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五十章 救赎与被救赎

    第一千零五十章 救赎与被救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五十章 救赎与被救赎

        小黑炭的体内,负面感情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比第一次检测的时候更强了。

        以此为契机,本来还需要在小黑炭体内呆上三到四个月才能吸收足够力量的痛苦蠕虫,提前了许多时间出现,并且将是携带世界之力等级的姿态。

        至于小黑炭……在世界之力等级的敌人面前,体内那两个封印魔法阵是否还能起到作用,可以让痛苦蠕虫在无法破坏她的身体情况下破体而出,这只能……尽尽人事了。

        说着这话的凯恩,叹息着摇头,目光落到别的方向,似乎不忍心再看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

        这就是两个人给我答案……第二次检测的最终结果。

        在那一刹那间,法师公会的气氛凝固起来,包括哪一张张假意在外徘徊,时不时探头进来的联盟法师和精灵法师的震惊神色,整天过廊死气沉沉,宛如停尸房一般寂静阴冷。

        之后……

        之后的事情我已经不大记得,只是朦胧的感觉到,自己将实验室里的小黑炭背了起来,走出法师公会。

        以及,恍惚中和凯恩的一些模糊对话。

        “吴,这次的敌人是世界之力级别的,虽说只是刚刚突破,或许还未能完全掌握力量,但恐怕你一个人……”

        “放心吧,我知道了,我一个人能解决,我一个人解决就好?!?br />
        似乎是这样回答了凯恩,当时的景色朦胧一片,大脑混乱一片,仅仅是凭着本能,机械的回应了凯恩的关心。

        “放心吧,我知道了,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我会带着小黑炭……去很远很远的地方?!?br />
        还有,那一张张在朦胧之中,默默目送着自己离去的脸庞,有联盟法师的,有精灵法师的……

        似乎,格力欧也来了,呆呆地站在法师公会门口,身上带着刚刚褪下的铁腥味,两手还握着锤子和一段半成型的武器,嘴唇颤动,似乎在大声对着自己说些什么,但是脑海中只剩下一片翁鸣声,眼睛就像看着一部早已经模糊不清的老旧无声电影,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太失礼了,面对着这些无私帮助自己的联盟法师,精灵法师,凯恩,格力欧,竟然连一声感激的话都没有说,至少也要代小黑炭,向这些人道一声谢才对。

        等稍微清醒的时候,法师公会的大门,那一张张叹息的面孔,甚至是群魔堡垒的景色,都已经统统在视线消失,眼中映入的是一片枯黄的大草原。

        两条腿依然机械的向前迈进,并未因为突然的清醒而停下来,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就像老者的双腿,魏颤颤的迈出每一步,向未知的草原深处一步步走进去。

        背上传来温暖的贴感,轻盈的身体传来的熟悉重量,即使不用回头看,也能立刻知道是小黑炭,刚刚那段模糊的记忆,并非是恍惚中虚构出来。

        耳边传来沙沙的脚步声音,目光微微一偏,是洁露卡,一如刚刚和她相遇时那样,胆怯的牵着自己斗篷一角,似怕被我抛下的紧跟在后,几乎迈着和我一样的脚步,脸蛋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真是的,真是个既没用又胆小又爱哭的笨蛋侍女呢,哭成这样也太夸张了吧,等会小黑炭醒来,看到母亲摆着这样一张脸,会作何想法。

        不能……不能让小黑炭伤心啊笨蛋,今天可是她的生日,无论如何应该笑出来才对,我在心里这样呼喊着。

        吸了吸鼻子,将目光落到前方,那一望无际的残黄色草原深处,和头顶上阴沉沉的乌云汇聚在天空的一条直线上,看上去,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久而久之,甚至会怀疑自己是否向前踏出过脚步。

        三个小点,在茫茫的枯色草原中前行,看起来,是否像是一幅带着淡淡的伤感,迷失于深秋之中的忧伤画卷?

        或许说,用大海形容会不会更合适一点?每踏前一步,身体就下沉一分,承受的水压从四面八方挤过来,身体越发难受,早已经无法呼吸,但是脚步却无法停止,明知道前方是更深处,会更加难受,直到死亡的终点,还是不得不踏出脚步。

        因为答应过来凯恩,至少不能给群魔堡垒添麻烦。

        这样一直向前走着,就如同是自己将小黑炭一步一步带向死亡的深渊,每踏前一步,那份悲哀的无力感就刻骨铭心一份。

        这一定是老天对自己那份自大的惩罚。

        “爸爸……”

        犹似在梦中一般的呓声从背后传来,心里一颤,小黑炭已经醒了。

        天已经亮了,日夜交替,该来的还是会来。

        “这里……是哪里?”

        明明昨晚还睡在床上,一早醒来却发现被背着,周围是一旁茫茫的草原,就算怀疑还身处梦中也不是不可能吧。

        “是郊外大草原哦?!?br />
        我努力控制着声音的平静,并附带温柔的笑容。

        “还记得吗?今天……今天是小黑炭的生日哦?!?br />
        可恶,争气点,争气点啊这副该死的身体,至少在小黑炭面前不能哽咽出来,至少应该让小黑炭开开心心的度过这个生日。

        咬了咬牙,我硬是挤出一点笑容。

        “所以说……对……对不起……小黑炭……爸爸……爸爸……”

        不行了,已经完全不行了,不但是腿,大脑也完全不听使唤了,想哭,很想在这个空旷的地方大声哭出来,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要振作,振作??!

        “爸爸和妈妈呀,擅自决定了,要带小黑炭去看得见太阳的地方哦?!?br />
        使劲抽了抽鼻子,声音总算是冷静下来。

        “哦~~”

        轻轻一声回应,却带着小黑炭淡淡的期盼。

        在群魔堡垒,一年也难得见到几次太阳,就算出来了也是朦朦胧胧的,生活在群魔堡垒里面的人,或许一辈子也只能从书里想象朝阳和夕阳究竟是什么样的色彩。

        太好了,小黑炭能喜欢这份生日礼物真的是太好了,如果她感到失落的话,那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否力气和勇气继续迈出脚步。

        “是啊,现在赶路的话,或许还能在傍晚的时候,看到夕阳?!蓖盘炜蘸谘寡沟脑撇?,我说道。

        “夕阳……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小黑炭侧着脸,将脑袋也贴在我肩上,细细的眯着眼睛,努力想象起来。

        “爸爸见过夕阳吗?”

        “嗯,见过,大大的……红红的……”

        “是吗?爸爸真厉害……”

        并无多大营养,却充满家庭气氛的对话,在缓和的进行着,小黑炭那柔柔的声音,甚至能让心中短暂的忘却掉伤痛。

        “爸爸……”

        声音向耳朵这边贴过来,小黑炭像是发现了什么,小小的手心从后面伸了上来,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抚摸着。

        “妈妈在哭……爸爸……也在哭……”

        小黑炭充满了胆怯的问道,是吧,没理由没发现吧,洁露卡那哭得花猫似地的脸,恐怕刚才那些日常对话,也是小黑炭在努力的让我们开心起来。

        但是……但是为什么说我也在哭呢?我这双男子汉的眼睛,才不会像洁露卡那样,流泪个不停,脸颊上的冰凉感觉,只是因为早上的凉风在作祟罢了。

        是的,我可是一家之主,如果连我也一起哭的话,不是在宣布……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吗?

        “早晨露水多,打湿了脸?!蔽椅⑽⒌屯?,咬紧了牙根。

        “不对的……”

        一向乖巧的小黑炭,这时候却不肯让步,声音虽细柔,但却能感觉到一股子倔强在里面。

        “温温的,湿湿的,是泪水……”

        “……”

        “爸爸妈妈……为什么要哭呢?为什么……要为小黑炭这样的……而哭呢?”

        脸颊上的小手,不断在为我擦拭着泪水,小黑炭贴上脸颊,细语喃喃道,恍惚间,我们似乎都从这股带着淡淡自怜自艾的话语中,看到了那股透彻灵魂的成熟,甚至产生了那双细眯着的眼睛,其实早已经释知了一切的揪心感。

        小黑炭……怕是终究还是察觉了点什么吧,或许自己早应该看出来来了,只是一位沉浸在那种虚幻的幸福之中,不愿意去深想罢了。

        “爸爸和妈妈啊……”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觉得,能够成为小黑炭的爸爸和妈妈,实在是太好了,高兴的哭出来了?!?br />
        哪怕是察觉到了这份虚幻,但是小黑炭,请一定要相信,我和洁露卡,是真心的爱着你。

        现在说这些,会不会已经太迟了?

        “我……也很开心……最喜欢爸爸和妈妈,好想和爸爸妈妈一起……一直一直生活下去……”

        小黑炭的声音柔弱而安详,那里面,带着一股对生命的向往和留恋,就仿佛已经知道了和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一般。

        “小黑炭……对不起……对不起……”

        我最终还是哽咽起来,并且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字,任何一个音节从喉咙里发出,都会在顷刻间洪水倾泻,变得泣不成声。

        接下来的一路上,我们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小黑炭只是安安静静的趴在背上,放在脸颊上的小手,一刻也不停的在上面温柔擦拭着,即使一直也擦不干,还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那温柔的擦拭动作。

        这样持续到了中午……

        “小……小黑炭,你怎么了???!”

        突然,身后传来洁露卡带着沙哑哭腔的焦急声,我心里一惊,就想将小黑炭搂到前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没想到那两只纤细瘦弱,搂着自己的脖子,放在脸颊上的小手,却以出乎意料的力气抓着不放,抗拒着我的动作。

        “没……没什么……大概有点着凉……”

        伴随着小黑炭的痛苦声音,和高烧不退的病人一样的急促而炙热气息,打在了脖子上。

        “不行哦……爸爸的身体……好暖和……就算是一刻也不想分离?!?br />
        紧紧搂着不放,她这样忍不住痛苦的炙热喘息声,喃喃道,可以明显感觉到背上传来的体温正在以惊人速度提高,直至烫的就像背着一块烧红的火炭,厚度适中的粗布衫在顷刻间就被打湿。

        不用回过头看我也能猜到,身体突然异常发烫起来的小黑炭,现在额头和脸庞,甚至全身,都在异常的大量渗着汗水。

        “不能看……不能让爸爸看到……小黑炭……现在的难看样子……”

        耳边传来的小黑炭的声音,虚弱的就像是高烧昏迷的病人的咛语。

        “要是……要是被爸爸看到的话……爸爸就……就无法再前进了……所以……拜托了……爸爸……小黑炭……想……想看和爸爸……和妈妈……一起……一起看大大的……红红的夕阳……永远……永远……”

        断断续续的虚弱声音,就仿佛完全看透了我的性格一样,这样说道,让本来想强行将小黑炭放下,施展治疗术治疗的我,呆愣了起来。

        这一刻,我和洁露卡终于明白了,明白了小黑炭的意思,她已经知道自己身体出现的异状,还有这一天,究竟意味着什么了。

        到底是怎么明白的,我们不知道,现在也没有必要知道。

        呆愣了片刻……

        “抓紧了,洁露卡?!蔽也嘧拍抗?,对身后的洁露卡说道。

        她还没回过神来,却下意识的把我抓紧了。

        蹭的一声,在下一瞬间,我已经高高跳起,以最快的速度跃了出去。

        “小黑炭,坚持住,说好了,要一起看太阳哦?!?br />
        “嗯?!?br />
        背后传来小黑炭虚弱,却是清晰无比的回应声。

        暴露身份?根本已经不重要了。

        你看,小黑炭不是压根本没惊讶过吗?

        直到现在,我才终于醒悟过来。

        原来,小黑炭早已经知道一切,早就已经知道我和洁露卡是冒牌货。

        其实我们早该知道的,说什么要给小黑炭创造幸福的家庭,要让小黑炭幸福,要拯救小黑炭……

        这都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说法罢了,真正沉浸在幸福之中不可自拔的,其实只有我和洁露卡两个,原本要被拯救,被救赎的小黑炭,反过来包容了我们的欺骗,容忍了我们的任性,默默的用她的成熟和温柔,让我们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日子。

        被救赎的,其实是我和洁露卡才对。

        为什么到现在才肯承认呢?明明一早就应该从小黑炭的举止之中发现的问题。

        我这样的混蛋,真的是太脆弱了,太任性了……

        “混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