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三无公主的【哔哔哔】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三无公主的【哔哔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三无公主的【哔哔哔】

        ********************************************************************************************

        临近傍晚时分,带着一身汗臭味的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两人,意兴阑珊的走在回家路上。

        本来,两个人都想试一试在突破到领域境界之后,彼此的实力精进到什么程度,毕竟,他们在做出突破后就没和什么像样的敌人战斗过了。

        可是来到平时用的训练场上,两人战意霍霍的穿上铠甲,手持武器,结果就有士兵气喘吁吁的赶来,告诉他们,训练场附近十几公里处,正在进行着神诞日的扩建工程,请这两位散发着冲天气势的大人不要折腾的太过分,影响甚至伤害到远处的工程和工人才好。

        最好,自然是等神诞日过了以后再使用这个训练场,到时候随便怎么折腾都行。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一听,顿时就焉了,于是小打小闹、束手束脚的在训练场打了一场之后,就摇头晃脑,索然无味的离开了,不然的话,特别是西雅图克,哪次不是在训练场混到夜幕降临才愿意回家。

        “明天找个野外来一场吧?!蔽餮磐伎舜虼蚬?,道。

        “什么地方?!笨逅沟愕阃?。

        “嗯,就石块旷野或者是黑色荒地这几个地方?!蔽餮磐伎顺了?。

        “选好地方和时间,明天在传送站见?!?br />
        卡洛斯简洁应道,两人开始商量起时间和战斗的地点。

        “嗯?”

        突然,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停下对话,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去。

        片刻之间,一条滚滚烟尘出现在了他们背后的道路上。

        然后是连绵不绝的泪奔哭喊声,从那道至向他们冲过来的烟尘中发出。

        这声音……是吴师弟?

        两个大男人面面相窥,吴师弟这是“又”怎么了?

        烟尘来袭的速度非???,一转眼之间就追到了他们背后百米距离,两人定眼一看,更加确认那道泪奔的身影就是上午刚刚在阿卡拉的家里分道扬镳的吴师弟,怎么了,他不是去跟上去探望他的妹妹莱娜去了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百思不得其解,不……他们突然想到,会议上,莱娜似乎对她的哥哥,也就是吴师弟,有点冷淡,但是心细的两人都看得出,并非是真正的冷淡,而是压抑的关心,听到自己哥哥在群魔堡垒战斗的时候,那双紧握的苍白小手,紧张的都快要渗出血来了。

        难道是这对关系亲密粘腻的给人感觉更像是一对小夫妻的兄妹,在闹小矛盾,吴师弟做了什么坏事,惹莱娜生气了?

        “哟,吴师弟,你这是怎么……”

        心思转动的片刻见,那道滚滚烟尘柱已经袭来,近在眼前,两人就近打了一声招呼,正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岂料,一心泪奔的吴师弟,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两人的存在,带着那道夸张的烟尘柱,犹如高速火车掠过,带着一阵狂风从两人身上飞刮而过,随即,尾后那道滚滚烟尘又瞬间将两人的身影淹没。

        “咳咳咳……”

        片刻之后,两人从漫天尘埃之***来,捂嘴咳嗽着,目送那道滚滚的烟尘柱远去。

        “看来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br />
        早已深知吴师弟性格的两位师兄,很肯定的判断道。

        “晚上去吴师弟家看好……不,去是关心关心他,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br />
        西雅图克呆了半响,突然拍着卡洛斯的肩膀,笑着挤眉弄眼道,虽然他是个少有的对八卦不怎么感兴趣的冷血野蛮人,但是对于长年的战友,并且实力从比武大会以后就一直压自己一头的吴师弟,还是乐得去凑凑热闹,而且还能顺便蹭顿饭。

        “这个……”

        卡洛斯有些犹豫,他如何看不出西雅图克的恶趣味,去围观别人的家事,似乎和他的骑士之道有点违背。

        “可以顺便见见卡洁儿,不是吗?”

        西雅图克接下来一句话,立刻就让卡洛斯将骑士之道抛到一边。

        两人决定以后,还没走出几步,那道远去的烟尘柱,突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掉了个头,重新朝他们冲上来。

        西雅图克:“……”

        卡洛斯:“……”

        “卡洛斯师兄,救我??!”

        宛如戏剧里一般,远远的,一道充满悲戚之意的呼喊就传了过来。

        “吴……吴师弟,怎么了?”

        烟尘柱停在两人面前,赫然露出了他们刚才正在商量去看热闹的某人的身影。

        “卡洛斯师兄,我现在能依靠的只剩下你了?!?br />
        摆着一脸痛哭流涕的惨兮兮表情,我向卡洛斯发出求助,真丢脸,真是太丢脸了,明明昨天晚上,才以一种经验丰富的父亲的高姿态,和卡洛斯对完话,还没过半天,就要向他求助这方面的信息,和捡起砖头砸自己的脚没什么分别。

        “吴师弟,冷静点,发生了什么事?”

        卡洛斯好声好气的试图让我平静下来,但是这种时候我如何还能够保持淡定。

        “拜托了,卡洛斯师兄,将你家里那些书借给我看吧??!”

        我退后一步,狠狠的朝卡洛斯鞠躬请求道,这时候还顾什么面子,先找到一条能让小黑炭走向正常人生活的道路才是当务之急。

        “好……好的,没问题?!?br />
        卡洛斯被我悲惨的气魄给震住了,下意识的点点头。

        “卡洛斯家里的书……”

        西雅图克在一旁小声嘀咕,突然想到了什么,哈哈狂笑起来。

        “我说吴师弟,你要那些书干什么,那些可都是无聊到极点的……”

        “一边去??!”

        我和卡洛斯不由同时回过头,怒目而视。

        于是,一行三人回到了卡洛斯家,西雅图克这家伙,就算被我们喝退了也还是厚着脸皮尾随在后,一副看好戏的嘴脸,真是个让人不爽的野蛮人,为了罗格营地的安宁,还是将这个满脸刺青狰狞,时常将小孩吓哭,大人吓尿裤子的凶狠家伙,关到牢房里算了。

        “就在这里了,全部都放在这屋子?!?br />
        进来卡洛斯的帐篷,他指着一个似乎较少用到的房间,对我说道。

        “谢谢你,卡洛斯师兄?!?br />
        我感激涕零的拍了拍卡洛斯的肩膀,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那间房门。

        “等等……”

        卡洛斯的话才刚刚传到耳边,一脚踏入房间里面的我,视线突然一暗,接着就仿佛山崩雪塌一样,四周狭隘的黑糊糊影子,向自己坍塌下来,发出轰隆一声,瞬间就被埋没在里面。

        换成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视觉——卡洛斯的话还未说完,就从里面发出轰隆一声,宛如泥石流爆发,从打开的房门涌出大量的“泥石”,将刚刚踏入去的某人,身体半淹没在里面,被冲了出来。

        这股泥石流并非是真的泥石,而是一堆堆黑压压的书山,从里面哗啦啦的涌出,可想而知这些书在房间里面,究竟堆了有多拥挤,虽然无法和三无公主的移动图书馆相比,但是数量也庞大的让普通人吃惊。

        随便从这堆滚动出来的书山里面,抽出一本,你会发现,这些书全部都是一个内容的,比如说《让女儿开心的一百零八招》、《如何面对家庭暴力》、《被女儿疏远的父亲上辈子都是折翼天使》《玫瑰糖果的七种风味做法》、《教你如何让接近女儿的男人马上人间蒸发之初阶教程——关于埋尸的一点小技巧》等等。

        “卡洛斯师兄……这也……”

        从书堆里爬出来,我摸着被砸的生疼的脑袋,看看堆在自己眼前的树上,在往黑压压的摆满了书的房间里面看了一眼,不由目瞪口呆。

        好吧,我承认,说到大陆第一女儿控的话,自己似乎还差卡洛斯那么一点点。

        对了,改天和卡洛斯商量一下建造城堡的事情吧,加上沉稳睿智的卡洛斯一个,等于是增强了十倍战力,这样一来,就算是一直持反对意见的阿卡拉,也必须再好好考虑一下。

        不过,这件事还是先放在一边,先解决了小黑炭的问题再说。

        往一地的书山看了一眼,是我眼花了吗?好像看到有什么不得了的书名夹杂在里面,哦哦,还有这本,营地七大不可思议之一——总是能掏出在营地里根本买不到的玫瑰糖果的卡洛斯与玫瑰糖果之谜终于解开了,原来竟然是他自学自做的,这家伙控女儿究竟控到了什么地步呀,真是个恶心的死女儿控,不行,我也得拿回去好好参考学习。

        “想要什么,尽管拿去吧?!?br />
        卡洛斯微笑着拍了拍目瞪口呆的我的肩膀。哦哦,这笑容,实在太灿烂了,简直就像救世的圣父一样璀璨夺目。

        “真……真的没问题吗?拿走这些书?”我感激的两眼汪汪看着卡洛斯。

        “没关系?!笨逅拐娉系男ψ诺懔说阃?。

        “反正这些书的内容我已经背下来了?!?br />
        看了一眼堆积在面前的书山,再看了一眼黑压压满是书影的阴暗房间,我不由远目,卡洛斯的形象,从高大的圣父再次跌落到死女儿控。

        “那我就不客气了?!?br />
        一跃而起,我开始在书山上东挑西捡,将一本本书塞入怀里。

        哦哦,这不是号称刚刚发行不久就因为某种原因而绝版,市面上已经再也买不到的《约定好了,长大以后要做爸爸的新娘哦》吗?我可是找了好一段时间,没想到卡洛斯这家伙……竟然还是限量珍藏版,真是太可怕了,卡洛斯,说不定你将是我宿命中的战友和敌人。

        只是,这本似乎是以纯洁的父女之情为题材的限量绝版书,听说和禽兽公爵系列竟然是同一个作者,这个世界难道已经崩坏了吗?

        毫不犹豫的将书塞到物品栏里,我继续翻找,嗯,似乎没有找到禽兽公爵系列,卡洛斯,还果然是个思想正直的圣骑士。

        最后,塞了一物品栏书的我,感激的向卡洛斯道谢,顺便抛了一记鄙视的眼神给一旁无聊抠着鼻屎的西雅图克,兴冲冲的转身离开。

        小黑炭,我来救你了。

        回到家,莎拉应该还在练习剑术尚未回来,琳娅估计还在为神诞日而忙碌着,也没见踪影,只有维拉丝一个人小跑在从厨房里出来迎接我,自然,心情大好的我将这个温顺害羞的小妻子搂在怀里亲了一口气,看到维拉丝半捂着俏脸,额头上夸张的冒着烟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可爱样子,真是萌呆了。

        哦,对了,还有三无公主,差点又被她的无存在感气息给骗过感知去了,话说这小不点公主的存在感,最近是不是越发比以前薄弱了,以前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她逮住的说。

        “哟,小茉莉,在写什么呢?”

        见三无公主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我坐在她对面,将从物品栏的书山里面,选出十多本书一股脑摆在桌子上,随口问道。

        “秘密?!比薰鞯幕卮鹨廊谎约蛞怅?。

        换做是以前,我肯定会好奇的一探究竟,总是能看这小不点公主趴在台上,聚精会神的写些什么,却从来没有过问,看来我这个主人做的还是有些失职呀,看来,在神诞日来临之前的时间,得抽个空带她去鲁高因,让她和被半囚禁起来的亲生父亲见上一面,作为安慰和补偿。

        现在,我满脑子都被小黑炭的事情充斥着,也就没有去追问三无公主究竟在捣鼓着什么了,应了一声,我随便选了一本书,翻开细心查看起来。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旁边传来一阵动静,我用眼角余光窥视,原来是三无公主,不知道何时端着她的昂贵小茶杯,以及泡茶的全套工具,像小动物一般,轻手轻脚的,若无其事的坐到了我旁边,发现我的目光投过来后,面无表情的啜了一口茶,仿佛在说,你看你的,不用在意我。

        这小不点公主,又想撒娇了吗?真是没办法。

        我要是真信了这小不点通过淡定喝茶所传达过来的意思,那就真悲剧了,肯定会在不久以后,一般来说不会超过24小时,就会遭到这个无视主人威严的嚣张贴身小侍女公主,以各种任性的理由的惨无人道的公主踢袭击。

        我暗笑着摇了摇头,见三无公主将杯子优雅的轻放回桌子上,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摆出一副我才不理你,你也别理我的姿态,立刻就知道哄着小不点的机会来了,应该说是被提供了。

        没有言语,我伸出手臂,将坐在旁边的小不点公主搂住,微微用力扳向自己这边,于是,只遭到几乎形式上的挣扎,这小不点公主就顺势倒下来,将脑袋枕在我的大腿上面。

        “小茉莉,最近有好好听维拉丝的话吗?”

        低头在三无公主柔软的脸蛋上捏了捏,我笑着问道。

        “哼!”

        啊,被很嚣张的拒绝了回应。

        然后,这嚣张小侍女,就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巢般,擅作主张的将那顶巨大的包子帽脱下来,顿时,一头乌黑美丽的长发顿时从里面披洒下来,如同瀑布一般流淌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就如同午后憩息的小猫一样,将上半身蜷在自己的大腿上面,舒服的眯上那双如卡通般可爱的亮黄色大眼睛。

        “好吧,不愿意说就算了,不过别打扰我看书哦?!?br />
        我一边伸手,在三无公主脱下帽子之后露出来的乌黑长发上,轻轻抚弄,另外一只手翻着书页,试图从上面的文字里头,找到让小黑炭通往正常人道路的办法。

        仅仅是片刻之后,大腿上的小猫咪公主就不安分了,从桌子下面轻轻探出一双明亮的眼睛,窥视着我摆在桌子上,正聚精会神看着的书。

        一会儿之后,这小公主面无表情的自言自语的点点头,仿佛弄懂了什么似地,突然从我的大腿上抬起来,在我的奇怪目光注视下,伸手到自己的物品栏里找了找,最后取出一本书,放在我面前。

        我微微发愣,下意识的接过来一看,上面的书名赫然是《禽兽公爵外传——如何将女儿调【哔】成只忠于自己的东西》。

        我顿时陷入面瘫状态,不过这次心里还装着小黑炭的事情,总算是勉强克制住了掀桌的***。

        咦?

        仔细一看的话,其实这并不是一本书,准确来说,应该还不完全算得上是一本书。

        书面,只不过是用一张略厚点的硬纸作成,上面的书名似乎还有点墨迹未干,和硬皮纸书面合订在一起的是,是一沓厚厚的稿纸,而并非是那种常见的制书用纸。

        我两手微颤的,轻轻翻开第一页,上面一行行眼熟的娟秀小字,无论如何,也不像是用魔法批量复印出来的那种字体,简单的说,手中这本书,更像是一本书的雏形,一本新鲜出炉的书的完整稿子。

        为了确认上面,我将书稿合上,***了***眼睛,再次看看书名,依然是那让人忍不住掀桌的《禽兽公爵外传——如何将女儿调【哔】成只忠于自己的东西》,而不是自己眼花。

        阿勒?

        难道是在做梦,一个从今天早上一直延续到现在的漫长逼真的梦?

        ***********************************************************************************************

        很多淫都在讨论小黑炭的原型呢,好吧,为了避免各种猜测,我交代,小黑炭的主要原型是某人偶会长+二小姐,至于大家所说的其他角色,则是因为属性重复而惨遭擦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