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行动诡异的卡洛斯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行动诡异的卡洛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行动诡异的卡洛斯

        ********************************************************************************************

        “哟,维拉丝,莎拉,小茉莉,我们回来了?!?br />
        夜幕降临,披着一身幸福星月回来的我和琳娅,掀开帐门,往里面瞅瞅,然后打招呼道。

        “大人,琳娅,你们回来的正好?!?br />
        维拉丝温柔的笑容迎了上来,莎拉在厨房里探出头,舞了舞手中的小汤勺,腰上系着一条正面绣着可爱小狗图案的白色围裙,鼻子上粘着一点烟火熏黑的黑点,舒展那张绝色倾城的俏颜冲我们一笑,然后从厨房里面传出噗噗的锅盖冒气声,这小萝莉惊呼一声,连忙缩了回去。

        哟哟哟,这副打扮,还真有那么点萝莉***的成熟风味了。

        我捏着下巴,细细回忆莎拉刚才不经意之间展露出来的一屡成熟娇媚的***风情,配合她的萝莉体型和无人能及的美貌,还真是让人神魂颠倒的说。

        “维……维拉丝,你你你……你冲着我笑做什么?”

        回过神,旁边的琳娅却红着脸,低下了头。

        “咦……咦咦?”

        面带温柔笑容的维拉丝,微微一愣,像小狗一样歪起脑袋,看着琳娅,上面冒出一个个问号。

        “这个……那个……”

        看到维拉丝这副模样,我哪还不知道琳娅这是在做贼心虚,而将维拉丝一贯保持在脸上的温柔笑容,当成了是对我们两个那么晚才回来的戏谑笑容。

        琳娅更快反应过来,原本就通红的俏脸,因为这个,刹那间噗了一声冒出了烟,比手画脚,樱唇半张,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两眼转着圈圈,然后突然间一声“我先回房间换衣服”,便如一阵风般冲回她的房间,休整阵地去了。

        “我……我有说错什么吗?”

        可爱的维拉丝,依然冒着泡泡一样的问号,用困惑的目光看着我。

        “没关系没关系,是琳娅自己太在意了,自乱阵脚?!?br />
        我在维拉丝耳边嘀咕了几句,她终于露出恍然的神情,然后低头想了想,突然退后一步,捏着细腻精致的下巴,用一副“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我。

        “哼哼,大人和琳娅……怎么那么久才回来,很可疑哦~~~”

        我:“……”

        先不说早已经过了吐槽的时机,琳娅已经跑回房间里面去了,这句话对暂时处于无节***大魔王状态的我来说没有一点威力,这样的事实,还有一点,维拉丝啊,像你这样灵魂骨子里都写着善良温柔的女孩,故意去摆出那副“不坏好意”的模样,反而能让人升起一股调戏你的强烈欲望啊。

        见我露出困扰的表情,维拉丝似乎也察觉到了,嗯,察觉到了第一点。

        “我这个人……是不是老把握不住说话的时机啊?!蔽坑眯」芬谎闪赓獾哪抗庾⑹幼盼?,问道。

        “不……嗯,非要我说实话的话,的确有那么一点点?!?br />
        “呜~~”

        维拉丝有点收打击,但似乎又越挫越勇的将小拳头一握,给自己打了气,开始练习着刚才那句“哼哼,大人和琳娅……怎么那么久才回来,很可疑哦~~~”,一边这样不断低头认真的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一边回过身,手里抓过一条干净的抹布,打算在莎拉做好晚饭以前,先将餐桌擦干净。

        结果,刚走了几步,便迎头和换好一身宽松的家居轻便衣服,重新调整好心情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琳娅,两人迎头相撞,而维拉丝,刚刚好重复完了一句。

        “哼哼,大人和琳娅……怎么那么久才回来,很可疑哦~~~”

        轻轻一愣,维拉丝抬起头,眼睁睁的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琳娅的脸色,从白皙剔透,像是逐渐烧开的一锅水般,一层深色的红晕慢慢从脖子涨到额头,然后头顶像壶嘴一样,噗一声冒出白烟。

        捂着脸,琳娅转身飞步,悲鸣着重新躲回自己的房间里。

        “我……我是不是对琳娅做了很不好的事情?!蔽炕毓?,再次用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我。

        “不……别放在心上……”

        我开始远目,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这个家究竟是怎么运作的,稍微有点感兴趣呢。

        “对了,大人?!?br />
        维拉丝突然想起什么,食指轻轻一点。

        “西露丝和艾柯露,就拜托你去接回来了?!?br />
        “哦哦,她们现在能回来吗?还来得及吗?”我看看天色,问道。

        “没关系,这个时间刚好合适,最近因为排练紧张,几乎每天都要再晚一点才回来,也因为要排练,所以获许了能每天回家?!?br />
        维拉丝说着,不知想到什么,脸红红了起来。

        排练?哦,是排练啊。

        我嗯嗯点着头,差点忘记了,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在神诞日可是有表演来着,表演的就是当初我和维拉丝相恋那一段粉红历史,难怪提起排练,维拉丝就要害羞起来。

        “当然没问题,交给我吧,就算没有排练,不许回家,我也要将两个宝贝女儿抱回来?!?br />
        我拍着胸膛,用力保证道。

        “那麻烦你了,还有……”

        维拉丝突然想起什么,才转过身去擦桌子,复又回过头,笑着加了一句。

        “晚饭快要做好了,可不能再太晚才回来哦?!?br />
        琳娅房间里顿时又传来琳娅一声悲鸣。

        我:“……”

        好一个“再”,用的真是太好了,简直就是对琳娅的追击致命终结技打击,维拉丝……这如同温驯忠诚的小狗一样的女孩,我的妻子,偶尔也会无意识的天然黑一把呢。

        片刻之后,我再次出门,向牧师训练营方向奔去。

        虽然牧师这一职业,因为在第二世界的鲁高因,小幽灵大发神威这一事件,而顺水推舟的向世人展露了出来,现在几乎人人都已经知道牧师这一职业尚有保留,并且,已经有几批牧师开始了她们的公开修行之旅。

        在这样的情况下,牧师训练营依然被一层神秘所笼罩,并未像其他七大职业一样,赤裸裸的在北区训练营里扎根,公开训练,还是在原来那个位置,被魔法阵所遮盖。

        神秘的牧师训练营,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好一阵左弯右拐,打开魔法阵的入口,一片崭新的空间立刻出现在眼前。

        走了几步,我开始远目。

        那个……虽然说我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六感大不如前,但是……但是在那么近的位置跟踪上来,我还是能轻易察觉得到呀混蛋??!

        可以清晰感觉到,自我进入牧师训练营范围的一刹那,早就在某处等待的黑影,现在正一步一步,接着路两边的草丛和树木悄悄跟上来,不知道是心慌神乱,还是说原本就并未打算隐瞒,追踪者所展现的追踪技巧十分拙劣,我不但能感觉到,甚至能猜到对方是谁。

        停下脚步,我仿佛能感觉到,现在正躲在背后的那道黑影,咬着手帕,从树后窥出一个脑袋,向我投过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的样子。

        卡洛斯……你也开始卖节***了呀。

        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有个人,无论是不是人都好,能够走上来,安慰的拍拍我的肩膀,然后笔直竖起大拇指,露齿爽朗一笑:“这种时候,你只要微笑就好了?!?br />
        想当然,能够让可能是整个暗黑大陆最后一个有良心的圣骑士的卡洛斯,这样无节***的跟在后面,甚至露出羡慕嫉妒恨目光的,除了卡洁儿之外,我实在找不出第二个……哦,或许安洁丽尔也有可能。

        我就知道,这家伙一回营地,肯定是去找卡洁儿了,只不过这两父女,在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卡洛斯怨念那么大,看样子似乎一直蹲守在这里,专门等我过来接女儿们的时候,进行跟追尾随。

        这样诸多想法,只是一刹那间在脑海中划过,顿了顿脚步,我再次跨出,卡洛斯这家伙,作为父亲而言也够悲剧了,算了,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吧。

        不一会儿,我穿过具有教堂风格布局的牧师教室,来到了牧师训练营的后方练习场,果然不出所料,那里正灯火通明,数百米牧师充当观众,正围着简单架起的舞台,目不转睛的看着上面三位天之骄子,同样也是让我骄傲的女儿们(卡洛斯泪目)的表演。

        西露丝在上面陈述着台词,这些台词,都是从我和维拉丝嘴里套出来的,我说前些日子的某天,阿卡拉怎么那么清闲,竟然抽出空来我家拜访,和我们闲聊家常,有意无意的将话题引到当年那一场村落保卫战,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都是阴谋啊。

        至于为什么以我和维拉丝相遇相知的那一段恋情为剧本,而不是莎拉,也不是琳娅,也不是莎尔娜姐姐,三无公主,更不是小幽灵,和她们相遇相恋的那些回忆,同样也是我最宝贵的回忆。

        这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因为我和维拉丝的这段恋情,正符合了受伤的英雄凯旋而归,在养伤过程中于细心照料自己的美丽少女相恋这样的大众胃口。

        而其他人,比如说我和莎拉相遇,再到拉尔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给我和莎拉定亲,这一段剧情,先不说亮点不大,说好听点,或者是标题党,剧本的命名可以【联盟长老和大陆第一美女的相恋】,但是说难听点,完全可以命名为【萝莉控成长日记】,因为这段剧情,似乎最能证明的就是我是个萝莉控。

        再比如说莎尔娜,昔日罗格女王与联盟长老的八卦史,到是可以吊起许多人的口味,其热门程度甚至比我和维拉丝的剧情更加受欢迎,但是这其中有几个难点。

        第一,莎尔娜姐姐由谁来扮演,或者说,谁有资格扮演莎尔娜姐姐那种孤傲的角色?

        第二,对于这段剧情,我到是没什么意见,但谁知道莎尔娜姐姐同不同意将她和我的这段历史,编成剧本表演出来,到时候女王一怒,恐怕就连阿卡拉,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宛如“外星怪兽又光临泥轰国了,一个小时了,超人还未出现,两个小时了,超人依然不见踪影,三个小时了,远在夏威夷度假的超人发来贺电,表示它现在十分淡定,请国民不要慌张,应保秩序,立刻向有关部门申请避难,四个小时……哦哦,国会被踏平了,终于被踏平了,大家欢呼吧”的那一幕出现。

        咳咳,话题扯远了,至于第三点嘛,剧本应该怎么命名?按照莎尔娜姐姐表现出来的强势女王风格,和我那一副遇攻则……咳咳,说什么来着,总而言之,大概一百个人里,有一百零一个都不会相信,莎尔娜姐姐竟然会有将我的脑袋死死夹在她那丰满胸部里不断磨蹭的温情一面,所以剧本很有可能会被命名为【女王驯宠记】之类的奇怪名字,这是我不得不考虑的。

        而小幽灵……先不说现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剧本也是个问题,按照我和小幽灵的真实历史,难道要命名为【凡长老的候补圣女调教史】?这种剧本一出来,我的名声恐怕会瞬间在整个暗黑大陆,成为超越禽兽公爵一样的存在。

        至于三无公主,虽然我和三无公主相遇这段,的确也是个不错的剧本,名字的话,也可以借鉴一些勇者和公主之类的题材,但是……但是三无公主的存在实在感太低了,低的甚至有可能让人连关于她的舞台剧也无人关注,这是重点。

        最后是琳娅,我和琳娅的恋爱虽然不能说坎坷,但却是断断续续的相遇,直到以长老的身份拜访矮人一族和狐人狼人两族的时候,才确定关系,这个过程断断续续,不大好写……

        回过神来,凭着我对这段剧情的熟悉,立刻就知道已经进入尾段,直到了这里,西露丝依然没有和卡洁儿打起来,这是一个重大突破,让我感动的无以言语——虽然明眼都能看到她们在接触的时候,那充满战意的一抹僵硬微笑。

        “这不是凡长老吗?您是来接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吗?”

        回过头,向这边走来并且出声打招呼的,是西露丝她们的老师,同时也是暗恋……不,已经是明恋卡洛斯的阿露卡琪牧师。

        她笑着走上来,恭敬的行了一礼。

        “凡长老,好久不见?!?br />
        “好久不见,阿露卡琪牧师?!?br />
        “我都听说了,凡长老在第二世界活跃的事迹,若不是多亏了凡长老,怕是又要生灵涂炭了?!?br />
        “咦?”

        我瞪大眼睛,表示惊奇。

        “我们现在,也是有一些姐妹在第二世界游历哦?!?br />
        似乎早就知道我会惊讶般,阿露卡琪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活跃什么的,就算了吧,我只是完成任务而已?!蔽易チ俗ツ源?,笑道。

        “嘻嘻,就当是这样吧?!?br />
        阿露卡琪嫣然一笑,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个话题而争论,两人目光转移到舞台上。

        “西露丝她们,这段时间没闹出什么吧?!?br />
        “多亏了凡长老上次的教导,她们现在已经不会在舞台上大打出手了?!?br />
        “仅限于【不在舞台上的时候】吗?”听出阿露卡琪意思的我,发出苦笑。

        “只不过……就算情况好多了,现在这副样子,也无法真正出台表演呢?!卑⒙犊ㄧ骺醋盼?,露出困扰表情。

        “哈……啊哈哈……”

        明眼人都能看出互相拥抱的西露丝和卡洁儿之间充斥着的火药味,这哪是我和维拉丝的样板,简直就是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搂在一起时的情绪啊。

        “现在换人已经来不及了,为了让西露丝她们能在神诞日成功出演,这段时间,还要麻烦凡长老再和这三个孩子,好好说一说哦?!?br />
        “当……当然,交给我吧?!?br />
        我讪讪一笑,这个……我也不想我和维拉丝的美好恋情,被西露丝她们那副剑拔弩张,咬牙切齿的表演出来啊,知道的人也就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维拉丝的杀父仇人,维拉丝为了复仇,下定决心委身与仇人,伺机复仇,上演这样的恩怨情仇故事呢。

        “对了,看见卡洛斯了吗?”

        眼睛骨碌一转,察觉到后面鬼鬼祟祟躲在教堂建筑阴影之中的身影,我不由开口问道。

        “卡洛斯大人也回来了吗?”

        人与人之间的待遇果然不同,乍一听到卡洛斯,阿露卡琪的目光立刻闪亮起来。

        “听你的口吻,他似乎没来这里找卡洁儿?”我奇怪的看了后面一眼,卡洛斯你这是肿么了卡洛斯,人家近乡情怯,你是近女情怯吗?

        “没有?!?br />
        阿露卡琪的目光一黯,大概是觉得卡洛斯是为了躲避她,甚至连最宝贝的女儿都不来见面了。

        站在我的立场上,自然是想安慰阿露卡琪一番,告诉她或许情况并不是和她想象的一样,只不过卡洛斯还在后面盯着,我要是给阿露卡琪点一把火,他难保不会埋怨我多管闲事,破坏他对安洁丽尔大嫂的专一,还是算了。

        不过,原来卡洛斯这家伙,并没有来见卡洁儿呀,那他在这里呆了一整天,并在入口处埋伏跟踪我,又是为什么呢?

        摇着头,我表示严重不解,这时候,台上的剧本也终于完结,随着鼓掌声起,幕帘缓缓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