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最后一天的生日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最后一天的生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最后一天的生日

        第五十天……

        离和小黑炭的第一次相遇,已经差不多有两个月了,数数时间,也应该到了与凯恩和法拉老头约定好的日子,也就是说他们要再跑一趟,检查那条痛苦蠕虫有什么动静。

        嗯,什么什么?什么时候约好的?!当然就是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当时忘记和洁露卡提起这事了,啊哈哈…

        结果今天无意中和她说起这件事,结果……吃了一天的摩根饼和冷水,要不是咱冒险者的体质非得拉肚子不可,真是恶魔侍女呀这家伙,到了三十出头这个大叔年龄,偶尔忘掉一点事情也是被党被社会被群众所允许的难道不是么?

        说起来,最近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的模样和刚刚来暗黑大陆的时候,没什么两样诶,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气质和眼神忧郁沧桑了那么许多,披风一扬,自有一股高手气势,虎躯一颤,长老的威严所向披靡,大脚一踏,准悲剧帝光环闪耀四方……

        对不起,我撒谎了,除了最后一个以外都是假的。

        总而言之,不知道是因为转职成了冒险者的关系,还是来到暗黑那一刻就已经被名为暗黑细菌(暂命名)的病毒感染了,反正在模样变化上,自己是越来越像一个暗黑人类。

        这样一来,三十出头也是被允许冠上少年这样的称号,许多我这个年龄的,才刚刚从训练营里转职成***冒险者新人呢。

        不不不,让我们再退后五十步看看,如果是放到精灵族的话,或许被称之为正太也不过分,别忘了咱可是顶着精灵族亲王的名头,至于洁露卡?她?哼,请允许我给她***的冠名,虽然从身材相貌气质魅力各方面来说都已经完全脱离这个范畴了。

        所以说,如果以后出现了我来到暗黑头十几二十年的传奇故事,我一定会要求那些学者们,在书名面前冠上“少年长老吴凡的xxxx”,如果对方是精灵的话,或许就算用“正太亲王吴凡的xxxx”这样的书名也有必要,尊重历史,尊重年龄,嗯哼!

        话说回来,为什么今天我会如此在意年龄这个问题呢?难道说是昨天被那黄段子侍女一天分量的摩根饼+冷水,给吃坏了大脑?

        怎么可能呀混蛋,我的大脑有那么脆弱吗?难道你们都没听说过笨蛋不怕脑袋砸这样的俗语吗?!这难道不是在夸我的脑袋特别结实耐用吗???!

        愤怒的喘了几口大气,我终于想起今天一大早起来就十分起劲的进入年龄模式探讨的原因了。

        因为,再过两天就是小黑炭的生日了。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其实暗黑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注重生日这个东西,以至于大部分人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哪天生日,小黑炭当然也是,所以说这个生日,其实是我和洁露卡给她定的。

        人嘛,就得主动去找些乐子让自己活的开开心心(虽然被洁露卡毒舌的评为乐观笨蛋的人生观),生日可是最好的一个理由。

        于是我决定,虽说还得等两天,不过从今天起就可以开始庆祝了,结果又被洁露卡说游手好闲了,真是个啰嗦的侍女,自己还不是一样刚起床就尽头十足?

        今天三人的的目标是群魔堡垒的大神殿,话说回来,那座耸立在正中央的神殿高塔,只要站在群魔堡垒的范围内,就一定能够看到,但是真正能靠近瞻仰的人并不多。

        冒险者不在乎,高塔?有怪物不?是罗格营地黑色荒野那里那种高塔吗?有女伯爵mm之类的怪物可以调戏不?什么?都没有?!那有个毛好看??!还不如去酒吧喝杯冰爽的麦酒。

        至于平民,到也不是神殿不允许平民进入,只是因为群魔堡垒的主传送阵,就设立在神殿外面的广场上,兼且那里的广场,也是冒险者交易市场之一。

        说起来在第一世界的群魔堡垒,我就在神殿广场那里摆过摊,等这次事件解决之后,是不是也在这里摆一次呢?这半年来,在第二世界也入手了不少扩展级的装备,或者是自己看不上,或者是用不上的,正好借这次机会出手,换些钻石也好,家里还有一只能将一个小国活活吃垮的笨蛋幽灵呢,明明吃了那么多钻石,我也不求什么曙光女神之宽恕,但却连一记钻石星辰都施展不出,这圣女做的真是太没用了,干脆拿去换个娘化版的冰【哔】或者卡【哔】好了。

        “……”

        这想法可不能记到笔记上,不然我的脑袋有被活活咬掉的危险。

        咳咳,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对,就是摆摊,正因为这样,整个神殿广场几乎全都是冒险者的天下,普通平民哪里敢去,要是不小心碰个胳膊大腿折掉了,找谁付医药费去?

        但是今天,大神殿就迎来了三位特殊的客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家子跑过来见世面的平民,并且父母的模样还长的有碍环境,这样一来反而更加突入了被两人牵在中间,身穿一套青色朴旧连衣裙的瘦弱可爱的小女孩,尤其是那头水银色长发,就连早已经对大多数事情见怪不怪的冒险者,也纷纷为之侧目。

        在负责守卫神殿外门的法师奇异目光中,我讪讪的拉着小黑炭来到一条不大引人注目的侧廊过道。

        等回去以后,让那两个法师去火焰之河传送站守上一个月吧,正好让这些有眼不识泰山的愚蠢人类见识一下联盟长老的权威,哼哼。

        从这条不为人知的偏僻长廊,便可以绕过最危险的广场,进入到神殿里面,这可是昨天夜里洁露卡偷偷跑去踩了一个小时的点才找到的最佳路线。

        因为气愤我没有告诉她凯恩和法拉老头的事,她也小家子气的故意不告诉我要去踩点,托这个的福,我没能和联盟那边先通个气,洁露卡差点被当成是对神殿意图不轨的可疑分子了,说真的,我可不想去监牢里领人,有三无公主一个前车之鉴就已经够了。

        总觉得最近好像多次出现过“前车之鉴”这个意义微妙的词语身影,是我的错觉吗?

        “呜~~”

        正待踏步向前,被牵着的小黑炭却发出一声胆怯悲鸣。

        回过头,见她正犹犹豫豫的看着地板,脚步无论如何也踏不出去。

        愣了愣,我立刻想到了原因。

        即使是这长廊过道的地板,对于一直生活在贫民阶级,只和矿山煤矿打过交道的小黑炭来说,也太过于奢华了,奢华的甚至不敢踏上去。

        虽然不是最精致光滑的大理石铺成,但也是难得一见的坚硬洁白平整的磨白石,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侧边的墙壁上,各种天使浮雕栩栩如生。

        如果说整个群魔堡垒是人类工匠和矮人工匠的艺术结晶,那么位于群魔堡垒中央的这座神殿,就是结晶里面的结晶,就算是极为微小和不起眼的地方,也做得十分细致,难怪小黑炭会望而却步。

        “嘿~~”

        既然这样的话,我一把将小黑炭背在背上,带着她走动起来。

        一路上,小黑炭在我背上东张西望,时而发出惊叹,眼睛有点不够看的样子。

        “到了,就是这里?!?br />
        左弯右拐,片刻之后,我们三人来到一个无人的教堂里面,按照位置来算,这里应该是偏厅才对。

        许多人都以为神殿的主殿,就在从广场穿过去几条主回廊,里面最大的教堂,的确,门前那六根气势宏伟的天使浮雕石柱,还有里面气势辉煌的布置,庄严圣洁的气氛,甚至是延伸到那座群魔堡垒最高的塔楼,都会让人产生先入为主的观念。

        不过,我可以悄悄的告诉大家,群魔堡垒真正的神殿,真正会有天使降临的教堂,其实是在法师公会里面,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不废话吗?上一次见五爷就在那里??!

        看着教堂正中央,那被天使所拥戴着的高大十字架,小黑炭卑微而虔诚的跪了下去,嘴唇喃喃的祈祷着什么。

        我和洁露卡竖耳偷听,结果大失所望,本来如果能倾听到小黑炭的祈祷心声,或许就能找到通往里结局的路线,看来小黑炭是不给我们任何机会啊。

        仅仅是片刻,小黑炭就站了起来,到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本来看她时而露出心事重重的样子,就算是祈祷上一整天,或许都有可能,没想到这么一会就行了。

        “爸爸妈妈……不祈祷吗?”小黑炭看了百无聊赖的我和洁露卡一眼,小声问道。

        “我……我就算了,没什么好祈祷的,只要小黑炭能健健康康,就没什么其他要求了?!?br />
        我讪讪一笑,心里却暗自嘀咕起来,咱可是连五爷都见过,凭什么还要向那些天使祈祷。

        “到是小黑炭,这么一会真的就行了吗?平时看你像是有心事的样子,不如乘着这个机会,好好和天使大人诉说出来怎么样?”

        我蹲下来,细细轻抚着小黑炭的脸蛋,笑着问道。

        “我……”

        小黑炭的神色瞬间一僵,随即低了下去。

        “像……像我这种人,没什么……没什么好祈求、救赎的,只要爸爸妈妈好就行了?!?br />
        “……”

        唉,这不是像我刚才的说辞吗?怎么小黑炭这么小的年纪,也会有这种年过百半的颓废中年大叔的发言?

        烦恼啊,小黑炭这句话看似普通的话,会不会隐藏着什么重要的flag呢?上帝啊,请赐予我一个攻略之神的大脑吧。

        上帝自然是不会鸟我,瞻仰一番后,我和洁露卡只能带着小黑炭,垂头丧气的回家了,这次的神殿之旅,表面上是为了带小黑炭去神殿逛逛,但真正的目的是借着祷告的机会探听小黑碳的心声,结果如所见,一无所获,铩羽而归。

        两天之后,凯恩和法拉老头终于风尘仆仆的来到了群魔堡垒。

        “凯恩爷爷,你没事吧?!?br />
        见凯恩脸色有些苍白,想是坐世界之石传送阵给折腾的,我连忙上前,关心起来。

        “没事没事,我身体还好着呢?!?br />
        凯恩抖了抖白胡子,温儒一笑,将手中的拐杖重重往地上一顿,都忘记了,他可是能凭着一手三节棍功夫和法拉老头拼技巧的人,身体何止是一个好字。

        “我呢,我呢,我可是千里迢迢跑来帮你?!?br />
        再次受到冷遇,法拉老头嘴角一歪,不乐意了。

        “你?”我眼角斜视了他一眼。

        “哦,辛苦了,喏,这是报酬?!?br />
        随手摸了摸,在法拉眉开眼笑的目光中摸出一块无瑕疵宝石,又放了回去,换成一枚金币,扔了过去。

        “你就想用一枚金币打发我???!”

        法拉老头大怒,但是手头却一点也不慢的将金币揣入怀中,典型的保住芝麻盼西瓜的吝啬鬼。

        一番争吵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法师公会,睡着的小黑炭已经躺在那里了。

        哦,忘记说了,为了节约时间,凯恩和法拉老头选择了在深夜这个时间点到来,这种时候小黑炭自然是睡着了。

        “事不宜迟,上次用的那间实验室还留着吧?!?br />
        两人二话不说,便让我抱着小黑炭,来到上一次来时使用过的实验室,为了等待这一刻,里面的魔法阵都还原封不动的留着。

        “我们来检验你的成果来着,看看这段时间你究竟做了些什么?!?br />
        法拉老头大言不惭的摆弄着实验室,一边说道。

        “哼,可别吓着才好?!?br />
        我报以冷哼,奶爸光环的威力岂是说笑?最近啊,小黑炭的表情越来越丰富了,笑容也越来越多了,虽然只是针对我和洁露卡两个才会这样,但至少也说明了她是快乐的,扭曲的幸福计划实施的很成功,那条痛苦蠕虫,现在应该浸泡在幸福的海洋里面,痛苦不堪吧。

        “但愿如此,把她放到那里,出去出去?!?br />
        法拉老头嘀咕了一句,使唤我把小黑炭放在魔法阵中央之后,便毫不留情的挥手赶了出去。

        门外,洁露卡神色端庄的坐在那里,侍女裙摆里的两条腿一边抖着,等候消息,更远处,一把法师的身影,也在有意无意间往这边凑。

        大家都很关心这次的检测,这将决定小黑炭的最后命运。

        足足等待了一个多小时,那扇紧闭的实验室大门才咿呀一声被打开。

        法拉老头和凯恩疲惫的步伐从里面踏出来。

        “怎……怎么样,结果没差吧?!?br />
        虽然焦急的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揪着法拉老头的衣襟将他提起来一边狠命摇着一边逼问结果,但是为了贯彻自己的自信,我还是强忍住***,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两手兼声音都在微微打抖的问道。

        到是洁露卡不那么淡定,嗖一下,下意识就就站起来了。

        “还好还好?!?br />
        法拉老头疲惫的低着头,就连凯恩的脸色也是不大好,让我们心里一紧,但是随后法拉的话却使凝固的气氛一松。

        “虽然我是想这么说……”

        还未等我们来得及反应,拍掌相庆,法拉老头却又摇起了头。

        “抱歉了,吴?!笨魈瘅鋈坏乃?。

        “小黑炭只有一天的时间,大概一天以后,痛苦蠕虫就会从她体内出来?!?br />
        “什……什么意思?”

        我一时没有明白凯恩的话,究竟是我们的计划成功,痛苦蠕虫在吸收不到负面能量之后,不得不出来,还是说已经得到足够的负面力量,即将突破到世界之力,从小黑炭的身体跑出。

        “那个……明天是小黑炭的生日,生日啊……”

        从凯恩和法拉的神色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恍然见,面庞已湿润了,我哆嗦着声音,想向他们咆哮,但最终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却是如此软弱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