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咆哮——武帝……呃,魔炮剑!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咆哮——武帝……呃,魔炮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咆哮——武帝……呃,魔炮剑!

        十万星辰破坏炮??!

        那道幽蓝色的巨大光柱,覆盖了一切,远远望去,宛如一条青云直上的航迹云,又如振翅翱翔的蓝鸟,悠远而自由。

        即使远隔千里,在群魔堡垒那里,亦能看到一条宛如细线,但是绽放着美丽光华的能量柱冲上云端,将天空破开一个大洞之后,向着那凡人不可触及的天空禁地直冲而去。

        宛如奇迹一样的景象,让那些顿足观望的平民脑海内浮想连篇,然后,第一个人跪下,紧接着便出现了米诺骨牌效应,一大片的平民跪了下去,合着眼睛,虔诚的向着天空祈祷起来。

        这道蓝色的美丽轨迹,一定是传达给天堂的信鸟,自己的祈祷,是否也能借此递到神的面前呢?

        和那些虔诚平民完全不同反应的是,是众多的冒险者,天使?神?对于这些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东西的冒险者来说,那神殿教堂的天使雕像,所代表的也不过是一群更强大的种族而已,扯去善恶与强弱的面具,天使和人类,和恶魔,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和那些平民不同,他们感受到了另外一种东西,一种让他们脸色剧变的东西,无数双冒险者的眼睛,无论他们的主人之前在做些什么,当看到、感受到那一道蓝色能量柱高高升起,冲破云霄的时候,全都聚集在了一处,没有一个例外。

        在那里,他们感受到了强大,感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强大,作为第二世界群魔堡垒等级的冒险者,他们已经不再是刚刚从罗格营地出来的新人菜鸟,想当然的以为过了第一世界,再到达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就能通往那宛如传奇一般的,充满了惨烈战火的神秘第三世界。

        他们已经知道,想要到第三世界,并没有那么简单,并不是人人都能到达,等待在他们前面的,是一道巨大的天堑——伪领域,只有成就伪领域境界,才是获得通往第三世界的前提条件。

        群魔堡垒接着就是哈洛加斯,所以,这里的冒险者对伪领域并不陌生,甚至因为一些任务关系(传闻很有可能是阿卡拉故意让哈洛加斯的伪领域强者过来兜一圈),很多人亲眼见识过伪领域强者是怎么回事,有多么强大,从那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让他们很是羡慕,心中都鼓足了一股劲,也要达到这个境界,成为那股强大力量的拥有者。

        但是今天,当拿到蓝色光柱升起的那一刻,伪领域高手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以及站在云端之上的高大形象,瞬间破灭。

        这究竟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散发出来的气息,哪怕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都能让人两脚哆嗦颤栗,冒险者们,以及无法在脑海中找出一个恰当的词语,去形容这股他们以前根本不可想象的力量,究竟多有可怕,只能隐隐感觉到,在这道直冲天空的蓝色能量柱面前,任何东西都要粉碎,哪怕是天空上的星辰,没错,这是一股足以毁灭星辰的恐怖力量。

        那些伪领域的力量,如今被冒险者放到在这道蓝色能量柱前面比较,他们发现,伪领域根本根本就什么都不是,渺小的就像蚂蚁一样,那种差距,就宛如现在的他们回到第一世界罗格营地,和那些还在为第一次的历练而在大街上犯愁着究竟还应该再准备哪些野外物品的新人冒险者之间的察觉,至于自己,如果也要拿去比较的话,那就是尚未转职,还要在训练营里嗷嗷的舞枪弄剑的菜鸟学员。

        就算是领域级的力量,虽然这些冒险者没有见过,但是也隐隐有一种感觉,就算是领域级的力量,在这道绚丽的蓝色能量炮面前,也要被瞬间轰杀,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领域之上的世界之力,知道的冒险者就不多了,但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那是根本无法想象的力量,因此,在这些冒险者眼中,那道蓝色能量炮,所带来的视觉和灵魂的冲击,并非仅仅是肉眼所看到的航迹云,而是一道全新的,他们从未敢去想的强者之门。

        原来伪领域之后,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自己一直以为跨过去就能被称之为强者的伪领域,或许——对于许多真正的强者来说,只不过是刚刚入了门而已。

        一时之间,有人兴奋,为那层层迷雾笼罩,高不可及的强者阶梯所激扬,内心斗志熊熊,也有一些人暗自沮丧,就连伪领域,对自己来说都是难比登天了,没想到……

        天才和凡人,强者和弱者的分界线,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但无论是什么表情,他们都无一例外——朝那道蓝色的能量炮投去炙热和虔诚的目光,平民是为信仰而虔诚,而冒险者,则是为力量而虔诚。

        “哎呀呀——!果然来了?!?br />
        铁匠铺内,卡夏吊儿郎当的拎着酒壶,翘起二郎腿,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喃喃道,但是她的目光却从未离开过那道蓝色的能量炮。

        “不打算去帮忙吗?如果是你出手的话……”

        马大奥……不,现在已经恢复到联盟负责人身份的格力欧,皱着没有,内心也在为那道冲天而起的蓝色能量炮而震惊,但是他的思考角度不同,更多注意力是放在这道能量炮的对手身上。

        这样的力量,竟然需要动用到这种程度的力量,那对方的实力又又多强着,或许,只有眼前这位看似失业加废柴的醉女人,才能够将群魔堡垒牢牢镇守住了。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那臭小子惹出来的祸,非得我去帮他擦屁股不可?”

        卡夏打了一个酒嗝,醉红着脸,耍酒疯一样的大声嚷嚷道。

        “放心吧,那臭小子……九条命,死不了?!?br />
        “但愿如此吧……嗯?卡夏长老,你要去哪里?现在群魔堡垒没有你可不行?。?!”

        格力欧看到卡夏摇摇晃晃在站起来往外走,不由急了起来,数遍整个群魔堡垒,现在也只有卡夏一个人能够对付得了那只怪物,她这一走开,谁能不着急啊。

        “我……我去内急,去方便一下不行么?”脚步不停,卡夏回过头醉醺醺的翻了个白眼。

        “好……当然?!?br />
        格力欧大囧,但是随后,看到卡夏出门的方向,那满络胡子的嘴巴不禁笑眯眯起来。

        这醉女人,就是嘴巴硬,我看最着急的就是她了。

        群魔堡垒千里之外的荒野上……

        四处弥漫着蓝色能量炮过后的硝烟,偌大的荒野,只剩下萧萧冷风吹刮而过的声音,将那一坑一洼的战场修饰的格外惨烈和悲凄。

        肆意吹刮的狂风,突然在前方遇到了障碍,那道障碍散发着它们恐怖的气息,狂风于是纷纷调头绕了过去,但是所带起的一指轻风,依然将周围的沙尘吹散,露出那道巨大障碍的真面目。

        那是一条少了尾巴的龙人型怪物——哈里路。

        完败了,在刚才那一击之中,它完败了,面对那道惊天动力的蓝色能量炮,它抛出去的黑色能量球,就像是身处瀑布中的一颗小球,瞬间就被吞没,紧接着,它也被那道蓝色能量炮包裹。

        幸好,幸好那道蓝色能量炮,所蕴含着的能量实在太巨大了,就算是命中了自己,也没有爆炸,不然的话,自己可能就……不,不是没有,而是不能,如果那道蓝色能量炮爆炸的话,千里之外的那座堡垒也会受到波及。

        被巨大的能量所淹没,遭受着持续性的伤害,并被一直能量炮推向高空的哈里路,在关键时刻,终于奋力从蓝色能量炮中脱身而出,不然的话,它就算没有被能量炮轰杀,也会被带到大陆外空,成为宇宙的一粒尘埃。

        绕是如此,现在的哈里路也不好过,它那双巨大的龙翅完全被烤焦了,只剩下一副残败的翅膀骨架,像只斗败来的公鸡似地垂头丧气有气无力可怜兮兮的挂在后背,虽然即使没有翅膀也不妨碍行动,但谁愿意在身上挂着这么一副落水狗的翅膀???

        还有身上,随时都能找到被烤熟烤焦的地方,哈里路觉得如果眼前有一副镜子的话,那里里面倒影出来的模样,凄凉惨败的会让它吓一大跳。

        这一切都是那该死的人类……??!

        想到那个人类,它全身不禁又在隐隐作疼,想到了那道能量炮的威胁,心里又恨又怕。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那个该死的人类,明明只有领主级的实力,为什么会那么强大,甚至发出刚才那一记即使是真正的魔王级强者也未必能够施展出来的强大招式。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对了,那把剑,就是那把剑,一定是那把剑在作祟,在地狱里头,不是也经常听到有其他恶魔这样愤怒的嘀咕:那些该死的人类,如果没有装备之利的话,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哈里路心里恨恨的想着,再想着,突然,它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仔细想想的话,那道蓝色能量炮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前奏明显,准备时间也长,既然自己已经知道了,那么只要小心提放,就绝不可能被击中第二次。

        想到这里,它内心才刚刚升起的一丝胆怯,瞬间就被愤怒和得意所淹没。

        即使靠着一些小道具,小聪明,但是这个世界,毕竟是掌握了绝对实力的强者的天下,等你黔驴技穷的时候,看还能怎么蹦跶。

        恢复自信的哈里路,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和尾巴不同,身上这些看似恐怖的伤口,在恶魔的强大恢复能力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那双原本骸骨森森的翅膀,现在已经重新长起一层薄薄肉翅了,当然,这样的恢复也需要消耗哈里路不少的体力和生命,加上刚才在十万星辰破坏炮之中受伤不浅,现在的它,差不多已经承受不起被第二击十万星辰破坏炮正面击中了。

        那该死的人类,还有机会击中自己吗?说不定这一招,已经用尽了全部力量,哈里路狞笑着,朝它所感知到的,烟尘对面的对手,一拳轰击过去。

        空间破裂??!

        比之前面的空间波动,更加强大上几十倍的扭曲力量,朝对面轰击过去,强大的力量形成一道阻隔空间,将所有的空气和尘埃都排除在外,只剩下最纯粹,最凝聚的破坏力。

        来了??!

        哈里路感觉到,在自己一拳轰出的瞬间,对面似有所感应,也冲了上来,而却是迎着他这一拳空间破裂直接冲上来,并不打算躲过的样子。

        这家伙,是傻子吗?竟然选择和自己硬碰硬,他难道不知道双方的实力差距有多大吗?

        哈里路几乎要失声狂笑,看来,刚才那恐怖的一击,不但将对手的力量耗尽了,连理智恐怕都已经被抽的差不多。

        真是遗憾啊,的确是个强大的让人尊敬的对手。

        但是在下一刻,哈里路的眼睛猛地瞪大,那副见鬼了的震惊表情,仿佛看到了穿着一身睡衣的贝利尔打着哈欠脱下裤子蹲下去撒尿一样。

        被它的空间碎裂冲破,所形成的真空带之中,烟尘散尽,也让它看到了对手的姿态,这正是让它呆滞的原因。

        对手,那头模样可笑的布偶熊,带着一脸狰狞的杀意冲上来,手中高举着那把……

        一把幽蓝之剑,没错,和那道蓝色破坏炮一模一样颜色的幽蓝之剑,庞大的蓝色能量覆盖在剑身上面,让原本就已经巨大无比的巨剑,变成了一把身长近三丈,宽三尺有余的能量巨剑,由原本的巨大变成现在的巨无霸。

        在握着的剑柄部位,更是伸展出一对幽蓝色的,宛如天使一样的能量翅膀,整把剑变得奢华十足,充满了如梦似幻的美丽,这样一来,使用它的主人,那头布偶熊,反倒变得不起眼起来,在长了翅膀的幽蓝色能量巨剑面前,两米高的个头既显得渺小,又被那绚丽的光芒笼罩起来,让人产生一种“剑才是本体”的错觉。

        这副模样,正是武帝剑上的十万魔法阵展开之后,所变成的魔炮模式,只是在控制了这股能量以后,变成了隐而不发。

        用这把剑去砍人,那真是世界之力级的强者也要避开风头,只是……只是我控制不住?。?!

        别看自己现在一脸很淡定(狰狞)的表情举着剑去砍人,但是手心已经在剧烈颤抖,武帝剑上所蕴含着的几十倍地狱能量炮的恐怖能量,根本就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控制得住的。

        再加上刚才已经用了一记十万星辰破坏炮,现在立刻又补充能量,让武帝剑进入魔炮模式,老实说,身上的力量已经几乎被抽空了,就算是地狱格斗熊的恢复能力,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在这种雪上加霜的形式下,我几乎是如履薄冰,如同头顶鸡蛋一般,生怕一个不慎让这枚鸡蛋掉下来,到时候,可就不是蛋破人亡那么简单,如果武帝剑上的能量暴走,那么方圆几百里恐怕都会变成一个巨坑,群魔堡垒也会受到波及,就算不倒也要变成比萨斜塔,这也正是我一直不愿意用这招的原因。

        十分钟,再坚持十分钟就好了,只要十分钟,就能将哈里路那家伙斩于剑下了,给自己定下一个几近不可能达到的目标,我振作起来,抛弃一切的挥舞着武帝?!蛐硐衷诟媒形涞勰诮1冉虾鲜?,冲了上去。

        斩!

        幽蓝色的光芒一划而下,在武帝魔炮剑面前,哈里路的空间碎裂,就像一张薄纸般,被无情的撕成两半。

        “不可能??!”

        第二斩??!

        幽蓝的光芒再次亮起,哈里路带着惊恐的表情侧身一闪,光芒从他胸前滑过,连那股奇异能量形成的?;ふ忠裁荒茏韪羲亢潦奔?,就被轻松的破开,在它胸前留下一道显眼血痕。

        魔炮形态下的武帝剑,里面所蕴含着的力量可是相当于几十倍的地狱能量炮,相当于一个世界之力强者的全力一击。

        所以,承受着这股力量的武帝剑,每挥动一次所携带的威力,就算大大削弱,也不是哈里路这种半吊子的准世界之力强者能够抗衡得了的。

        “该死的??!”

        哈里路完全没有想到会变成这种结果,甚至没有预料到,在发出那一记能量炮之后,对手还能蹦跶的如此强势,谁强谁弱,它心里已经有点分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