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黑历史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黑历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黑历史

        ***********************************************************************************************

        “小凡~~~~~~~~~~~~~~~~~~~~~~~”

        那高昂的声调之中,毫无保留的透露出强烈思念的哭泣声音,让我热泪满盈,没错,此时此刻,我已经热泪满盈了。

        “嗖——————??!”

        仿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束缚,声音落下以后,一道淡淡发光的白影破空袭来,无法躲闪,或者说不能躲闪的,在维拉丝她们怜悯的目光中,在我热泪满盈的张手迎接中,打前锋的头部,和腹部紧密接触??!

        “咚—————————————??!”

        那是任何男人女人听了,胃袋都要一阵绞疼的沉重撞击声,非但如此,在撞击一刹那,两只娇嫩的小胳膊也搂了上来,牢牢抱住对方的腰部——取经自某人的怀中抱妹杀,让对方连卸力的可能性都不存在,完完全全的自作自受的承受了这一击炮弹式撞击。

        这就是幽灵体炮弹的可怕性,无法躲闪,亦无法卸力,更甚,你只能用微笑,或者是激动的泪流满面的微笑去迎接,稍微摆出一点愁眉苦脸的样子,以后都会明里暗里遭到更猛烈的咬头报复,堪称肉体和心灵的双重伤害。

        就比如说,吃黄连或许并不算痛苦,但是非得在你苦的皱起眉头的时候,仍然要展颜微笑,一边竖起大拇指,一边用苦到根部的舌头吐出“好好食啊”这样满是诚意的方言。

        脑海之间闪过一刹那这样的吐槽念头,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了,面临着生死一刻,大脑最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吐槽神经??!

        然后,被两只看似纤细娇嫩,但不知道是不是经??凶晔墓叵刀缘糜涤信哟罅α康母觳?,紧紧箍着腰部,小腹在承受了100%……不,或许是1000%的撞击力之下,笔直站立的身体突然弓起,腹部随着撞击深深凹陷了下去,在那一瞬间,我有一种自己是不是被这股撞击力,硬生生的将身体拉长了的错觉。

        就算是这样,在恨不得将胃袋都吐出来的剧烈五脏六腑翻腾下,我还是微笑着把展开的双手轻轻一合,将腹部那颗“炮弹”接了起来,轻轻搂着,这股剧烈的疼痛,这宛如五脏六腑要一起从嘴巴涌出的感觉,就是小幽灵无法宣泄的思念啊……

        抱着小幽灵,我们两个飞了出去,脚跟擦着草地平行飞出数百米,这股力道才减弱下来,带着我们两个一起,滚葫芦似地掉落在地面,在泥土里打了好几个水漂之后,又滚出数十米,才完全停下来。

        姓名:吴凡

        职业:德鲁伊

        等级:52

        称号:悲剧帝,吐槽帝,歌神(自封),控血失败而亡第一人,等等。

        伴侣:维拉丝,莎拉,琳娅

        个人自述(仅限两个字):(我不是)笨蛋(??!为什么只把头和尾巴去掉混蛋?。。?br />
        现状(以下红字):

        hp:0

        mp:0

        智商:0

        死前遗言(热泪满盈状):好好食??!

        早早准备好的遗言:信春哥,得永生!

        死因:根据现场的少女a和少女b和少女c的一致证词描述,此人系脚踏多只船所以被好船。

        警方陈词: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极其凶残,极其恶劣,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极其严重的凶杀案件,犯人的作案动机十分明显,作案手法极其娴熟,案发之后极其冷静,显示出了现今rmb玩家和职业高玩的巨大差距——就算称号再牛x,也顶不住那个闪闪发光的脑袋。

        处理结果:因凶手不是人,所以死了也是白死。

        “小凡,呜呜~~~小凡~~~~”

        扑倒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尸体”怀中,小幽灵哭的稀里哗啦,那具柔软度最高的脸蛋,被鼻涕泪水所遍布,然后又全部蹭在了“尸体”的衣服上。

        好不容易,哭够了,蹭够了,撒娇够了。

        小幽灵才擦擦脸上残余的鼻涕泪水,使劲抽了抽那娇俏小巧的鼻子,从“尸体”怀里站起来,原本紧紧搂在对方脖子上的小手,顺手一拉,拖着那斗篷的后衣领,像是丛林里最优秀的亚马逊女猎人,拖着猎物回归一样,拖着这具“尸体”,一路昂首挺胸的走向维拉丝她们。

        “哈哈、啊哈哈~~~~”

        维拉丝和莎拉,只能露出非常复杂的微笑,心里暗道一句:真的……没事吧。

        “小维拉丝,小维拉丝~~~”

        没大没小嚷嚷着的娇小圣女,向眼前看上去高她一点点,而且容貌气质上明明更像是她的姐姐的散发草原气息的温柔女孩,理所当然的伸出小手,做出一副讨要姿势。

        当然,如果按照真正的存在年林计算,这位万年候补圣女这样的称呼,也没有任何突兀之处,只是知道这一点的人实在不多罢了。

        维拉丝眨了眨乌黑善良的大眼睛,点头微笑,小心翼翼的,珍若重宝一样,在怀中轻轻取下一条项链,交到小幽灵的手上。

        项链原本的主人,也就是眼前宛如猎物一样被小幽灵拖在后面的“尸体”,在离开前一天,便将这条项链交给她保管,可惜,在对方离开的这几个月,小幽灵完完全全变成了家里蹲,连房门都没怎么踏出过,这条用来供她做移动蜗居,以及在紧急事态发生的时候用来避险的项链,形同虚设,一直保管在维拉丝这里,没有用过。

        如今,终于物归原主了。

        而且……时隔几个月之后,再次看到了小幽灵充满活力的样子。

        维拉丝轻轻笑着,充满了爱恋、思念和温柔的目光,落在小幽灵手中的“尸体上。

        这个家……果然,没有大人的话,根本不行啊,我也是,好想好想一直在大人的身边。

        带着丝丝寒意的轻风,从维拉丝脸庞拂过,她轻挑着额前一缕被恶作剧的风吹乱的刘海,捋向白皙耳背,呼吸着寒冷的空气,温柔一笑,将这股任性的念头,压在心底。

        “谢谢了,小维拉丝?!?br />
        接过项链的小幽灵满足无比,哼着律韵优美而神圣的小调,将手中的“尸体”放下,将手中的项链,挂在那脖子上面,然后发光的,宛如虚幻的娇小身体,哧溜一声,钻了进去,在完全没入的前一刹那,一声“就算现在世界被毁灭了也没关系”的满足叹息,幽幽传出。

        若是比对爱的执念的话,所有人,都无法和眼前这只发光体幽灵相比,这是女孩们所察觉到的共识,所以对于这一幕,这一声蕴含着的信息极其极端的满足叹息,早已经习以为常。

        然后,我复活了。

        睁开眼睛,朦胧之中,看到维拉丝和莎拉关切凑上来的美丽脸庞。

        “大人(大哥哥),你终于醒了?!?br />
        两张俏脸,露出如释重负的安心笑容。

        “这里是……哪里?”我迷茫的看看四周,很熟悉的感觉,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吗?

        是这样啊,昏迷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已经被搬回了家里。

        “小幽灵……呢?”我依然用一副刚刚睡醒的迷糊状态,出声问道。

        没等维拉丝她们回答,我就注意到了胸前多出的一条项链,心里顿时恍然,下意识的在项链吊坠上,伸手轻轻抚摸着。

        从那里,可以感受到再熟悉不过的气息,小幽灵的气息,那呼呼睡着,睡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就算把她扔到枪林弹雨之中也吵不醒的,超安逸,超安详的睡神气息。

        这笨蛋,无论什么时候看,都像是一只淘气的小猫咪呢。

        我发自内心的微笑,然后,目光落到维拉丝和莎拉两个身上。

        虽说是自己的错,但是两个人竟然隐瞒事实,让小幽灵在后面获得了足够的蓄力时间,让我入手控血帝的美梦破碎,活活在三途河里兜了一圈,听了一番站在对面的奶奶的唠叨。

        是不是要……小小的报复一下呢?

        我暗地里摸着下巴,露出险恶目光,盯着眼前这两只可口的小白兔,当然,明里还是继续摆出那副迷茫状态。

        要不要假装失忆,自己现在的茫然状态,不是提供了最好的伪装吗?

        这一个邪恶的念头,刚刚在脑海之中升起,另外一个,或许被淹没在了历史之中,或许是被自己强制性的遗忘,甚至是被外物强制性的封印的回忆,突然同时从心头之中爆发出来。

        一瞬间,我想起来了,那段遥远的,被封印的,此刻却又记忆犹新的黑历史。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哦不,不知不觉就套用禽兽公爵里的模板台词了,应该是,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白天,同样是发生在我被小幽灵的幽灵体炮弹命中之后的事情。

        醒来的时候,被女孩们拥簇照顾着,那时候,我也是和现在一样,突发奇想,不知死活的假装起了失忆。

        当“我……是谁?你们又是……”这具宛如被恶魔诅咒过一样的话,以朦胧的神色,从口中发出的时候,刹那间,末日降临。

        当时,维拉丝和莎拉的身体顿时僵直,机械的看着自己,保持着瞪大眼睛的模样,眼眶涌泪,手中端着装水的小碗,啪啦一声掉落在地,就宛如一具不停留着泪水的望夫石般,十分夸张的直挺挺晕了过去。

        当然,如果这还不够的话,小幽灵的闪烁的银色眸子,瞬间就黯淡了下去,变成灰色,然后像在水中失去了生命的游鱼一样,半空中漂浮的幽灵身体,软软的飘落在地。

        本来以为琳娅最理智,一定会察觉到我的玩笑,没想到她也变成了一具泪人,好歹身为前任爱德华家族的继承人,在意志和冷静方面,比维拉丝她们更胜一筹,没有直接昏过去就是了。

        当时我就知道,自己太幼稚了,这个玩笑开大了。

        在心爱的、真正将她完全托付给自己的女孩面前,绝对不能开的玩笑,第一,装死(除非她们知道你在演戏,比如说刚才);第二,装失忆;第三:说不再喜欢你(就算她知道你是在开玩笑)。

        于是我犯了第二条。

        后来,我诚心诚意道歉了,这时候,黑历史才刚刚开始。

        听了我的解释之后,维拉丝微笑提出治疗建议,给我准备了【能让失忆的人不再失忆】的平底锅一击,小幽灵不用说,她是想将她的牙印刻在我的脑子里,这样就算失忆也不会忘记她了。

        莎拉帮我按摩,据说这套按摩手法传自丽莎阿姨,被这套神奇的按摩手法治疗过后,可以大幅度的免疫失忆症状,我当时就泪流满面,还是莎拉好呀,按摩好,按摩好,被维拉丝的平底锅拍过的地方,已经印满了小幽灵的牙印的脑袋,还在隐隐作疼呢。

        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莎拉的这套得自丽莎阿姨真传的按摩,要是不是用剑,而是手指,那该有多好,我敢保证,拉尔那笨蛋以前肯定也玩过这一招,然后被丽莎阿姨自创的这套“按摩”狠狠修理了一番,唯一不同的是,丽莎阿姨当时用的可能是菜刀而不是剑。

        我是该同病相怜好呢?还是该恨那老***连累了自己?

        琳娅准备了一套爱德华家族秘传的驱邪魔法仪式,对于传承了几万年,前身身为牧师家族的爱德华家族,有什么不密之传,我是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只是……接受仪式的人一定得倒吊在树上一天一夜……保持这种姿势,持续这么长时间吗?

        还有,我怎么感觉仪式开始以后,告诉我脑袋下面的魔法阵(因为被倒吊在了树上)可以自动运行,自动驱邪,安全无污染,绝对不会爆炸,实现了无人***作的全自动化,象征了新魔法时代来临的琳娅,在说完如此重要的、可能颠覆几十万年魔法历史的宣言之后,就漫不经心的打着哈欠,和其他女孩们一起回家睡午觉去了?

        最后,是来自小茉莉的,据说她们鲁高因皇室带带秘传,可以治疗失忆的料理,看着表面飘荡出一层彩虹的黑色冒烟不明液体,我当时心里极其疑惑——怎么貌似每个人都有一套可以治疗或是免疫失忆症状的手段呢?而且都是秘传的??!难道说……在暗黑大陆,失忆是以血亲遗传为主要传播模式的常见疾?????!

        喝下小茉莉的据说可以治疗失忆的料理之后……我眼前一黑,醒来之后,这段黑历史就在脑海中消失了,无论如何也回想不起来在这几天时间里自己干了些什么,现在想想,小茉莉那锅汤或许真的很神奇也说不定。

        于是,在突然回想起这段黑历史之后,我狠狠打了一个冷战,再给自己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开这种玩笑了。

        “我下床走走?!?br />
        因为猛烈的黑历史冲击,我甚至忘记了要调教一下维拉丝和莎拉的想法,在她们的服侍下从床上坐起来,出了厅外,往外面一看,才知道已经是黄昏时段,自己竟然昏迷过去了足足大半天。

        “大人?!币慌孕α秤奈客蝗怀錾?。

        “不去吗?”

        “当然??!”

        我一拍手心,只不过竟然一觉睡到了黄昏,还来得及吗?

        还来得及……去接琳娅吗?

        “大人,要好好安慰琳娅哦,这段时间,她可是最辛苦的?!?br />
        细心的维拉丝从后面替我披上了斗篷,莎拉则是站在前面,帮我把斗篷系好,扣上。

        哎哎,有了这两个小妻子在,自己想不变成混吃等死的凡人都难啊。

        我在两个女孩脸蛋上亲了一口,正了正斗篷,在两双柔情目光的目送下,大步跨出帐门,向阿卡拉的小黑店方向,快速赶去。

        ……

        夕阳西下,刚刚出帐篷里出来的少女,被披上了一层圣洁的金色外衣,让本来就已经绝色倾城的容姿,更添一份朦胧的圣洁和美丽,宛如从金色夕阳之中缓缓走出来的夕之女神一般,让人忍不住为这份美丽和高洁而膜拜。

        琳娅回过头,看了看帐门方向。

        其实事情还很多,光是今天的份,不忙到夜晚也做不完。

        明明应该继续下去才行,但是自己却被阿卡拉奶奶,和莱娜,不由分说的联手赶了出来。

        吴大哥……真的回来吗?

        或许,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在承受了爱丽丝的撞击之后。

        或许,正在和维拉丝和莎拉,一起就别重逢的亲昵。

        被称之为无论容姿、才华亦或智慧,都是爱德华家族当代最杰出人选,甚至有望成为第二个百族公主的琳娅,此时也患得患失,时而微笑,时而失落起来……

        *******************************************************************************************************

        今天过节的人生赢家,特别是收到了女儿的礼物的超级人生大赢家,乃们统统都给小七去洗厕所吧混蛋?。?!

        ***:本来是想在难得的父亲节让双胞胎在这章登场创造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结果果然还是得顺应剧情发展写啊,三流写手压力很大呀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