好,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哦?!?br />
        “哦??。?!”

        我表示了出极大的惊讶,不好,难道是真正的阿卡拉已经***掉了,现在是别人在代替她,就如某个悲剧的风【哔】一样。

        “啪?!?br />
        被琳娅伸出小手,白皙的食指轻轻在额头轻轻弹了一下,力道轻的感觉更像是调情呢。

        “真是的,吴大哥,露出这样的表情,对阿卡拉奶奶可是很失礼哦?!?br />
        被琳娅这样教训了。

        “总不可能无缘无故心血来潮吧?!?br />
        我眨巴着眼睛,委屈的看着琳娅,大手偷偷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敢弹为夫的额头,好大胆子,回去以后再……呃,再好好调教你。

        “呼哇??!”

        琳娅吓了一跳,俏脸更加绯红,看了看左右,没有引起其他的注意,才红扑扑着脸白了我一样,天蓝色的瞳孔中满是一泓秋水的晶莹荡漾,将那股子妩媚的小女儿味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行不行,我连忙将琳娅的脸蛋搂入怀里,这样的琳娅自己看到就行了,可不能被别人看到。

        似乎察觉到了我慌张失措的原因,本来带着浓浓害羞之意的琳娅,在怀里噗嗤一笑,微微仰起小额头,从怀里露出一双明媚眼睛看着我,满含着满足的笑意,似乎在说,看,谁让吴大哥作弄我,现在舍不得被别人看到了吧。

        回去以后再好好调教你,我报以威慑力几近为零的瞪眼,咳嗽几声,将平静下来的琳娅松开。

        “举办这样的神诞日,可以说有着多方多面的原因,就连阿卡拉奶奶,恐怕也无法将大大小小的理由说清?!?br />
        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墨绿色刘海,琳娅脸色微红的瞟了我一眼,放眼四周,柔声的为我解释起来。

        “最主要一个原因,恐怕就是远程传送站的实际投入使用了?!?br />
        “原来是这样?!?br />
        琳娅这样稍微一说,我就立刻恍然了,毕竟远程传送技术的优化,还是自己从塔拉夏的一律残魂那里获得的,这几年忙来忙去,再加上好歹是个长老,因公或则假公济私的频繁用着远程传送站,反而把这事给忘记了,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三年前的神诞日,远程传送技术还没办法像现在这样,任意传送,就是两年前的比武大会,其实也尚未优化完全,需要依靠价值不菲的宝石才能传送,还是多亏了天使族接济,才能让整个第一世界的冒险者,来去自如?!?br />
        “那件事呀?!蔽乙慌氖中?,然后悄悄附耳琳娅幽香如玉的耳根前。

        “其实当初阿卡拉奶奶并未告诉天使族远程传送已经优化了一部分,大大减少了宝石的消耗量,结果从天使族那里打捞了一笔吧?!?br />
        琳娅一愣,下意识做贼心虚的左右看了看,才笑眯着大大的眼睛,凑上跟前吐气如兰道:“吴大哥知道就好,老实说,如果不是那一次从天使族手里省下了许多宝石,这次还不一定能凑齐举办如此***的神诞日的经费呢?!?br />
        交头接耳完毕以后,我们两个对视一眼,宛如奸商夫妇躲在被窝里一起数钱般,眉开眼笑的偷偷乐了起来。

        好一会儿,乐够了,我才接着感慨道:“阿卡拉奶奶这次这样做,无疑是将远程传送站已经可以大量使用的信息,传播了出去,看来下次是骗不了天使族的钱了?!?br />
        “下一次比武大会,可是五十年以后,不可能为了赚这点钱,将那么好的技术隐瞒起来,只能躲躲藏藏的使用五十年吧?!绷真琢宋乙谎?。

        “那到也是,不过这也意味着,所有的冒险者都知道了这个信息,到时候,肯定会有其他区域的冒险者,想利用远程传送站回来营地探探亲什么的,联盟肯定不能拒绝,看来阿卡拉奶奶,已经准备好了相应的措施了?!?br />
        这个问题,在远程传送站优化完毕以前就已经被预想到,摆在我们眼前,阿卡拉甚至专门为此召开了数次会议,将其他区域的负责人召唤回来,集思广益一起讨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远程传送技术一旦优化完毕,势必会引起冒险者的流动热潮,一个区域的冒险者,到了另外一个区域,实力秩序很容易会被打乱,如果没有相应的条规,联盟很可能会因此而产生***。

        这句话得到的,是琳娅微笑的点头。

        “厉害呢,在不知不觉中,大家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鼻崆岣ё帕真耐?,我温柔注视着她。

        “我家的琳娅,在里面一定也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吧?!?br />
        “哪……哪有,都是阿卡拉奶奶她们在出谋划策,我只不过……只不过是打打手下而已?!?br />
        不知道是被温柔的轻抚和注视着,还是因为刚才那句话,琳娅的小脸再次红润起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脑袋下意识往这边蹭过来,仿佛在说,再摸一摸吧,再温柔的摸多一会儿吧。

        “嗯哼,是这样吧,算了,反正我家的琳娅是最厉害的?!?br />
        我心里暗暗一想,这句话的另外一个意思,也就是说琳娅的确是参与到了其中吗?看到琳娅害羞的样子,我本来想稍微作弄她一下,但是看看四周的环境,还是算了,太刺激周围那些人的话,就算引起工人***也不出奇。

        “比莱娜还厉害吗?吴大哥,莱娜……可是一样参与了其中哦?!?br />
        似乎为了报复我几次三番让她害羞困窘,琳娅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色彩,笑问道。

        “咳咳——??!”

        我立刻被一口口水个呛着了,咳嗽个不停,眼睛咕噜噜转动起来,随即附耳琳娅。

        “谁更厉害一点我不知道,不过我家的琳娅,胸部绝对要大一点?!?br />
        “呜呜呜~~~~~~”

        果然,琳娅只是微微一愣,一股深深的红晕,立刻就从白皙性感的颈项上升起,直蔓延到额头和耳根处,整个脸蛋都变得臊红一片,两条纤细胳膊下意识的护在胸前,瞳孔中淌着羞涩的水光,直瞪着我,嘴里低声喃喃道。

        “吴大哥……越来越色了?!?br />
        “这可是男儿本色?!?br />
        我微微把头仰起,心里却掠过一道莫名的悲哀,总觉得就在刚才,头顶上似乎升起了一条暗红色的“玩家德鲁伊吴凡,-99节***”的系统提示呢。

        “其他原因嘛,还有很多,比如说这今年丰收,物质方便比较充裕什么的?!币徽蠓蚱拗涞乃接锏髑橹?,琳娅再次为我细数起来。

        “是呢,感觉这几年大部分事情,都发生在第二世界?!?br />
        我斜着眼,露出蛋疼的目光,对于这一点咱可是深有体会,因为自己这个“哪里有麻烦就会出现在哪里”的超人牌长老,最近都是在第二世界里游荡。

        “这样相对和平的日子,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说不定下一个神诞日,就要沐浴在血雨腥风之中,所以,我想尽能力的把它办好,尽可能的让大家更加快乐?!?br />
        “什么?”我奇怪的看着琳娅。

        “我也不大清楚,这是阿卡拉自己喃喃自语说出来的话?!绷真难劬?,掠过一丝忧色。

        但愿,阿卡拉仅仅只是抱着感触良多的心情,的说出这样的话,而不是关系到什么不好的预言。

        心头微微一沉,我暗暗的祈祷起来。

        哪怕是虚伪的和平,也务必再多持续一会儿吧,现在的暗黑大陆刚刚恢复些许元气,还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起一场大战。

        “不说这些,不说这些,还有什么其他吗?”

        摇了摇头,我捏脸蛋,将这些让人头疼的事情驱赶出脑外,顺便一说,因为捏的是琳娅的脸,所以现在被她不怀好意的目光瞅上了。

        这不能怪我吧,比起自己的脸,肯定是我家琳娅的脸手感更好,而且……而且捏自己的脸不是会疼吗?捏琳娅的脸就不同了,自己也舍不得用力的说。

        我报以这样委屈的目光,琳娅最终还是被我打败了,真是个温柔心软的女孩,和第一次相遇时的印象相比,变化了很多,但似乎又从未变过。

        “还有就是……冒险者回来的多了,不是能募捐到更多的钱吗?”琳娅扳着手指数着。

        “嗯嗯,有理?!?br />
        我想起了上一届神诞日的筹款比赛,这次也要来一场吗?不过老酒鬼似乎已经提前出局了?!霸偌由?,如果所料不差的话,不少其他区域的商人也会乘着这个机会涌入,毕竟,无论怎么说,罗格营地也是联盟的大本营,有着很大的商机在里面?!?br />
        琳娅继续像小奸商一样数着,然后露出得意哼哼笑容。

        “这里的税收,就是不小一笔,加上从冒险者身上募集到的捐款……”

        说到这里,她故吊胃口的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肯定的点头说到。

        “如果不出我们所料的话,神诞日过后,联盟会将现在扩建所花费的巨额费用,全部赚回来,甚至可能会小小的盈利一笔?!?br />
        说着这句话的琳娅, 我怎么感觉都像是有一条小小的狐狸尾巴,她在屁股后面摇来摇去。

        “顺便一说,阿卡拉奶奶可是很期待吴大哥的募捐哦,还跟西露丝她们说,你们爸爸可是大英雄,他每一次神诞日的募捐啊,都能顶一百个冒险者呢?!?br />
        琳娅突然朝我眨了眨眼睛,抿嘴俏皮的笑了起来,颇有点看好戏的样子。

        “??!这头老狐狸??!”

        我顿时将心灵的茶桌重重一掀,竟然跟西露丝她们说了这样的话,真是太卑鄙无耻了,这不是逼自己大出血吗?这头老狐狸,我就知道她用心大大的歹毒。

        “不行?!?br />
        我突然觉得不能让自己一个人受罪,没错,改天就当着卡洛斯的面,和卡洁儿说,你的那个爸爸,可是个盖世英雄呢,像神诞日募捐这种为民造福的举动,每每都是连自己的***都捐出去,还不留名声……

        至于西雅图克……我一时还没有想到好的办法,这家伙除了嗜酒好吃这两个缺点以外,颇有点油盐不侵的样子,不过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想尽办法狠狠敲诈他一笔。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所谓的兄弟呀,嗯嗯。

        “啊, 吴大哥又在想些作弄人的事情了吧?!?br />
        见自己的丈夫嘿嘿傻笑个不停,身上仿佛冒出一股黑气,身为妻子的琳娅哪还不知道什么回事,不过嘴里这样说,俏脸上却是笑意盈盈,目露期待,一副万分支持的样子。

        “没有的事,我不是那样的人?!倍杂诹真亩褚庖懿?,我矢口否认。

        “对了,琳娅,看你刚才面露难色,是不是还有什么麻烦?!?br />
        听到这里,琳娅的脸上顿时闪过认真神色,歪头说道。

        “的确,人手方面似乎还有点……”

        “不能再招聘一些人手吗?”

        我好奇问道,营地加上附近村落几十上百万人口,随便再雇佣几千劳力,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不能了,已经是最大极限了,继续雇佣的话,可能影响到来年的收成?!?br />
        “呃……这到也是?!?br />
        我轻轻一拍脑袋,自己怎么忘了呢,暗黑大陆可不是原来世界,那种游手好闲的家伙一抓一大把,落后的畜牧和耕种,决定着这里每一个劳动力都十分紧迫,能召集如此规模的人手,已经是很不容易,要是再召集的话,很可能会造成畜牧耕作上的人手不足,可不能为了一个神诞日而导致明年出现饥荒之类的事件。

        “冒险者呢,可以招聘冒险者嘛,他们随便一个,可都能盯上十个?!蔽彝蝗灰慌恼菩?。

        “话是这样说,但是要冒险者降尊屈贵,做这种苦力,而且薪酬方面也付不起……”琳娅摇头苦笑起来。

        “难道就没有冒险者自愿帮忙吗?做这种事情,让他们觉得很丢脸?”

        我眉头一扬,心里不由的愤怒起来。

        难道冒险者是人,这些在这里工作的人,就不是人?他们能干的活,冒险者就做不得?我可不记得联盟养了那么一群高傲的家伙。

        “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吴大哥不必太过于责怪他们,你也知道,营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