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黄段子侍女的侍奉之道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黄段子侍女的侍奉之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黄段子侍女的侍奉之道

        *************************************************************************************************

        “哈呼~~~”

        “怎么了?让我再睡一会……”

        大清早的,就被洁露卡弄的耳朵痒痒的,我无奈的睁开眼睛。

        从被子露出一双紫色眸子,洁露卡定定的看过来,见我睁开眼,又连忙转过去。

        “我都被你逆推了好几回了,怎么反倒你先害羞起来了?!?br />
        我凑上去,捏着洁露卡的鼻子,亲昵说道。

        “没……没有这回事……”

        洁露卡将被子拉起一分,几乎要将那双紫色眼睛也躲入被窝里去。

        “哈~~~”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饶有兴趣的看着洁露卡。

        “没想到……你这黄段子侍女,平时嘴里一直卖黄段子,一旦真正起来, 却胆小害羞的很?!?br />
        说着,抱着洁露卡,在她脸蛋上蹭了蹭,怀中如同暖玉一般的柔软娇躯,肌肤紧贴,感觉不到一丝赘肉,光滑细致的如同一只新剥壳的鸡蛋般,胸前那两团丰润的软肉,更是紧紧压上来,嗯,这份充满弹性的凸起重量感,再根据手测目测,应该比小幽灵差不多,或许还要大上一点。

        这可不得了,要知道,小幽灵那家伙,虽然个头娇小,但胸部却十分有料,除了琳娅和莎尔娜姐姐以外,就属她最大了,就算在人类里面,她那丰满的胸部也能堪堪称之为***,而洁露卡是精灵族,众所周知,精灵族女性还有一个比较隐秘的外号——贫乳一族。

        虽然精灵族无论男性还是女性,相比其他种族,除了人鱼族以外,都要更加俊秀和美丽,但是她们却有一大特点,那就是身材纤细,体态匀称,而说到为什么精灵族会如此纤细的话……那应该和她们生活在森林,更倾向于灵巧性吧,或许还有其他原因。

        总而言之,是什么导致了精灵身材纤细,这一点姑且不去讨论,出现这样的结果,便导致了精灵族女性普遍都是贫乳属性,所以,相对贫乳一族的精灵来说,洁露卡这两团丰满的软肉,要是被妒忌心强的女精灵看到,就算暗地里嘀咕一声乳牛也不会出奇。

        那么纤细的身材,却偏偏拥有如此丰满的胸部,真像是犯规一样啊。

        “笨蛋亲王……禽兽亲王……胸部魔人……”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在她胸部作怪的手,洁露卡满脸通红的扭动起了怀里的娇躯,若有若无的抵抗着,却不知道这种动作,反而更会让男人爆发。

        “谁让你勾引我了,是洁露卡不好,洁露卡才是小色女?!庇幸幌旅灰幌碌那孜亲沤嗦犊ㄏ闳蟮淖齑?,我动情说道。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原本在自己心目中,胆小怕生,毒舌腹黑,老是爆黄段子和卖节***,像多啦【哔】梦一样从口袋里掏出无数小黄本,还喜欢用一些可疑的避孕药忽悠人,这样缺点多多,简直让人觉得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能包容她的男人的黄段子侍女、无节***侍女、避孕药侍女……

        为什么现在看着洁露卡,好像那些缺点,都变成了优点,越是回忆起以前的一点一滴,看着这张满满傲娇属性的绝色俏脸,心里却越发的喜欢,不可自拔呢?

        “才……才不是呢?!?br />
        好不容易从激烈的亲吻中回过气来,洁露卡俏脸通红的反驳道。

        “还……还不是你这个笨蛋禽兽亲王,一整天在那嘀咕……嘀咕着要躺上几个月……赶不上神诞日了……露出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样子……也不肯搭理我……我才……我才……”

        “所以,好心的洁露卡骑士,才奉献出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沦为主人的侍寝侍女?”

        我接口笑道,轻轻用食指挑着一缕紫色发丝,看着结结巴巴,满口嘴硬,俏脸通红的洁露卡,越看,越是觉得这家伙萌爆了,可爱呆了。

        不好,难道说我被下了媚药,才会产生这股如此激烈的感情?

        还是说,以前根本没有意识到、或者说是故意去无视掉的这黄段子侍女可爱地方和萌属性,在现在,终于洪水暴发,全部倾泻下来?

        明明是克制着,不想喜欢上这笨蛋侍女的说……

        “呜~~~~”

        这黄段子侍女,看不惯我现在得意洋洋的样子,便用愤愤的目光看过来。

        “这是诱jian!”

        她突然气呼呼的鼓着嘴巴说道。

        “哈?”一时脑袋没转过弯来,怎么就被她说出这样了呢?

        “没……没错,这都是禽兽亲王的阴谋,在那里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引诱别人上当没错,这是诱jian??!”

        “……”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洁露卡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俏脸更加悲愤。

        “不,还故意不搭理我,分明就是在说,要是不让我恢复体力,我就永远都不搭理你了,这对贴身侍女来说,可是最严厉的惩罚,没错,不仅仅是诱jian,还是逼jian!禽兽,大禽兽~~??!亲王殿下是超级禽兽,被一百万匹马踹死好了,吞一万瓶避孕药自杀好了?。?!”

        一百万匹马呀,咱的禽兽等级又升级了呢,一万瓶避孕药就算了,你还是直接让我吞瓶子自杀好过。

        看着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不断扭动着被自己搂在怀里的娇躯挣扎***的洁露卡,我歪着脑袋想了想,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按照你这么说,反正诱jian和逼jian都做过了,那么,现在就算硬来,试一试强jian,也没什么关系了吧……”

        “哈呜??!”

        洁露卡一呆,紧接着便被这个劲爆的词语刺激的脸蛋冒烟,噗通一声,身体软了下去。

        “嗯……”

        我自然是毫不客气,吻上那张樱唇,舌头轻吐,***着里面如同郁金香花茶一般甘甜的唾液,同时翻身将洁露卡压在身下,又是一轮香艳无边的征伐。

        “说好的强jian呢,你为什么不挣扎?”

        激情过后,我咂咂嘴巴,满足中,又颇有点遗憾的样子。

        “啊呜~~”

        洁露卡依然是娇躯发软,目光无神,唾液从嘴角流出来都不自知,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

        “喂喂,洁露卡~~~”

        我叫了几声,洁露卡没有反应,这副模样,怎么说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难道说……

        “洁露卡,你该不会是……被虐狂吧……”

        “怎??!怎么??。?!”

        终于有了反应,而且还是尖叫着的反应。

        “才……才没有这回事,是禽兽亲王太变态了?!绷⒖唐艉舻姆床盗?。

        哦,看她这副样子,似乎还没有察觉到刚才那副被玩坏了的模样有多夸张,估计就算是有被虐属性,自己也不自知吧,毕竟前几天还是只有口头上爆爆黄段子的纯洁少女。

        “哼~~”我轻哼了一声,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亲昵着。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以后就好好满足我的变态吧,不然可别怪我家庭暴力了?!?br />
        很是霸气的这样说着,但是心里没什么底,说起来,该怎么个变态法,像对待维拉丝那样,让害羞的维拉丝发出羞人的***,这样算吗?还是说和三无公主那些……不过似乎向来都是她主动的。

        话说,刚才那些话只是吓吓洁露卡而已,我干嘛要认真的去想呀混蛋,要给爱妻一族***的话,自己可是当之无愧的罗格第一呀,怎么可能去做那些事情??!

        回过神,却看到洁露卡用一副困扰的样子看着我,似乎把那些话当真了。

        “我……我可没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奔铱垂?,她慌慌张张的说道。

        这家伙,还真不打自招了呢,呃,傲娇的样子太萌了。

        我狠狠在眼前香滑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糟糕,自己好像被这黄段子侍女迷的神魂颠倒了。

        “只不过……只不过……作为贴身侍女的话……如果……如果被主人冷落的话……无论是怎么样的禽兽主人……要是被冷落的话……都是自己不称职……所以……所以……”

        洁露卡结结巴巴的说到这里,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脸色越发通红……

        “要说……让这样变态的禽兽亲王满足的话……我……我……”

        深呼吸一口气,满脸通红的她,终于让翻滚着害羞和羞耻念头的大脑冷静下了一分。

        “我也是有办法的?!?br />
        突然,很是害羞,又能看出一点点自得的说出这种话。

        我:“……”

        难道说……又是像三无公主那样,将看到的无数理论转化到实践上?

        好吧,拭目以待。

        结果我似乎猜错了,洁露卡接下来的举动让我一头雾水。

        她顿了顿,一脸羞涩的将我在她那丰满胸部上***捏的大手,给拉开了。

        然后,很得意的微微仰起下巴,让我的目光落到上面。

        “怎……怎么样,你这变态禽兽亲王,看出了点没有,满……满足了没有?”

        “没……”

        很老实的摇了摇头,抱歉了我这凡人等级的智商,一点儿也没看出洁露卡想表达什么。

        “亲王殿下……”

        洁露卡忽然态度一变,在片刻之间,露出那么一点阿尔托莉雅式的威仪和气势。

        “嗯哈?”

        老实说,我还是不大明白。

        “你还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大笨蛋?!苯嗦犊ü钠鹱彀?,瞪着我。

        “……”

        好吧,唯独这一点我无法反驳。

        “你……你想想看啊,笨蛋……”

        无奈的洁露卡,开始了结结巴巴的害羞讲解之旅,似乎要用语言表述出来,是很让人羞耻的一件事情般,她红如苹果一样的俏脸又开始冒烟了。

        “我……我和和和……和卡露洁……不是……不是双胞胎吗?”

        说完以后,洁露卡侧着脸,泪眼盈光,已经完全不敢直视我的视线。

        “所以说呢?”我还是没搞明白。

        “唉——!”

        洁露卡发出一声叹息,不过多亏了这个的缓冲,她内心的羞耻感,似乎也被强行压下来了一点点。

        “所以说啊……这……这不是很方便吗?可可可……可以……可以……可以……”

        “可以什么?”见洁露卡卡在这里说不下去,我不禁追问。

        “可以把我当成卡露洁啊笨蛋??!”

        洁露卡自暴自弃的大喊出来,幸好房间里放了隔音结界,不然她这一嗓子,估计站在隔着一排建筑的大街上都能听到。

        “哈……???”

        我呆了呆,想起刚才这黄段子侍女模仿阿尔托莉雅式的气势和口吻,我说怎么有种熟悉感,原来是像卡露洁啊。

        “怎……怎么样?方便吧,随时……随时可以当成是另外一个人……能……能满足变态亲王的变态要求吧?!?br />
        洁露卡害羞的已经哭出来了。

        要是卡露洁听到自己的姐姐这样说,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或许该哭的人应该是她吧,我想道。

        “谁……谁让那个笨蛋妹妹……说让我侍寝什么的……乌鸦嘴……活该……”洁露卡似乎看出了我心里在想什么,气呼呼的说道。

        啊,报复呢,是在报复呢,果然是个小心眼的黄段子侍女。

        “但是有……有一点……不能……***……那个……***……胸部的话,就就就……就无法当成了,毕竟……毕竟虽然其他地方一模一样,但是唯独胸部,我可是要比那笨蛋妹妹要大一点啊?!?br />
        有点自豪的挺起丰满胸膛,洁露卡这样哼哼说道。

        “……”

        要是全部都被卡露洁听到的话,或许她就不是哭,而是和你拼命了。

        我一边看着洁露卡,一边擦擦冷汗——这贴身侍女,有点彪悍。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想象呢?你就是你,卡露洁就是卡露洁?!倍硕ㄉ?,我决定不接受诱惑,摆出了大义凛然的嘴脸。

        “骗人?!?br />
        结果被洁露卡果断否定了。

        “下……下面不是已经……有反应了吗?”抬起头,脸色通红的看着我,有羞,有怒。

        “啊……”

        果然,这种紧密连接状态,还真是想瞒也瞒不了啊。

        “既然被你识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br />
        重新将洁露卡娇小纤细而丰满的胴体压在身下,我低声喃喃着吻了下去。

        “是我……还是卡露洁……”眯着眼睛,洁露卡小声问道。

        “当然是我的可爱贴身侍女了……”

        这时候,选项要是错误的话,就算突然进入好船柴刀结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哼……果然还是想着……根本就不需要想象什么的……到时候将卡露洁一起推倒就是了吧……禽兽亲王……”

        被我封住樱唇之前,洁露卡又这样气呼呼的嘀咕了一句。

        “……”

        原来哪个选项都有可能出现好船结局呀。

        “啊,已经是黄昏了……”

        再次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我看看窗外,透过布帘,赫然发现天色已经快暗下来了。

        “洁露卡,起床了?!?br />
        我拍拍还懒洋洋的赖着床的洁露卡。

        “对……对呢,说好了……每天都要去看……小黑炭的?!?br />
        尽管四肢发软,恨不得继续懒在床上睡一觉,洁露卡还是起床了。

        “这一下,我们可就是小黑炭【真正】的父母了?!?br />
        摸着下巴,我有些得意的点起头。

        “呜~~~”

        本来以为洁露卡的傲娇属性发作,会对这句话吐槽腹黑一番,可是出乎意料,她并没有说话,低着头,很是有点小女人味的露出一抹幸福笑容,然后回过头,见我盯着她只看,不由脸色泛红的瞪过来。

        混蛋,我家的贴身侍女不可能那么可爱??!

        “唉,还真是过上了没日没夜,没羞没躁的荒淫生活呢?!笨醋盘焐?,我不无感叹,原本以为是一场春梦,没想到竟然变成了现实。

        回过头,见洁露卡趴在床上,捏着羽毛笔在小黄本上写些什么,感到有些不妙的我立刻凑上去,发现她竟然将我刚才那句感叹记到了上面。

        “笨蛋,你在干什么?”

        我立刻将小黄本没收,并对着她***的香臀来了一巴掌。

        “啊,这不是亲王殿下的座右铭吗?”洁露卡***着屁股,撇过头去说道。

        “每天黄昏的时候起床,搂着每天都要换一次的美丽少女,对夕阳感叹:啊,终于过上了没日没夜,没羞没躁的荒淫生活?!?br />
        “别擅自给别人设定奇怪的座右铭啊混蛋!你啊,想让我一辈子躲在深山里吗?!”

        “最好是那样,那样的话……”

        洁露卡小声嘀咕着什么,后面已经听不清楚。

        穿好衣物以后,我回过头,看着凌乱成一团的床,不无调侃的看着洁露卡,道。

        “难道说……又要换房间了?”

        洁露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嘴里不断嘀咕着“禽兽,变态,被一百万匹吗踹死”这些话,一边迅速的将床收拾起来,被单什么的,竟然统统塞到物品栏里,让我看的目瞪口呆。

        “这个……洁露卡,你该不会是想把这些……全部带走吧?!?br />
        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这家伙,估计物品栏都快被这几天换下的床单被子塞爆了。

        “有什么奇怪的吗?难道你想将这些羞人的东西留下来?”洁露卡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

        “那到不用……只是,别忘记将将被子床单的钱,还给旅馆老板就是了?!?br />
        “还?为什么要还?这些东西可都是我自己带来的?!?br />
        洁露卡困惑的看着我。

        我:“……”

        这洁癖的黄段子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