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神诞日的野望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神诞日的野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神诞日的野望

        **************************************************************************************************

        从和痛苦蠕虫战斗结束以后,已经过了整整八天,离神诞日的到来已经不足一个月。

        靠着床头上,我扳着指头数了又数,还是这个数没错,心头被一片杂乱的思绪所充填,头大无比。

        离神诞日已经不足一个月了,从维拉丝她们的来信上,早就听说了阿卡拉已经在大展手脚,准备轰轰烈烈的举办一场全新的神诞日。

        因为远程传送的使用已经变得极其低廉,所以,参与这一次罗格营地所举办的神诞日的人,将远远不止营地人和营地冒险者,还有来自第一世界的绝大部分冒险者,声势可能……不,如果我们没有对那群爱凑热闹的冒险者理解错误的话,将绝对比上一次的比武大会还要热闹和折腾。

        营地虽大,但是冒险者都是一辆辆巨型坦克,如此之多一涌而来,自然是容纳不下,所以早早的,阿卡拉她们就开始在筹划建造好几个区域,专门供神诞日当天使用,当然,为了让每个人都能够尽兴,这一次神诞日,更是在阿卡拉惊天地泣鬼神的构思中,延长至三到五天。

        想想,如果在原来世界,除夕从原来的一天延长到三至五天,会有多大震动?虽然并不是说什么太难以想到的事情,但是对这种已经传承了几十万年,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几乎是当成一种法则般理解的事情,能够打破陈规,让众人纷纷跌破眼镜,不愧是领导整个联盟的大长老阿卡拉,其创新的思想非一般人能够理解。

        这样一来,我就有更多时间去闹它个天翻地……咳咳,不对,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好好将神诞日策划热闹,让大家都尽兴而来,满意而归了,嗯嗯,身为联盟长老,我觉得我有这个权利,同时也将严肃的担当起这个义务,肩负整个神诞日的重担。

        那么,我和阿琉斯的合奏,就放到第一天作为开场重头节目吧,在祈祷仪式结束以后,来上一首小提琴……哦,暗黑这里貌似叫萨克斯手琴来着,来上这么一手萨克斯手琴伴奏的热血激扬歌曲,在优雅和激情组成的完美旋律下,我相信绝对能将气氛瞬间炒热起来。

        问题是究竟该选那首好呢?热血激扬的歌曲啊……我低头沉思着,然后一拍手心,嗯,就是你了——地球仪(中文咆哮版)。

        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暗黑大陆呀,在我——歌神吴凡,一个既能用歌声拯救宇宙,也能用歌声毁灭宇宙的传奇的歌声下战栗吧??!

        不对不对,貌似话题扯开了。

        收起得意忘形的姿态,我连忙摇着头,将思路强行拉回到正轨上。

        正因为从维拉丝她们的来信中,得知神诞日现在已经轰轰烈烈的进入准备工作,我心里的思乡念头越发强烈,恨不得立刻飞回罗格营地,和她们相聚。

        但是,身体不养好也是不行的,虽然有洁露卡补魔,现在体力正在以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回复着,但老实说,以我现在的身体,暂时还没把握接下小幽灵的一记幽灵体炮弹,别到时候人刚刚回家,就要成为幽灵体炮弹的受害者,以伤员的身份在床上躺上三两个月,眼睁睁的看着神诞日从指尖流逝。

        所以说,考虑其他一切的前提,都得是自己能够安全度过小幽灵的幽灵体炮弹,活着站在罗格营地上啊……

        干脆让维拉丝将她的平底锅寄来,贴到肚子上好了,维拉丝的平底锅,还有小幽灵的脑袋,这两件世间最恐怖的事物,就仿佛最强的盾与最锋利的矛一般,撞在一起的结果会怎么样呢?

        我被这个可怕的想法深深震惊了,并在脑海中勾勒出那一幕的出现。

        恐怖的幽灵体炮弹袭来,正中自己的腹部,但是腹部已经垫上维拉丝的平底锅了,于是,很有可能……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一幕……

        ——在那瞬间,小幽灵的脑袋撞在平底锅上,平底锅将这股让巴尔也为之蛋疼的力量,再转移到我的腹部……然后像败絮一样飞出去……再然后,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景象,就是一片哭声之中的大堂里面,竖立在洁白菊花海洋中的我的微笑着的上半身黑白相片……

        所以答案是,小幽灵的脑袋和平底锅都相安无事,我,还是会死。

        于是,古代自相矛盾这个故事的答案也就出来了,最强的矛和最坚硬的盾相碰,会怎么样,结果是两者相安无事,实验者被震死了。

        没想到在无意之间,我竟然解开了这个几千年未有人能解开的历史性难题,这算不算是死亡flag呢?比如说你知道的太多了什么的。

        好像又跑题了,呜呜~~~

        我抱头悲鸣起来。

        除了体力尚未恢复到足以应付回到营地之后的各种事件,除了承受小幽灵的幽灵体炮弹以外,比如说和维拉丝这个啊……和小莎拉那个啊……咳咳,总之是少儿不宜的话题。

        除此以外,还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躺在身边的洁露卡,怎么说现在也才算新婚尔尔,人家渡蜜月还得半个月呢,洁露卡自然不可能跟着我回营地,这样早早将她抛下,不是感觉就像自己真的单纯只是利用她补魔吗?

        还有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人现在还在外面回收剩余的水晶碎片,本来是自己的任务,交给他们完成就已经觉得抱歉了,如果再先于他们跑回罗格营地享福,怎么说也说不通。

        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营地,又想多陪洁露卡一会,觉得不等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心里过意不去,这些纷杂的事情凑在一块,组成了我现在的混乱大脑。

        “嗯呜~~~~”

        身边的被子一阵蠕动,迷糊的起床轻吟声从里面发出,别有一番娇憨之态。

        “醒了,洁露卡小猪?”

        背靠着床头,我俯下上身,在洁露卡刚刚清醒过来的娇嫩嘴唇上亲了一口。

        “还不都是……禽兽亲王的不好……”

        洁露卡还处于半睡半醒之间,似乎不愿意起床一般,抱上来,充满了弹性的丰满胸部压在腹上,***之间变幻出让任何男人都心跳加速的美妙形状,那张细腻而呈现出迷糊神色的脸蛋,在自己胸膛上蹭了蹭,重新合上眼睛。

        “我说啊,你最近是不是太腻人了一点?!?br />
        将主动靠上来的洁露卡搂住,五指轻轻梳理着她那紫色长发,我小声嘀咕道。

        “不……喜欢?”

        拥有着让人惊叹的完美容姿的俏脸,从胸口出仰起,模糊的问道,但是那双半眯着的紫色眸子里,却闪过一丝慌张。

        恋爱中的少女之心,就宛如瓷器一样易碎,常常为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所担忧,没想到就连洁露卡也不能免俗。

        我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亲昵的亲吻着:“你说呢,如果不喜欢的话,会搂的那么紧吗?到不如说希望一直能够这样,我的可爱小侍女,那么温顺的贴着自己?!?br />
        “哼,骗人?!?br />
        洁露卡这才安心的闭上眼睛,嘴角不可抑制的翘起一丝满足笑意。

        “我可是因为禽兽亲王的卑鄙手段,才不得不如此,没办法,竟然被亲王殿下沾污了,已经嫁不出去了,只要委屈自己去满足殿下的变态,为了不失去宠爱,绝对不是自愿的……”

        明明是这样说着,却像粘着主人的小动物一般,又在我的怀里蹭了起来。

        虽然还是嘴硬的很,但是这样的洁露卡,却出乎意料的给人一种十分温顺可爱的感觉,很可惜,下了床以后,她又会回复到那个毒舌腹黑同时兼任避孕药推销员的黄段子侍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床***下判若两人?

        “喂,洁露卡,接前几天的话题,再和我说说十二骑士的事情吧?!?br />
        “嗯~~”

        怀里只是发出一声娇憨的***。

        “你那时说的,梅林阁下请求森林女神赋予那个……咳咳,赋予恢复体力的能力,究竟是指你一个人还是十二个人都是这样?”

        “呜~~??!”

        果然如我所料,洁露卡立刻仰起头,用险恶的目光看着我。

        “禽兽……果然有了我一个还不够,想将魔爪伸向另外是一个吧,真是禽兽,禽兽无比,巨无霸禽兽??!”

        “……”

        我就知道会引发洁露卡这样的误会,别说是刚刚“新婚尔尔”的时候,对这些事情特别敏感,就算是在平时也一定会被她这样认为和吐槽,洁露卡这家伙啊,除了洁癖之外,还有点小小的占有欲。

        但我真的直是好奇而已。

        解释再三,她似乎终于勉强接受了我好奇的说法,迷糊的摇了摇头。

        “其他人……没有这种能力,笨蛋亲王,我可是事先说明了,作为贴身侍女存在的只有我和卡露洁而已,也就是说……也就是说……那个……那个……呜呜~~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卡露洁因为是贴身侍女,所以即使被变态的禽兽亲王这样那样凌辱,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因为作为女王陛下的贴身侍女,有为亲王侍寝的义务,也是无法反抗的。

        但是其他人不一样,她们只效忠于女王陛下,可不会卖你的帐,要是以为都像我和卡露洁一样好欺负,可以随随便便的……随随便便的……那个……到时候被追杀可别怪我没说?!?br />
        “呃……”

        说来说去,这笨蛋侍女还是以为我会向其他十二骑士伸出魔爪呀,看来禽兽亲王这个名头,在她内心是稳坐稳实了。

        没办法,谁让自己说出了“没日没夜,没羞没躁的荒淫生活”那样无节***的话呢?就算被当成禽兽亲王,现在的我也找不到任何借口,或者说懒得去反驳了。

        这一趟回去罗格营地,或许将是我德鲁伊吴凡重拾节***的救赎之旅。

        “你这样的说法,那就是卡露洁也有这种能力吗?”

        我知道,问出这句话肯定又会被洁露卡误会,但是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已经自暴自弃了,在回到罗格营地之前,请称呼我为无节***歌神长老吴凡。

        “呜呜~~果然,听到我这么说,立刻就把主意打到卡露洁身上了吧,知道可以将她任意妄为,也不会遭到反抗,所以已经迫不及待的打算去推倒她,欺负她,让她和我一样,做那些羞耻的事情,说那些羞耻的话了是吧……不,说不定……说不定……”

        洁露卡的眼眶里,充盈着羞耻的泪光,将100%纯度的警惕禽兽目光瞪着我。

        “等等等等,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让你做羞耻的事情,说羞耻的话了?!?br />
        就算已经不在乎节***了,但是随便将这些罪名加诸到我头上,也是无法容忍的事情。

        “都……都到这种时候了,还要狡辩么?明明……明明已经让我做了……做了那种羞耻的事情,说了那种羞耻的话……现在却不承认,原本以为你只是禽兽和变态而已,没想到……没想到……”

        “喂喂……你到是说出来呀,我都让你做了什么羞耻的事情??!”我哭笑不得的大声喊道。

        “你看,现在不就在逼迫着我,让我将那些让人难以启齿的羞耻事情说出来吗?还说不是?!苯嗦犊ɡ碇逼车乃档?。

        “……”

        被这家伙打败了。

        “好吧,就当我没问?!?br />
        大眼瞪小眼一会,我只能举手投降,斗嘴的话,我无论如何都不是这黄段子侍女的对手。

        “呼哼哼~~~~~”

        你看,她立刻就得意忘形起来了,还是小孩子吗?虽然以精灵族的寿命来说的确还是个萝莉没错。

        “告诉亲王殿下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没什么好隐瞒的?!苯峁也晃?,她反倒按捺不住说起来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卡露洁有没有这种……这种恢复体力的能力?!?br />
        “你也不知道?你们不是双子骑士吗?”我瞪大眼睛。

        “这种……这种丢脸的事情,就算是对方双胞胎也不会告诉吧,笨蛋??!”洁露卡一脸的羞涩。

        “呃,那到也是?!?br />
        的确是挺难以启齿的问题,就算是双胞胎,要是被对方突然问:喂,你能帮男人补魔吗?要是你,你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更何况是卡露洁那种有板有眼,正经无比的女孩子,要是这样问的话,就算是她的双胞胎姐姐洁露卡,说不定也会被她羞愤的倒吊在水晶之树上,别忘记,卡露洁的实力在十二骑士之中可是排行第二呀。

        “那卡露洁知道你有这种能力不?”我突发奇想,又问了一句。

        “不知道?!苯峁嗦犊ɑ故且⊥?。

        “要是她自己没有这种能力的话,肯定会猜出我有这种能力,要是她也有的话,也就和我一样,猜不出来了?!?br />
        “也就是说,当年梅林阁下祈求森林女神赋予你们双子骑士这样的能力,这是既有的事实,但是究竟赋予了哪个,还是两个都同时被赋予了,因为这种事情难以启齿,所以彼此都不大清楚,反正至少你们两个之中,一定会有一个人拥有这种能力,如果一个人没有,就能肯定另外一个人肯定又,但是反之,如果自己有这种能力的话,却无法肯定对方有没有,对吧?!?br />
        洁露卡无言的点了点头,接着脸色泛红的叹了一口气:“呜呜,结果还是被禽兽亲王连着威逼加诱导,讨论起了这种羞耻的话题?!?br />
        顿了顿,随后神色更加沮丧和无奈。

        “被这样的禽兽亲王知道的话,以后就算以补充体力为名,强行命令我们两姐妹一起侍寝,如果禽兽公爵第四部——《谪尘凋零:公爵别墅里的双子花养女》那样,做这样那样的羞耻游戏,还要被摆出各种羞耻之极的动……”

        “还请自重……”

        我连忙捂住洁露卡的嘴巴,受不鸟了,就连我这个已经放弃了节***,化身为恐怖的无节***大魔王的男人,都受不了从这黄段子侍女嘴里爆出的黄段子,禽兽公爵系列的作者究竟是谁,我要生吞了他吼吼??!

        “哈欠~~”

        遥远彼方的世界,某个小小的喷嚏声传了出去。

        第九天……

        今天一早,难得没有和洁露卡一起补魔……不,是在床上过那没日没夜,没羞没躁的荒淫生活,差点忘记了,我现在已经是化身为无恶不作,无***不卖的无节***大魔王的男人了,哼哼。

        原因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家伙,终于回来了。

        坐落在群魔堡垒不起眼一角的小酒吧里面,四个人,我,卡洛斯,西雅图克,围坐在一张桌子上,洁露卡站在我身后,摆出一副完美和无微不至的贴身侍女姿态。

        “那个……辛苦二位了?!蔽乙槐哙ㄗ殴?,看了两人一眼,讪讪笑道。

        “是我眼花了吗?怎么你们两个……似乎都憔悴了一点,晒黑了一点……”

        “一言难尽……”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对视一眼,露出同病相怜的凄惨目光,同时叹了一口气。

        “老酒鬼还没来么?平时这个时候,她可是第一个跑来蹭酒喝?!?br />
        将两个大男人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无法插话的往事不堪回首的颓废气息,我哈哈笑了几声,然后目光落到酒吧入口处,正好看到那道酒红色的显目身影,摇摇晃晃的出现在视野之中……

        *****************************************************************************************

        月中了,大家的***和***票能否稍微给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