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女儿控的天时地利人和论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女儿控的天时地利人和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女儿控的天时地利人和论

        *************************************************************************************

        “哼,连你也过来嘲笑我吗?”

        我的脚步声自然瞒不住卡洛斯,也没有必要隐瞒,接近的时候,他的目光显得更加忧郁……和蛋疼。

        “我……嘲笑?”

        其实我更加在意那个“也”是什么意思,他刚刚在和空气朋友聊天么?还是说锅里那团面条?多可怜的家伙,我不由朝卡洛斯的沧桑背影,偷偷的投过去一丝同为女儿控的怜悯。

        “咋地回事,卡洛斯师兄,看你回来的时候,兴冲冲离开,我还以为你立刻去找卡洁儿了……不,事实上也的确立刻去找了,但是为什么没去和她见面?”

        “因为突然想起一些事情?!?br />
        卡洛斯沉默片刻,终于想起了手中的烧火棍,拿着有气无力的在篝火里乱捅了捅,让里面的炭火烧得更旺一些,锅上也同时也冒出了一点热烟。

        “哦,是什么事?”

        我表示无法淡定,这个世界,还有能阻止得了卡洛斯去见他的宝贝女儿的存在?

        “我在考虑,我和卡洁儿之间的相处问题?!?br />
        火光映衬下,卡洛斯唏嘘的面庞,突然深沉了一分。

        “我……究竟是否是卡洁儿愿意看到出现的……”

        “于是,你就因为这个无聊的问题,在牧师训练营里徘徊了一整天,甚至还跟踪我们一行?”

        听了卡洛斯的解释,我顿时无语远目,这家伙平时顶聪明的,没想到事关自己,关系则乱,也会去钻牛角尖。

        “什么叫无聊的问题,去去去,我还在想,没事别打扰我?!?br />
        大概是因为自己思考了一整天的问题,被我冠以无聊二字,又或许是《卡洁儿近在眼前却不敢相见之女儿控暴躁综合症》,卡洛斯颇有点不爽的背对着我挥手赶人。

        当然,我觉得更重要的隐性原因,或许卡洛斯也没有察觉到,是因为看到卡洁儿如此腻我却不待见他,如果换成我是卡洛斯的话,恐怕我也会躲在树后咬手帕,然后立刻钉卡洛斯的稻草人,所以说,卡洛斯现在的口气,已经算是十分温和了。

        “好吧,我道歉,来来来,卡洛斯师兄,跟我说说你在考虑什么,或许我能帮上忙也说不定?!?br />
        我就着篝火对面坐下,往里面添了几根木材,不一会儿,火势暴涨,在寒风中发出猎猎的响声,总算有了一堆篝火的模样。

        “我在想,对卡洁儿来说,什么是幸福?或许对于卡洁儿来说,只要有你就够,我出不出现都无所谓,反正我这个当父亲的,也给不了她幸福?!?br />
        “这就是你一直躲在暗处,不敢和卡洁儿见面的原因么?嗯,这的确是个难解的问题?!?br />
        我点点头,曾几何时,自己也经??悸?,对于维拉丝她们来说,究竟什么是幸福,甚至因为思考过度而大脑当机冒烟,于是跑去亲自问她们。

        结果,其实幸福很简单,简单到我为之前的思考感到深深蛋疼,就如同明明鸡蛋放在饥肠辘辘的你的眼前,散发着香喷喷的新鲜气息,并且触手可及,你却因为这个鸡蛋能不能完全满足自己的口腹而冥思苦想究竟吃不吃好一样。

        如今,卡洛斯终于也钻进这个坑里去了,我感到由衷的欣慰,这不是说明,我偶尔其实也是个比卡洛斯更有远见的可怕家伙么?

        我为自己越来越可怕的智慧,而暗自得意了一会,然后才露出一副过来人的同情样子。

        “卡洛斯,我我劝你别这样想好?!?br />
        “为什么?”对面传来疑惑的目光。

        “当你在思考着什么是幸福的时候,幸??赡芤丫那牡拇幽愕闹讣饬镒??!蔽冶匦氤腥?,我现在的表情,在篝火映衬下黑白分明,十分的深沉。

        “这句话……”卡洛斯低着头,愣了片刻。

        “我好像在哪本书里听说过?!?br />
        “……”

        嗷嗷嗷嗷嗷??!这该死的狗咬吕洞宾的圣骑士,这简直就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辛辣的嘲讽,明明是我经历过这份沧桑,才得出的宝贵财富,却被说成是抄袭,抄袭你妹呀,你才抄袭cf,你全家……咳咳,你这混蛋?。。?!

        笑容坚硬,眼皮子一跳一跳的,我在心底里,早已经将卡洛斯的稻草人钉了个十万八千遍。

        “话虽然是这么说,道理也是这样,但是做得到的又有几个,面对自己重要的人,那股患得患失感,唉~~~”卡洛斯在对面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以前,我总是一味着将父爱强加给卡洁儿,并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如今我明白了,卡洁儿也有她的意志,我这个父亲,对她来说或许只是阻碍而已?!?br />
        “是不是阻碍,不是由卡洁儿决定,而是由你决定的吧?!泵娑砸涣翅葆宓目逅?,我无奈的翻起了白眼。

        “别看卡洁儿孤僻怕生,其实她是个非常怕寂寞的孩子,正因为如此,才对现在才出现的你这个父亲,怀有怨念,我以前也和你说过,卡洁儿并非讨厌你,她现在的态度,只不过是一种另类的对父亲的撒娇方式而已,而你却……老实说,卡洛斯师兄,你太让我失望了?!?br />
        “的确是这样,唉,我这个人……也有如此优柔寡断的时候?!笨逅勾袅撕靡换岫?,才微微苦笑。

        “你们两个的时间还很长,卡洁儿身为半天使,寿命或许比你更长,所以一切都不用着急,慢慢来,只要你自己不犯错,做出让卡洁儿讨厌的事情,你们父女的关系,早晚能够恢复正常?!?br />
        “……”卡洛斯没有说话,沉思中。

        “你能意识到卡洁儿有自己的主见,并非一味想接受你的父爱,这是好事,但是因此而动摇,而原地踏步,顿足不前的话,那就坏事了?!?br />
        沉思了好一会,卡洛斯终于露出了一丝苦笑以外的笑容,虽然还是很无奈就是了。

        “你说的不错,我不应该在这里犹豫不决才对,既然无法想明白,那就行动,在行动中得出想要的答案,谢谢你,吴师弟?!?br />
        “哼哼,其他方面我或许不如你们,但是说到怎么当一名父亲的话,我可是比你们有经验,不用客气,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来问我?!?br />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实在话,我一开始并不理解为什么卡洁儿那么沾你,还以为你有什么能吸引小孩子喜爱的特殊能力,没想到……”

        我:“……”

        那个……卡洛斯,不好意思,这事你没怀疑错,我的确是开了名为奶爸光环的外挂。

        但是,外挂充其量只能对固化的程序起作用,对于一个活生生的、有自己的思想的人,却只能起到最初的辅助,真正想要达成,还是得靠自己。

        “卡洛斯师兄,你能听懂卡洁儿的话吗?”我突然出声问道。

        “这个的话……简单的意思我还是能看出来?!?br />
        卡洛斯捅了捅篝火,有点无奈,试想一下,如果卡洁儿能够正常说话,理解她所有话里的意思,她想要什么,她讨厌什么,或许会对父女感情的促进起到决定性作用。

        “不是我自夸,我能明白百分之九十以上,卡洁儿的意思?!蔽抑噶酥缸约?,满脸自豪。

        “你是过来刺激我的吗?”卡洛斯气的咬牙。

        “你误会了,卡洛斯师兄,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我一点儿也听不懂卡洁儿的话?!蔽乙×艘⊥?。

        “你究竟在说些什么?”卡洛斯不懂了,我一时说能听懂,一时说一点儿也听不懂,感觉就像是在耍人似地。

        “你认为这个世上真的有人,能够凭着【叽叽叽叽】这样的发音,弄懂对方在说什么吗?又不是真的动物?!?br />
        对于卡洛斯的迟钝,我表示严重翻白眼。

        “所以我不是听懂了,是看懂了?!敝噶酥缸约旱难劬?,我斩钉截铁道。

        “看懂了……”卡洛斯若有所思的低着头。

        “是的,看懂,只能看懂,为什么能看懂,这个问题就得你自己去思考了,谁也帮不了你?!?br />
        好一会儿,卡洛斯精神奕奕的抬起头:“吴师弟,我明白了,谢谢你??!”

        “明白就好,这要是还是不明白,那你以后还真是远离卡洁儿比较好一点?!?br />
        “现在就行动吧!”

        我忽一下站起来,宛如革命志士一般单手插腰,直指正前方,耳旁仿佛传来了激扬嘹亮的红军歌声。

        “行动?”

        卡洛斯又傻眼了,果然,凡是遇到和卡洁儿有关的问题,这平时睿智沉稳的圣骑士,智商都会直线下降到负数,这让我再次担心他究竟能不能和卡洁儿相处好。

        话说回来,我现在的心情也是复杂的很呀,明明已经将卡洁儿当成是自己的父亲,却还要教别的男人怎么和卡洁儿搞好父女关系,虽然复杂,虽然无奈,但是还是得这样做,不能一味着满足自己的女儿控私欲,对于卡洁儿来说怎么样最好,这才是我优先要考虑的事情。

        “就是去我家吃晚饭,吃晚饭呀,你该不会是真的打算要吃这锅面条吧,而且要是再不在卡洁儿面前露露脸,久而久之,说不定她真的会把你这个父亲忘记掉?!?br />
        我怒其不争的大声嚷嚷起来。

        “这个……”

        卡洛斯考虑了一会,然后摇摇头。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要认真梳理一下才行,也不急于今晚,抱歉,你们吃吧?!?br />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br />
        卡洛斯不是矫情做作的人,正因为这一点,所以在得到答案以后,我并没有劝他。

        得到宝贵的建议之后,不是立刻兴冲冲的全盘接受,原搬照套,而是认真去思考,将这些东西真正的化为自己的东西,这也是卡洛斯的聪明沉稳之处,我没有理由打扰他。

        于是,拍拍屁股,我打一声招呼,屁颠屁颠的离开了,没走几步,从背后传来卡洛斯簌簌的吸面声,不禁让人联想到悬梁刺股、卧胆尝薪这些词语。

        卡洛斯的确是个悲剧的家伙,他空有一身女儿控属性,却没有相对应的天时地利人和条件。

        所谓天时,可谓可与而不可强求,掌握天时的家伙,说白点也就是外挂党,代表着奶爸光环。

        地利,代表着对方的态度,很可惜,卡洛斯依然没有,卡洁儿虽然并不讨厌她这个亲生爸爸,但是却因为种种怨念,而选择了一种比较让人蛋疼的撒娇方式,再加上卡洛斯并不是m,所以这个地利也就不存在。

        人和,代表着爱,满满的父爱,这一点卡洛斯到是有,而且还是极限槽值,但却是残缺的,诚如他刚才所说,这股父爱,以前并未考虑到卡洁儿的主见,而是一味的倾注给对方。

        如今,只希望卡洛斯能够觉悟到这一点,从最根本的人和开始改变。

        回到家,我朝维拉丝无奈的耸耸肩,看来女人的第六感,也是会有不灵的时候。

        和卡洁儿,西露丝艾柯露玩闹片刻以后,一盘盘夸张的堆起将近一米高的菜肴,在我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被端了出来,摆在餐桌上,刹那间,我仿佛听到了足可以让西雅图克那厮站在上面胡乱蹦跳也能承受的坚实 ,发出来的隐约悲鸣声。

        “抱……抱歉,一个不小心就做了那么多?!?br />
        维拉丝羞红捂脸中,莎拉琳娅站在她两旁,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低着头,哦哦哦,差点又忘记了三无公主,那小不点公主呢?去哪了,去哪了?

        然后,我看到了端着将近一米高的巨大汤锅,只露出上面那大的有点夸张的包子帽的帽顶一截,还有下面一双优美小腿的三无公主,晃悠悠的从厨房里走出来。

        其实我现在更好奇的是,这些巨大的盘子汤锅,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

        “对了,莱娜,莱娜呢?怎么把她忘记了,我这就去把她接来?!?br />
        我一拍手心,就要转身。

        “不用了,吴大哥?!绷真适背錾柚沽宋?。

        “莱娜妹妹在阿卡拉奶奶那边,今晚可能会忙的比较晚,已经和我打过招呼,说今晚不来了?!?br />
        “怎么会这样……”

        我挠着头,急的团团转,这根本不算是理由吧,难道说……难道说莱娜不想见我??。?!

        想到这里,我顿时以otz的姿势跪倒下去。

        为……为什么,莱娜?明明走之前还好好的,难道说终于到了从对哥哥的亲昵转变为抵触的叛逆年龄?

        “吴大哥还真是笨呀……”

        巧笑嫣然的琳娅,轻轻蹲在下来,在我耳旁吐气如兰。

        “莱娜妹妹急着将明天的事情也处理掉……是想吴大哥明天亲自去看望她,独占……独自看望呀?!?br />
        “什么呀,原来是这样?!蔽伊⒖绦燮?,得意的笑了起来。

        “还真是个爱撒娇的妹妹,没办法,我这个当哥哥的也很辛苦呢,啊哈哈哈哈哈~~~~~~~”

        话说是我的错觉吗?好像从琳娅的话中,听到了“独占”这个奇怪的字眼。

        “笨蛋妹控~~~~”

        隐约间,从汤锅背后传来某个小不点公主侍女毫不客气的吐槽,不过无所谓了,我是妹控我怕谁,妹控万岁!妹控征服宇宙?。?!

        “哦哦哦,我好像闻到了香味,看来来的正是时候?!?br />
        外面突然传来了不妙的欢呼声,我一个激灵,立刻将帐篷里面的魔法灯关了,将一个早准备好的“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在门外,然后将帐门重重一拉,关上。

        “嘘~~~~~”

        我向几个女孩嘘声禁言,让她们别出声,否则会被外面游弋某头酒红色怪兽抓去吞掉。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