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煮面条的卡洛斯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煮面条的卡洛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煮面条的卡洛斯

        ***********************************************************************************************

        女孩子穿衣服总是比较慢,出来好一会,甚至已经从巨大的节***流失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重新振作,噢!不愧是我,被称为聪明乐天派的男人吴凡??!

        握着拳头,我小小的得意了一会,随即无聊的蹲在更衣室门口靠了起来,时不时左右看看,若是有哪个男人胆敢靠近更衣室一百米范围之内,立刻就会遭到我的铁拳制裁。

        “叽叽~~叽~~~~~~”

        更衣室门突然张开一道口子,从里面依然还能听到西露丝和艾柯露那让人遐思不已的悉悉索索换衣声,但是这时,却从张开的门缝滚出一团可爱的小球,仔细一看才发现,竟然是脑袋还被套在自己的侍女服围裙里的卡洁儿。

        哦,天啊,在更衣室让两个小公主弄的心神大乱,都将被她们打闷棍塞到角落的卡洁儿给忘记了。

        我连忙将可怜的卡洁儿抱起来,将她头上的围裙解开,那稚气可爱的小脸蛋,才刚刚从围裙里面解放出来,这小天使立刻就委屈着那双泪光充盈的大眼睛,朝我怀里扑过来,一边可爱的叽叽叫着,一边在我怀里磨蹭,似乎在控诉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罪行一般。

        “怪,卡洁儿不哭?!?br />
        我抱着仿佛羽毛一般轻巧的纤细小天使,在她那柔软的金色发丝上轻轻抚摸着,不到片刻,这小可爱就眯起了眼睛,发出了满足的嗯嗯声,然后搂着我的脖子,努着小嘴在我的脸上啧啧亲着,涂了一脸的口水才罢休。

        “卡洁儿乖,最近有没有听话?”我抱着卡洁儿,蹲坐下来,亲昵捏着她如同年糕一样柔软的小脸蛋,笑着问道。

        “叽~~~~~~”

        洁露卡扑扇着毛茸茸的白色小翅膀,幼小的身体扑倒在我怀中,翘起后面一双纤细的小腿,在空中晃来晃去。

        “嗯哼?原来是这样,可是我刚刚来的时候,似乎看到你在和西露丝她们打架哦?!?br />
        眯着眼睛,享受着从卡洁儿身上传来的一股醇厚香浓,让人昏昏欲睡的玫瑰花香,继续问道。

        “叽叽叽叽~~~叽~~~~”

        半空中悠荡的那两只如陶瓷一样精致无暇的小脚,晃的剧烈起来,仿佛和卡洁儿现在的心情一样,她伸出小手,在我面前比划着,急促而生气的叽叽起来。

        “是吗?是西露丝她们在欺负我们的小卡洁儿呀,好好好,我知道了,回头一定会好好说她们?!?br />
        我摸了摸卡洁儿的脑袋,苦笑起来,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也不好说呀。

        “不过,卡洁儿很喜欢西露丝和艾柯露吧,真是个好孩子?!鼻崆嵝ψ?,放在卡洁儿脑袋上的大手,越发轻柔抚摸起来。

        不得不说,天使一族真的是比人类多出太多优势了,即使是只是半个天使的卡洁儿,这副只有六七岁,如同小学生一样的稚嫩身体,也拥有着普通人类无法想象的力量——一个人类壮汉,能够一拳将几百斤重的卡洛斯,击飞上高空几十米吗?不能,但是卡洁儿能??!

        所以,如果卡洁儿用对付他那可怜父亲的力量,对付西露丝和艾柯露的话,两个小公主根本连半招都抵挡不了,平时三人打闹,卡洁儿都只出了十分之一的力气,这一点,西露丝和艾柯露应该也知道。

        所以我才说,卡洁儿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孩子,同时也十分的喜欢西露丝和艾柯露。

        “叽~”

        被我摸着小脑袋,越来越感到舒服而眯起眼睛的卡洁儿,咋一听这句话,发出一声短促的“叽”呼声,然后撇过头,双手抱胸,毛绒的翅膀抖了抖,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似乎在说,我才不稀罕那两个笨蛋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br />
        我不禁笑了起来,在卡洁儿红扑扑的漂亮小脸蛋上用力亲了一口,真是太可爱了,这小天使。

        “叽~~~~叽叽~~~~~”

        突然想起什么的卡洁儿,从怀中飞了起来,飘在我面前,展开两只小手,做出一副“抱抱”的样子。

        如果听不懂她那稚气的“叽叽”声代表什么意思,或许还真会顺着这个动作,莫名其妙的将卡洁儿重新抱入怀里,不过,我算是少数能听懂一些意思的人(似乎阿卡拉也能听懂,不过这一点也不奇怪,那老狐狸的诡异能力多了去),所以知道,卡洁儿现在的意思,是要让我帮她换***上这套侍女服。

        卡洁儿现在有点恨这套衣服,准确来说,应该是恨侍女服套件之一的围裙,因为正是这条围裙,被西露丝和艾柯露当成了作案工具,将她弄得如此狼狈。

        “哎哎哎,好的,我的小天使,这就帮你换?!?br />
        我笑着,放在卡洁儿脑袋上的大手轻轻一压,将那头金色发丝***了***。

        然后,两只手撑住展开小手臂的卡洁儿的腋下,将她举在自己面前,上下打量了卡洁儿的侍女服一眼。

        嗯,是普通类型的侍女服。

        和卡洁儿换衣服,我是一点儿压力都没有,毕竟虽然年龄或许不比我小多少,但是卡洁儿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智,大概都是六七岁左右的小女孩,以前在家的时候,还经常一起洗澡呢。

        双手伸向卡洁儿的背后,在腰上和衣领上悉悉索索片刻,很快,外面套着的白色围裙被脱落下来,接下来就是里面的黑色连衣裙了,这个比较麻烦一点,不过我的手却一点也没有犹豫,简直就像在某条小露里走了几十年的老人,闭着眼睛都能数出这条路上的每一个坎坷。

        为什么我会对脱侍女服那么拿手呢?嗯,这是个十分深奥的问题,不宜和在西露丝她们面前讨论……

        很快,黑色的蕾丝点缀的,稍微有那么点华丽的黑色连衣裙,就被脱落下来,虽然这个过程有点小小的意外就是了,别忘记卡洁儿背上那双小翅膀,因为翅膀的存在,衣服结构自然是有所不同,让我颇有点唏嘘感叹——同样是侍女服,脱维拉丝她们的,果然要比脱卡洁儿的要简单啊。

        和西露丝她们一样,侍女服脱下来以后,卡洁儿全身上下除了一条粉色小***以外,别无他物,小天使可不像西露丝和艾柯露,那小小的,散发着无比可爱稚气的胸部,还和***衣板一样平整,根本不需穿戴任何女性胸衣。

        对此,我表示十分淡定。

        “叽叽~~叽~~~~”

        全身只剩下一条***的卡洁儿,似乎对这种凉飕飕感觉十分感兴趣,不由的拍打着翅膀飞起来,在半空愉快的转起了小圈圈。

        “好啦好啦,卡洁儿,快点下来,穿上衣服,小心感冒哦?!?br />
        我是不知道以天使族那强悍的体质,冬天这点寒冷能不能让她们感冒,不过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光着身子的卡洁儿四处乱飞吧。

        我高举双手,一把将卡洁儿从半空搂下来,抱在怀里,用自己的斗篷将她稚小娇嫩的身体包裹起来。

        虽然只有六七岁的个头,按照道理来说,这副稚嫩的身体应该还有点肉呼呼的感觉才对,但是卡洁儿的身体却十分纤细,并且腰身和四肢都十分修长,简直就像缩小版的少女一般,小小年纪就能让人联想到,这副身体日后若是成长起来,一定是完美的让人炫目的身躯。

        “好啦好啦,卡洁儿乖乖,让爸爸给你穿上衣服?!?br />
        不安分的小天使,在怀里又伸出软乎乎的小手,在我下巴胡渣上***起来。

        忙乎了好一会儿,终于给卡洁儿穿上衣服,当然,难点还是在于她那双小翅膀,为了能够不给这双调皮的小翅膀造成阻碍,她现在的衣服可是让许多优秀裁缝伤尽了心神。

        这段时间内,我的六感也没有闲下来,将警戒范围,从一百米扩大到了一千米,任何踏入这个范围之内的雄性都有可能***获赠单程直达牧师训练营外的飞行票,虽说卡洁儿只有六七岁的模样,并不是太介意被别人看见身体,不过作为父亲,那种复杂的心情……希望有人能懂吧。

        至于卡洛斯……我很是犹豫了一分钟,最终无奈的决定,卡洛斯就算了,毕竟是卡洁儿的正牌爸爸,再说以我现在虚弱的身体,谁送谁单程飞行票还是个未知之数呢。

        帮卡洁儿换上一套可爱的花格连衣冬裙之后——别问我为什么我的物品栏里会有卡洁儿的衣服,当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咳咳,话题扯开了,不一会儿,西露丝和艾柯露也羞羞答答的从更衣室里出来。

        西露丝穿着一身歌德式的雪白修身连衣裙,优质厚实的布料,因为裁缝得体的关系,一点儿也没有掩饰到西露丝那纤细有致的少女曲线,连衣裙外面,上半身套着一件圆领针织披肩,更显得高贵可爱。

        艾柯露的衣服也是一模一样,只不过颜色换成黑色罢了。

        看着两个小公主的装扮,我满意的不断点头。

        果然没有白费我从鲁高因的肥猪国王那里,将他的宫廷裁缝全部绑架过来,为两个双胞胎和卡洁儿连身定做衣服,虽说三人本来就是天姿国色,无需太多外物装饰,不过合体的衣服,还是能将她们的气质和少女风情,衬托到一个接近极限的点。

        唯一让我遗憾的是,阿卡拉还是不许我给三个宝贝女儿修建一座气派的城堡啊,明明都已经说不不需要***报销,费用全部由我一个人承担。

        见西露丝和艾柯露出来,笑颜洋溢的卡洁儿立刻露出警惕神色,拍打的小翅膀,哧溜一下就骑到我的肩膀上,打算先将自己的宝座牢牢占据住再说。

        你看,是哪个笨蛋说我家的卡洁儿不会动脑子来着。

        呃……貌似是西露丝和艾柯露。

        两个小公主明显没有和卡洁儿闹腾的经历,虽然还有点羞涩未褪,但是还是果断的紧紧搂上我的左右胳膊,父女四人,一路有声有笑的踏上回家之路。

        呃……又来了,这种被跟踪的感觉,卡洛斯,你已经下定决心了要做卡洁儿的背后灵了么?

        路上,我不禁微微远目,回过神,继续和宝贝女儿们说着自己在第二世界大发神威的故事,当然黄段子侍女什么的——尤其是小黑炭的事情,是必须删减掉的。

        烦恼呀,究竟该怎么和两个小公主解释小黑炭的事情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她们亲昵的搂在怀里,然后:哟,西露丝,艾柯露,爸爸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要多一个后妈和妹妹了。

        只是这样想完,一股莫名其妙的深深恶寒,就涌上了心头,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要是真这样做的话——或许有什么东西会立刻断裂,比如说理智神经什么的……

        一路说笑着,很快就回到的法师公会,看到了那顶最熟悉不过的白色小帐篷。

        “维拉丝妈妈,我们回来了?!?br />
        掀开帐篷,两个小公主清澈甜美的声音,立刻给整个家增添了一份活力。

        “换舞台衣服花了点时间,没错过晚饭时间吧?!蔽页逦啃α诵?,有点心虚的……

        “大人请稍等,马上就好?!?br />
        将一袭黑色长发用头巾束起来,围着蓝米色小狗图案(和莎拉那条似乎是同一款式)的维拉丝,全身洋溢着温柔***的气质,从厨房里面走出来,露出微妙的困扰笑容。

        “怎么回事,我还以为错过了呢,稍微有点慢啊?!?br />
        我探头看了厨房里面一眼,莎拉还在里面忙活着,继续她的新娘厨艺修行之旅,脸色恢复正常的琳娅也在灵巧的挥舞着一把菜刀,哦……还有三无公主,差点又被她的无存在感给骗过去去了,这小公主,脚下垫着一张凳子,正站在火炉前,面无表情的用汤勺搅拌着一锅汤。

        这汤能喝吗?我脑海中一瞬间掠过这个失礼的念头,然后摇了摇。

        “怎么回事,这么豪华的阵容?!?br />
        我惊奇道,不单是莎拉,连琳娅和三无公主都上场,整个家,能耍上几手厨艺的女孩子,都在厨房里面干活。

        放在平时,维拉丝一个人,就能在半个小时之内,准备好一家人丰盛的一餐,所以由不得我不惊讶。

        “怎么说呢?”

        维拉丝又露出了可爱小狗狗的样子,困扰的歪着头。

        “按照大人喜欢用的说法,大概就是女孩子的第六感吧,晚饭得多做一点,不然不够?!?br />
        “这个分量……就算是十个野蛮人来了,也能填饱肚子了吧?!?br />
        往厨房里面已经做好的堆积如山的菜肴看了一眼,我昏昏欲坠,难道说今晚有食神降临,还是说……还是说……

        我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道惊天霹雳,夸张的退后一步,露出不可置信惊骇欲绝的神色。

        还是说……小幽灵要醒过来了??。。。。。。。。?!

        “哈欠~~~~??!”

        项链里面,传出某只小懒猪娇气的喷嚏声,只见蜷在里面的发光体,下意识的***了***鼻子,轻轻梦呓出声:“小凡呜呜~~~你给本圣女记着~~~”

        “……”

        不带这么玩心灵感应的,这只笨蛋幽灵。

        将小幽灵的声音听入耳中,我不由虎目流泪,却一点儿也没有嚼人耳根者,恒被拍飞之的反省觉悟。

        “好吧,难得你们有了第六感,我就稍微配合一下吧?!?br />
        放下卡洁儿和双胞胎,我朝维拉丝她们招了招手,转身,再次出门。

        迅速穿过一片黑漆漆的树林,来到森林对面的草地,远远望去,夜色之中,有一定朦胧的小帐篷竖立在不足一千米的山坡半腰。

        没错,这顶小帐篷,就是卡洛斯落脚的地方。

        只是帐篷里面黑漆漆一片,宛如鬼屋般,一点儿也看不出人气的样子,我顿时奇怪,到了法式公会之后,卡洛斯就脱离了跟踪模式,我还以为他回家了……

        咦?等等??!

        在帐篷旁边,似乎有一点点火光,太小了,以至于我这双钛合金鹰眼,竟然也没能立刻察觉到。

        凑近火光一看,我顿时无语远目。

        卡洛斯,没错,是卡洛斯,围着一团篝火……不,或许该用火苗来形容比较合适,坐在草地上,两眼空空,无神的望向远方。

        在他脚下,篝火上面,摆放着一个小锅,里面装着小半锅水,水里面飘着一团硬邦邦的干面条,看锅下面那只有拳头大小的火焰,这一锅面条想要烧开,起码也得好几个小时。

        明明只要再添几根木材,就能将火势加旺,快一点在寒冷之中,吃上热乎乎的面条,但是卡洛斯却恍然不觉。

        愣风凄凄吹过,为这幅寒冷黑夜之中,孤身一人坐在篝火旁边煮面条的可怜景象,平添了一分悲惨气氛,简直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不,是名贵巨犬,只能在寒风冷夜之中,瑟瑟发抖的在垃圾堆里刨食一样。

        哦哦哦哦,卡洛斯,你这是在卖萌吗混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