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强援驾到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强援驾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强援驾到

        下定决心以后,心里没来由的放下了一块大石。

        只要接下来自己和洁露卡再努力一点,尽快将小黑炭内心的负面感情削淡,把痛苦蠕虫逼出来,然后解除掉那两个魔法阵就没什么问题了。

        从法师公会出来,我看看大路两边,稍作思索。

        记得洁露卡带着小黑炭离开的时候,说是要到平民那边的市场逛一逛,这一趟法师公会下来,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离开,得,去看看吧。

        我果断的走了一趟市场,没见着人,寻思着或许二人已经回去了,于是便沿着平时回去的路,一路跟上去,若是能在后面赶上,悄悄从背后走上去,一把将小黑炭的眼睛蒙上,让她猜猜看我是谁,哈~~这可是父女日常必备的温情游戏啊。

        算了,还是蒙洁露卡的眼睛好了,小黑炭胆子太小,说不定我这一蒙她就吓的哭出来了,洁露卡就没这个忧虑,大不了是被她尖叫着返身掏出朝阳剑砸个一脑子包而已。

        算了,还是别做好了,我突然发现,原来从背后蒙眼睛这种亲昵的小动作,在暗黑大陆竟然是那么危险。

        结果,在里家还有几公里远的地方,看到了这么一幕。

        十多个满身肌肉疙瘩的矿工大汉,将洁露卡和小黑炭围了起来,脸上带着猥琐淫秽的恶心笑容。

        “呃……”

        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痛苦呻吟,这种状况早就有所预料,所以我才一定会在我和洁露卡都不在小黑炭身边的时候,安排法师暗中?;に?。

        至于为什么我会放心将小黑炭交给洁露卡带回去,这个理由恐怕就不用多解释了吧,找遍第二世界,还真没多少个像洁露卡这样的强力保镖。

        虽然是个笨蛋侍女,但也是有伪领域高级实力,再加上十二骑士套装——顺便一说,洁露卡那套装备,说白了就是露腰的可爱魔法少女装加一些华丽的金属铠片点缀,因此她才一直不愿意暴露出来。

        如果穿上这套让洁露卡羞耻无比的套装,这家伙的实力便会飙升到足以抗衡领域级别,所以别说是这些矿工,就算将整座矿山拆了,也不过是片刻功夫的事情。

        于是乎看到这一幕,我第一个反应不是暴怒,而是淡定+怜悯。

        不过,这种情况还是该自己出手,洁露卡这家伙,几乎没什么战斗经验,一旦发飙起来绝对不会留分寸,场面必然十分血腥,毕竟那十几个满嘴淫笑的矿工大汉,可比不上第二世界库拉斯特级的冒险者,更比不上我的脑袋那么硬,别说被朝阳之剑砸,就算被发飙状态的黄段子侍女那么撞一撞,下场也是变成一团血肉。

        我到不是很在乎这些人的死活,万恶淫为首,更何况还是调戏咱的贴身侍女,不想活了这是,只是担心会吓着小黑炭而已。

        不过说起来,这些恶心的家伙品味也真特殊,就是怕在这种人心险恶的环境,太过出众的外表会惹人注意,所以在将幻术施加到洁露卡身上的时候,一边模拟着小黑炭母亲的样貌,我还稍做了小小的调整。

        总之,现在在那些为幻术所蒙蔽的人看来,洁露卡绝对是那种皮黑腰粗,让人提不起丝毫性趣的壮硕农妇。

        小黑炭也是,我一直没有帮她修剪那一头过长浓密的水银色刘海,一方面是担心额头上的水晶碎片惹人窥视,另一方面,虽然还是一副瘦弱不堪,发育不良、皮肤粗糙,伤痕累累的样子,但是拨开刘海仔细一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一丝美丽的雏形。

        这样的女孩,只要卖到富人家里豢养几年,就是一个小美人胚子,到时候十有八九会被沦为富人贵族的玩物,所以说,如果这股隐藏的美丽被发现的话,难?!?,是肯定会有人觊觎,想当年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就是这样……

        算了,不提那些伤心往事,说起来,自从发现小黑炭的潜力以后,我就一直怀疑,你看看洁露卡,以小黑炭原本的母亲为原型,现在是副啥样子?再看看我现在这张残念的脸……咳咳,应该说,看看小黑炭原本父亲的样貌,就算上是存在乌鸦生凤凰这种奇迹,也很难以让人相信,以这两个人的基因能够生下小黑炭,更何况是那头不多见的惹眼水银色长发。

        所以说,如此这次任务解决了,如果向小黑炭坦诚一切以后,她还是愿意认我这个父亲,跟在我身边,或许她的身世也要稍微留点心,总让人十分介意呢。

        回过神来,那边那些家伙,似乎越来越放肆了,把洁露卡的忍耐当成了退让,语言也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哦哦,你看?!?br />
        其中一个壮汉紧紧盯着小黑炭,似乎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般,舔舔舌头。

        “这小家伙,说不定能卖个大价钱啊?!?br />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恶汉也纷纷将注意力放到小黑炭身上,毕竟他们眼中洁露卡的模样,实在是太,呃……那个了。

        “我就说你小子眼力不错,窥得小黑炭那隐约的下巴轮廓以后,十多个人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br />
        小黑炭吓的连忙躲到了母亲后面,身体瑟瑟发抖着,这种事情她还从未遇到过,毕竟以前那个小黑炭可是又脏又臭,哪可能会有人会注意到。

        紧紧护着小黑炭,洁露卡的怒气槽接近满值,天空阴沉中。

        “我说臭女人,打个商量怎么样,咱们合伙将这小家伙卖了,转一大笔钱,从今以后你就跟着咱几个过了?!?br />
        “那小家伙的父亲呢?”一人满是凶狠笑容,问道。

        “父亲?回家穿墙壁去呗,哈哈哈……”

        一层又一层满是罪恶气息的笑浪,从这些人的口中发出。

        “哦哦哦哦哦哦哦——————?。?!”

        就在洁露卡拳头握紧一瞬间,惊天的咆哮声从对面传来。

        “你们这些家伙,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我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看,说着就来了?!?br />
        仗着人数优势,十多个凶横大汉一点儿也不将冲上来的敌人放在眼里,反而更加放肆的大笑起来,仿佛看到了小丑在表演一般。

        可惜,他们并未看到,洁露卡轻轻的把拳头松开了。

        “碰——??!”

        速度徒然加快,毫无悬念的一拳砸在了最近敌人的脸上,发出咔嚓一声清脆骨裂声。

        “不好,这小子练了几手,小心点?!?br />
        看到对方突然加速,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一拳就揍翻了一个人,,十几个大汉才猛然惊觉,不少人从后面掏出吃饭用的小铁锤,全身肌肉勃张,戒备起来。

        估计这群家伙也是附近一霸,打斗经验十分丰富,但是……

        “竟然敲不动这……啊————??!”话没说完,就留下一声惨叫倒地。

        等地上躺了一大半人以后,剩余的家伙才猛然发觉,明明铁锤子已经在这家伙身上头上招呼了不少下,对方竟然跟没事一样,硬打硬拼的干掉了自己大半人马。

        “大家快跑??!”

        知道踢到铁板了,领头一人将手中铁锤狠狠扔过去,拔腿就跑,剩余五六个人也是一哄而散。

        顾及小黑炭在一旁,我只追上了两个,将他们撂倒以后,便没再追下去了。

        不过别以为这样就逃脱了,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些家伙,包括地上已经撂倒的,得让他们知道,惹了联盟长老的后果有多严重。

        “乖女儿,没事吧?!?br />
        从倒在地上的家伙身上一一踩过,又是几声清脆的裂响和惨叫,我来到小黑炭面前,抱着她的胳膊,仔细上下打量起来。

        “没事……”

        摇着头,低声应了一句,小黑炭瘦弱的小手,反过来在我身上和头上抚摸起来。

        “爸爸才是……被砸了很多下……一定很疼……”

        哽咽说着,泪水就掉了下来。

        没想向来胆怯的小黑炭,竟然会在对她来说如此骇人的情况下,依然去关注我,注意到了我被那些家伙的铁锤砸中,甚至是哪个地方被砸了,光是这一点,就让我幸福的即使被穆矮冬瓜施展巨人变身以后的雷神巨锤砸中脑袋,也能继续傻笑出来。

        虽然性格胆怯,畏缩,但却不缺乏关键时刻的勇气和细心,不愧是我的女儿,哼哼。

        这样下来,心情竟然无比畅快,刚才洁露卡和小黑炭被这些家伙出言放肆的怒火,也烟消云散,似乎放过他们也不是不行。

        当然,只是似乎而已,别忘记了咱是谁,罗格第三抠门,抠门第三,小气第二,记仇第一。

        “没事没事,到是让小黑炭和妈妈受委屈了?!?br />
        我蹭这小家伙的脸,满足无比道,背地里却被洁露卡拼命扭腰,似乎在气愤我一点儿都不关心她,眼中就只有小黑炭,我说你连小黑炭的醋也吃,难道小心眼的程度,也是伪领域高级水准么?

        咦?

        这两股气息是……

        “小黑炭,你先和妈妈回家,爸爸有点事情,去去就回?!?br />
        摸了摸小黑炭的头,站起来,暗中朝洁露卡打了一个眼色,洁露卡的神色也十分微妙,困惑的看着我,大概同是察觉到了这两股气息的出现。

        摇摇头,然后点了点,不知道洁露卡有没有看懂意思,在小黑炭担忧的目送中,我掉头飞快的往群魔堡垒那边奔回去。

        群魔堡垒,冒险者区域,一个不是很起眼的昏暗酒吧角落。

        “哟,果然是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我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独自斟酒的圣骑士对面。

        “在你和那些矿工打架的时候?!?br />
        有着让偶像巨星也嫉妒的帅气面孔的中年圣骑士,露出一个淡淡微笑,暗与明的切割线笼罩在他的身影上,更添一份吸引人的神秘魅力。

        他将空着的杯子递过来,斟满了酒。

        “罗格那边的任务已经解决了吗,西雅图克呢?”

        我四处张望,明明刚才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又跑哪去欺负人了?

        坐在眼前这位帅的不像话的圣骑士,自然就是卡洛斯了。

        “已经解决了,本来以为能回去陪卡洁儿,哎哎,至于西雅图克,刚刚跑出去了,等等吧,应该马上回来?!?br />
        杯子的碰触声轻响,我和卡洛斯一饮而尽。

        “抱歉,这次又给你们添麻烦了?!?br />
        抓着头,我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起来,大概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些老一辈的眼中,我这样的行为,姑且算是十分任性和幼稚吧。

        “那肯定是,你自己扳着手指算算,至今为止给我添了多少麻烦?!笨逅咕谷灰坏愣膊恢狼?,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算算?!蔽艺娴陌庾胖竿匪闫鹄戳?。

        “算了,还是别算了?!彼滞蝗徽庋弈纹鹄?。

        “不是你让我算的吗?耍人也要有个程度吧?!蔽也挥山劬υ舱雠?。

        “因为超过了十次?!?br />
        “所以呢?”我还是不理解卡洛斯的话。

        “所以说,你的指头只有十个,还是别白费功夫的好?!?br />
        “……”

        总觉得这家伙说了十分失礼的话呢,对我这个真!现任数学帝。

        “这次的事情你都听说了?!?br />
        “嗯,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笨逅狗畔卤?,叹了一口气。

        “本来以为你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无法对那样的小孩下手?!?br />
        “哈、啊哈哈……”我只有苦笑的份。

        “所以我和西雅图克这次来,更主要是看看你的意思,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么恶人由我们做就行了。

        卡洛斯淡淡的说道,神色一点都不似在开玩笑。

        “你说什么?难道西雅图克出去就是为了……”我的脸色徒然一变。

        “放心放心,看到你为了那小孩,那么拼命,要是我们敢那样做,你还不找我们拼命?!?br />
        “那就好?!?br />
        我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不止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刚才的声音也引起了这个偏僻幽静的小酒吧里所有人的注目。

        “我们出去再说吧?!笨逅箍嘈ψ乓⊥?。

        “老是说我过度?;たń喽?,是个女儿控,我看你才是不折不扣的女儿控吧,只是那么几天而已……”

        披着一身漆黑斗篷,我们走出酒吧外面附近的空地上,一边等着西雅图克,一边聊了起来。

        “争第一第二对我们来说有意义吗?”我远目。

        “那到也是?!笨逅雇窃赌?。

        “不过这次,到真的给许多人添了麻烦就是了?!?br />
        想到凯恩,想到精灵法师和联盟法师,想到马大奥大叔,还有卡洛斯西雅图克,我不由感叹一声。

        至于法拉老头和老酒鬼,我半分也不有给这两个混蛋添麻烦的觉悟。

        “麻烦到是添了麻烦,不过你也不至于那么沮丧,这可是你应得的回报?!?br />
        卡洛斯在一旁沉稳的笑道。

        “什么……意思?”我困惑的看着他。

        “就比如说那些精灵法师,联盟法师,你认为,他们真的仅仅是凭着你的长老和亲王身份,才会过来帮忙,又或者说,你认为他们真的闲着发慌无聊,才会过来凑上一脚吗?”

        “……难道不是吗?”

        “精灵法师那边,因为万年的衰落,尚有许多已经失传的魔法等待她们研究,联盟这边,你可别忘记了你自己从塔拉夏那里带回来的大量卷轴,里面的东西才研究出多少,你真的认为这些法师都闲着没事做吗?”

        卡洛斯似乎对我的智商绝望了,这样不断摇着头解释道。

        对……也对,不说精灵那边,自己从塔拉夏那里拿回来的许多魔法知识卷轴,估计就够整个法师公会研究个几十年上百年了,他们又怎么会闲着没事做呢?或者说,故意在我面前表现的闲着没事才勉为其难掺上一手的样子呢?

        “这是大家的回礼?!泵娑晕业囊苫?,卡洛斯一脸温和的微笑,说出答案。

        “回礼?”

        难道说我竟然有梦游的习惯,在睡着的时候给他们送礼了?!难怪总觉得储存箱里的金币装不满,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大家在回应着你的贡献,为精灵族,为联盟所做的贡献,并非因为你的长老或是亲王的身份,而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你,尊敬你,回报你,由此而产生的追随之心,我不是一样,受了你的恩惠吗?当初比武大会,如果不是你在最后一刻让我,我已经和安洁丽尔还有卡洁儿失之交臂了,只要相当这种可能性,我的灵魂就像被挖走了似地?!?br />
        仰着头,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天空,卡洛斯缓缓说道。

        “不不不,我那时候可没让你,可是一心想赢你?!蔽伊σ⊥?。

        “你这是在小看战士的直觉?!贝犹炜帐栈匚氯岬哪抗?,卡洛斯不屑看着我。

        “可能当时你的确想着要赢,不打算留手,但是最后一次交锋的刹那,你的直觉还是让你下意识的留了一分力,你这家伙啊,难道还没察觉到自己烂好人的性格?”

        “就算是直觉,也是【这样做会和卡洁儿相遇】的直觉,我可没打算同情你?!蔽曳烁霭籽?。

        “反正你知道就行了,所以说别老是把麻烦挂在嘴里,好人有好报,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笨逅顾柿怂始?,结束话题。

        “嗖”一声,黑影掠过,身穿……呃,竟然是穿着那套她绝对不想穿第二次的,羞耻的魔法少女铠甲露腰装的卡洁儿登场了,手里还握着朝阳之剑,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我目瞪口呆,不知道她这是唱哪出戏。