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通往ge的分支——请让我杀了你!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通往ge的分支——请让我杀了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通往ge的分支——请让我杀了你!

        “为什么……”

        怀里的小黑炭仰起头,目光迷惑。

        “我是个不祥的人……说不定……说不定以后也会连爸爸妈妈……”

        “嘘……不许说胡话……”

        话还没说完,我就伸出指头,将小黑炭的小口堵住。

        “小黑炭没有做错什么,既然他们要对小黑炭不利,不挣扎那才是笨蛋,再说,你也不过是不小心,并不是故意的,小黑炭可是我的宝贝女儿,不是什么不祥的人,听到这样的话,就算是本人这样说,我还是很生气?!?br />
        “爸爸……”

        紧抓着我的衣服,小黑炭虚弱的笑了笑,将脑袋紧紧贴过来,不过,那张小脸上的悲哀自责神色,却并未因为我刚才的安慰而释怀多少。

        坚守了整整五年的自责,并且是维持她活下去,承受这一切苦难的根源所在,这种想法,对于小黑炭来说,已经是一种类似于信仰般的坚固存在。

        坚持自己有罪,坚持自我惩罚,以此从那股强烈的自责内疚之中获得赎罪感,就如同附骨之疽,这种贯彻于小黑炭整个灵魂的黑暗壁垒,如果仅靠我三言两语就能打破,那把妹之手的称号或许早就入手了。

        恐怕,小黑炭内心这道隔瘴,就是里路线中最后,也是最难一道必须跨过去的难关,不然就是be。

        “爸爸和妈妈……真温柔……”

        好一会儿,小黑炭在怀里轻轻吁出一口气,喃喃说道。

        “即使是小黑炭这样的……也不会嫌弃……能够遇到爸爸妈妈……真好,但是……”

        抬起头,小黑炭看着我和洁露卡两个,那眯着的目光,似落在我们脸上哭过的新鲜泪痕上。

        然后,她痛苦的轻摇了摇头。

        “我……果然是个不祥的人……竟然害的爸爸妈妈那么伤心……要是……要是不和我相遇的话……爸爸妈妈就不会伤心了……”

        “你在说什么……笨蛋……”

        我瞪了瞪眼睛,看到小黑炭虚弱无力的面容之后,心又软了下来。

        “本来……本来早应该想到……不祥的自己……不应该接受这一份幸?!彼栏改傅娜恕揪透孟碌赜哦浴捅鹑私咏幕啊换岚阉且黄鹜舷氯ァ?br />
        “不对!不是这样的??!”

        紧握着小黑炭的小手,面对那双决然的目光,我却一句话也解释不了,这时候,纵使在小黑炭耳旁大声吼着“和你在一起我们很幸?!闭庋幕?,对小黑炭来说又有什么用?

        内心那道魔障,那层坚固无比的灵魂壁垒,让小黑炭产生负面感情的源泉,现在就耸立在我们面前,但是空有一身力量,我们却毫无办法,痛苦蠕虫似就躲在壁垒对面,一边疯狂吸收着力量,一边嘲笑我们的自不量力。

        “但是……还是忍不住……爸爸妈妈再次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即使明明知道是假的……明知道是为额头上突然出现的这块水晶而来……还是忍不住欢喜……高兴……明明没有资格……却忍不住去接受这份幸?!蛐硐衷诘慕峁褪嵌晕业淖钪粘头!戳哿税职趾吐杪琛?br />
        “难道小黑炭认为,我们的相遇,是上帝给你的惩罚吗?”

        我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只是这满腔的痛苦和愤怒,究竟该指向谁,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只能憋在心里,心疼的滴血。

        “不对哦……”

        小黑炭轻抚着我那有些扭曲的面庞,露出温柔笑容。

        “我们的相遇……一定是上帝悄悄的打了一个盹……”

        “笨蛋……”

        我又想哭,又想笑,怕是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生动。

        “但是……打盹毕竟只是一会儿的事情……”

        轻抚着我的脸颊的小手,越发温柔,也越发冰冷,我失神的张大嘴巴,喉咙却只能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沙哑声,只能紧紧将脸颊上的小手包裹住,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

        “但是……已经很幸福了……这样的我……还能享受到这样的幸?!退阋院蟊涑墒裁囱印嘉匏搅恕橇哿税职致杪枭诵摹圆黄稹圆黄稹盟刀圆黄鸬摹俏也哦浴?br />
        “你这笨蛋,别把所有的罪都往自己身上揽??!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笨蛋女儿呢?”

        看着将一切的过错都归咎到自己身上,归咎到自己不祥的属性上的小黑炭,我喃喃说道。

        “我们是一家人啊,我们是一体的,幸福是共享的,伤心也是共享的,如果小黑炭是不祥的话,那我们就一起做不祥的一家子,将不祥散播给世人吧?!?br />
        “那样不是成魔王了吗?”小黑炭嘴角泛出笑容,温柔的打量着我。

        “我才不管,只要小黑炭开心就好了?!卑缘赖慕『谔柯ё?,我满不在乎道。

        “爸爸真是……任性呢……但是啊……我最喜欢……这样的爸爸了……呜??!”

        突然,小黑炭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脸庞开始痛苦的扭曲起来了。

        “小黑炭??!”我脸色一变。

        “没……没什么……我……我可是答应了……要陪爸爸一起聊呢……还没有结束呢……不是吗?”

        明显是将脸上的痛苦神色,以惊人的意志强压下去,小黑炭勉强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对……要一直……一直陪爸爸聊下去……小黑炭可不能做……做不听话的孩子哦?!?br />
        我和洁露卡的声音再次哽咽起来,看看夕阳,离完全沉下地平线,只有一线距离了,一层夜色正悄悄的铺在这片荒野上。

        我们不由的颤抖战栗起来,如同坠入冰窖,全身的血液刹那间涌出一股强烈寒意,就连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

        凯恩说的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

        “名字……”

        “什么?”

        我们擦着泪水,捕捉到小黑炭虚弱的,几乎如同唇语一样的声音,问道。

        “爸爸妈妈的名字……我还不知道……”

        仰起下巴的小黑炭,用希冀的目光看着我和洁露卡,再次说道。

        “……”

        脑袋嗡的一声,我们两个懊悔的几乎想狠狠往自己脑袋上来一拳,这都什么啊,和小黑炭相处了将近两个月,已经完全和一家人没什么两样。

        但是这一家子之间,女儿却连父母叫什么都不知道,这算什么回事啊,以前要隐瞒身份也就罢了,但为什么到这一刻都还忘记呢?我们还算是一个合格的父母吗?

        “记好了,小黑炭?!?br />
        深吸了一口气,我轻轻拍打着小黑炭的稚小胸口,让她呼吸更轻松一些,一边用温柔而严肃的表情,这样对着她。

        “小黑炭,你要好好记住,下一次……下一次醒来的时候,要为自己的爸爸和妈妈而自豪?!?br />
        在小黑炭点头认真的目光注视中,我缓缓开口。

        “你的爸爸我,德鲁伊吴凡,可是联盟长老,精灵族的亲王殿下,被誉为大陆双子星的人,也就是说,整个暗黑大陆,唯独只有另外一个人,才有可能和爸爸比肩?!?br />
        为了让小黑炭自豪的挺起胸膛,第一次,我用无比骄傲的口吻,说出了自己那些十分夸张的称号。

        “吴凡……吴凡……我记住了……”

        小黑炭喃喃自语了数遍,露出笑容:“我的爸爸……叫吴凡……是长老……亲王……是最伟大的英雄……”

        “不打算怀疑我的话吗?”

        我到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如果有一天,你在铁匠铺里工作的爸爸,突然在你面前做出宛如要侵略银河的xx星人一样的展胸扩手姿势,大声宣布自己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这个世上有且只有一个可以与自己匹敌,想要阻止自己拯救宇宙的坏人,你会作何感想。

        没想到却被轻而易举的信任了。

        “难道爸爸说的是假的?”小黑炭反问。

        “笨蛋,爸爸怎么可能骗你,要不,爸爸现在立刻把格力欧提过来作证?!?br />
        格力欧在群魔堡垒也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有他作证的话小黑炭应该会相信了。

        “不用了……”小黑炭只是摇了摇头。

        “我相信爸爸……而且……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顿了顿,小黑炭深情的目光注视过来。

        “爸爸……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英雄……这样就够了……”

        “小黑炭……”

        我感动的直抹眼睛,如此可爱的女儿,或许就连童话里也未必能够找到。

        “妈妈叫洁露卡,可是精灵族的……十二传承者之一,呜~~~”

        小黑炭的目光落到洁露卡身上,她立刻把胸膛一挺,骄傲起来,但随后有点泄气。

        联盟长老、亲王殿下什么还好说,就算不是很清楚究竟有多大来头,但光是听名头也能将人唬住。

        但是精灵族的十二传承者……小黑炭怎么可能知道,光听名字也吓不住人。

        “精灵族雅兰德兰大长老……的贴身侍女……亲王殿下……的贴身侍女……”

        接下来,洁露卡的声音越来越小,并且无缘无故的瞪了我一眼。

        我又做错了什么?

        “亲王殿下的……贴身侍女?”小黑炭到是敏锐,立刻就注意到了我和洁露卡之间的一个共同词语。

        “妈妈是……爸爸的贴身侍女?”

        “咳咳,理论上是这么说没错?!蔽肄限蔚目人约干?,在洁露卡险恶的目光中,眼睛飘忽道。

        “原来……原来爸爸和妈妈……并不是真正的……但是我觉得……觉得爸爸和妈妈的关系……更像是夫妻哦……”

        小黑炭一句话,将我们两个臊了个大红脸,下意识的想解释,但是看到小黑脸上残留的幸福微笑,嘴巴张了张,又合了上去。

        也罢……如果能让小黑炭开心的话。

        “小黑炭说的对?!毕肓讼?,我觉得应该告洁露卡一状,让女儿给自己评评理。

        “这家伙啊,明明是贴身侍女,却一点儿也不安守本分,不但老是叫我笨蛋亲王,整天暗里明里揶揄我,而且,就连作为一个妻子的时候也不合格,你想想啊,一个合格的妻子,会让丈夫吃一天的摩根饼吗?”

        我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那是因为亲王殿下是笨蛋?!苯嗦犊ㄍ兑岳涞哪抗?。

        “你看,又来了,小黑炭你得给我评评理?!?br />
        “虽然是亲王殿下但是因为是笨蛋,所以需要调教?!?br />
        “你才需要调教,你全家都需要调教?!?br />
        小黑炭看着这一幕,苍白的嘴角,溢出发***衷的幸福笑容,而一直都在留神着她的一举一动的我和洁露卡,心里也温暖起来。

        “对了,小黑炭想要名字吗?”我突然问道。

        “小黑炭……不好听吗?”小黑炭愣了愣,露出困惑目光。

        “当然不是,只是小黑炭可是我们的专属称呼,可不允许其他人随便乱叫,取个名字也好?!?br />
        我自豪的挺了挺下巴,宣布了小黑炭这个名字的专有权。

        “我……听爸爸的……”听了我的霸气解释后,小黑炭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好,就叫……嗯呜~~”

        就在这历史性的一刻即将到来之时,一只无声无息的拳头,却打破了历史的严肃性,准确无误的命中到我的腰肋上。

        你……你在做什么?我的目光狠狠瞪向洁露卡。

        而洁露卡,只是面不斜视的回了一记目光:敢乱取那些奇怪名字的话,就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哈?奇怪的名字?我?

        我咽了一口口水,发出不屑的暗哼,重新张开嘴巴,正欲宣布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优美名字,突然有一股恶寒,夹杂着莫名的?;杏蒙闲耐?,将结合了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精华的那道名字,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

        闭着眼睛想了片刻,我缓缓的说出三个字。

        “莉莉斯?!?br />
        看了洁露卡一眼,她似乎找不到任何挑剔的地方,没有出声反对。

        “莉莉斯……莉莉斯……”

        小黑炭又是喃喃念了几遍,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我记住了了……从今以后……我的名字……就是莉莉斯……也是爸爸妈妈的小黑炭……”

        “小黑炭乖~~”我微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将来,除了我和洁露卡以外,谁也不知道,以后威名显赫的亡灵君主莉莉斯,名字竟然是在这种时候,仓促决定下来的。

        “莉莉斯……莉莉斯……”

        小黑炭不断喃喃着这个名字,就仿佛心愿已了一般,带着满足的目光,声音逐渐微弱下来。

        “小……小黑炭……”

        我和洁露卡的声音是如此颤抖,小黑炭应该已经到了极限,早就应该到了极限,我们还能继续任性的要求她睁开眼睛,忍受着痛苦的折磨陪自己说话吗?

        “小黑炭……莉莉斯……我……我是个不祥的孩子……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就算……就算堕落……堕落到最可怕的地狱……也难以消除自己的……罪孽……但是……我……很幸?!蛭蛭桶职致杪琛嘤隽恕匚貇~”

        忽然,小黑炭的脸庞剧烈扭曲起来,承受了五年非人艰苦却一声都没吭过,那具瘦弱而坚强身躯,却因为此时的痛苦而剧烈悲鸣起来,时而发冷的紧抱身体,时而浑身冒汗,一条条粗细不一的血管,从她苍白的肌肤上面浮现出来,遍布全身,看起来煞是恐怖。

        “小黑炭??!”

        无论内心有多么痛苦,此时此刻我们能做到的,也只有紧紧握着那瘦弱的小手,祈祷着小黑炭受到的痛苦能够转移到自己身上。

        从紧抓的小手上,忽然涌起一股股怪力,竟然睁开了我和洁露卡的手,然后,发出强烈痛苦哀嚎的小黑炭,痛苦的用这双手撕扯着自己的身体,任那一道道血流如柱的伤痕遍布全身。

        “还有……呜……还有一件事……没做……”

        在如此撕心裂肺的痛苦煎熬中,小黑碳依然十分平静,她把这种痛苦也当成了是赎罪的一环了。

        “爸爸妈妈……让我看了……真面目……我也应该……让爸爸妈妈看到……才对……”

        这样说完,她转动着痛得直流泪水的眼睛,眯着瞥了沉落的夕阳一眼,喃喃道:“差不多……是时候了……”

        就在我和洁露卡大脑无法转过来的时候,她艰难的回过头,面对着我们,然后……

        然后,那双一直眯着的眼睛,忽然张开了。

        仅仅是一瞬间,我们便被那双忽然出现的瞳孔所吸引住。

        散发着水玛瑙一样的美丽色泽,最重要的是……一层……一层……一层……由外逐内,由浅到深,出现层次分明的颜色,这是……三重瞳?

        不……或许还不是,最深一层,颜色似乎还在渐深,不过却没有外面两重那么明显,那越往深处越是深邃的瞳孔,会让人情不自禁的去探求瞳孔最深处那一点,这样看来,就仿佛具有将看到它的人的目光和灵魂,一点一点的吸入囚禁到里面的能力似地。

        第一眼看到这样的水玛瑙色重瞳,老实说,第一反应绝对不是美丽,而是怪异,或者说是妖异,但是越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如同千变万化的水色粼粼万花筒一般,会渐渐的吸引人的心神,产生一股别样妖魅。

        难怪小黑炭要一直眯着眼睛,除了对外界的恐惧以外,这双瞳孔大概也是主要原因,要是被不知世面的平民看到这样的瞳孔,说不定会把小黑炭当做妖怪一样对待。

        但是,正当我和洁露卡都为小黑炭的妖魅重瞳而惊讶的时候,变化却不止这样。

        夕阳的最后一抹光芒,终于被地平线所吞没,暮色徒然加暗了一分。

        就在这时,那双眼睛产生了变化,水玛瑙色的重瞳,被一层残红所代替,并逐渐扩散,而着一奇怪的现象,却是在夕阳完全沉没以后的一瞬间发生,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那巨大的夕阳,在沉没到地平线里面之后,又从小黑炭的双眼之中升起。

        仅仅是在片刻之间,残阳的血色就扩散到了整个瞳孔,将之前的水玛瑙色重瞳完全代替,变成了一双荡漾着玫瑰血一样的艳红,像是暗黑大陆的血月,但是比血月更加妖艳和光润,夜色越黑,这双瞳孔散发的血色,就越发璀璨瑰丽。

        “……”

        我和洁露卡已经完全被一连串发生的事情,彻底打蒙了,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双艳血妖媚的瞳孔,仿佛灵魂已经被吸入到了里面。

        直到小黑炭突然合上双眼,再次痛苦的挣扎起来,我们才回过神来。

        “看……看到了吧……就算是……是恶魔的眼睛……也比我好一点……我……果然是个不祥的孩子……说不定连将原来的爸爸妈妈推下悬崖……都是……都是故意的……像我这样的人……如果一开始就不存在……就好了……”

        “你在说什么呀,笨蛋??!”

        我无力的抓着头发,大吼一声,但是就在这时,一道莫名的灵光从脑海之中闪过。

        小黑炭内心的负面感情源泉,就是源于她将亲生父母推下悬崖的内疚,这道心结不打开的话,她就永远是只自己将自己囚在痛苦牢笼中,不断自我折磨的鸟儿。

        只要解开这个心结就好了。

        刚才脑海中唯一闪过的一道灵光,只有七个字——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许,这样做的话,还能够挽留最后一丝希望。

        只是……

        咬咬牙,我徒然睁开眼睛。

        “小黑炭,疼吗?”

        看着小黑糖疼的脸色苍白,嘴唇咬破,整个脸庞都严重扭曲起来,我却发出第三者的冷静声音。

        小黑炭摇了摇,然后又轻点了点头。

        “比死……还要疼吗?”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忍住了。

        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么……想死吗?”

        下一瞬间,我说出了惊天动地的宣言,看一旁的洁露卡瞪大眼睛,傻愣愣的看着我的样子就知道有多惊世骇俗了。

        小黑炭呆呆的看着我,片刻之后:“可……可以吗?像……像我这样的人……真的可以那么……那么轻易的接受……死亡吗?”

        见小黑炭那痛苦的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期盼,原来就连死亡,对于自责内疚的她来说都是一种奢侈。

        我擦了擦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

        “可以哦,当然可以,不过,小黑炭,可以答应爸爸一个任性的请求吗?”

        “嗯?!毙『谔孔匀皇俏扌枞魏慰悸堑牡阃反鹩?。

        “那么……”

        我缓缓合上眼睛,内心挣扎片刻后,猛地睁开,一字一句道。

        “那么,请让我……爸爸来动手,杀了你吧?!?br />
        小黑炭和洁露卡同时呆滞。

        小黑炭率先反应过来,明白了什么,目光恐惧,拼命的摇起头。

        “不要……不要……绝对不要……怎么能让爸爸……让爸爸……”

        “说的好,我可是你的爸爸啊,小黑炭??!父亲?;づ?,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不行!不行??!不值得!像我这样的人……不值得爸爸这样牺牲……够了……真的已经够了……爸爸……求求你……不要这样做!”

        小黑炭拼命摇着头,就算是在最痛苦的时候,她也没有哭出来,但是这一刻,她却放声大哭。

        “这……可由不得你哦,小黑炭,我知道你痛爱爸爸,但是爸爸呀……可是比你疼爱爸爸,更痛爱你哦,只要是为了你……你身上背负的罪孽,就由爸爸来承担吧?!?br />
        “我……我也是,我也要,两个人一起……”

        洁露卡颤抖的声音,在一旁发出,我看了她一眼,目光同时闪过决然的笑意。

        “不要……不要……”

        小黑炭依然不断挣扎喃喃着。

        “记住了,小黑炭……”

        我将不断挣扎紧紧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咛道。

        “爸爸爱你,妈妈也爱你,现在,你先好好的睡一觉,爸爸和妈妈,等天亮以后,爸爸妈妈会将你叫醒,然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声音一变,带着月狼淡淡的幻惑之力,我继续在小黑炭耳边轻说。

        “小黑炭,你亲手杀死了你的父母,现在,你的父母,也要……亲手杀死你哦……”

        小黑炭的身体突然一愣。

        “晚安,明天……见?!?br />
        下一刻,我和洁露卡的手交叠着,同时在小黑碳的胸口轻轻一按……

        “不要……”

        小黑炭吐出最后一句话语,直到最后一刻,她还在挣扎着,但是,脸上的神情,却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股安详和解脱,轻轻的,轻轻的合上了双眼。

        下一瞬间,伴随着一道充满了在成功前一瞬间失足的丧家之犬的的愤怒尖叫,从小黑炭的身体上,迸发出一股剧烈恐怖的黑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